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有凤来仪/娇花别哭》作者:青木源

今日的天气很不温和,辽东不是中原那么四季分明的气候,这地方到了九十月就开始一阵接着一阵冷风开始刮。在中原还在一场秋雨一场寒的时候,辽东就已经是开始下雪。比起平坦的中原,这地方的确不是生存的好地方,但再怎么样,还是要好好的活下来。

头戴皮帽的少年,飞快的在丛林里略过,他步伐轻盈,完全不似平常男子那般足音沉重。野兔性情警敏,而且窜逃的速度极快,一个不小心就可能窜进树林里再也寻不着踪迹。少年从身后箭袋中抽出几支箭,羽箭搭上弓,对准那只奔逃中的野兔前一段便射。

野兔被一箭射中,两腿蹬了两下,便不动了。

少年这才放慢了步子,伸手抓住羽箭将野兔提拉起来。野兔被一箭贯穿,鲜血沿着箭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这会林子里头窜出几个身着厚厚皮裘的少年人,披散头发的模样一看上去就不是汉人,果然其中领头的开口就是一口纯正的鲜卑话,“秦萱,这只没有射好,皮毛已经染上血了!”

少年将野兔身上的箭拔下来,随意将获得的猎物丢到自己准备好了的皮袋子里头,少年听到这话抬起脸来,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庞,“安达木,皮毛染血了不要紧,能吃就行。”秦萱嗓音略为低沉,一听之下还当是才长成人的小少年。

被称为安达木的鲜卑少年嘿嘿笑着,身后的那些鲜卑人更是起哄,“连秦萱都猎了好几只野兔,我们若是空着手回去就太丢脸啦!”

“怕甚么!”安达木听得出这话语下的意思,不过是说秦萱是女子都能满载而归,他们这些男子空手而回,会在心上人面前丢掉面子。

“只要有丛林在,我们就不用担心!”安达木大声道,“里头有说不尽的野猪和貂,我们是不会饿肚子的!”

那些鲜卑少年们听到安达木这话,欢呼起来,此刻恰好一头麋鹿运气不好的在这群少年面前奔过,除了安达木之外的那些少年立刻双眼放光,抓紧时机冲了上去。安达木却没有和其他伙伴一样追逐那只麋鹿,他走到秦萱身边,带着些许腼腆,“你今日打的那些够了么?”

秦萱抬起眼来,对着眼前的少年一笑,“还没有,只不过再打的话没有地方放了,你知道的,我没有骑马。”
秦萱的叔父倒是有马,但是她要是骑马出来,估计婶娘陈氏就能指着天骂上一整天。和个泼妇计较没什么意思,秦萱这次是顺了别人的马出来的。

“我带了马来!”安达木立刻拍着胸脯道,“待会你就骑我的马回去好了!”

秦萱也不客气点头道,“好!”

这块地方一年里头有半年是把屁股给冻僵了的,但是好在森林里头从来就不缺吃食,狍子,鹿,野猪,还有数不清的野兔,只要骑射本领好总会能够找到吃的。

秦萱从小扎在鲜卑人里头,早就学会了一身的好本领。

她将那些打来的猎物挂在了安达木的马后,骑他的马回来了。才到了门口就听见秦萱的婶娘尖利着嗓子叫骂“没长眼嘛?好端端的东西放在那里,你竟然还踹倒了,你这个小贱胚子,不要脸,把你的手脚都打断好了!省的还要在我家白吃白喝,浪费米粮!”

一边骂还一边打,里头传来小女孩嘤嘤呜呜哭声和委屈的辩解。

“你个贱胚子!还狡辩还狡辩!我撕烂你的嘴!”女人的骂声越发不堪入耳。

安达木才拉紧马缰,秦萱立刻铁青着脸从马背上跳下,大步就向门口走去,安达木见状立刻跟上去,哐当一下,门就从外头踹开。

陈氏手里抓着一束荆条没头没脸对着手下的小女孩往死里打,下手之狠颇有几分要将人打死的架势。

突然门那边传来一声响,把陈氏给吓了一大跳,她住手抬头看,就见着秦萱面色铁青的站在那里。

小女孩瑟瑟发抖抱住头,没等到婶娘的荆条落下来,她怯生生的抬头,看到门那边站着的人,哽咽喊道,“姊姊!”
“婶娘要作甚么?”秦萱看到妹妹秦蕊面上两个巴掌印,眼里已经有了怒火。她走近来,怒极而笑。

“我做甚么,你自己的妹妹这么大个人了,走路不长眼,我家大郎码好的柴堆她一脚给踹散了,这难道还打不得了啊!”秦萱身材颀长,继承了母系的鲜卑血统,走进了比陈氏都还要高出一个脑袋有余,陈氏被她那么一压,禁不住向后一缩,想起这个是自己的晚辈,秦萱要在自己面前矮一头,顿时又抖起来。

“姊姊,我没有!是小丫……”秦蕊被打的脸蛋都肿起来了,她听到陈氏的话,立刻为自己辩解。

“还胡说八道!明明就是你!小丫亲眼看到的!你这个坏了心肠的小贱货……”陈氏嘴里不干不净,还想打,举起的手就被秦萱抓住。

“不过就是一堆柴,只要是干的能用就好。何况就算要来教训,也得是爷娘来,不必婶娘操心。”秦萱说话的时候,话语带笑,但是其中不含半点温度。

陈氏见着手被扣住,立刻就挣扎要从她掌下逃脱出来,但是秦萱的力气不是她能够比得上的,她挣扎的头上出了一层汗,都没有挣脱开,她感受到腕骨越来越疼,似乎要裂开一般,陈氏情急之下张嘴就要去咬,结果被秦萱伸手扣住了下颌。

“你……赫赫……”陈氏下巴合不上,一使劲剧痛从骨子里钻出来。浑浊的口水从大张的嘴巴里淌出来。

秦萱不耐烦洗衣服的,伸手一甩,陈氏就被她甩到地上,差点一头就撞在地上。

陈氏被摔懵了,坐在地上就大哭起来,“天杀的没良心哟!在我家白吃白喝还要我这个老婆子的命哦!”

