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使命》作者:凤久安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8日12:26:31 评论 1,196 次浏览

斑驳的石桥通向蓝色的大门,斯芬克斯守在门前,不再问谜题,而是转动身旁的命运转盘,决定每一个进城人的生死命运。

命运转盘咕噜噜转动,指针停在不同的颜色上,斯芬克斯一言不发,唯独指针指向细小的白色-区域时,斯芬克斯会发出一声邪恶的笑,用戏谑的口吻祝福这位“幸运儿”。

“从脚开始吧,你将经历漫长的黑夜。”斯芬克斯说。

风波港酒馆就在桥的这头,每一天,风波港旅店前会突然出现大批不了解状况的新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来自不同的世界,吵吵闹闹,谈论着蓝色的大门和那只可怕的斯芬克斯。

但不管有没有搞清楚情况,每一个喝下风波港啤酒的人,最终都会放下酒杯,踏上石桥,到斯芬克斯那里碰碰运气,消失在那扇未知的蓝色大门后。

今日,又有“幸运儿”转到了白色-区域,他是个黑头发少年,像黑猫一样,有两只碧绿色的眼睛。

“从脚开始吧,你将经历漫长的黑夜。”斯芬克斯说。
“我会站在你的头上。”那个少年笑着回答,“迎接朝阳。”

风波港酒馆前,诗人坐在篝火旁,弹着琴,用沙哑的嗓音唱歌。身穿白斗篷的年轻男人静静倚在墙边,兜帽压得很低,遮盖住他的眼睛。

他像是在等人,也像是在聆听诗人的歌唱。

诗人拨动着莱雅琴,缓慢唱道——

命运时好时坏,大门已向每个人开启,转动吧,转动吧;
黑暗之墙从天而降,请万民聆听审判之声;
世界早已无序,真相在七殿之上。

女皇会在第七个黎明到来;
祭司将追随他的预言;
愚者在白色之境等待;
魔术师身披玫瑰之血;
恋人与倒吊者本是一体;
美丽的死神会带来新生;
而缺失的台阶,是往昔之骨。

转动吧,转动吧,那也是龙翼扇动的声音。
命运啊,命运啊,从此刻起,重新排序。

太阳升起时,风波港来了一叶小舟,和之前不同,这次被送来的只有一个少女。
她栗色的长发在篝火的照耀下,像流动的蜜糖,温暖又甜蜜,只是那美丽的脸庞不见笑意。

少女动作优雅地跃上码头,尽管她的衣裙上满是鲜血,她的手指被烟火熏黑,看起来疲惫又狼狈,但她如同国王一般,仍然姿态高贵,侧耳倾听诗人的再次歌唱。

少女的到来,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连斯芬克斯都向她望了一眼。

一些绅士脱帽,向美丽优雅的少女行礼。
少女早已习惯,她轻轻朝他们点了点头,脚步轻盈地走向篝火,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女皇将在第七个黎明到来。”诗人望着她,蠕动着嘴唇说道。

少女的目光从诗人身上离开,她望着角落里的白斗篷,火光在她琥珀色的眼眸中跳动。她的手指握上了腰间的一把血红色长剑,愤怒在她的眼底翻滚着。

“祭司将追随他的预言。”诗人低声念道。

白斗篷动了一动,对上少女的目光,迎着清晨的光,他缓缓摘下了兜帽,如月光般的银色长发垂下,他抬起头,隔着篝火看向少女。

紫蓝色的眼睛,像高山上纯净到发蓝的冰雪,美得惊心动魄,摄人心魂。

少女怔了片刻,定了神,抽出了长剑,红色的,像刚刚燃起的火。

白斗篷慢慢将手放在了心口,微微倾身一礼。

少女抿着唇,紧握着剑,好久之后,她放弃了。

收起剑,少女转身环顾四周。

“这是哪里?”她问。

急于给美丽少女献殷勤的人们七嘴八舌的回答她。

“美丽的姑娘,你也是接近外面的黑色之墙才会被带到这里来的吧?”

