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心跳》作者:焦糖冬瓜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9日18:49:16 评论 1,834 次浏览

有些事情林可颂就是锤烂了自己的脑袋也不相信它会发生。
  
  比如什么长江黄河水倒流,哈雷彗星撞地球……
  
  但这些都比不上眼前的江千帆。
  
  他的唇撞上林可颂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就是被子弹击中的靶心,踉跄着后退,试图抓紧所有一切她可以抓紧的东西,耳边是噼里啪啦声响,仿佛整个世界倾覆而来。
  
  他的舌尖挑开了她的唇缝,打破了无欲无求的定律,搅碎她所有的一切,轰然之间疯狂地燃烧。
  这样的力度,林可颂根本承受不来,直到她两条腿发软就要难看地坐在地上的时候,对方的手臂轻松地将她捞了起来,用力将她的背脊按向自己,她的后脑被紧紧扣住,颅骨就似要被对方的手指捏碎般生生地疼痛。
  
  他的含吻嚣张地吞噬她的呼吸,沿着的她的齿关潜行,骤然间铺天盖地。
  
  她全身的血液都涌去了他的舌尖。
  
  当他勾过她的上唇,放开了她的时候,林可颂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江千帆的表情连变都没有变过,他只是用他一贯没有起伏的语调说:“把这里收拾干净。”
  
  林可颂试图从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里看出任何一点端倪,只可惜江千帆的眼睛从来都不是什么心灵的窗口。它们只是美好的摆设而已。刀凿般的五官之间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他说话的时候,舌尖依旧若隐若现,那是最让人抓狂的撩拨。
  
  直到江千帆迈开长腿,仿佛无所不知一般避开所有的“障碍物”,走出了这间厨房,林可颂才低下头来。
  
  鸡蛋碎裂了一地。
  
  各种不同的香料摔落。
  
  面粉袋子也被她扯裂了。
  
  空气里弥漫着各种气味,交融在一起,让林可颂更加头晕目眩。
  
  几分钟之后,她的大脑才成功重启,咬牙切齿地对着空气反问:“什么叫做‘把这里收拾干净’?”
  
  他刚才做了什么了?
  
  这是他新发明的让人抓狂的方法吗?
  
  这个变态!大变态!
  
  林可颂蹲在地上,用力地将自己的脑袋抓成了鸡窝。
  
  而这一切的起点,在半年前。
  
  那是一个弥漫着麻辣小龙虾浓郁香气的夜晚。
  
  林可颂的对面坐着宋意然。
  
  昏黄的灯光使得宋意然的眼角眉梢显得更加隐约。
  
  “我有一个劲爆的消息要告诉你。”
  
  宋意然没心没肺地笑着,空气在他的眉眼间无声地沸腾,周围的几个女孩不约而同看了过来。
  
  林可颂也跟着他没心没肺地笑,戴上手套凶狠地剥龙虾。
  
  “怎么了?你家终于破产了?你以后没钱请我吃小龙虾了?有地方睡吗?要是没有,我借我们家厕所给你。”
  
  “你家厕所那么小,连个浴缸都没有,我这双长腿都伸不直。而且愿意和我共度良宵的美女多到你的笔记本都记不下了,怎么可能没地方睡呢?”
  
  林可颂扯了扯嘴角,她等着听他的消息能有多劲爆。这些年,他最近爆的消息也不过是把大学校花给甩了,而校花竟然没甩他耳光。
  
  “我要去纽约了,留学。”
  
  林可颂的手指一抽筋,小龙虾的酱汁顿时飚了出去,完全猝不及防,溅在对面家伙的脸上。
  
  宋意然闭上了眼睛,似乎早就料到这结果一般,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
  
  那动作,销魂到欠抽。
  
  林可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口袋里抽出纸巾一把摁在他的脸上,避免了汤汁滴落在他的BOSS衬衫上。
  
  因为离得近,这家伙轮廓分明的五官再度清晰起来,一双桃花眼泛着笑意,搅得人心一阵乱跳。
  
  按道理这张脸自己已经看了那么多年了,怎么离近了,还是这么没定力?
  
  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宋意然稳坐校草宝座,随便上大街溜一圈,都能收到几张星探的名片
  。无奈这家伙家境优渥,天天就想着烧钱,不然影视界早就出现某个红透半边天的男神了吧。
  
  此刻,男神十分妖孽地笑了笑,抬起手:“老板!再来两份麻辣小龙虾!一份辣炒蛏子!一盘臭桂鱼!一份红烧田螺!哦,还有纸包鹌鹑!”
  
  林可颂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喂!宋意然!这是最后一顿吗?你是要撑死我吗?”
  
  “是啊。”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身体微微前倾,靠向林可颂的方向,“或者……你跟我走?”
  
  仿佛有什么东西拨过心脏的薄膜,血液仿佛要从那缝隙之间溢出。但是她还是完美地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绪,
  
  “去纽约?我去纽约卖麻辣小龙虾吗?别逗了!我含辛茹苦被你使唤了这么久,竟然最后落个被撑死的下场?”林可颂眨了眨眼睛,肚子里的辣椒水儿顿时一股脑往上冒,在嗓子眼里打转,“宋意然,你这是放弃了在国内做蛀虫的机会,决定上美国做留学垃圾了?”
  
  宋意然笑而不答,眼睛里忽明忽暗,看不出情绪。
  
  林可颂还没把这个消息消化掉的时候,一辆红色跑车停在了摊子旁。
  
  不少正在吃夜宵的人都望了过去。
  
  一个年轻漂亮的长发女孩朝宋意然挥了挥手:“亲爱的!我来接你了!说好的今晚在一起的!”
  
