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七月的帝都,湿热的桑拿天,太阳都被水汽笼罩得看起来朦朦胧胧,连知了都叫得有气无力。

    南五环外的道路上,沿路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企业。一辆宝马停在路边,车窗紧闭。透过前挡风玻璃,能看到里面坐着的年轻女人,艳丽妖娆。

    车里空调吹着冷风,可女人等的时间太久了,还是觉得燥热烦郁。她抠着指甲,百无聊赖的扫视着路边。

    沿着路停着一大串吊车、铲车和挖土机。天气太热,司机都在车下的阴影里或者蹲着,或者席地而坐,也不嫌弃地上的尘土。

    一群泥腿子……女人的嘴角扯扯,漫不经心的移动目光……

    她的目光忽然停住……

    在一辆吊车上,赤/裸上身的男人单膝跪着,跟一颗螺丝正较劲。那螺丝有拳头大,要用特制的扳手来拧动。

    男人必须俯下/身,将扳手套在螺丝上,再发力将扳手向自身的方向拉起。

    俯身时,可以看到光光脊背上凸起的脊椎。

    拉起时,背上肌肉绷紧发力,块快隆起。

    女人抠着指甲的手指不知不觉停下来……

    人跟人不一样。有的人太阳晒太多,皮肤会黑得发污,色泽黯淡,看着很脏的感觉。有的人晒完太阳,皮肤却是均匀的小麦色,健康富有光泽。

    男人的肌肤显然属于后者。深深的小麦色,阳光下闪动着光泽。

    发力的时候,扳动扳手的手臂上,肌肉高高隆起,充满爆发的力量感。

    他的肌肉与那些在健身房里刻意练出来的健美教练们不同,并没有因为对某处肌肉的刻意锻炼而使其过于膨大。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线条流畅,精壮结实,显然是在长期的体力劳动中自然形成的。

    他跪在那里,汗珠从后颈滑下,顺着肌肉的纹理,滑过后背高低起伏的肌肉,在阳光下闪耀了一下,顺着腰窝滑进牛仔裤,消失不见……

    和宽阔的肩膀正相反,那腰细窄劲瘦,看着便充满力量。精壮的裸背不断起伏,一下,又一下……

    强壮,有力,阳刚!

    女人莫名就觉得口干舌燥……

    不知道脸长什么样……女人正想着,车门猛的被拉开,她等的人肥硕的身躯钻了进来。整个车子都颤了几下。

    “妈的!结个五百万让老子跑三趟!”肥胖的男人骂骂咧咧。从企业的大门口到路边的车子,短短的距离就使他胖大的头颅上全是汗水。

    女人一瞬间竟然有了一丝慌乱,随即好笑的定下神来。抽出纸巾给胖子擦汗:“赵哥,结回来没有?”

    “结了!这帮孙子!再不给老子结!老子操他老母!”胖子抢过纸巾擦汗,又接过女人递过来的矿泉水,咕咚咕咚灌了一通。

    “赵哥……”听说钱结回来了,女人的声音嗲得要滴出水来,“售楼处又给我打电话了。买一层送一层呢,这样房子没处找了……赵哥……”

    “买买买!不就是一套房吗,琪琪你别唠叨了!耳朵都起茧了!只要你乖……”

    “赵哥……你最好了!”琪琪惊喜的扑过去在男人的胖脸上亲了两口。

    男人笑着揉了女人一阵,系好安全带,开动了车子……

    宝马从吊车旁边开过,恰逢男人从车顶跳下来,跟另一个人说话。站在那里,足足比对方高了一头还多。

    琪琪不动声色的扫向后视镜,原是想看看男人的脸……目光却被结实的腹肌给黏住了……待想起来看脸,已离得远了,再看不清楚。

    莫名就感到惆怅……

    夜里一如往常。赵哥喜欢开着灯办事,美其名曰“看得清楚”。

    她闭着眼睛,脑中不由浮现出白天看到的男人光裸的肩背……肌肉隆起……

    汗珠顺着肌肉滑落……肩宽背阔,劲腰细窄……

    她清楚的回想起她看到的那深麦色的肌肤,精壮结实的背,一起一伏……

    身体却清晰的感受到赵哥肥胖的肚子,每动一下,囊肿的肥肉便甩动着打到她身上。

    平时闭着眼睛便能过去的事情,忽然变得那么难以忍受!

    房子!房子!房子!

    她一遍又一遍的默念,强逼着自己忍耐……

    南思文当然不会知道,他不过是嫌热光个膀子,却会给路边某个仅仅是过路的大款的小蜜带来这样的怨念。他现在满心想的都是买吊车的事。

    “阿文!”下面有人叫他。

    他把螺丝最后紧了紧,才跳下来。路边一辆宝马车驶过,带起了些许烟尘,让这湿腻燥热的天气更加不舒服。

    他瞟了一眼,隐约看到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和一个艳丽的女子。

    在这世上,你只要有钱,不管生得多脑满肠肥,都可以开好车,睡漂亮女人。

    有钱真好,他也想有钱。

    “想得咋样了?”张全把大可乐瓶子递给他,问。

    老赵,张全他们几个想拉他一起凑钱买一台二十吨的吊车。这样,他们就能自己给自己打工,自己当老板了。

    但是他还在犹豫。买一台吊车,需要他们七八个人一起凑钱,人太多,事就多。买车的钱好凑,之后的费用怎么整还是个事。有人凑了买车的钱,怕就再拿不出一点钱来了。

    这一行,结账极慢,今年结的可能是前年的帐。要指望着账款来填日常,那是别想。但日常周转要转不过来了,到时候别说维护,连加油的钱都没有 ,又怎么开工?怎么挣钱?

