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盲女的小伙伴》作者:溫奶茶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9日18:36:49 评论 1,966 次浏览

“叶小姐,好早阿。”收银台的年轻小妹亲切地对着少女打招呼,附近其他的客人也忍不住看了少女一眼。

少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意,她年纪很轻,左手却拄着拐杖,右手则牵着一只配有类似马鞍装置的拉布拉多,往上看,可以发现她的眼睛没有焦距,空茫如死水。

原本好奇的众人立刻转头,心底大多不忍。

叶菲凡点点头道:”妳好,今天也要麻烦妳了。”

“没问题,不过要不要先把多多绑到外面的竿子上,有些客人会怕大狗。陈大婶,叶小姐来了!妳来带一下”

一旁在上货的中年妇人听见,立刻笑脸迎人的走过来:”我来帮你把狗绑外面吧!”

叶菲凡把绳子交给对方,但还是忍不住对道:”今天不是多多,多多不太舒服,所以今天我让布布来带。”

“布布?是妳新养的那只吗?”收银小妹看着少女身旁那只正呆呆打呵欠的拉布拉多,心里觉得跟上次那只没什么差别。

“都是拉布拉多,认不出来是很正常的。”叶菲凡闲扯一句,但心底很清楚。对于一直陪伴她的多多,她永远能分辨出它的气味和位置。

在陈大婶的帮忙下,叶菲凡很快就选购完一个礼拜的食物和琐碎的用品。

“怎么买那么多东西?”

叶菲凡听着条形码机哔哔不断的工作声,想到一会还得拜托大楼的管理员替自己提上去,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道:”听广播说最近气候异常,可能有什么大型台风要来,所以想把东西买齐一点,也能少麻烦大家一点。”

叶菲凡虽然是残障人士,但她年纪轻轻,待人温和,说话柔柔细细,所以与她来往的人都对她很有好感,不过任谁看到一个本该花样年华的少女空茫着双眼、在老人小区孤独过活应该都会心生怜悯。

在结账的收银小妹急忙说着不会,扶着叶菲凡的陈大婶也点点头同意道:”最近新闻的确常常在播,我会劝老板多进一些货来。”

结完帐后,叶菲凡推着买菜的篮子,牵起已经等着不耐烦趴在地上的布布,步伐缓慢地离开了超市。

后头的人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忍不住在后面念道:”你瞧,你多幸福,虽然收银的工作赚不了什么钱,但好好存还是可以上个大学,拿个文凭,但那个小姑娘只怕是一辈子都走不出这里了。”

收银小妹嘟了嘟嘴,往门口探去还能看到少女的人影,就知道她走得是如何小心翼翼:”怎么都不见她的家人来看她?”

刚才还热心亲切的陈大婶立刻八卦起来,她神秘兮兮向前:”小萝,我信任妳才告诉妳的,你可别到处乱讲,我听说叶小姐的家世很不得了,所以才付得起在这个小区的生活费,不过她的父母老早就离婚了,以前来看过几次,离婚后都是只汇款不看人了。”

“这、这太过分了!”

吴丽萝不敢置信,她虽然课业不好学坏了一阵子,但父母依旧疼爱她、支持她,所以她理所当然认为父母应该是能包容孩子全部的缺点,并且一路扶持着孩子长大,所以叶家父母的行为在她看来简直是既冷血又不可思议。

“哪有什么过份……有钱人都这么任性,嫌麻烦反正也离婚了,就把孩子送得远远的。现在知道自己有多幸福了吧?好好工作!该加班就加班,别老是抱怨!”

