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幸福炒饭店[古穿今]》作者:苏香兰色

繁华的都市中,总会有几处老街漏巷,这是时代留下的还未湮灭的痕迹。
  
  每当从车水马龙的大街踏入老街陋巷时,总会让人有种隔世之感——葫芦巷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三月的天气,时好时坏,昨日还是晴空万里,今日却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一般。
  
  在这种天气的映衬下,葫芦巷中老旧的建筑越发显得灰扑扑。
  
  片刻后,一个拎着几袋东西的女孩步伐有些快地走进巷子,面上隐隐有松一口的感觉,似乎比起外面繁华的大街,这里反而更能让她放松一些。
  
  脚步渐渐放慢的女孩容貌秀美,穿着一身宽松的蓝色连衣裙,许是裙子款式有些复古,让她看起来带着几分难言的古韵。
  
  “冬冬啊,这是买菜回来?”
  
  葫芦巷主巷左右两边还分支出去许多小巷,坐在其中一条小巷口的两个老人看到走近的女孩,扬声问。
  
  “王奶奶,李奶奶。”
  
  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孩停下脚步,循着记忆礼貌的喊过人后回答道:“去超市买了些菜和调料。”
  
  王奶奶小心打量她的表情,见她似乎恢复两分精神,这才开口道:“听说你要把店重新开起来?”
  
  “是。”
  
  看到女孩点头,王奶奶有些着急,正要说什么,却被旁边的李奶奶用手撞了一下。
  
  阻止她说话后,李奶奶笑着道:“超市的菜又贵又不新鲜,我和你王奶奶种了不少菜,也吃不完,下次你直接去我们菜园摘就是了。”
  
  城里自然是没有地种的,可对于这些老人来说,只要有土的地方,她们就有办法种出一片菜园来。
  
  王奶奶听到这话,跟着点头附和。
  
  “谢谢李奶奶、王奶奶。”即便不会去摘,女孩还是露出淡淡的微笑先道谢,然后举着手里的袋子,“东西有点重,我先回去了。”
  
  “我帮你提一段。”李奶奶立刻站起来道。
  
  女孩怎么可能劳烦老人家,婉拒后独自离开。
  
  目送那道纤瘦的背影走进另一条小巷,李奶奶叹着气重新坐下来。
  
  王奶奶道:“你刚才干嘛拦着我?之前阮姐病着,孩子孝顺,为了照顾她不读书这没什么说的,这会阮姐都不在了,咱们就该劝孩子继续去读书。”
  
  “吴老头已经劝过了,说钱不急着要她还,还说要供她读书,等她大学毕业后再一起慢慢还,然而那丫头就是不肯。唉……这闺女平日里看着挺乖,骨子里那倔劲却和她外公外婆一个样。”李奶奶再次叹气。
  
  “这丫头也是可怜,爹那边的亲戚有还不如没有,娘这边的亲人也没了,又欠着那么一笔钱。如今书也不读了,非要继续开她家那店,可现在又不比当年,如今在这小巷子中哪里有生意?她日后可怎么办哦?”
  
  “是啊……”
  
  让两位老人操心的人这会已经回到家,将买来的食材和调料随手放在桌上。
  
  这是一座两层楼的旧房子,一楼大堂摆着三张方桌被布置成小饭馆,后面则是厨房、洗手间和一个杂货间;二楼则是被楼梯分出左右两间房,靠右边的房间带着一个平台。
  
  在一张桌子前坐下的女孩休息一会后,小心的拿出手机。
  
  这会智能机早就普及多年,而她虽父母早亡,养在外公外婆膝下,可两个老人都很宠她,早在她初中毕业时,外婆就给她买了手机。
  
  之所以在几年后还会对手机这么小心,因为这具身体中如今是一抹来自古代的灵魂。
  
  正如小巷口那两位老人所说,这位因为生在立冬所以小名叫“冬冬”,大名叫“阮绵蛮”的姑娘实在有些可怜。
  
  三岁不到时,她便父母双亡,爷爷奶奶重男轻女又偏心小儿子,自然不稀罕她这个二儿子生的孙女,于是她便改成母姓,养在外公外婆身边。
  
  她还没出生前,阮外公靠着摆摊子卖炒饭赚了点钱,改建了这座两层的房子,并将一楼作为饭馆,起名为“幸福炒饭店”。
  
  这房子现在看是不怎么样,可在当年,却也是风光过,惹人羡慕过的。
  
  虽然阮外公拿手的只有炒饭,但靠着这一手艺,养活老伴和外孙女却是绰绰有余。
  
  可惜好景不长,阮绵蛮八岁时,她外公因病去世,留下她与外婆相依为命。
  
  从结婚时,阮外公就没让阮外婆做过饭,阮外婆的厨艺可想而知。
  
  等她接手“幸福炒饭店”后,只能靠着量大管饱吸引一些卖苦力的人过来吃饭,一老一幼的生活水平明显下降,不过有阮外公留下的积蓄在,日子也过得下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葫芦巷里有条件的人家都搬去更好的地方居住。
  
