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福气包》作者:似伊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3日18:40:33 评论 1,977 次浏览

春寒料峭,虽已过了早春三月,空气中却弥漫着阵阵凉气儿,七垭村的早晨,家家户户的土烟囱冒起了白烟,早晨的太阳正缓缓升起,但这一丝阳光,却驱散不了身上的寒气儿!

七垭村已经化冻的河边,却热闹的不得了,原本昏迷在水里面的阮绵绵突然睁开了眼睛,还未开口,大片大片冰凉的河水就涌进了嗓子,呛的嗓子火辣辣的疼,阮绵绵有一瞬间的茫然,来不及多想,下一秒,她牟足了劲儿的往岸上游,却不成想,刚一动弹,腿就被人抱着了。

得益于清澈的河水,阮绵绵能看到这河里面还有一个人,她微不可微的叹了口气,亏得她会游泳,不然今儿的可就交待到这里了。

蹬了下腿,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了出来,拽着身后的尾巴奋力的往岸边游。

刚到了岸边,冒出头,岸上传来一阵惊呼,“瞧!这老阮家的丫头没淹死啊!”

“还会动弹呢!自给儿爬了上来了,后面还搭着个拖后腿的,莫不是被水鬼给扒着了?”

“不对不对!瞧着这丫头的模样,后面拖着的是一个人咧!”,这人是七垭村最后的一批知青,名叫程袁青,他话音刚落,只听见“噗通”一声就跳到了河里面,显然是帮忙把河里面的两个人给送上岸去。

有人搭手以后,阮绵绵的身上一轻,她也跟着顺着河堤爬了上来,浑身湿哒哒的滴着水,她低低的道了一声谢。

顾不得身上还在滴水,对着刚救上来的尾巴,就是一阵猛按,瞧着那力度,像是要把死人都能给捶醒的那种。

地上躺着的男人,脸色发白,头发湿漉漉搭在额前,盖住了大半的脸,有些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但是这并不影响阮绵绵手上的力度,一下重过一下,明显是发了狠的往下按。

旁边的刘婶子哎呦了一声,“阮丫头,你这是在干什么?人都走了,给他留点体面了!”,说起来,七垭村就这么大,但是这捞起来的男人却是个面生的,真真是奇怪的紧儿。

阮绵绵跟没听见一样,手里的动作越发快了,心里默默的数数,“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随着她数到四十的时候,地上躺着的男人,嘴里面突然飙出来了几口水,接着,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活见鬼了!死人都给捶活了!”,旁边的刘婶子撇了撇嘴儿,随即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瞪大眼睛看着浑身还在滴水的阮绵绵,眼珠子咕噜咕噜转着。

能咳嗽,说明人就活了过来,阮绵绵整个人跟虚脱了一样,松开了手,浑身都在发抖,是冻的!

春寒料峭的天气,刚从河里面起来,风一吹,本就虚脱的身子憋着了一口气,以为可以松口气,却发现,那咳嗽的人,突然又没了声音,一动不动。

阮绵绵脸色一白,暗道,“莫非这阎王爷手里抢不到人了?”,她还不信这个邪了,她强撑着身子,深吸了一口气憋着胸口,捏着男人的鼻子,准备对着嘴巴就吹了过去。

谁知道?鼻尖对着鼻尖,眼见嘴唇贴上去的时候,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阮绵绵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双眼睛,像极了之前溺水时的如墨一样的深潭,泛着寒光,锋利的跟刀子一样。

吓的阮绵绵浑身一激灵,顿时松开了手,干嚎一声,“诈尸啦!”

周围顿时安静了三秒钟,大家古怪的看了一眼阮绵绵,你自己救的是人是鬼,心里没点数啊!

风一吹,阮绵绵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算是打破了这一丝寂静,“我救了你!”,是那种理直气壮的肯定。

“谢谢!”,男人的脸有种病态的苍白,是那种常年不见阳光的孱弱,而不是阮绵绵这种冻的发白,身子却壮如牛。

不过两个字,说完后,他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儿,接着又是一阵咳嗽,不是之前那种惊天动地的咳嗽,而是压抑的,低低的声音,传入耳畔。

阮绵绵同情的看向面前孱弱病态的男人,砸了砸嘴,“可真弱啊!”,还学人跳河,有多想不开啊!

被女孩子嘲笑,还是被救过命的女孩子嘲笑,白起琛眸光微暗,打量着面前圆乎乎的小姑娘,坦坦荡荡,“我不如你!”,只是若是忽略他那泛红的耳根是最好的。

阮绵绵气结,这只夸她还是损她?

正发愣的时候, “让开,让开!”,人群中挤进来了两个年轻小伙子,对着地上的男人恭敬道,“白少!”

阮绵绵一怔,面色古怪,“白痴?”,还有人叫这名字?上赶着被人骂的,可真稀奇!

田六子一听,脸就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地瞪着她吼道,“你听错了,是白少!”,这田六子的口音有些平翘舌不分,z和s不分,哪怕他再次重复一遍,在阮绵绵听来,还是白痴。

白起琛眸光微闪,自然是明白了这小姑娘听错了,他也不解释,对着田六子吩咐道,“送我回去!”

他们离开了以后,河堤岸边顿时炸开了锅,明显先前的那几个人身份不一般,不是他们这种泥腿子可比的,这人一走,周围的压力顿时没了。

刘婶子身后突然出来一个女生,约摸着有二十出头,五官清秀,留着一头乌黑的辫子,她激动的拉着阮绵绵的手,亲切,“绵绵啊!你是不是变好了?不傻了??”

