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苹果控》作者:老草吃嫩牛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14日12:09:22 评论 1,839 次浏览

26岁的关淑怡摸样长的那叫一个珠圆猪(玉)润,微胖的身材加上一米六八的个头还算顺溜,皮肤那也叫一个水灵灵、白嫩嫩;双眼皮外加大眼睛之后,再配上具有她关家人特色的大鼻子,大嘴巴;外带上她那个齐刘海的江姐头,总体看上去,怎么说那也算得上是一个有着中等姿色的,年轻的,偏胖的,中国的,普通的,本城最大公司的,干活最多拿钱最少的,一年情窦初开四次的,怀春小女子一枚。

这位小女子除了有一颗闪亮美好的善良之心以外,并无其他凸显的特色。

当然,她自认为,她还有一项与众不同的能力。虽然她的母亲梁秀燕对她的这项能力很是厌恶,关淑怡却认为这是这个世界唯一属于她独有的特色了。为此她常常在心底,为此而默默的骄傲,并谦虚的不去告诉旁人。

“伟大的人总是得不到别人的理解”她本人就是这样认为的。

关于她那项所谓的“与众不同的能力”,跟水果有关系。

这位小女子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苹果控。“控”这个字眼,在时下社会就是一个高于痴迷这个单词的上等字眼。而关淑怡对苹果的痴迷已经达到了一种非人类的“控”的境界。

关淑怡对于苹果,用简单朴素的话语来形容,就是两字——“爱吃”,要是再加上一个等级的话,就是“狂爱吃”!

在关淑怡七岁的时候,她创造过一天吃了十五个大苹果的小城记录,为此还被光荣地送到医院抢救,折腾了三天之后,医生才终于拉回她的一条贱命。从此,在关家,苹果成为关爸爸的香烟之外的第二大毒瘤,那是绝对不能出现的东西。

若问,为什么如此爱苹果?

也许关淑怡本人都无从解释,唯一有的印象就是:七岁的时候,她的好友告诉她,公主、王子、苹果,这三样东西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当然,这是一个来自童话的可爱说法,但是真的追溯苹果的历史,那真的是跟全人类的诞生发展都是有着不可分割的,无从可考据的……那个啥吧!

据悉:

在伊甸园,亚当与夏娃的窝棚边上有颗知识之树,那树上生有五颗苹果,象征五种感官。

牛顿因为苹果坠落发现了地球引力。

希腊传说中,勇士比洛斯因为苹果得罪了希拉和雅典娜 。

总之……一个苹果可以引发出很多故事与事故。

关淑怡热爱苹果,爱的理直气壮,有根有据,一般人她都不告诉他。

某一天,天气晴朗。这是废话。

关淑怡蓬头垢面的把自己家躲在厕所里吸烟的老爹哀求出去,在经过刷牙洗脸,收拾干净自己之后,对着镜子左顾右盼的进行每日发一春的可耻行为。

就在她正专注于这种可耻行为的时候,她老娘从她身后飘过来,递给她半根油条。

“昨天怎么样?”她老娘带着期盼的眼神看着她问。自己家姑娘也算不小了,应该嫁了。今年全家都会围绕着关淑怡嫁人的问题,在进行家事、外事活动。

“还行。坦诚、个高、牙齿白、废话多。”关淑怡咬着油条说重点。

“对啊,你二姨说了,他家条件不错,他爸人事局当主任的。家里可有档次了,你留人家电话号码了没?”她老娘跟着正在嚼着油条的女儿身后满屋乱转。

“人家没看上我……妈,给我双袜子呗?”关淑怡满抽屉找着和对的,颜色差不多的丝袜子。

她老娘大惊!为什么啊?自己家女儿那也算的上是标致且活泼可爱的青葱少女一枚,那男人凭什么看不上她家的姑娘!

她老娘一把从抽屉底子抓出一包十块钱五双的袜子丢给女儿说:“你穿袜子呢,还是吃袜子呢?你就没告诉他,你有一套房吗?”

