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互为倒数/我们在一起,等于全世界》作者:盛世爱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8日12:19:08 评论 1,714 次浏览

【只要你是天鹅蛋,就算生在鸡窝里也没什么关系。】
  
  当沈蜜坐在劳斯莱斯古斯特里翻看着Alexander Wang的早春度假系列时,大概死也不会想到,等个红绿灯的功夫,自己就变成了穷人。
  
  而七年后再次见到肖逸,那些魂牵梦绕的过去瞬间萦绕心头,沈蜜动了动唇,明眸流传,好想对他说一句。
  
  还钱。
  
  市中心的一家叫做“恐怖精神病院”的鬼屋里,恐怖的音效环绕在耳,扮鬼的工作人员也都卖力的吓唬着游客,尖叫声此起彼伏中,阴森的鬼屋里不停地传出一个男人的呼唤声——
  “沈蜜?沈蜜!沈蜜你在哪里?”
  
  沈蜜背靠着墙边蹲下去,眼前一片模糊。
  
  她有夜盲症,在这光线阴暗的鬼屋里什么都看不清,她摸摸索索的进了一个小屋,小屋的门边写着:劳斯医生的解剖室。
  
  解剖室?听着怪吓人的,不管了,能够甩开那个色鬼,也就这里能够躲避。
  
  耳听着那呼唤声越来越近,沈蜜赶紧打开门,蹲在墙根处,藏了起来。
  
  粗喘着,擦擦汗,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跟拍电影似的。
  
  这家鬼屋在CBD商业街的一栋大厦里,面积很大,游客颇多,室内装修非常逼真,一条阴森的走廊里分布着十几只“鬼”,走廊一侧有一个玻璃屋,用红油漆写着“劳斯医生的解剖室”,解剖室里陈列着一张解剖台,解剖台上躺着一具“女尸”,当然是假的,而解剖台的边沿,正坐着一个身影挺拔的白大褂医生,背对着她,一动不动。
  
  沈蜜本来就视力模糊,以为那男医生也是个假人,便也没有理会,蹲在墙根给闺蜜杨予曦打电话,对方一接通,沈蜜就压抑着怒火小声说:
  
  “杨予曦你脑袋好像有泡!”
  
  杨予曦问:“怎么啦?我给你介绍的高富帅还满意吗?蜜蜜,你可要抓住机会,这个思聪虽然不敌那个思聪是国民老公,但市民老公还是当之无愧的,刘思聪他们家在B市的食品业可是龙头老大。”
  
  黑暗中,沈蜜翻了个白眼:“食品业?卖咸猪手的吧?第一次约会就带我来鬼屋,先是搂我,再往我耳朵里吹气,我没让鬼吓死也让他恶心死了。”
  
  说话间,沈蜜模糊的视线里,那抹挺拔的身影忽然动了一下。
  
  沈蜜的头皮嗡的一声,收起了电话。
  
  过了那么一瞬间的惊吓,她才反应过来,这里是鬼屋,所有吓人的东西都是活人扮演的。
  
  沈蜜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往“白大褂医生”那里一照,只能看清楚轮廓。
  
  “啪”,是打火机的声响。
  
  他背对着她坐着,点了一支烟,双手撑在解剖台上,面对着空荡荡的墙壁,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你是活的吧?”沈蜜小声问。
  
  那人不说话,也不回头,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正在这时,门外进来一名男子。
  
  “哥们,你有没有看见我女朋友?沈蜜?沈蜜你在不在?”
  
  那个刘思聪把着门,探头进来,有些烦躁,骂了一声“操”。
  
  而一言不发正抽烟的白大褂医生,此时手上的动作一顿。
  
  “沈蜜...”
  
  “沈蜜...”
  他眯着眼,好看的唇线里轻轻呢喃着她的名字,夹带着一缕轻柔的烟魂。
  
  沈蜜也听见了那个男人在口中细细咂摸自己名字的声音,抬头望去,模糊的视线之中,他的轮廓一转,竟转过头来看向了她。
  
  尽管看不清他的面容,沈蜜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哎?沈蜜!你怎么躲在这儿!”
  
  刘思聪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他发现了墙根下的沈蜜,伸手要来拉。
  
  沈蜜的眼前一片模糊,用力打开他的手,态度疏离:“谁是你女朋友?我们今天才第一次约会。”
  
  刘思聪笑了:“这鬼屋这么黑,你乱跑什么,来,我搂着你,我们出去好不好?”
  
  沈蜜躲了一下,心里的反感终究是掩饰不住了:“刘先生,你要是太饥渴就直接去找女人开房,我想我们并不合适。”
  
  刘思聪看了一眼她缩回去的手,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沈小姐怎么说话呢?不会拉一下手,你就把我当成色狼了吧?”
  