  甜甜的声音,就连空气里似乎都飘起了软软的棉花糖。
  
  林可颂却打了个冷战,鸡皮疙瘩快掉进盘子里了。
  
  “这就来了!”宋意然从口袋里取出几张毛爷爷,递给了老板,“我朋友还想吃什么的话,就继续给她做!”
  
  “没问题!”
  
  宋意然起身,在众多普通市民之中有一种“鹤立鸡群”之感。
  
  “喂,兄弟,我走了!下次再聊!”
  
  宋意然拉开车门,和他的现任女友楚婷来一个天雷勾动地火的热吻。
  
  楚婷还不忘用挑衅的眼神向林可颂示威。
  
  十几秒之后,跑车终于扬长而去,剩下林可颂一个人坐在桌子前。
  
  她有点后悔自己吃太多了。
  
  现在想吐的要命。
  
  抿了抿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鬼想做你的兄弟啊!
  
  有哪个兄弟像我这样成天揣着你要用的面纸?哪个兄弟像我这么有耐心替你记清楚你那些莺莺燕燕的名字、电话号码、性格喜好?当你阑尾炎痛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时候,哪个兄弟能像我一样骑着三轮车送你上医院?
  
  不就是那些女人穿短裙,我酷爱t恤!
  
  她们穿高跟鞋,我永远只有球鞋!
  
  她们喷着香水,我用着六神花露水吗!
  
  林可颂的脑子里开始疯狂地播放着Taylor Swift的那首《You Belong With Me》,MV里绿茶婊亲吻男主的画面与刚才的场景出奇的相似。
  
  “嘿,丫头,还想吃点什么吗?你朋友留下的现金太多了。”
  
  老板真是个实成人。
  
  “当然要。给我来一份桂花糖炒年糕、椒盐基围虾、脱骨鸡爪……全部打包!”
  
  “好嘞!”
  
  妈的,这家伙就要滚去纽约了,能吃一顿少一顿,不吃白不吃!
  
  红色的跑车停在一家酒店前,宋意然推开车门,整了整衣领,“太晚了,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
  
  “什么?”车里的女孩露出惊讶的表情,“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一起……”
  
  “楚婷,我们约好的碰面时间是几点?”宋意然的双手撑在跑车的门上,笑着问。
  
  “晚上十点啊。”
  
  “那么你是几点来找我的?”
  
  “九点二十……人家想早点见到你嘛!”
  
  虽然宋意然仍然笑着,但是楚婷隐隐感觉到这个男人并不高兴。
  
  宋意然是学校中的风云才子,品貌俱佳,多少女生趋之若鹜。楚婷喜欢宋意然足足大学四年,好不容易对方答应了她的表白,楚婷觉得这一个月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宋意然并没有她想象中富家子弟的骄纵,相反很容忍她的小脾气与任性。这也让楚婷觉得,对方其实真的很喜欢自己。
  
  “可是我和我的好朋友还没有把饭吃完,该说的话也没有说完,你这样很不礼貌。”
  
  楚婷露出委屈的表情,扯着宋意然的袖子开始撒娇,“人家就是想和你多相处一会儿嘛!”
  
  宋意然的手指在楚婷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我已经给了很多时间陪在你身边了。所以我和我的朋友在一起的时间每一分钟,都变得更宝贵了,你明白了吗?”
  
  楚婷的眼泪在眼眶里转了一圈,还是忍住了。这还是宋意然第一次这么对她说话。
  
  难道和一个不起眼的普通女孩子吃饭比和她在一起还重要吗?
  
  “对不起嘛。如果你朋友会不高兴,我们下次一起请她吃饭?我给她道歉嘛!”
  
  “那就下次再见吧。”
  
  宋意然用看待小孩子的目光看了楚婷一眼,揣着口袋就离开了。
  
  楚婷愣在那里,生气地捶了捶方向盘。
  
  什么朋友啊!比女朋友还重要吗!
  
  那个什么林可颂,她也不是没有听过。一直以来就是宋意然的小跟班!普通家庭出身的,完全的土包子!还带着宋意然吃什么路边摊!要是让宋意然拉肚子了怎么办!
  
  宋意然也真是的,要交朋友,也应该是像她楚婷家这样的背景啊,和那个土包子在一起,能有什么共同话题!
  
  她就是看不惯那个林可颂,所以故意提早去接宋意然的……可是好像,被宋意然看出来了?
  
  不会的,不会的……自己做的那么自然,宋意然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宋意然走进了酒店房间,悠哉悠哉地躺在了床上,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现在怎么样啊?宋先生?”
  
  听声音,是宋意然在纽约的好友凯文·安。
  
  “挺好的,躺在酒店里,不用在我大哥面前装纨绔。他可是答应了每月给我这个亲弟弟生活费呢!”
  
  “你大哥要是知道你用他给的生活费混得风生水起,脸上的表情应该会很精彩。你那个阴险狡诈的四叔呢?”
  
  “他表示我永远都是他的亲侄子。就算被我大哥撵到国外去了,他也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我。”
  
  宋意然扯起唇角,那丝慵懒的笑容隐没,多了几分锐利。
  
  “等到整个宋家被你的四叔掏空了,就是你的傻子大哥被他挤下台的时候了。啊,上次的期货交易,我们的方向和时机把握的不错,赚了两倍多。什么时候再玩一手,宋先生?”
  
  宋意然轻笑一声:“等下次时机正确的时候吧。”
  
  “对了,这次来纽约,还是截然一身?”
  
  宋意然沉默了,良久他才开口:“我请你帮我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当然办好了。只是如果你想要带什么人走的话,不需要绕这么一大圈。”
  
  “因为我没有要求她跟我走的立场。”宋意然看向明晃晃的天花板,扯起了唇角。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