关淑怡无奈的叹息:又是那套房。

关淑怡现在住的这个楼房临街,均价4000到6000一平方米。早先的时候,这里一整片的地都是她爷爷的。

关于关淑怡她爷爷的故事,今天就不详说了,简单的说就是:想当年关淑怡她爷爷给村委盖房。老爷子辛辛苦苦带着儿子小工忙活一年,结果大队给不了工钱。朴实的支书觉着对不住这老爷子,于是就把村边上那一大片宅基地划给了关家顶了工钱。关爷爷没办法,只好盖了一个大大的围墙把那里圈了起来。围墙刚盖好,老爷子去世了,这个城市就也正巧的开始进行城市规划扩展。

就这样,不知道谁画了一个幸运的圈子。关家成了这个小城的有本城市户口的郊区人。再后来房价一路飙升,这里被开发商相中盖大楼。关家一举得房四套,每套平均一百三十平方米,关淑怡的爷爷就她爸爸一个儿子。所以关家四口人每人平均一套房。

房子是关家人的骄傲,这家人一旦跟别人聊天,都会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引到房子上去,每当得到羡慕,他们便“谦虚”的跟别人抱怨:实在是被开发商骗的惨,当年那么大的地方,最少也值十套房。

“说了,见面我就说了,我有房,可是对方说他家也有,魏琴还说我傻,动不动就说咱家的破……”关淑怡话音未落,关妈妈捡起拖鞋就开始追打她。

一边飞拖鞋,一边还骂上了。

“你又带魏琴!你不知道她比你好看,比你能说会道,比你……我的闺女啊,你怎么这么傻啊?你离开魏琴不能活啊?……”关妈妈的抱怨话就如滔滔黄河水一般的连绵不绝的灌入整栋大楼居民的耳朵里。

就这样,这栋楼的居民都齐齐的爬出被窝,开始了新一天的平淡生活。

关淑怡一气跑到楼下,她靠在楼下水果店的门口急喘,手里还攥着双袜子。

老妈实在太可怕了。魏琴其实没什么的,她从高中开始就对自己好,她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清楚,她总说自己不但头脑简单,四肢也是简单的。魏琴说的没错啊。但凡男生,只要能经受住魏琴美色的诱惑,那必然就是真正爱自己的人。

听魏琴的话,绝对会遇到好男人的。关淑怡确定是这样的。

喘了一会之后,关淑怡坐到楼下的公共椅子上开始穿袜子,穿罢之后她无奈的看着那双花拖鞋叹气。真是凄凉的早晨,她忘记穿高跟鞋了。

“妈啊!!!!!”关淑怡扯着嗓子对着三楼叫唤。

不久,楼上空投下一个塑料袋。关淑怡捡起塑料袋子,拿出高跟鞋换上。将花布拖鞋提溜着,鬼鬼祟祟的看了一会楼上之后,她走到水果店的门口说:“秦奶奶,赊两个苹果。”

秦知迷迷糊糊的靠着竹躺椅睡早觉。从繁忙的大公司被净身出户后,他回到故乡奶奶家。三十二岁,他有了一个新打算,那就是五年内不工作,不去想前途的问题,他要堕落,要做一个好吃懒做的堕落人。

大概是老天爷讨厌懒汉的关系吧,回到故乡第一天,他去山顶滑草,并勇往直前、义无反顾的掉到了地沟里。就这样钉钢钉,上夹板,打石膏。秦知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之后,好不容易摆脱了消毒水的味道。今早上,他扶着墙蹦到家里的竹躺椅上,才刚刚奢侈了一会,就被楼上一股子怪音刺激醒了。他艰难的翻了个身,好不容易又有些睡意,他又被一声可怕的“妈啊……”给吓了一身冷汗。当冷汗消退,他才迷迷糊糊再次翻身滚觉,就听到店铺门口顾客喊自己家奶奶。

奶奶去买早点了,总不能得罪客人吧?秦知无奈的挣扎着折腾起来,胳肢窝拄着拐艰难的来到外屋店铺,顿时他和关淑怡都呆了。

这是一个挺美好的早晨,和煦的春风挂着树叶,再过一个月就是夏季了,树上的鸟儿齐齐的对唱着,小区内可爱的童音四下回荡着。

关淑怡举着一双花布拖鞋咧着关式大嘴对着高高的苹果堆傻笑,太好了!全部都是大苹果。嗷!嗷!嗷!

秦知看到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傻姑,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家的苹果堆,她拿着一双旧拖鞋作出递给自己的样子,这傻姑还咧着大嘴流着哈喇子就像看情人一般的看着那些苹果很梦幻的说:“秦奶奶哎,赊给我两个苹果呗?”

旧拖鞋,也能换苹果吗?奶奶什么时候改行收破烂了?秦知拖着一条残腿,一度认为自己的脑袋也摔残废了。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