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白月光替身》作者:红叶似火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14日12:11:26 评论 1,714 次浏览

“那死丫头醒了吗?”蒋春梅推开病房的门门气势汹汹地问道。她本来跟人约好了去巴黎买买买,都到机场了,却接到家里帮佣黄嫂的电话,说二小姐想不开,跳楼了。

黄嫂赶紧说:“没有,医生说有轻微的脑震荡,需要观察两天……”

这话半路就被穿着嫩黄色连衣裙的王宝珠噗嗤一声给打断了:“得了,黄嫂,你别帮她说话了,从二楼,三米高的地方跳下去,下面都还是软软的草坪,能有什么事?不过是想吓唬我们罢了!”

一听这话,蒋春梅更不高兴了,板着脸,不顾还是在医院,怒骂道:“这个死丫头,白养她这么多年了,一点都不体贴孝顺,不过是让她嫁人而已,她竟然还拿跳楼自杀来威胁我们这当爹妈的。也不想想,要不是生在我们家,就她这样,能有机会嫁进江家吗?”

王宝珠抬起刚做的指甲,吹了吹,火上浇油:“被养傻了呗,高门大户不嫁,莫不是想找什么真爱穷小子?江霍就是断了腿,成了残废又怎么样?好歹是江家大公子,哪怕一辈子都坐在轮椅上,也吃穿不愁,她还不知足,想怎么样?”

匆匆赶来的王德江听到大女儿还在煽风点火,不悦地拧紧了眉头,斥道:“够了,宝珠,少说两句,回头好好劝劝你妹妹,咱们跟江家的这门婚事已经定了,不容有失。还有,今天这事不要传出去,即便有人问起,也要说你妹妹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否则要是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到江家耳朵里,惹怒了江家,咱们家的生意都要受影响。”

母女俩都知道轻重,赶紧点头。

这是VIP单人病房,王家四口说话的声音并没有避讳床上的病人,也完全没发现病人早就醒了。

王朝露在蒋春梅进来的那一瞬就醒了。

她本来想爬起来感谢对方的,因为她记得自己下班回到家,刚打开门就感觉一阵胸闷气短、心悸难受,然后摔在了出租屋的地板上昏了过去,而在此之前,她已经连续工作了十九个小时。自打毕业两年来,她每天的工作时间都保持在十四小时以上。

倒下去的那一刻,她脑海中忽地闪过以前在网络、电视上一扫而过的标题“xx公司职员连续加班数月,深夜猝死”。原以为独居的她也逃不过,哪晓得还能幸运的被人送进医院抢救回来。

可等对方一张口,她就知道搞错了。

等听完这一家三口的讨论,她简直是如被雷劈了一般。

“江霍”、“断腿”、“宝珠”、“王家”、“江家”……这不是前年同寝室友张思思看的一本小说吗?

因为这本小说里面有个爱作死下场凄惨的女配,也就是男主的前妻跟她同名同姓,张思思还特意拽着王朝露吐槽了一番。据说这个女配一开始不乐意嫁给下肢瘫痪的男主,各种挑剔,后来见男主东山再起后又爱上了男主,在男主的真爱白月光出现后还对男主死缠烂打,最终把自己给作死了。

王朝露是孤儿出身,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都要靠自己攒,除了学习,她的时间都花在了各种兼职上,没有时间看小说。哪怕这个女配的名字跟她相同,她也听听就算了,要是早知道自己会穿进这本书里,她发誓,一定好好把这本书倒背如流。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如今她脑子里只模糊记得一些关于女配“王朝露”的剧情。

王朝露是暴发户王家的二女儿,上有嘴甜漂亮惹人爱的大姐,下有家里求神拜佛求来的传宗接代小弟,夹在中间各方面都不突出的王二小姐就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好事轮不上她,坏事铁定是她的。

