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亲爱的》作者:殷寻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7日11:59:13 评论 2,040 次浏览

在沧陵古城,有一个关于九子桥的诡异传闻。

这桥位于城外古桐路往西,与城内苏和路的历史风貌保护区遥遥相对。

人人都说九子桥一头搭着阳间一头通往阴间,那些死者的灵魂会沿着九子桥去到地府。

之所以叫九子桥,相传是因为有龙的九子在镇压这桥上的阴气,这样才维护了阴阳两界的秩序。

所以,白天不论是行人还是车辆都可以在桥上行走,但一入夜那就是亡灵的通路,阳间的人宁可绕行也不会上桥,一是怕挡了亡灵的路,二是怕折了身上的阳气。

不得已上了桥的司机总要按照传下来的规矩绕桥一圈,这样方才不会得罪魂灵。

人人都传,沧陵与昆明可齐名,昆明有交三桥,沧陵有九子桥。

最近这几天九子桥被媒体盯上了,因为就在前不久,沧陵发生了件大事!

天际酒店就坐落在沧陵古城的苏河路上,是今年高调入驻并具有福布斯luxury brand评级的七星级酒店,因众多美轮美奂的收藏品出名,最惹人瞩目的当属行政酒廊中悬挂的那幅横1200厘米、纵65厘米的《江山图》。

据说这《江山图》是中国失落的传世画卷之一,早年流传于外,后来收于意大利国家博物馆,再被酒店的持有人花重金买下。

可就是这样一家酒店,突然有住客在某一晚中了邪,然后也就是在那晚整间酒店的住客都疯了。

一时间满城风雨,市民们都在议论纷纷,最后总结出一点:那幅《江山图》里藏着鬼。

这件事还得从几日前九子桥上过了九辆出殡车说起。

九子桥,白天走人,晚上走鬼,这是沧陵人众所周知的事,但也有另立的规矩。

那就是灵车上桥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要绕桥一圈,这样就算在白日经过九子桥的亡灵也能找到往生的路。

那一天,九辆灵车照旧绕桥经过,然后也就在那一天晚上天际酒店发生闹鬼传言。

都说在这家酒店初建之前,沧陵千年古刹陀竹寺的释真和尚下了山,奉劝酒店负责人另选他址。

原因是天际酒店的选址位置恰巧就在九子桥的西南方向,虽说与九子桥相隔甚远,但挡住了亡灵通往阴间的路。

西南方,鬼门处。

释真老和尚是位隐世高僧,为了此事下山可见事态严重。

可酒店选址也是大事自然不能更改,释真和尚无奈之下只好建议,如果一定要在这个方位建酒店,那么酒店要有层高和占地面积的限制,否则一旦遇上极阴之气,酒店将会发生灾难,然而,酒店负责人声称不过封建迷信不予理睬。

同一时间的九个亡灵,极阴之气。

市民们都说,就是因为酒店负责人不相信释真的话挡住了鬼门关,使得九个亡灵只能久久徘徊在酒店里。

为了躲避九子的龙气所以纷纷躲进那幅《江山图》里,但因怨气太重无处安生,所以酒店才会出事,应了释真和尚的那句“极阴之气,灾难之时”的预言。

————我是蒋爷的气味分割线—————

“日前,天际酒店相关负责人就酒店客人集体发疯一事已做出回应,声称并无此事件发生,酒店方面表示将会保留对造谣生事者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我们会继续关注酒店事件的进一步发展。天际酒店及度假村为陆门集团旗下天际实业的奢侈酒店品牌,作为全球最大奢华酒店品牌,天际已遍及全球多个国家,均为地标性酒店及度假村。沧陵天际酒店则位于被称为沧陵市黄金湾的苏河路,按照市区未来规划蓝图,苏和路将会涌现出以天际为龙头的诸多时尚建筑,与苏和的历史风貌保护区完美结合……”

杨远按了暂停键,看向坐在会议桌旁的男人,“沧陵天际公关部负责人今早打电话来北京求助,应该是扛不住了。东深,看来我们是小瞧了沧陵那伙人。”

陆东深没说话,目光落在暂停的电视画面上,少许,摸过烟盒,“邰国强怎么样了?”

嗓音淡而沉。

“邰国强一直念叨着闹鬼闹鬼的,说自己不能出酒店房间,要不然就会被江山图里面的鬼掐死。” 杨远扯了个椅子,在陆东深对面坐下。

邰国强,长盛集团董事长,前几日下榻沧陵天际酒店,作为陆门集团老牌对手的长盛负责人,名义上是到沧陵游山玩水,实则也同陆门一样开始进驻中国市场。

不曾想那一晚邰国强像是发了疯似的敲开了所有住客的门,歇斯底里地声称酒店闹鬼。

公关部一压再压,最后还是捅到了媒体那,结果就成了“全酒店住客都疯了”的舆论。

陆东深点了烟,眉间有少许蹙意,“荒唐。”

“这件事如果放在北上广绝对就是荒唐,但放在沧陵,我跟你说,那边的人很信这个。”杨远给他打了个预防针。

“沧陵现在是什么情况?”

“半小时前有市民到市政府门口示威抗议,要求酒店搬出沧陵——”杨远探身拿过烟盒,点了支烟。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今年总部还没对沧陵天际进行考核,长盛集团又开始施压,而且你这才接手大中华区没多久,这些事一旦传到总部那边,麻烦大了。”

陆东深吐了口烟,问,“人查到了吗?”

杨远一手夹着烟,一手将旁边的文件袋拿过来,抽出里面的文件递上前。陆东深接过,目光落在纸面的照片上。

“据说是沧陵地头蛇谭耀明的人,人称蒋爷。”

资料可怜,少的只有一页纸,陆东深简单扫过便一目了然,最显眼的当属资料上的那张照片。

“让景泞安排一下吧,明天我飞沧陵亲自处理。”

“用我跟着吗?”

“你留在北京。”陆东深弹了下烟灰,“有你这位副总在公司坐镇,我放心。”

大截烟灰落在资料上,遮住了大半截照片,只瞧得见唇与下巴间的优美弧度,照片旁写有一名:蒋璃。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