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九变》作者:杏遥未晚

冬雪,临城,破庙。
  
  严冬冻人,庙中的人皆穿着残破袍子,身上裹着自四处捡来的破布,脸上头上尽是土灰,神色木然。他们都是自各国逃入临城避战之人,无家可归,身无长物。
  
  但人群之中,却有例外。
  
  庙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来了约莫数十人,又是好心人给庙中无家可归之人送了馒头来,庙中人们早已饿得没了人貌,纷纷迎上大门口开始争抢起来,却唯有一人静坐在墙角,长发蓬乱,穿着单薄衣裳,浑身土灰,正低头数着从眼前爬过的虫蚁。
  
  那是一名女子,形容狼狈,满面皆是倦色,只一双眼大睁着,眸中清明一片。
  
  她抬目看着争抢的人群,轻轻蹙了眉尖。
  
  但凡沦落到这庙中的人,没有谁不是走投无路,没有谁不倦,没有谁不饿。可是她争抢不动了,她在庙中住了一个月,争了七回粮食,起初她争不到,每每只能饿肚子,后来她开始争抢旁人落在地上的残屑,一直到前一次,她终于从人群中抢到了一碗粥,却是被人给打翻在地。她看着那些人如饿鬼一般趴在地上将粥和着泥和茅草塞进口中,藏匿心中许久的恐惧和绝望终于又升了起来。
  
  抢粥的时候她伤了腿,所以如今无法再去与那些人争抢食物,她知道自己或许会饿死在这里。庙中饿死的人不少,每天都有许多人失去气息被抬出去,仍在城外挖出来的土沟里,姓甚名谁也无人过问。
  
  女子自面前的人群脸上扫过,目中闪过一丝犹豫。
  
  她不该死,至少不该死在这里,死在当下。
  
  大仇未报,该死的人还未死,她便不能死。
  
  她埋了头,小心翼翼自袖中掏出一个被白布包裹着的东西来,又动作极轻的将其一点一点打开,白布中包着的簪子才终于露出全貌来。那是一支玉簪,成色极好,做工细致无匹,一看便是价值连城之物。她盯了那玉簪极久,最后终于闭目轻笑一声,将其紧紧捏在了掌中。
  
  用这个东西,或许还能够和人换些吃的。现在她腿伤着,哪里也去不了,会用这东西换吃的,也是迫不得已。
  
  只是不知道当初赠她玉簪的人若是知晓她以玉簪来换几个馒头,不知会作何种想法。
  
  总归不会是疼惜便是了。
  
  一个干瘦□□着上身的年轻男子夺了两个馒头坐回了女子的面前,正狼吞虎咽,女子朝那人挪了挪,正要开口以玉簪换他手中的馒头,却忽的听不远处一人道:“诸位,今日的东西都已经发完了,百里念便告辞了。”说话的正是来庙里给他们发馒头的男子,他看来三四十岁,满脸络腮胡子,穿了一身与旁人不同的怪异衫子,袖子一长一短,看来十分滑稽,只是女子闻声朝他看去,却是骤然怔住了动作。
  
  百里念说完这句,转身便要离开,女子依旧怔怔看着,似是不敢相信。
  
  直到叫百里念的人快要走出破庙,女子才忽的喊道:“百里老爷留步!”
  
  百里念脚步一顿,回头不解的朝庙中看来,找了一会儿才将视线落在女子的身上。
  
  女子见此情形,收了手里的簪子,咬牙扶墙站起身往百里念走去。她的步子极慢,右腿还有伤,不过走了两步便因身体不稳重重倒在了地上。百里念皱眉上前将女子扶起,迟疑道:“姑娘?”
  
  女子人还倒在地上,但手却已经紧紧抓住了百里念的胳膊,像是不愿再松开。
  
  “姑娘认识我?”百里念凝着神色再问。
  
  女子抬起头来,双眸定定看着百里念,她一字字道:“求百里老爷让我进不归楼。”她这话说得轻,周围人多,但却只有百里念一人听得明白。
  
  百里念脸色骤变,一时未有反应,直到听那女子再说了一遍,他才扶起女子,对她拱手道:“不知姑娘姓名?”
  
  “桑夜。”
  
  桑夜,尧国原尚书之女,大将军莫期未过门的妻子,原是锦衣玉食自小被人宠着的靳城第一才女,但在半年之前,尧国尚书因谋反之罪而被满门抄斩,尚书桑家上下唯有一人逃脱了这死劫,那便是桑夜。
  
  没有人知道她一个女子是如何逃过死劫的,众人只知道大将军莫期追杀了她整整半年,却都未能将她给捉住,也没人知道后来她逃到了哪里。但现在百里念知道了。
  
  百里念将桑夜接到了临城一处客栈之中,请她好好吃了一顿,又请了大夫替她看腿上,让她沐浴换衣,这才重新观察起了她来。
  
  靳城第一才女,也是难得的美人,桑夜换好衣服之后,百里念险些没有将她给认出来。
  
  “你当真要入不归楼?”百里念认真问面前的女子道。
  
  桑夜未有丝毫犹豫:“我一路被莫期追杀而来,便是为了入不归楼。”
  
  既是如此,百里念也无话可说。
  
  又在临城住了几人,一直到桑夜腿伤大好,可以自己行走之后,百里念终于带着与之前在庙中完全不同的桑夜出了临城。往临城东去一百里之后,两人到了山林中一处高墙之前。
  
  墙高十丈,耸于林中,如屏障,将其后的一切与桑夜两人隔离开来。而高墙的中间有一扇石门,石门沉重无比,若非万钧之力不可开。
  
  桑夜抬眼看着这高墙,幽幽问道:“里面,就是不归楼?”
  
  “不错,姑娘要入不归楼,却不是我一人答应便是,我须得入楼请示楼主,再作定夺。”百里念道。
  
  桑夜点头:“我在此等候便是。”
  
  有了桑夜这一句话,百里念笑了笑,当即往不归楼那石门处走去,一面走一面高声道:“楼主,百里念回来了!”随着他的话,石门应声而开,他拂袖进门,石门却未再闭合。桑夜看着百里念一步步走入门中,石门之后仍是树木,但树木之后却隐隐可见一座高楼。楼有二层,檐角高耸,石兽镇之,看来肃穆且宁和。
  
  桑夜远远看着那楼阁,知道自己的目的,就在眼前了。
  
  片刻之后,楼门再度开启,百里念自其中匆匆走出。
  
  楼中另有一道男子声音传来:“不归楼能容天下不能容之人,桑姑娘能够找到这里,也算得上有心,只是你可知进这楼的规矩?”
  
  “桑夜知晓。”桑夜心神一定,“凡入楼者,便算是与外界划清了界线,此后外人再不得欺我辱我负我杀我,但我——也不得再出不归楼,踏入这外界半步。”
  
  这些桑夜心中都清楚,但她也清楚她必须进不归楼。
  
  进楼,却是为了有朝一日出楼,能够叫当初欺她辱她负她之人付出代价!
  
  “你发誓。”
  
  “我发誓,此生再不踏出不归楼一步,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既然清楚,那么桑姑娘请进来吧。”
  
  桑夜便是在等这一句话。她看了站在楼外大门口的百里念一眼,浅浅一笑,步步走入了不归楼。
  
  有些誓言,并无当真的必要。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