这不,半年前,听说江家老太太有意为大孙子,也就是江家的继承人,立信集团的总裁江霍挑选妻子,王家就心动了。不过他们一开始推出去的是王宝珠。

王宝珠费尽心思在江家人面前刷脸,好不容易混了个脸熟,眼看有希望进入大佬的未婚妻候选人名单,哪知道就在这时江霍却突然出了车祸,腿部神经断裂,下肢瘫痪,这辈子很可能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江家又不止江霍一个子孙,偌大的集团怎么也轮不到江霍一个残废去继承。高富帅一下子沦为了矮穷矬,下半辈子都很可能坐在轮椅上做个富贵闲人,一众名媛佳丽自然打了退堂鼓,自视甚高的王宝珠也不例外。

可谁知道,就在这时,江家那边却传来了消息,看中了王家,有意跟王家联姻。

王宝珠当然不乐意,她好歹一白富美,才不乐意嫁给一个没前途的残废呢。她在家里又哭又闹,绝食,阐述利弊,像她这样的美貌理应嫁给一个更有前途的男人,给王家的事业添砖加瓦,哪能嫁给江霍这枚弃子云云。

说来说去还真说动了偏心眼的王德江夫妻。但他们也不敢明着得罪江家,最后索性想了一出李代桃僵计,把订婚的对象换成了不受宠的二女儿,还胡扯了一通,二女儿很喜欢江霍什么的……

没想到江家竟然很轻松地就同意了。

于是两家的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但人在家中坐,婚从天上掉的王二小姐自然不乐意捡姐姐不要的这门婚事,策划逃跑,谁料从二楼跳下去的时候却摔昏了过去,被送到了医院,醒来后芯子也换了一个。

这门婚事,王二小姐不乐意,抗拒得很,但王朝露却是无所谓的。

只要她不像原来的王二小姐那样刚开始嫌弃男主残疾,后来却又不开眼地爱上男主,离了婚都还死缠烂打,在男主和女主之间制造一个又一个的障碍,沦为恶毒女配讨人嫌,等个一两年,她就可以拿着钱退位让贤,开始新生活了。

不就假模假样地结个婚吗?男主连她的手指头都不会碰一根,她就当自己是帮人迁户口、买房,办绿卡的活雷锋中介了。

而且结婚之后也不是没有好处。这样她就能名正言顺地脱离王家,也不用担心总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被他们发现自己是个冒牌货了。等王家被男主搞垮以后,也不用担心被王家再卖一次,划算!

“朝露,你醒了?”正讨论得起劲儿的王德江扭头就看到王朝露大睁着眼看着他们,眼神闪了闪,当即换上了一副慈父的嘴脸,“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吓死我们了。有什么事好好说啊,怎么能跳楼呢?”

估计他以为王朝露刚醒,没听到妻女的话,所以还想打打温情牌。

但心情不好的蒋春梅可没这么好说话,她横眉竖眼地瞪着王朝露:“两家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这婚你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咱们两家丢不起这个人。你要再敢跑,以后我们就没你这个女儿,家里的东西也没你的份儿!”

王朝露很想翻白眼,说得不跑就有她的份儿一样。

这是亲爹亲妈吗?女儿还躺在病房里呢,刚醒来就是威逼利诱,半句关心都没有,得亏她不是原主,不然得气死。

见她呆呆地躺在病床上不说话,王德江瞪了蒋春梅一眼,笑得像个弥勒佛:“朝露,别生你妈的气,她是被你吓到了才说重话。你也要体会咱们为人父母的苦心,我们是不会害你的,江先生虽然出了车祸,但手里还持有立信的股份,每年的分红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你嫁过去,这辈子都不用愁了,如果不是江先生出了车祸,这样的好事哪能轮到你,你要惜福。”

“长幼有序,这么好的事,怎么不让你们的大闺女去。”王朝露讥诮地勾起了唇。

一旁的王宝珠听了当即不满地撅了噘嘴:“谁要嫁给那个残废!”

王德江横了她一眼:“闭嘴。”

然后又笑呵呵地对王朝露说:“江家更满意你,说你善良性子好,跟江先生更相配。”

听你鬼扯,恐怕江霍连他要娶谁,未婚妻突然换了个人都不知道吧!