  巷子里慢慢的只剩下老人和一些小孩,老人家节俭惯了,平常可舍不得下馆子,“幸福炒饭店”的生意越发惨淡,只剩下一些老客还会光顾。
  
  如此一来,阮外婆除了卖饭,还会找些其他活计来赚钱。
  
  阮绵蛮是个乖巧懂事的姑娘,知道外婆辛苦,一直希望快点长大,快点工作,然后让她可以不用那么劳累。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她刚成年,正要准备高考时,外婆却因为摔了一跤导致脑出血。
  
  为了照顾老人,她选择放弃高考,甚至在几次抢救后,老人变成植物人也没放弃,一边继续照顾老人,一边做长远打算,准备以外卖的形式利用自家小店赚钱。
  
  然而,就在她连加入汤圆外卖的申请都已经提交,就等着通过时,阮外婆却被医生宣布脑死亡。
  
  唯一的亲人逝世,加上葬礼上,她爹那边的亲戚过来时,私下嘀咕几句说她命硬克人的话被她听见,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一般,在阮外婆头七那晚,过于悲痛的女孩猝死于家中。
  
  次日醒来,这具身体中却是同名同姓的另一具灵魂。
  
  穿过来接收完原主的记忆后,同样亲缘淡薄的阮绵蛮倒是有种同命相连的感叹,随后便是无尽的茫然。
  
  当天下午,吴老头,也就是借钱给阮外婆看病的好心近邻的到来,将阮绵蛮从茫然中拉出来。
  
  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在某些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在阮外婆入院急需用钱时,搭一把手的并非阮绵蛮爹那边的亲戚,而是吴老头这位好心的近邻。
  
  接收完原身记忆的阮绵蛮面对这位好心的老人自然是礼貌而敬重,尤其是对方到来不为催债,而是表示要供她继续读书时。
  
  不过,最终阮绵蛮还是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吴老头退休前是老师,哪怕觉得她这个年纪更应该去学校读书,却也没有打着为她好的理由去强求她听自己的话。
  
  “活到老学到老,读书这种事,不论什么时候继续也不会迟。我尊重你现在的选择,不过你也要答应我,遇到事不要自己硬撑……”
  
  “我知道,多谢您。”
  
  阮绵蛮送走老人后,心里有些感动,同时也对这个世界多了几分真实感。
  
  她之所以拒绝老人供她读书的提议,一个是即便继承原主的记忆,可始终对这个世界还有一种朦胧感,让她暂时不想踏入学校;另一个则是因为,她不爱欠人。
  
  人有时候,有个目标还是挺好的,就像阮绵蛮,想到原身还欠着人十万块钱,很快便从穿越这件异事中打起精神,准备先将债务还清。
  
  原身在汤圆外卖上的开店申请早就通过了,如今只需要录入菜单,就可以在线上开店。
  
  阮绵蛮在记忆中得知,原身家中是开小饭馆时,表情有些微妙,不过想到她如今也算是“下辈子”了,到底没过多纠结。
  
  花了两天时间将有些杂乱的屋子彻底打扫干净,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让自己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后,阮绵蛮便出门去购买食材。
  
  若说屋子里的电视、冰箱、自来水、煤气灶等等已经让她惊奇,等踏出葫芦巷,外面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街道更让她暗暗惊叹。
  
  记忆再鲜活也比不上亲眼所见,阮绵蛮走在大街上,心中翻江倒海,面上却是一片淡然,只有紧握着手中手机的动作泄露两分她的情绪。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走在街头,免不了被人多看两眼。
  
  两个手挽手的年轻姑娘从阮绵蛮身旁走过去后,忍不住回头,小声道:“她身上的裙子好有味道哦。”
  
  “是啊,走的复古风吧,挺好看的,不过主要还是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阮绵蛮隐约听到她们的对话,忍不住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裙子。
  
  原主外婆每年都会亲手给她做一件衣服当做生日礼物,原主觉得这些款式太过老气,还不显身形,一般只在家里穿穿。
  
  不过对于阮绵蛮这个刚穿过来,思想还有些保守的古人来说,反而是这些带着年代感的宽松衣裙更让她能接受。
  
  没有人不喜欢赞美,阮绵蛮自然不能免俗。
  
  两个陌生姑娘的夸奖,让她踏出去的脚步都比之前要更自在一些。
  
  托原身记忆的福,阮绵蛮很顺利的在超市中购买到需要的食材与调料。
  
  买完东西后,她一面在心里感叹这个世界的方便,一面匆匆赶回葫芦巷。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