阮绵绵心里咯噔一下,不着痕迹的把手给抽了起来,不答反问,“你说呢?”

她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的女生,脑子里面的记忆慢慢一涌而上,她穿越了,而她会来河边,正是面前的方谷雨带她来的,说是化冻的河里面有大鱼,傻子阮绵绵自然是听从的,跟着方谷雨一块来到了河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阮绵绵掉到了河里面,而方谷雨却不见了。

直到……

直到阮绵绵自给爬了上来,没有性命之忧后,方谷雨才出现,当然,阮绵绵跟倾向于这是一场阴谋,而方谷雨一直没离开过,或者说躲在暗处偷窥。

果然,阮绵绵的不答反问,让方谷雨的身子一僵,眼里闪过一抹惊慌,面上却故作镇定,“绵绵,你没事了就好,不然我可不知道怎么和姑姑交待啊!”,接着,她看向一旁一直没出声的秀气男生,急急的解释,“书杨,绵绵不是故意亲那个男人的,她只是想救人啊!”

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林书杨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林书杨把袖子一甩,“阮绵绵,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未婚夫放在心上??”

阮绵绵目瞪口呆,“你是我未婚夫?”

林书杨不耐烦的点了点头。

“却见死不救?”,阮绵绵垂了垂眼皮子。

她之前掉到河里面,这个便宜未婚夫可是一直都在岸边的,但是却没有动静,反而是旁边的程袁青下去帮了把手。

林书杨身子一僵,明明是傻子和别的男人有了肌肤之亲,怎么变成了他见死不救了?

方谷雨急急的解释,“绵绵,不是这样的!书杨身子骨弱,又不会游泳!”

“旱鸭子?”,阮绵绵的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明明林书杨以前都会游泳的!我就知道你们联合起来骗我,方谷雨骗我下河,你在和我退亲!”

周围的人一听这话,顿时竖起了耳朵,原来还有着一茬啊!老阮家这傻姑娘,不是自己掉下河的,而是被骗下河的。

村子就这么大,难得一些桃..色新闻,大家都爱听,大家伙儿看向林书杨和方谷雨的目光,有些鄙夷,还插队干部和大队长家的高材生呢!

人品蔫坏!

阮绵绵边哭边说,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了林书杨面前,手也不自觉的挥了起来,只听见“啪”的一声,林书杨白净的脸上多出了五个清晰的指头印子。

林书杨作为大队长家的孩子,又是老林家唯一的男丁,当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何时挨过揍?

还是被他最瞧不起的傻子阮绵绵给打了巴掌,他脸色铁青,“阮绵绵,你不止是傻了,还是疯了吧!”

阮绵绵眼泪掉的更凶了,“对!是疯了,被你和方谷雨这对狗男女给逼疯了,早在掉再河里的时候,那个傻子阮绵绵已经死了。”,这句话倒是没说错,真正的阮绵绵早已经去喝孟婆汤了。

旁边的人听到这里,更加心疼老阮家这傻闺女了,瞧瞧这受了多大的委屈。

方谷雨心里暗恨,都掉到河里面那么久,怎么没把这个傻子给淹死,面上却满是惊恐,“绵绵,我是你表姐啊!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掉到了河里面,被水鬼给附身了?竟说一些胡话!”

方谷雨这话一说,周围一阵窃窃私语,河堤原本就站着三个人,这会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了,老一辈的人,见识自然也多,“老阮家这闺女,之前傻了三年,这掉到了河堤里面,反而还回魂了??”

“可是即使回魂了,那也是被水鬼附身了啊!”,刘婶子一副害怕的模样,她这话一说,周围的人,都下意识的和阮绵绵拉开了距离。

之前搭手的程袁青蹙了蹙眉毛,“牛鬼蛇神早都被党和群众给打倒了,别瞎说,被有心人听到了,当心拉出去批..斗。”,这鬼啊,怪啊!若是搁在前几年说出这话,可是能要人命的。

《换婚前我重生了[八零]》作者:红叶似火 年代文

《换婚前我重生了[八零]》作者:红叶似火

文案 上辈子,叶蔓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姐妹。弟弟搞大了同学肚子,对方要求换亲,为避免弟弟坐牢,她含泪答应。父母说:三妮,你真是爸妈的好女儿!弟弟说:我会一辈子记得三姐的恩情。可当她被家暴虐待时,他们却轻...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作者:YTT桃桃 年代文

《重生九十年代纪事》作者:YTT桃桃

第一章 幸福吗?   暮色降临,霓虹点点形成一条长龙。公交车、客车、私家车、通勤车,很多人拍打着方向盘在高架桥上堵着。   等待行驶的人们,此刻或许各种心情都有。   有人在期盼着赶紧回家吃饭;   ...
《实用主义者的爱情》作者:孟中得意 年代文

《实用主义者的爱情》作者:孟中得意

文案 在费霓看来,房子要比爱情可靠得多。 要不是结婚才能分房,费霓决不会跟方穆扬结婚。 旁人不明就里,以为费霓选择方穆扬,是图他长得好看,毕竟他除了脸外一无所有。 后来方穆扬因画画暴得大名,他的父母也...
《穿成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作者:番茄菜菜 年代文

《穿成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作者:番茄菜菜

文案 阮文穿到年代文里成为棉厂一枝花——都说阮文命好,抓住了小魏这支潜力股,等魏向前大学毕业,阮文就能去省城享福。实际上阮文知道——魏向前毕业前会以工作的缘由跟她离婚,然后娶他的大学英语老师一路平步青...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