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不让我混吃等死》作者:寻香踪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14日12:02:39 评论 2,255 次浏览

“叮铃铃铃——”

下课铃一响,学校的广播就马上响起了那首耳熟能详的《东方之珠》:“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校园顷刻如水入了油锅一般喧腾起来,学生们像潮水一般冲出教室,拿起放在窗台上的饭盆,饿狼一般朝食堂冲去,男生们嘴里还发出各种怪叫声。

办公室里,班主任老师张红梅的话被嘈杂的声音淹没了,陶醉只能看见她的嘴一张一合的,听不清说了些什么,她的心已经飞到了外面,兰心会不会等自己?

铃声终于结束,张红梅继续着说:“……你的成绩考高中不太保险,中专难度就更大了,回去好好跟家里商量一下,这个时候做决定还不算晚,训练几个月,考个体校也不错,毕业后还能当个体育老师。”

陶醉心不在焉地点头:“我知道了,老师。”

张红梅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擦了擦:“好了,你回去吧。”

陶醉赶紧退后一步:“老师再见!”然后转身出门,一步跨三级楼梯,一口气冲到楼下车棚,看见孙兰心已经在那儿等她了,顿时兴奋地大叫起来:“兰心,太好了,你还没走。”陶醉原本也有一辆旧女式单车,但是前阵子妹妹陶然骑了她的车出去玩,把车丢了,爸爸很生气,至今还没给买新的,她这段时间一直在蹭好友的车,打算到过年的时候磨着爸妈再给买一辆,幸好再过一个礼拜就放寒假了。

个子娇小的孙兰心摘下随身听的一个耳塞,看着留着短发的陶醉,她明明五官长得挺精致的,却总是留这种难看的发型,像个假小子似的:“你还不来我就要走了。怎么这么慢,你们老师拖堂了?”两人是小学同桌,从小气味相投,上中学后虽然不在一个班,依旧是最好的朋友。

陶醉跑过去,推出孙兰心的车,抬起右脚跨过女式单车,坐了上去:“上来吧。没有拖堂,梅梅叫我谈话呢。你猜她跟我说什么了?”梅梅是学生给张红梅起的外号,因为英语课本上有个女生叫韩梅梅。

孙兰心问:“说什么了?”她跳上后座,将一只耳塞塞到陶醉耳朵里,里面传来了任贤齐的声音:“你总是心太软……”

“坐好了?那我走了。”陶醉踩着踏板,“她让我去搞体育。她说我这成绩考高中不保险,中专更没戏,我跑步还可以,可以去考体校,将来当体育老师。你觉得怎么样?”她今年初三,下个学期就要中考,也是到了抉择人生路口的关键时刻了。

孙兰心没回答她,只是叹息一声:“你都考不上高中,那我就更没戏了。”

“我这成绩是介于考上与考不上之间。我爸说了,我要是考不上高中,他不会给我出委培费的。我万一考不上怎么办?”陶醉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她多希望自己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学生,不用考虑这么重大的人生问题,毕竟要是没考上,她就是个社会人士了,她还不想那么早出来工作。

孙兰心说:“你家里就你和你妹,没什么负担吧。怎么还送不起你上高中?”

陶醉叹气:“我家没男孩,我爸说将来不指望我和妹妹养老,要自己攒钱养老,不会额外花钱给我读书,考上就读,考不上拉倒。他是自己当兵出来的,没靠我爷爷奶奶,说我们也得靠自己。我要不还是去搞体育吧,我真怕自己考不上高中,就得像我堂姐一样去打工了。”

孙兰心说:“其实打工也不差啊,只要肯努力,打工照样也能有出息。我前天看了篇文章,有个女孩初中毕业去深圳打工,进了服装厂,她非常努力上进,一点一点往上爬,最后当上了主管,还嫁给了老板的儿子。”

“真的假的?哪儿看到的?”陶醉问。

“《知音》。”

陶醉将信将疑,想起了自己那个只读了初二就辍学去打工的堂姐陶林,18岁就未婚先孕,嫁给了一起打工的老乡。她嫁的可不是什么老板的儿子,而是家里连房子都没有的穷小子,月子都是在娘家坐的,大伯两口子脸拉得老长。

陶醉问:“兰心,你有什么打算?”

孙兰心翘着两只脚晃了晃,跟着音乐哼了一句“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这才回答她:“我不知道,考不上高中,也许我家会花钱送我读,也可能去读技校,学点儿什么技能。”

“技校包分配工作吗?”

“毕了业包进厂吧。”

“那不是正式工吧?”