“知道了啦……”吴丽萝嘟着嘴,陈大婶是她妈妈的朋友,她以前叛逆辍学的事陈大婶通通一清二楚,现在自己在妈妈的介绍下来这里工作,陈大婶更是自动化为妈妈的□□,一双铜铃大眼死盯着自己,务必要确认她是真的”改邪归正”。

“知道就好!我跟你说……咳咳咳!!”陈大婶突然被呛了好几下,仔细一瞧,一向红润健康的脸隐隐苍白。

吴丽萝虽然嫌她啰唆,但一直受到她照顾心底还是很尊敬的,所以立刻上去关切:”陈大婶,不舒服就去诊所看一下吧,这里有我和其他人守着。”

“普通感冒,过几天就好。”陈大婶不以为意,但又低头狠咳了几声。

吴丽萝知道她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肺活量大、身体也比同龄人还健壮,从没见过她虚弱的模样,这一瞧更担心了:”诊所就在转角,就去看一下吧!我下班陪你过去!”

陈大婶靠着收银台,稍微喘了一下:”就说不用了,你要是想借口提早下班,老婆子我就算咳死也不会去看!”

“唉!怎么这么说阿!”吴丽萝心里抱怨:狗咬吕洞宾,她就那么靠不住吗?

“八成是流行感冒,来得快去得也快,像是昨天来卸货的李叔也好好的,今天却来了个新小子,说是李叔病了,不来了。”

吴丽萝心直口快:”说不定陈姨就是被他传染的!这小区的老人都不爱出去,定是外头的人带来病菌的!”

陈大婶啐道:”妳也不住这,说不定就是妳传染给我的!”

吴丽萝反驳:”我又没感冒!”

陈大婶懒得跟她扯淡,抬了抬肥胖的身躯,丢了一句话在后头:”真的关心我的话,今明两天留下来帮我清点货品。”

吴丽萝真想打自己的嘴,怪自己鸡婆。

叶菲凡不是天生就看不到,也不是生来就被嫌弃。至少在三岁前叶菲凡还是一个健康可爱、被父母捧在心窝里的掌上明珠。

但在叶菲凡满三岁那年,父亲酒驾,没有被安置在安全椅上的叶菲凡头部受到重创,虽然侥幸存了一口气,但却被医生宣判视力衰弱、活不过十五岁。

之后十岁父母离婚,已经完全失明的叶菲凡被父亲带走,也不知道是不是羞愧心和大男人的顽固作祟,叶菲凡的父亲不常来看她,甚至可以说是怕看到她。叶家不缺钱,叶菲凡在十二岁被送到一所设备高级的盲人寄宿学校,之后便再也没回到”叶家”。

然而,在叶菲凡安然活过被医生诅咒的十五岁后,叶家并没有继续让她就学,而是将她送到了专门安置老人的赡养小区,意思是要尽了最后的责任,摆脱这个无声的负担。

于是叶菲凡就被当作半入棺材的垂暮老人送进了小区,从此,叶家在无音讯,只有每个月固定汇入赡养中心的生活费提醒叶菲凡她还有”家人”。

“非常感谢你。”

“这是我的工作!别那么客气,叶小姐。”

管理员替她把大包小包的塑料袋放在餐桌上,然后笑呵呵和她说了几句关怀的话,贴心带上门离开了。

他没有走很远,虽然很细微还夹带着脚步声,但叶菲凡还是听到了:”唉,好好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偏偏看不见,可怜阿,大概要孤老一辈子了……”

叶菲凡摸了摸门板,重新开启了防盗锁,确认门锁好后,她才转身解下布布的绳子,布布立刻飞冲进门,咬住被闲置在地上的玩具骨头,开始甩头乱咬。

布布虽然是受过训练的导盲犬,但太年轻、太有攻击性,盲人协会的人告诉过叶菲凡布布造成很多事故、换了很多次主人,叶菲凡是最后的人选,在不行布布就要被送去收容中心。

所以接手布布后,叶菲凡一直都很小心,像是如果她刚才稍稍松手,布布肯定会往不小心踩到它玩具骨头的管理员扑过去,管理员的鼻子会像布布现在咬得欢快的玩具骨头一样…….

叶菲凡常常被邻居称赞温柔,温柔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本性。但随着视线逐渐被黑暗侵扰,温柔已经不能保护叶菲凡,叶菲凡慢慢学会了冷漠,她学会了如何作一个聋子,假装听不见那些耳语,但事实上取代视力的听力让她听得比任何人都还清楚。

不过叶菲凡不在意,十三年可以忘记很多事,人类对她已经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事实上她有时候还会把人类和收音机放在一起比较,同样都能发出声音,怎么另一个就不能用按钮控制,把她不喜欢的话给快转呢?

