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位面直播中》作者:腊七小雪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燕小芙嘴张得能吞下个拳头,瞪着街上人来人往的行人和古色古香的建筑,犹豫了很久,却完全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徘徊了半晌后,她先谨慎的把四周的风景扫了个大概,只见街道上到处都是正在叫卖的小贩和商人,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所有的人们都穿着虽然不华美,却充满了古韵的衣服,这里到处都是只有在工业不发达的年代中才会出现的各类生活物品。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拽了拽身上刚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衣服,摸了摸胸口那个热的发烫的东西。
  胸口的小米手机还在散发着熟悉的热量。
  燕小芙是个自由职业者,平时靠着直播和在淘宝上开的cos服装店等等零碎工作来赚钱。这天又到了她每周固定的直播时间,她大清早的就拿着直播设备在当地的一个漫展上闲逛着,一边逛一边想在哪里直播比较合适。结果中途不小心走了会儿神,抬头之后就发现眼前的画风不对了。
  卧槽眼前的这些大树足足有五六层楼高好吗?为啥在会场外面却完全没有看到啊?燕小芙先是懵逼了一秒,紧接着想到了什么,赶紧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手机信号是满格的。
  燕小芙立马就镇定了下来,既然手机信号还在,那还紧张个毛啊?她一边慢悠悠的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一边感慨着这次漫展还真是舍得下血本。之前就听说他们请来了魔都最有名的一个伪娘团,现在看起来不光coser很棒,场景也布置的相当吸引人,要是一会直播完事后还剩下些时间的话,说不定还能在这儿拍个正片什么的。
  她想的倒是蛮好的,结果走了有五六分钟愣是没看到林子的边缘,燕小芙心中不禁忐忑了起来,慢慢的停在原地不动了。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啊,照理来说五六分钟应该能走出去了啊,现在怎么好像走不到头一样呢。
  燕小芙心里慢慢的慌起来了,她手哆嗦着给自己老妈老爸和闺蜜们打电话,结果愣是没有一个能打通的。最后她干脆翻开通讯录,从第一个号码一直打到最后一个号码,足足有几十个,跟之前的情况一样,也没有一个能打通的。
  很好哦呵呵呵呵。
  燕小芙一脚踢到身边的大树上,震得树上的叶子哗哗的往下落,看着淅淅沥沥的枯叶子,她烦躁的挠了挠头,直接一屁股坐到树根底下不动弹了。
  太阳慢慢的升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燕小芙肚子咕咕的响了起来。她摸了摸肚子,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早饭呢。
  之前她坐在地上的时候,心里想了很多事情,本以为自己想的最多的应该是老爸和老妈,结果没想到最多的竟然是漫展小摊上做章鱼烧的画面。燕小芙不禁苦笑着想,果然食物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想了想,她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翻出了手机自带的指南针,顺着北方一路向前走,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的景象。
  一个小时后,她终于走到了森林边缘,这里原来是一座山,她现在就处在半山腰的一片林子里。下山的路上,她在林子的小道上发现了一地躺着的生死不明之人。燕小芙隔着老远看着那些人身下的血迹,心里默默地猜测着他们活着的几率有多大。
  应该是······都死了吧。
  燕小芙看了看躺着的人们身上的长袍大袖,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衬衫牛仔裤,轻轻地叹了口气,觉得前方的路途黯淡无光。
  咬着手指头,慢慢的,她投在那群人身上的目光变得炙热了起来。
  既然死了的话······那能不能让我摸一下尸啊。
  燕小芙倒是不怎么害怕这些可能死了的人,这些东西在饥饿面前都不算问题。她等了一会发现没有人过来,就直接干脆利落的走了过去,小心的挪动着这些人,一个一个的翻看检查。
  折腾了五六分钟后,她缓缓地抬起头,叹了口气,这里有女人有男人,有大人有小孩,足足二十三个人,竟然没有一个生还者。
  揉了揉太阳穴,她劝自己不要多想。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拿东西,要不然一会像武侠小说里一样有什么仇家或亲友追过来那就彻底跪了。就算没有人来,这么多的尸体也会吸引林子里的那些野兽的。
  扒了个看上去干净些的妇人外衣,燕小芙将其一甩就直接套在了自己的白衬衫牛仔裤外面。按照多年做cos服的经验,这种把下裙的上沿一直拉到胸口的样式应该是唐朝女性们特有的的,燕小芙一边穿衣服一边回想着明代都发生了什么事情,顺便仔细的翻看着地上人们的的衣襟和荷包。