“这都什么年代了,现在正式工人还不如外面打工的挣得多。”孙兰心无所谓,“我其实很想去外面看看,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啊。”

陶醉想起了齐秦的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孙兰心乐观地说:“好啦,别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你爸妈不会真的不管你的,你明天才满15岁呢,初中毕业也还是童工。”

陶醉想起自己爸爸的态度,惆怅地叹了口气。她抬头看着前面的大香樟树,几只白鸽扑棱棱从樟树上方的白色圆顶亭子里飞出,过了大樟树,就快到家了。她喜欢那个白色亭子,不止一次想,是什么人在房顶上修了个罗马式亭子,主人想必是个非常浪漫的人吧。

大樟树立在丁字路口,需得两三个人才能合抱起来,枝叶繁茂,像一把巨大的伞,庇护着这一片的百姓。现在天冷,樟树下的大青石凳上冷清清的,没什么人,旁的季节,这儿总是坐满了男女老少,热闹异常。陶醉非常喜欢这棵大樟树,看到它,就知道到家了。

陶醉刹住车,将车停下,摘下了耳塞递给孙兰心 :“我到了,谢谢啊。”从香樟树往前直走五十米,就是孙兰心家,两人家离得很近。

“一会儿要一起去学校吗?”孙兰心扶着车把手问,晚上他们还要上晚自习。

陶醉看了一下腕上的电子表:“六点十分要是我还没来,你就自己走吧。拜拜!”

陶醉家在香樟树右边的巷子里,往里走个百来米就到了。巷子不到两米宽,小车也能进,只是弯弯绕绕的不好走,路面原是铺过水泥的,年深日久,水泥路面早就被□□得坑坑洼洼的了,露出了黑褐色的地面。晴天还好,到了雨天,就全都是积水黑泥,简直无处下脚,沾上去就成了顽固污渍,所以陶醉虽然最爱白鞋子,但从来都不敢买。

拐进巷子,红砖墙壁上残留着一行斑驳的白石灰字——生儿生女都一样!陶醉低着头,踢着小石子儿,想着老师说的话,有点烦闷,她虽然跑步成绩不错,但其实并不喜欢跑步,做了体育特长生,那就得早晚都跑吧,要是上了体校,那就更不得了了。老师为什么让自己去学体育呢?大概是为了升学率吧,听说每考上一个学生都是有奖金的。

这时脚边出现了一个健力宝罐子,陶醉抬起脚就猛地踢了出去,仿佛足球射门似的。那只易拉罐跳跃着“哐当哐当”滚了好远,滚过了前几天下雨积下的小水坑,撞在了一个人的腿上,才被迫停下来,罐子上的污水飞洒开来,落在了那人的鞋子上,那鞋子是白色的!黑色的污水飞速洇进了雪白的鞋面,比毛边纸吸水还快,视觉效果仿若仰头直视正午的阳光般刺目。

陶醉吓呆了,下意识地缩起脖子,抬头小心翼翼地去看前面的受害者。受害者正愕然地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然后回头看了过来。那是个戴着眼镜的男生,长得白皙清秀,个子又高又瘦,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外套,背后有一个巨大的白勾。他看着陶醉,眼里掩饰不住地惊讶,张开的嘴又合上了,一言不发掉头就走。

陶醉本来都准备挨骂了,却发现对方并没有计较,看样子是个很和善的人,她悄悄松了口气,站在原地低着头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方仿佛没听见她的话似的,大步朝前走。陶醉不知道为什么,也下意识地跟了上去,仿佛提线木偶一般,脚不受控制。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上去,人家没有追究她的责任就已经该偷着乐了,居然还上赶着去挨骂,这不吃错药了吗?

对方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没有停顿,反而加快了速度,仿佛害怕人追他似的,由于腿长,终于跟陶醉拉开了距离。陶醉没再追上去,反而站在了原地,因为她惊讶地发现,对方进了仪表厂的后门。

陶醉慢慢走进仪表厂后门,还是觉得惊讶不已,那个男生也是他们厂里的?怎么从来都没见过啊,应该不是厂里的职工子女吧,厂里的职工子女她就算不认识,也不可能完全陌生。

从后门进去,就是仪表厂的宿舍区,一大片五层高的灰色楼房,这是前几年集资建房盖的新宿舍楼。陶醉的父母原本都是仪表厂的正式职工,后来她妈生了她妹,因为超生被开除了公职,现在只是厂里的临时工。

陶醉家在19栋,是比较晚分房的。她走过修剪得工工整整的女贞篱笆花圃,偶尔还能在花圃里见到几朵残败的菊花,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花儿可看了,桃树和石榴树叶子早已落光,夹竹桃叶子绿得发暗。今天宿舍区异常安静,偶尔才能遇到一两个人,陶醉礼貌地打招呼。