叶菲凡没有立刻去整理物品,沿着熟悉的门路,走到了她的卧房。

“多多,有好一点吗?”

“呜呜……呜”多多有气无力的声音令人心疼。

叶菲凡伸着手,朝着声音走去,一会就摸到一颗毛茸茸的大头,大头感觉到主人的抚摸,鼻子往上一顶。

叶菲凡摸到多多干燥几乎接近干裂的鼻子,心疼得摸了摸着牠的头,道:”今天是假日,明天就带你去看医生。”

叶菲凡住着的老人赡养小区是由大财团购建的,大部分都是有钱人送父母过来赡养,里头包括综合医院、书店、超商、健身房、公园等应有既有,甚至是兽医院也不例外;老人寂寞总会养一些宠物作伴,所以当初还特别招了一家挺知名的兽医诊所进来。

整个小区的生活机能可说是完美无缺,至少对老人来说。

闹铃一响,叶菲凡知道是提醒她该喂宠物们吃饭了,摸着墙,往厨房走。

没有社玻璃窗的大橱柜里不见任何零食,只有一堆杂七杂八宠物的食品,叶菲凡看不见,但还是能照着印象,拿出每位”毛孩子”的食物。

给布布的是半碗的饲料和罐头肉。叶菲凡刚把饲料放好,还没招呼多多过来,回头已经感觉到有东西冲过来,并且用一脸的口水表达它对主人的感谢。

给吉娃娃几米的是简单的宠物用蔬菜罐头,虽然抱在怀里感觉小小的,不过几米却是里头岁数最大的,据说是差不多二十岁以上的仙龄老狗。几米是原本住在楼下的老妇人养的宠物,但后来老妇人被儿子接去国外,带狗不方便,儿子一家也不喜欢狗,所以就拜托叶菲凡照顾牠。

“吃饭了,几米……”叶菲凡遵在地下,小声道。被主人遗弃的几米变得无精打采,老是喜欢躲在沙发和角落阴暗处。叶菲凡心疼牠,对牠格外小心温柔,每晚睡觉都让几米和她一起睡,花了很多时间才让牠愿意亲近自己和其他宠物。

几米答答的从一处小角钻出来,舔了一口叶菲凡才慢悠悠地去吃饭。

“喵~”

在叶菲凡该打开鱼肉罐头时,就听到月光的叫声。月光是一只奔驰猫,听邻居描述生得非常漂亮,毛色黑白分明,薄荷绿的眸子闪闪发光,就是流浪久了,性子变野,老是喜欢偷老人家的食物,不时还欺负别人的宠物,好一段时间在小区流传这么一只恶霸猫,上面还特别派了补狗大队来逮牠,月光想必被捉过,聪明得很,一溜烟就躲到叶菲凡家里避难。

叶菲凡怕牠被捉去安乐死,圣母心一发作就收留了牠,食物和玩具样样不缺,把这只野猫伺候得舒舒服服,久而久之就赖着不走了。

“吃完饭再帮你梳一梳。”叶菲凡感觉到月光正蹭着自己的脚,刺刺软软的,就算看不见也知道可爱得不得了。

叶菲凡忙碌的喂食工作即将到了一个段落,她打开窗户,细微的鸟声迎面而来。

窗台上挂着两座鸟笼,里头分别关着一只画眉和一只鹦鹉,是隔壁已经过世的老人养的小宠物。叶菲凡和老人交情不错,听老人说他以前是名大中文系的教授,可惜儿女不孝,年纪大了只能学古人赏花弄鸟,聊慰一番。