  沈蜜什么都看不到,心里烦躁又没有安全感,深吸一口气,说:“是不是色狼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刘思聪一愣,忽然冷笑一声:“口气真冲啊,怎么?还拿自己当大小姐呢?你爸都判了死刑了谁给你钱啊?”
  
  沈蜜心里一疼,面上却不动声色,也学他的样子冷笑一声:“这不是还有你这样的富二代排队等着给我送钱呢么?”
  
  刘思聪挺直着身子,表情僵硬:“真没劲,予曦还跟我说你高贵优雅,看来这凤凰一入了鸡窝,就变成了市井泼妇!”
  
  沈蜜也不生气,道:“安徒生说,只要你是天鹅蛋,就算生在鸡窝里也没什么关系。”
  
  刘思聪冷哼一声:“真是公主病病得不轻,都吃不上饭了还看童话呢?你不知道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看,就你这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女人,活该一辈子住在鸡窝里!”
  
  沈蜜轻飘飘的还击:“总好过某些人生在金窝里,也是一坨狗屎。”
  
  刘思聪的脸色难看极了,指着她的鼻子爆了句粗口:“我数三个数你最好给我认错,不然我抽你你信不信?”
  
  其实没多大事。
  
  无非就是介绍对象,男的想占点便宜没占成,女的躲到一边没躲过,真没到动手的地步,只是年轻人话赶话,双方又都是没吃过亏的主,刘思聪撸起袖子上前一步,沈蜜则不屑的昂起头。
  
  “三二一你抽我一个试试?我借你仨胆儿!”她从小到大就没吃过亏。
  
  “你!”刘思聪眼睛一圆,看着她凑过来的脸,头脑一热,抡起胳膊就扇过来,但没经验,只是手指尖刮了一下她的脸而已...
  
  他真的敢打她?!
  
  沈蜜气得发颤,没想到他真的会对女人动手,急了,捂着脸走到一直沉默着看热闹的“男医生”面前,从钱包里掏出唯一的五百块钱,气红了眼,把钱往男医生怀里一塞:
  
  “这些都给你,你帮我抽他!”
  
  气氛有那么几秒的凝固。
  
  黑暗中,沈蜜看着面前的男人那模糊的轮廓,他坐着,比她高出一截,她能感受到他在俯视着她,看不清表情,只能看到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动着。
  
  她忽然有一丝清醒。
  
  浑身上下就只有这五百块钱了,却依旧改不了这挥金如土的毛病,为了一口气去使唤人,这不是公主病是什么。
  
  沈蜜正懊悔,本以为身为工作人员的“男医生”会把钱还给她并劝两句,没想到这个男人忽然动了动,把指间的烟叼在唇上,腾出两只手来拿起那几张百元钞票,拇指和食指摩擦,一张一张数了数,然后抽出一张十块的和一张五块的,塞回她手里,最后从解剖台上跳了下来,站直。
  
  沈蜜愣住了,一旁站着的刘思聪也后退了一步,这个男人叼着烟,往地上一站,足足有一米九。
  
  他走到墙边,修长的手臂一抬,把灯打开了,天花板上的灯管闪了几下,房间里瞬间亮得刺眼。
  
  沈蜜用手挡了挡眼睛,视力恢复清晰,望着他的背影,目光落在他白大褂上斑驳的血迹。
  
  这个人的气质,只看背影,给人一种看到了真正的医生的错觉,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在鬼屋里扮鬼的工作人员。
  
  他打开灯,一转身,沈蜜就看到了他的脸...
  
  沈蜜怔住。
  
  那张脸,曾经迎着阳光,在全校女生的欢呼声中从篮球场上退下来。
  
  他年轻的脸颊上流着汗,头发黑硬浓密,1号篮球衣下露出一双长腿,脖子上搭着毛巾,笑得很阳光,一步一步走上观众席,冲着同班同学挥着手,凯旋而归。
  
  肖逸!肖逸!
  
  他高大的身影在不远处的观众席上坐下,拧开一瓶矿泉水,仰头喝了几口,喉结上下滚动,接着擦擦嘴,和身旁的同学有说有笑。
  
  沈蜜的瞳孔变了变,记忆中的那张脸同眼前的这个人完全重合,心里似地震海啸般动荡。
  
  肖逸,没错,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发型变了,棱角也更加深刻,但沈蜜却还是认出了他。
  
  只不过七年不见,可能是长期不见阳光的缘故,他的皮肤出奇的白,言谈举止中,透着一股…
  
  阴气。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