“这就是黑色之墙吞掉的那些世界。”有人说,“黑色之墙把它吞掉的世界打乱了,搅拌在了一起,分成了七个,就在桥的那头,蓝色大门之后。斯芬克斯代替神,会给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分配世界。”

“这是神的审判。”一个神父模样的人说道,“神让黑墙降临,吞噬了没有信仰的土地,又用它们来考验我们。”

答案很多,又没头没尾,但少女似乎能听明白,她陷入思考。

半年前,她所在的国家突然出现了一道从天而降的黑墙,吞掉了一半的土地,父王派出的调查勇士无一返回,没人知道这是什么,但毫无疑问,这道墙会吞掉接近它的一切人和事物。

东方来的银发祭司做了预言,他回答,整个世界,所有的国家,都被黑墙分割成了黑白两半,一侧陷入黑暗,一侧正常运转。
这面巨大且高耸入云的黑墙就像潘多拉魔盒,所有接近它的人,都会被它吸入,卷入未知的混沌之中,永远无法到达光明之处。

黑墙将成为审判之地,也将成为复苏之地。它会吞噬一切,虔诚的人远离黑墙,而恶人,将会被锁进黑暗。

至此之后,父王就用黑墙来流放女巫和罪犯。

再然后,流放了她。

少女握紧了拳头,脸上闪过一丝悲伤和愤怒。

她进入黑墙后,就被一叶小舟沿着红色的河水送到了这里。原本以为,黑墙后面如那个祭司所言,是恶魔地狱,可没想到,竟然是另一个世界。

“他们说的这些都是猜测。”酒保递来一杯啤酒,说道,“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里没有回家的路,没有出口,唯有您脚下这一条路,通往神赐予你的新世界。”

他指着通往蓝色大门的路。

少女拒绝了啤酒,她转头看了眼沉默不言的白斗篷,深吸口气,踏上了石桥。

白斗篷默默跟上。

少女脚步停了片刻,微微皱眉,接着,她站在了斯芬克斯面前,问道:“这扇门通向哪里?”

斯芬克斯说:“你需问命运之轮。”

少女看向旁边的七色转轮。

“神殿的审判者会做出审判,白色世界离神最远,是神的双足。如果你被判决到白色世界,你将身处恶魔之境,遍尝地狱之火。”

斯芬克斯的爪子拍动命运之轮,少女装在衣袋里的东西挣动了几下,她按住口袋,锁眉紧盯着转盘。

不久之后,命运之轮给出了判决,指针停在了细窄的白色-区域。

于是,斯芬克斯又笑了起来:“从脚开始吧,瑞雅公主,你将经历漫漫长夜。”

少女惊讶了一瞬,继而冷静下来,像是下定了决心,她转过身,拔出剑,剑尖指着身后白斗篷祭司的心口。

“你将会为你的预言付出代价!”少女说完,收起长剑,消失在了蓝色大门之后。

白斗篷沉默不语,他目送着少女离开后,看向再次转动的命运之轮。

“不错的诅咒呢。”斯芬克斯笑着说,“冬之祭司,该你了。”