  掂了掂手中从死人身上掏出来的的碎银子,燕小芙整了整衣服,结结实实的跪在地上磕了两个头,然后顺着小路一路狂奔,来到了山下的这个小镇里。
  现在燕小芙就站在镇上最繁华的那条街的入口,用平静的死鱼眼望着一辆不知道是马还是骡子驾着的平板车缓缓地从眼前经过,沉默了很久,又把视线转到了街边的一个店铺里,那里有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正在招呼客人,头上戴了一个样式俗气的金簪子,上面有只颤颤巍巍的金凤凰随着妇人的一举一动上上下下的摇晃;店铺门口还站着一个卖糖画的老爷爷,一群小萝卜头们围着他,撒娇耍赖着要老人给他们画的糖画更大更好看一点。
  她又慢慢的往前走,一路上看见了很多新奇有趣的玩意。怀一种看奇迹的感觉,她跟随着人群慢慢移动着,听着街边的那些商贩们用她听不太懂的口音招呼着南来北往的客人。只见街尾那个卖包子大妈,她一边带着爽朗的笑,一边把用干净的大荷叶包着的热腾腾的包子递到客人的手中。燕小芙之前从来都没有看过这种打包食物的方法,那些带着露水的荷叶小包,每一个都好像散发着浓浓的荷叶香。她呆呆的看着大妈灵巧的手一个接着一个的用芦苇叶捆住荷叶小包,动作中带着种特别舒服的节奏感,吸引的燕小芙挪不开眼睛。不知道看了多久,大妈突然抬起头,冲着她一笑,燕小芙一个哆嗦回过了神来,也尴尬的露出了个弧度很小的笑容,稍微侧了下身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慢慢的挤了过去。
  从街头走到街尾,燕小芙都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现代气息。
  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一个非常热闹的地方,她发现这里原来是一家店,店内人来人往,门内传出了嘈杂的说话声和大笑声。店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一共有四个大字,前两个字太复杂,不过最后两个燕小芙还是能依稀辨认出是“客栈”的繁体字。
  她站在门口,观察着门口进出的人们,手心里攥着之前从死人身上翻出来的一块【无论是看上去还是摸上去都很像银子】的东西,都攥出了汗,心中不停的掂量着这些钱究竟够不够住店的。直到看见了几个看上去就很像朴素劳动人民的人从店里走了出来,她才挠了挠头,有些踌躇的走进了客栈。
  开在闹市,总应该不会是黑店······吧。
  抱着这样的心情,燕小芙心一横就走了进去。
  刚踏进门槛,一个肩搭着一块白布巾,看起来应该是客栈小二的人直直的向燕小芙走了过来。燕小芙在他靠过来的瞬间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了。
  小二倒是蛮热情的:“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
  燕小芙:“那个······住店一天多少钱啊?”
  小二满脸带笑:“哎呀,我们这儿小本买卖,最好的房间一天才二十文钱,客官您是要住店吗?”
  “哦,对,我住店。”燕小芙松了口气,
  小二殷勤的把燕小芙往楼上领,她站在楼梯上环顾了一周,只见大堂内都是吃饭或者喝茶的顾客,各式各样的人们,穿着各种社会阶层的衣服,有的人侃的唾沫横飞,有的人则是安安静静的吃着饭,每个角落都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市井气息。
  燕小芙再深深的看了一眼,就头也不回的就跟着小二上了那窄窄的螺旋楼梯,小二领着她走进了一间古装戏中经常出现的那种卧房,对燕小芙说一会儿送饭菜和热水上来,然后就退了出去,还轻轻的关上了门。
  燕小芙往床上一躺,动也不想动,她静静地躺了半个小时,看上去都已经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燕小芙却突然间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生动形象的演示了什么叫“垂死病中惊坐起”。
  从胸口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燕小芙点开了一本没看完的小说慢慢的看了起来。她总害怕一睡过去就会遇到什么不可控的事件,毕竟陌生的环境里,一个女孩子总是很容易被人盯上的。
  晕晕乎乎的点开了手机,燕小芙一上午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累的要死,所以现在完全是在强撑着。她下意识的点开了屏幕上最常用的直播软件客户端,迷瞪着眼睛看着眼前飘过去的一些白色的东西。看着看着,她突然间就清醒了,目瞪口呆的盯着直播间的界面。
  这些飘过去的东西······我拓麻挺熟啊。
  直播间内一直常驻着几十个人,现在整个页面都被快他们的弹幕刷满了。
  “卧槽主播你怎么才上来啊,足足迟到了三个多小时啊。”
  “主播你现在是在哪啊?是你之前在微博上说的那个魔都漫展吗?”
  “我去,真不愧是魔都漫展,连场景布置都这么真实,跪求主播逛更多地方~~”
  “我要看伪娘团!我要骚汉子!”
  “主播你躺在床上直播干嘛2333333想为我们展示你的平胸吗?”
  燕小芙彻底死机了,她呆愣愣了几秒,忽然“啪”的一声把手机倒扣在了肚子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