王朝露很厌恶王家人的嘴脸。因为在孤儿院长大的缘故,她一直很羡慕父母双全的小孩,可王二小姐的这对父母,一看就是重男轻女、自私自利的偏心眼,这样的父母不要也罢。

“让我嫁也可以,不过我的嫁妆怎么说?”王朝露干脆利落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真正的王二小姐已经香消玉殒了,用命偿还了他们的养育之恩。他们想让她替王宝珠嫁给江霍,总得付出点代价不是,她可不想替人做白工。

王德江似是没想到几个小时前还琢磨着逃跑的小女儿会突然想开了,这么快就改变主意,答应乖乖嫁人,自是欣喜若狂。

“这个回头我跟你妈好好商量商量,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出嫁。”

说了等于没说,王朝露不肯让他糊弄过去:“怎么个风风光光法?”

王德江一噎,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江霍出事后,公司的大权已经被收回,手里只有一点点分红的股票,无权无势,他自是不愿意在这个废人身上投入更多。要不是怕得罪江家,他连小女儿都不想嫁。

所以先前给大女儿准备的嫁妆肯定不合时宜了。

“你不是一直羡慕你姐有车吗?回头等出了院,去4S店给你提一辆,宝马怎么样?很适合女孩子。”王德江笑眯眯地说。

啧啧,一辆车就想把她给打发了啊。

王朝露垂下眼睑:“我这人胆子小,一慌张就会口不择言,万一在婚礼上不小心说出宝珠姐姐看不上江霍一个残废,所以才让我代嫁……”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小心我撕烂你的嘴!”王宝珠蹭地站了起来,火大地怒瞪着王朝露。

王朝露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这个大姐,一脉相承了王德江两口子的自私自利,贪名好利,江霍好好的时候,她像闻到了花香的蜂蝶一样涌上去,百般讨好,现在人一出事,立即翻脸不认人,还将自己的妹妹推出去,半点愧疚都没有,甚至还坐在病房里煽风点火、落井下石,一分姐妹情谊也无。也难怪江霍后来会打压王家了。

王德江被吵得头晕,按住太阳穴大声说:“够了,都闭嘴。”

呵斥了王宝珠,他眼神不善地看着王朝露:“不想要车,那想要什么?公司的股份?”

“爸,这怎么可以?”王宝珠马上不满地叫了出来。

蒋春梅也拉了拉王德江。

王德江没理她们母女,只是看着王朝露。

可王朝露才不想要什么公司的股份呢,王家人重男轻女,连王宝珠名下也只有百分之一的股份,那还是她十八岁生日那年在父母面前卖乖撒娇求了半个月得来的。

对心爱的大女儿都这么吝啬,王德江能分多少给她这个野草一样不受重视的二女儿?况且,王家过不了两年就会破产,所谓的股份通通沦为废纸,不值一文,谁要谁吐血。

见王朝露摇头,王德江的脸色稍霁:“不要股份,回头让你妈给你准备一百万的私房钱,你带着嫁进江家。”

王朝露还是摇头:“我不要现金,我要房子铺子!”

钱哪里有房子铺子好,房子保值又不方便流通,还是婚前财产,省了多少麻烦,就是回头王家人找借口问她借钱什么的她也拿不出来,也免得他们过后挖空心思惦记了。

眼看蒋春梅母女又要咋咋呼呼了,王德江立即给她们使了一记眼色,好脾气地说:“行,我有个朋友他们公司开发了一个新楼盘云锦楼,低层花园洋房,位置环境户型都很不错。等你出院了,我带你去看看这个楼盘,咱们找熟人提前把房子定下来。”

王朝露诧异地瞥了王德江一眼,这么好说话?难道这房子比一百万还少?搞不清楚书里描述的城市的物价,王朝露也不敢贸然开口,只得先点头答应了。

*****

一出病房,王宝珠马上拉下了脸,抓住王德江的胳膊,撅起嘴,嫉妒地说:“爸,你真要给她买云锦楼的房子啊?我听说那边的房子都是大户型,最小的都要一两百平米,算下来少说都得要好几百万呢,你都没给我买过这么贵的房子,你偏心。”

到底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蒋春梅深知丈夫的为人,拍了拍大女儿的肩膀安抚道:“放心吧,你爸心里有数,哄那丫头的呢,你还当真了。”

闻言,王宝珠高兴了:“真的?可她万一闹起来,在婚礼上胡说八道,败坏我的名声,怎么办?爸,妈,人家以后还想嫁个好人家,拉咱们家一把呢?”