“我已知晓答案。”白斗篷的声音发冷,带着化不开的寒意。

“你不知晓命运。”斯芬克斯笑得像猫,亦像恶魔。

命运之轮再次停在了白色-区域,白斗篷没有半点惊讶,他重新戴上兜帽,藏起他那一头银色长发和那双妖异的眼睛,走向蓝色大门。

白斗篷消失在蓝色大门后,篝火旁的诗人也不见了,剩下的莱雅琴,琴弦却依然在颤动着。

斯芬克斯打了个哈欠,趴下身子,爪子懒懒转动着命运之轮,将风波港中的所有人飞速送入蓝色大门。

蓝色大门蓦然合拢,中央渐渐浮出一条黑蛇,大张着口,噙住了尾巴,首尾相接。

在它衔尾后,命运之轮极速旋转,于莱雅琴拨弄出的旋律中,七个颜色飞向它们对应的世界,蓝色大门碎成了灰,斯芬克斯亦化为了石像。

空中依次出现了七座宫殿,从最下端到最上端,浮于空中,通过不同的阶梯相连。

而坐于最下方的,是一座纯白色的宫殿,白骨堆为门,骷髅作梁柱,骷髅们张口一吐,显出宫殿名字——七情六欲凡人世。
白骨们嘶叫着,唤出宫殿之上刻着的几行字。

凡人离神最远。
凡人离真相最近。
凡人被蒙上双眼。
凡人终将失去一切。

瑞雅站在热闹的街头,一只手紧紧握着她的剑,另一只手,捂着她的口袋,茫然无措。

这是个繁华的城邦,商人们叫卖着,街道上人来人往,人声鼎沸。

她倒是没看出这地方如何像恶魔所在的地狱,但她心里确实不安,因为——她听不懂这里的语言,也看不懂这里的文字。

这是,那个祭司的家乡。

山之南,海之东,神秘的山海之国。

瑞雅公主跺了跺脚,狠狠皱了皱眉。

这就是所谓的,黑墙之神的判决?

神要做什么?让她这个因为祭司的预言而被驱逐的公主,在这个地方生活?

她之所以会被驱逐到黑墙中来,就是因为那个祭司。

“这就是恶魔之境?”瑞雅喃喃道。
看起来不像,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地方对她而言,的确算是恶魔之境。

“借过!”一个少年擦着瑞雅的裙摆跑过,眨眼就不见了,速度之快,连他的气味,都比他的人慢一步。
于是,瑞雅闻到了少年留下的味道,一股奇异的,甜且辛辣的香味。

她打了个喷嚏,再次摸向口袋时,发现她装在口袋里的东西不见了。

“他偷了蛋!!”瑞雅脸色变了,提剑奔走在异国的街头,四处张望,寻找着那名轻盈的小偷。

白斗篷祭司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熟悉的街头。

夕阳照着街道,街上的人们如往常一样,走街串巷,走亲访友,他们口中说的,正是自己所熟悉的家乡话。

这里……是他的家乡?

祭司怔了好久,直到太阳沉入地平线后,他忽然清醒过来,眸光一沉。

他的家乡早已无活人。

风吹起祭司的白斗篷,他抬起手,手上缠着银丝,冷声轻语:“……妖魔鬼怪。”
霸占我故乡的妖魔鬼怪们。

这四个字说出口,街上的人齐齐一顿,转头看向他,各个面目狰狞,眼冒红光,他们撕扯下人皮,露出了獠牙。

山之南,海之东,黄沙埋骨,妖鬼横行。

血月升空,妖鬼之城。

《蔷薇之名》作者:紫微流年 西幻

《蔷薇之名》作者:紫微流年

文案 最坏的年代,最美的灵魂,最残忍的命运游戏; 个人与家族,自由与责任,理性与激情的迷惘交错; 公爵小姐与叛乱者的邂逅,红眸魔女与执政官的重逢, 一次次生离死别,一番番擦身而过, 走过凛春与严冬,走...
《长得好看不许种田》作者:向家小十 西幻

《长得好看不许种田》作者:向家小十

文案 杰米本想做一个低调的穿越者,老老实实种田,认认真真生活。然而,过人的美貌,却让他的生活无法回归平静。主角:穿越、美貌、安分,本想种田。配角:不可能,休想,做梦,快支棱起来! PS.不是真种田文;...
《神爵的女巫》作者:柯小聂 西幻

《神爵的女巫》作者:柯小聂

文案 醒来时,林茉发觉自己穿书成为实习女巫,且是书中甜美善良女主好友。原书男主艾威利是公爵之子,身份尊贵,却邪恶叛逆,是神院最让人头疼的英俊恶魔。林茉身为书中炮灰,被他随意欺凌排挤,乃至于被赶出神院。...
《实名拒绝做魔女[穿游戏]》作者:言言夫卡 快穿

《实名拒绝做魔女[穿游戏]》作者:言言夫卡

文案 #我努力为了活下去而脱离原剧情# #却引来了杀神对我爱的注视:)# 穿成乙女向角色扮演游戏里的女配和反派大BOSS,安黛尔其实是不慌的。 只要她修身养性,避开所有觉醒魔女能力的剧情,就不会成为原...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