走到自家楼下,陶醉心情有些雀跃,不知道妈妈会做什么好吃的,明天她过生日,按照她们这儿的规矩,头天晚上就能吃上一顿好的了,俗称暖寿。

陶醉拐进19栋2单元的楼梯口,兴冲冲一口气跑到三楼的家门口,门是虚掩着的,门缝里传出浓浓的香味,是红烧肉的味道!太好了,妈妈给她烧最喜欢的红烧肉了。她兴奋地拉开门,一边换鞋一边激动地大叫:“妈,妈,你给我烧什么好吃的了?红烧肉吗?”

刘巧凤的声音在厨房里响了起来:“咋咋呼呼的,没有个女孩的样子。”

陶醉穿着拖鞋跑到餐桌前,揭开纱罩,看见红通通的红烧肉,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去抓,被刘巧凤喝止住了:“等一下!洗手了没有?”

陶醉嘻嘻笑,跑到厨房里去洗手:“我爸和然然呢?”洗完手顺便拿了双筷子,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香糯可口,肥而不腻,太好吃了,他们家为集资这套房子借了不少钱,欠债刚刚还清,所以也不是经常能吃上红烧肉的。

刘巧凤说:“厂里会餐,他们去了。”他们厂的惯例是每年逢中秋、年底都会会一次餐,其实就是承包食堂剩饭剩菜的养猪场杀一批猪交给厂里,算作承包费。厂里拿来做成全猪肉宴招待员工,给每位职工发一张餐票,可以带一个孩子去参加,刘巧凤是临时工,厂里的一切福利与她无关。

“今年又是然然去?”陶醉问,往年这种活动,他爸从来都只带妹妹,没有自己的份,说是姐姐要让着妹妹,今年她终于不伤心了,因为这一大碗红烧肉都是她的。

刘巧凤将醋溜白菜端上来:“嗯。你也别伤心,今天这红烧肉没人跟你抢。”话虽如此,她拿出一个饭盒,开始往里拨红烧肉。

陶醉噘着嘴:“妈,你不是说都归我了,还要留给谁啊?”

刘巧凤说:“你夏叔叔两口子带着孩子去会餐了,他外甥在他家,晚上没人给他做饭,你郑阿姨叮嘱我叫他上来吃饭。我刚去叫了,他不来,你给他送到楼下去。”

“哦,好吧。”原来还有人跟自己一样可怜,陶醉也不阻拦了,临走前还不忘塞一口红烧肉,端着满满一盒饭菜下楼去了。

陶醉敲响了201的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陶醉看清对方,手里的饭盒差点没拿住,对方见到她,也是“嘭”一声重新将门关上了。陶醉的心堵在嗓子眼里,这不是刚刚被自己弄脏了鞋子的那个男生吗?

《全能女王/预言女王拽翻天》作者:南国媄人 重生

《全能女王/预言女王拽翻天》作者:南国媄人

第1章 神曰:墨氏集团,三秒查封!(1) “权谨!” “你这个毒妇,就这么想要害死暖暖?!” 五星级酒店的大厅里,突然响起一道冰冷的男声,参加订婚典礼的来宾打了个哆嗦。 然后一脸鄙夷地朝女生看过去。 ...
《六宫凤华》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重生

《六宫凤华》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大齐,建文十年。 谢府。 阳春三月,春意融融,草长莺啼。 这等时节,最宜泛舟湖上,烹一盏清茶,悠然品茗。或邀一两个闺阁好友,在园中漫步,赏花戏蝶。 再不济,还可以坐一坐暌别了数十载的秋千架。 不管做什...
《请握紧你手中扳手》作者:胖哈 重生

《请握紧你手中扳手》作者:胖哈

文案 身患绝症且背负巨债的修车工詹箬从车底下钻出来的时候,眼前西装革履的眼镜男告诉她,她的豪门亲爸终于找到她了,但前提是她得给后妈捐肾,并且不能对哥哥姐姐妹妹的继承权存有妄想。 当时,詹箬看着这个人,...
《恶毒女配身后的极品男人》作者:若明翼 重生

《恶毒女配身后的极品男人》作者:若明翼

文案 每一个恶毒女配身后一定都有一个极品男人,他纵容你为恶,和你一起折腾男主女主,他并不是真的脑残,他只是太爱你,他叫秦挚。 楼尧尧跟人抢了一辈子男人,结果最后才发现抢到的是一个人渣中的人渣,为了这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