安达木一进门瞧见的就是泼妇指天骂地的“壮观”场景,他知道秦萱的叔父和婶娘都是从中原那边迁徙过来的,但是这般干嚎外加抓着衣襟一副要寻死的模样,还是头一回见着。

辽东这地方,地广人稀,后来慕容部的单于带了大批的鲜卑人来辽东定居,在中原的汉人打起来之前,除了大晋留在辽东的守军和将领,就是鲜卑人最多了。

安达木哪里见过这幅架势,立刻看得发呆了。

“鲜卑女人生的玩意儿,呸!”陈氏嚎啕叫骂了好一阵,见着秦萱根本就没有和她对阵的意思,抱起秦蕊就往门外走,自家门口上还站着一个鲜卑人,想起秦萱的生母盖楼氏更加撒泼了。

“两个一身的脏血污了祖宗,就该死在外面!谁不知道鲜卑女人在外面到处乱搞,两个还不知道是谁的种!”

这话已经说的恶毒了,安达木瞧着陈氏一边骂,一边狠狠的瞪着他,就算听不懂汉话,也知道陈氏不是在说自己的好话。他立刻就气的涨红了脸,他都还没招惹这疯女人呢,莫名其妙的就被骂了,换个人都得大怒。

“走吧。”秦萱抱着妹妹走过来,带着歉意看了安达木一眼,“她就是这样的人,对不住了。”
秦萱的父亲就是当年驻扎在辽东的晋军中的一个将领,那会他也有功勋,但是司马家的朝廷不是那么好升官的,尤其九品中正的评比全部被那些大世家牢牢掌控在手里,上去的人几乎全部是士族子弟,寒门子基本上就别想摸仕途的边。

而且朝廷上对武将看得也不重,洛阳里头男人们学女人涂脂抹粉,视兵士为奴仆。秦萱的父亲在辽东一直到死,都没有被那些士人当做一个人看重过,没有升迁不说,还被那些所谓的风雅之人当做犬鸡一般驱使。

九品中正制之下,对于兵士实行的乃是世兵制,只要父亲当了兵,那么世世代代都是兵。并且被士族们视为奴仆。秦萱的父亲哪怕不至于到这种地步也好不到哪里去。辽东此处原本就是胡人多,汉人少。
后来他娶了鲜卑女子为妻,也算是在辽东扎下根来,后来永嘉之乱,那些个故乡的族人纷纷前来投靠,他还能将人安顿下来。
谁知道事不凑巧,节骨眼上,秦萱父亲生重病没了。之后盖楼氏要带着丈夫留下来的牛羊和其他财产回在大棘城的娘家去。

鲜卑女子和汉女不一样,鲜卑女子对丈夫留下来的财物牛羊有继承权。可惜陈氏那会人刚刚来,还以为这地界和汉人一样,纠结了几个人就要拦住盖楼氏,那会话说的难听,陈氏说盖楼氏不知羞耻,要走还带着夫家的牛羊走。

盖楼氏是典型的鲜卑女子,听懂陈氏的话之后大怒,拿起鞭子当着众人的面把陈氏抽的只剩下一口气。那些个秦家族人都是欺软怕硬的,瞧着盖楼氏不好惹,连陈氏都不救就屁滚尿流的跑了。
到了现在,陈氏的眼角还有一道疤,就是那会被盖楼氏打下的。

盖楼氏到底也没成行,那年冬天来的特别早,盖楼氏得了病,冬天没有熬过去就去了。盖楼氏走了之后,兄妹三个就彻底成了秦氏族人的砧上鱼肉。

当初那些族人来投奔的时候,见着她的父亲,见面话还没说脸上六分笑,当她父亲去了之后,那些族人就是白眼狼,垂着口水恨不得将他们一家敲骨吸髓。盖楼氏死后,年幼的孩子失去了庇护,留下来的家底统统都被瓜分,然后三个都被塞到叔父家里。

陈氏和盖楼氏那么大的怨恨,哪里会好好照顾她的孩子,才两年,龙凤胎里头的男孩就夭折了。
秦萱回想往事,都觉得头痛。
安达木闻言,原本的火气消了一半,他憨厚的笑笑,“没甚么没甚么。”说完他见到秦萱怀里的小孩通红的脸蛋,“要不去找女巫看看吧?”

鲜卑人认为天地万物都有灵,部族里头都有女巫负责祭祀这些神灵,若是有个病痛什么的就要去找女巫好好的看看。

“嗯。”秦萱知道那些女巫们会处理一些基本的疾病的伤口,她低下头摸了摸妹妹的发顶。

要是当初盖楼氏没有生那一场病,恐怕这会她们这会也都在外祖家里了。

“那个女人也太不像话。”安达木让秦萱和秦蕊骑马,自己拉着马缰在前头走着,“我不知道汉人的规矩是甚么,但是那样迟早要出事。”

安达木见着陈氏打人那是真的往死里打,那么娇嫩嫩的小娘子恐怕几下就要被打的没命了。

“我知道,也没打算在这里长留。”秦萱道。

安达木一惊,扭过头来看着她。

1 2 3 4 5 6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