    他要是掺和,就得把自己这些年的积蓄都投进去,这中间的风险太大,变数太多。他还没下定决心。

    “我再想想。”他说。仰头咕咚咕咚的灌起水来,沁凉的自来水,喝下去真痛快。

    但自来水的味道并不怎么样。他有些想念家里山间的溪涧,那里的水非常甘甜,比自来水一股子怪味好喝得多了。

    他有两年没回家了,今年怎么着也得把他娘接出来,他想。她岁数大了,不能没人照顾,再说,她大半辈子都窝在那深山里,也该出来看看这外面的世面。

    他若是听她的,一直窝在那山里,怎么能像现在这样,看到这么多世面,这么多的繁华和光怪陆离。

    多亏了他那一年,果决的跑了出来。

    张全有点失望,嘟囔了几句。无非还是那些,如何如何挣钱,大家怎么发财之类的。张全脑子有点简单,想得简单。其实南思文心里头已经基本有了定论,他觉得这事成不了。他只是不好开口直接回绝,才打着哈哈。

    都到了这个点了,也没有接到电话,估计今天是不会是上台班了。他爬上驾驶室,把凉席拿了下来,铺在了车底下,钻进去睡了一觉。

    他习惯了这样,马路上车来车往,各种车呼啸而过,都不会把他吵醒。

    结果那一天,他却被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给吵醒了。

    后来回想起来,也会觉得不可思议。

    世界这么大,国家这么大,城市这么大,光说帝都,他就从报纸上看到过,常住人口近两千万。就这样的茫茫人海,就这样在八年之后,他又遇到了顾清夏!

    如果说这都不是缘分,他是死也不肯相信的。也是因为这样,从那天起,他就认定了。

    他认定,连老天都认定顾清夏就是他媳妇!

    要不然,怎么会让他,再遇到她!

    在很多小说里,会写某男和某女,多年未见,然后在茫茫人海中,一个人因飘入耳中的另一个人的声音,便蓦然回首。又或者,一个人在人海中,只一眼就看到了另一个人,仿佛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那些都是扯淡!

    八年之后,南思文被顾清夏尖利的嗓音吵醒,根本没有什么如遭雷击,无数回忆涌上心头的反应。他只觉得烦。

    任谁睡得正香,硬被人吵醒,也不会觉得开心。

    他想喝水,却发现可乐瓶子已经空了,只好从车底爬出来。吵醒他的那个女人背对着他,就在离他的吊车不远的地方,训斥着几个男人。他知道那几个男的,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弄五环路边的那个大广告牌。

    听得出来,那女人是他们的上级。大约是工作没有做好,那些男人被那女人训斥得狗血淋头。都不敢直视那女人,有的看树,有的看路,有的干脆就看着自己的鞋尖。

    都怂得很。一群大老爷们,被个娘们骂得不敢抬头不敢回嘴,真是一群熊货。

    而且那女人骂得真心难听。说来也奇怪,那个女人一个脏字都没用,连普通人最常用的“他妈的”这样的口头语都没有。南思文甚至觉得她的遣词用句相当文雅,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耳朵里就会那么的刺耳。

    大概是因为,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带着对他们这样的人的深深的鄙夷。

    所谓他们这样的人,就是指像他们这样来自农村,贫穷的,生活在社会底层,只能靠出卖体力糊口的人。就像那几个在这火烧般的太阳底下,还得爬到那么高的广告牌上,一弄就好几个小时的男人。

    虽然南思文一直觉得,他和他们不一样。他是有技术的!

    他可是红翔毕业的!

    他在红翔学会了开吊车,他考下了吊车本。从那时起,他就跟那个没见过山外世界,只知道下陷阱逮兔子、打孢子和挖山货的山里男人,再不一样了。

    他整个人生,都因为红翔而改变了!

    然而,虽然他有这样的自信,将自己和那几个腰间绑绳子爬梯子的人区分开。他依然觉得那个女人的话太过刺耳。

    因为就如她所说的,他就算在红翔学了开吊车的技术,也和那几个男人一样,是脚上沾着泥,一辈子洗不掉的……泥腿子。

    然而心里就算非常不舒服,他也不能怎么着。光是看背影,他都能感觉得到那女人强大的气场。在她面前的几个男人,就跟做错事被老师抓包了的孩子似的低着头。他甚至看到有两个人被骂得脸红脖子粗,他们憋屈成这样,在她面前却只能咬牙忍着。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