王德江说:“你不说,我和你妈也不说,谁知道?你最近老实点,别去招惹她,等她嫁进江家就好了。”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王宝珠不情不愿地撇了撇嘴,抬起头目光就扫到被人推过来的江霍,当即变了脸。

一个多月不见,江霍人瘦了许多,脸色发白,神情有些憔悴,少了以往那种锐不可当的气势和冷漠疏离,变得似乎容易接近了许多。

王宝珠有些遗憾,她其实很喜欢江霍这张冷冰冰禁欲的脸,征服这样财色俱全的男人也很有成就感,可惜江霍残了。

“江先生……”王宝珠扬起笑脸跟迎面而来的英俊男人打招呼。

只是她的话音刚落,江霍就面无表情地从她面前过去,从头到尾,都没多看她一眼,果然,什么好接近都是她的错觉。

被拂了面子,王宝珠的俏脸瞬间拉了下来,不忿地咬住唇低声吐槽:“拽什么拽,不过一个废人而已。”

王德江两口子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这江霍太目中无人了,他们可是他未来的岳父岳母,见面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么过去了,太不像话了。

沉默了片刻,蒋春梅看着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轮椅,小声说:“他是不是听到咱们的话了?”

这样就说得通了,王德江怔了怔,遂即又不以为意地说:“听到就听到,不过一个废物。”

蒋春梅的心没那么大,沉默了几秒,嘀咕道:“他不是出院了吗?怎么会到医院来?”

“兴许是来复查的吧。”王德江揉了揉太阳穴,“走了,我公司还有一个会,医院这边你让黄嫂盯着点,别再出岔子了。”

被他这一打岔,蒋春梅的注意力也跟着转移开了:“行了,知道了。”

《教反派爸爸做人》作者:公子闻筝 穿书

《教反派爸爸做人》作者:公子闻筝

文案 一觉睡醒,霍小小穿成了小说里任性妄为骄纵跋扈的反派女配。  传说她爸霍随城心狠手辣,只手遮天,无恶不作,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反派。最后父女俩身败名裂,下场凄凉。大快人心。  而现在的霍小小只是个干啥...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作者:田园泡 穿书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作者:田园泡

文案 苏枝儿穿进了一本小说里,变成了里面的恶毒女配,不仅毒,而且蠢,因为作死去勾引太子,所以被那个暴戾疯太子做成了人皮灯笼高高挂。苏枝儿:……抱紧自己的皮。苏枝儿穿越过去的时候一切还没发生,她安分守己...
《和偏执霸道少年谈恋爱[穿书]》作者:司马微微 穿书

《和偏执霸道少年谈恋爱[穿书]》作者:司马微微

文案 乖宝宝周妍妍不小心穿成狗血校园言情文里的同名恶毒女配。原身是个不良少女,十七岁,打耳洞、妆容媚、淡紫色波浪卷飞扬,还是书里那个乖戾偏执的二世祖男主即将分手的女朋友。书里正牌的清纯女主已经转学来到...
《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作者:黍宁 穿书

《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作者:黍宁

文案 金羡鱼穿越了,穿到了一篇十分狗血缠绵的耽美文里。副CP中的受玉龙瑶身份卑贱,貌若好女,腹黑圆滑,是全文中笑着搞死你的反派大BOSS。攻谢扶危,清冷仙君,高高在上,一颗琉璃心肠。受玉龙瑶深爱谢扶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