老人跟两只鸟分别取了十分古典的名字:画眉叫青黛,鹦鹉叫娇歌。

叶菲凡在还没出意外失明前,也读过一些书,被老人一说也觉得名字诗意得很,对两只鸟颇有印象。在老人过世后,和他的儿女打声招呼便将两只鸟带回去接着养。

“吃饭了。”她一手摸着饲料碗,另一手往里头倒饲料。

照顾两只鸟其实很简单,笼子养久了,两只鸟都渐渐忘记飞翔,只能动动翅膀不让肌肉委缩,叶菲凡知道这种娇养的宠物鸟一出了笼子就是狩猎者的免费大餐,所以也没打算要野放什么的。

最近青黛和娇歌似乎没什么精神,叫声有气无力,叶菲凡吹了吹口哨逗弄牠们
、但牠们没有像往常一样扑到自己的手臂上,叶菲凡只能摸了摸他们的羽毛,想着要不要也带去兽医院看一看。

忙完了毛孩子的事,叶菲凡已经出了一身汗了,她洗了澡,一边吃着简单的微波食品,一边听着广播里的新闻。

“实时收听关于流感的最新疫情,目前有效的疫苗依旧还没量产,而病患人数依旧持续上升,传染范围也持续扩大,南部已经有几个城市出现了疑似案例,现在医院和警方都不敢掉以轻心,深怕随着疫情扩大……”

叶菲凡本来细嚼慢咽,但听到后面慢慢停了嘴。

她每天都有固定听广播的习惯,好像从前天开始出现了一起新型病毒,许多人症状由轻到重,最后都昏迷不醒,医院床位纷纷爆满,

叶菲凡原本觉得没什么,以前这种新闻不是没少过恐慌。但今天听广播描述,事态好像有些无法控制了,政府已经下令要开始对重度疫区实施封锁,进行一定的撤离行动,顿时人人自危,大量居民急着想移出被列入重度疫区的城市,许多道路因此陷入瘫痪,对外联系甚至完全中断。

然后是广播电台请来了一位教授大放厥词,说什么末日来到、世界毁灭、人类文明到了尽头。叶菲凡彻底失去了倾听的兴致,关上广播,继续享用自己的晚餐。

刚好,月光吃完饭,一下溜到叶菲凡的大腿上,贪得无厌地想吃盘子里的牛肉片,然后是布布跑过来,想和月光玩,大概是被呼了一掌,觉得委屈,呜呜厌厌地叫了起来。

叶菲凡听到吵闹声,只能放下手上的食物,调解一下毛孩子之间的纠纷。

《他总问我送命题[末世]》作者:焦糖冬瓜 耽美

《他总问我送命题[末世]》作者:焦糖冬瓜

文案 本文背景、时间线、灰塔等设定均为科幻虚构,与现实世界无关。钓系神枪.手受X彬彬有礼偶尔疯批攻双洁only1v1 五年前的谈墨视洛轻云为偶像,实习任务的时候却被洛轻云评了个B,大名鼎鼎的洛队甚至不...
《救命,那条鱼打我[末世]》作者:寒初 末世

《救命,那条鱼打我[末世]》作者:寒初

文案 作为一条凶残的人鱼,文鳐在末世到来之后根本不在怕的。 绑定系统之后,文鳐发现自己其实是在一本末世无CP小说里,而系统让她去帮助在原书中被害死的男主。 文鳐:“切,一尾巴就能被扇死的废物,只配躲在...
《末世佛系求生》作者:苏辞辞 末世

《末世佛系求生》作者:苏辞辞

文案 一场全球大地震后,陆地被分为一个个岛屿,苏梦站在山顶瑟瑟发抖。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前一秒她还是个零钱里只有243.5的小抠,现在占领了一座岛…… 苏梦清点个人资产:一个小卖部,一个观光厅,以及岸...
《我在末世开宾馆》作者:小蜜蜂嗡嗡响 末世

《我在末世开宾馆》作者:小蜜蜂嗡嗡响

文案 水溶救人后穿越异世,开局一个系统,一间小招待所。小招待所内水电齐全,只要支付晶核就可以获得安全的居所美味的食物。有了晶核,小宾馆逐渐升级成了大宾馆。这是一家小店的升级之路。 书评查看 正文 “嘭...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