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我家师姐道骨仙风》作者:漱流枕石

今日是太玄门的收徒大会。
  
  雪萤正站在大殿里,无聊数帷幔上的明珠有几颗。
  
  这儿是太玄门的正殿,两仪殿。
  
  作为太玄门的门面,两仪殿装修的格外气派,数根宫柱分列两侧,鲛纱点缀,脚下数尺宽的青玉依次铺开,一直延伸到尽头。
  
  殿前坐着几位长者,正含笑望着下方的新人,目光慈爱,如同爹妈。
  
  稍远处一个青衣弟子捧着花名册,他每报一个,大白菜就跳出来一个,然后被带走。
  
  不过这和雪萤没什么关系,她听着点名几乎要睡过去。活似领导开会。
  
  表明上认真倾听,实则神游天外。
  
  “柳君琢……”报到这个名字时青衣弟子顿了顿,然后念道,“天生剑骨。”
  
  一时间无数目光朝雪萤这边看来,准确来说,是落到了雪萤跟前的人。
  
  她的师尊玉衡子。
  
  太玄门在修真界是数一数二的大派,因为太玄门尽出剑修,又或者说战斗狂魔。论文化底蕴,道术传承,灵脉多少,太玄门是倒数,但是论打架。
  
  没人敢惹太玄门。
  
  而雪萤这位师尊,他是剑仙。
  
  要知道当一群变态聚在一起,出头就变得格外困难,但是雪萤的师尊出头了,他在一群变态中脱颖而出,完全变态。
  
  师尊牛逼收徒要求自然也高,这么多年过去,玉衡子就收了雪萤一个,只因雪萤天生剑骨。
  
  现在又来一个天生剑骨。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玉衡子终于给了点反应,他把锅甩给雪萤,“你要师弟吗?”
  
  这口吻,活似二胎开放后,你爸妈小心翼翼问你,要不要个弟弟妹妹。
  
  雪萤她,一点都不想要。
  
  柳君琢谁啊,《大道》的男主角,阴郁病娇家暴男,雪萤的天命之子。
  
  提到《大道》这书雪萤就一肚子火。
  
  《大道》是一本披着修仙皮的狗血文,女主雪萤娇软甜美,是剑仙玉衡子门下弟子,习得一身好剑术,长得又漂亮,运气爆表,出门一趟就能捡个绝世珍宝,不然就是认识各种大佬。
  
  什么都好,就是脑子不好,还眼瞎。
  
  故事开篇还算正常,女主多了个师弟,对于新入门的师弟,女主格外好奇。
  
  玉衡子管收不管养,只负责丢功法剑术,不久之后又因事外出,一去就是六七年。真正在教柳君琢的,是雪萤。
  
  同在玉衡子门下,都是天生剑骨,一下子拉近距离。柳君琢起步虽然晚,但天资聪慧,很快赶了上来,往后两人同吃同住,又一起练剑,都是少女少男,情丝渐生。
  
  发展到这还是正常的小甜饼,往后故事就往着诡异的方向一路狂奔。
  
  一次下山历练中,雪萤结识了魔尊沈烬。名门正派出身的雪萤不觉得自己和魔道老大作朋友有什么错,相反雪萤还邀请沈烬加入队伍,一起去探险。
  
  结果出了意外,雪萤和沈烬一起掉入无尽之海,再也没上来。
  
  无尽之海会抽干修士身上的灵力,生机,性命。因而这地方又叫埋骨地,进去了就别想出来。
  
  失去雪萤的柳君琢痛不欲生,整个人性情大变,一下子阴郁许多,期间和不少女配纠缠,最经典的一句就是。
  
  “你不笑时最像她。”
  
  你丫怎么不说哭的时候最像呢?
  
  身为主角的雪萤自然不会狗带的,五年之后她从无尽之海归来,可惜记忆全失。
  
  本来就白了,这会还傻,标准的傻白甜。
  
  又因在无尽之海饮了沈烬的魔血,两人相遇时柳君琢直接把雪萤当成魔教妖女。
  
  没杀,而是囚起来这样那样,尺度还挺大的。
  
  期间雪萤渐渐爱上了柳君琢,还怀了柳君琢的孩子。她半推半就和柳君琢过着羞羞的日子时,沈烬赶来,救走了雪萤。并对雪萤深情告白,得知雪萤有了身孕,表示自己不介意,愿意做接盘侠。
  
  两人还举行了隆重的婚礼,结果婚礼当天,柳君琢领着正道人士攻打魔道,雪萤被捉,得知雪萤有身孕后。黑化的柳君琢直接捅了雪萤的肚子。
  
  失去孩子后,雪萤恢复了记忆,并决意报复柳君琢。
  
  到这故事只进行到一半,女主恢复记忆后,改男主失忆。完事各路男配见到女主都爱,女配恨得咬牙切齿。各种误会狗血戏份上演。
  
  这对男女主角还拥有柯南体质,凡是帮助过男女主角的,还是和男女主角作对,全他妈死光了,美其名曰推进好感。
  
  那可真是通往真爱的道路上,布满了尸骨。
  
  最恨的就是故事最后作者神来一笔,雪萤大彻大悟,和柳君琢分手,嫁了个毫无存在感的男配。
  
  美其名曰远离家暴男。
  
  还他妈证道了。
  
  你们的道是狗血大神颁发的,还是妇联发的?
  
  当年她慕名而来,怀着好奇心拜访大作,熬夜硬生生看完了。
  
  天亮以后,一夜未睡的雪萤面无表情在文下留言。
  
  “你写你妈文呢,就几个指头在键盘上戳戳,不会就不要写文,往键盘上撒把米,鸡都比你会。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敢入V,入V你配吗,小学生都比你写的好。滚回娘胎重新分化大脑吧,还写写,写个几把,他妈的封笔退圈吧。”
  
  她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做错事就要接受惩罚,不然警察叔叔是干嘛的。
  
  可当她穿到《大道》里时……
  
  爸爸对不起我错了,呜呜呜爸爸我不想穿越,我想回家。
  
  我愿意一辈子做作者的舔狗,吹彩虹屁。
  
  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大大您写的怎么这么好看,您的手被神仙亲过吗?我爱死您了。
  
  所以能不能……
  
  放我回去。
  
  回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既来之则安之,失去现代生活的便利后,雪萤很快沉迷修仙当中,穿最漂亮的衣服,踩最拉风的神剑,嫖最好看的美人。
  
  太玄门从上到下全是美人,男男女女,从美大叔到正太,任君挑选,包君满意。
  
  第一美人只配强者拥有。
  
  大约是雪萤的小日子过于美好,雪萤十八岁那天,天道特意送了一件成年礼。
  
  以此彰显它对雪萤这个穿越者的特殊。
  
  雪萤:呸!
  
  而现在……
  
  她和女主雪萤的人生轨迹一模一样。
  
  天生剑骨,自幼拜在玉衡子门下,太玄门第一美人,现在还来了个柳君琢……
  
  她一点也不想做女主,从人变成魔,日后失忆又流产,搞得最后师门都没法回去。
  
  雪萤当即把脸一扭,誓死捍卫独生子的权力。
  
  “我自能继承师尊道统。”
  
  玉衡子的反应就和绝大数爸妈一样,听完雪萤讲的,转头就把人收下。
  
  我就问问,没说要采纳你的建议。
  
  自然地,雪萤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去。
  
  这对师徒属于门派里的大佬,玉衡子负责吊打长辈,雪萤专门欺辱晚辈,眼下两位大佬闹别扭,底下眉来眼去,八卦到飞起。
  
  收徒大会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结束,玉衡子他们离开后,剩下的弟子活跃起来。柳君琢朝这边看过来,试图和雪萤这个师姐搭话,雪萤连正眼都没瞧他,抬脚直接走了。
  
  大伙窃窃私语着,“师姐好像很不高兴。”
  “毕竟玉衡师叔这么多年就师姐一个徒弟。”
  “哎,你说师姐会去哪里?”
  
  “应该是找人比剑去了……”
  
  大伙非常清楚雪萤的脾气,一不高兴就去打架,她身为剑仙之徒,经常有人想挑战她。刚入门的雪萤还好,大伙是欺负小朋友,特有成就感。
  
  后来小朋友成了金刚芭比,没人敢触雪萤的霉头。
  
  所以……这会他们都在两仪殿,雪萤师姐找谁比试了?
  
  ……
  
  雪萤走在回凝神峰的路上,一肚子火没处发。
  
  主要她这个龟儿子被当爹的无视了。
  
  虽然她明白自己没权力干涉玉衡子收徒,但是玉衡子这种出尔反尔的态度让雪萤火大。
  
  要不就别问,问了不采纳几个意思。
  
  她停下脚步站在洞府前,玉衡子还没回来,洞府外静悄悄的,雪萤调整好心态,寻地方打坐,准备接下来的比试。
  
  凝神峰常年大雪,雪萤一动不动坐那,很快就被飞雪积身,如白衣附身,美不胜收。
  
  不多时玉衡子归来,信步返回洞府,看到洞府前的雪人时,玉衡子停下来问她,“何事?”
  
  雪萤震开满身积雪,毕恭毕敬向玉衡子行礼,“师尊,雪萤但求一战。”
  
  玉衡子脸色稍变,继而看向自己爱徒,“你这是不满我收下柳君琢?我归来后听掌门所言,你在门中已鲜有敌手,那柳君琢天生剑骨,是个练剑的好苗子,我收下他,他日也能与你一战。”
  
  他看向雪萤,一贯清冷的脸上浮现几缕暖意,抬手想帮雪萤拂去头上积雪。不想雪萤后退一步,周身剑意浮动。
  
  “今日师尊行事弟子心存不满,弟子知尊师重道,不可对长者不敬,只是弟子实在难驯。故请师尊责罚。”
  
  她说完白露出鞘,剑气一扫,周围积雪纷纷飞起,清出一块空地,雪萤抬眸看向玉衡子,行礼道,“师尊,请。”
  
  拔剑吧,爹!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