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那只小鹿撞死了》作者:讳

四月初的天气多变,前两天还在倒春寒,今天吹在脸上的风已经开始泛暖。
  
  如果叠加上骑自行车出得一身汗,许鹿觉得自己已经提前进入了夏天。挑共享单车,是门玄学,刚骑上走两步,你以为车是好的,再走两步,车能把你忽悠瘸了。
  
  这辆车越骑越沉,许鹿脑门上冒着汗,累得想换车,可这片地处金融中心,单车少得可怜。
  
  正四处张望着,兜里手机响了。
  
  许鹿刹停自行车,一手扶着车把,一手接电话,目光瞄到身边停着的一辆小跑车,磨砂的黑色,车身一尘不染,看起来很新,虽然以她的审美,觉得车型并不怎么好看,但应该不便宜,估计要上百万。
  
  跑车旁边就是双子大厦门口,哪怕许鹿这种常年游走在五环开外的低端小白领,也知道这是商业中心的地标性建筑。
  都是有钱人出没的地儿。
  
  打电话的是郭胜意。
  郭胜意在电话里假意关怀道:“鹿啊,周末干嘛呢?”
  
  许鹿太熟悉他的套路了,干劲儿十足地说:“老板,我正加班呐,在金融中心查一个背调的案子。”
  
  郭胜意欣慰道:“不愧是咱们公司的业务骨干。”
  许鹿说:“那我这一天的加班费、饭费,您记得给我报了。”
  郭胜意:“……”
  
  “您看,虚伪和客套,多容易给自己招来破财之祸。”许鹿恳切地说,“打电话有事说事,高效一点不好吗?”
  
  “去!”当老板的被员工气得半死,郭胜意也不嘘寒问暖了,长叹一声:“唉……我就是放不下那块儿肥肉,这可是我们打开高端客户市场,拿下500强企业的最佳契机,鹿啊,我不甘心!”
  
  许鹿早猜到他打电话是为这事儿,清清嗓子,非常业务骨干的说:“知道您不甘心,所以我正在去解决问题的路上。”
  
  “你有办法?”郭胜意来了精神。
  “差不多吧,”许鹿维持谦虚,“估计明天能给你好消息。”
  郭胜意在那头连喊了一连串的“好”。
  
  许鹿:“那我今天的加班费?”
  “报!今天的费用都给你报了!”
  许鹿真心实意的夸赞:“大气!”
  
  微信里,许鹿妈妈问她到哪儿了。
  
  她们今天要去拜访一个远方亲戚,但许鹿提前约了熟人查手上的人事背调案子,不好取消,只能她先出门办事,办完事后,两人在亲戚家附近碰面。
  
  被郭胜意打岔的这会儿,她正是在骑车去地铁站的路上。
  
  许鹿撑着车回消息。
  
  一辆快递三轮车,从双子大厦的门口开出来,往自行车道上转弯,开车的快递小哥也正在打电话,自信的车把一拧,车尾一甩——
  “当啷”的一声,快递车厢撞上了许鹿的自行车后轱辘。
  
  许鹿一脚拄地,两手拿着手机打字,被撞了个措手不及,也就是一刹那的事儿,连人带车一起歪在了跑车上。
  手机也甩到了车上,也发出“当啷”一声。
  
  许鹿倒在跑车上,撑住触感冰凉的车身才勉强站稳,她扭头去瞪撞她的罪魁祸首。
  
  快递小哥跟她四目相对,先是刹停三轮车,然后目光扫了一眼跑车屁股,面容逐渐变得惊恐,车把一拧,跑了。
  许鹿:“……”
  
  手机掉在地上,看起来倒是没事儿,屏幕还完好无损的亮着,许鹿松了口气,伸手抓着拧歪的车把起身。
  
  起到一半,整个人都僵硬了。
  
  自行车的金属车框正拄着跑车的后叶子板,一道清晰的划痕,破开了漆黑的车身。
  
  许鹿抖着手比划了一下,大概有十厘米长。
  许鹿:“…………”
  
  刚才骑车骑出的满头热汗已经消掉,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冷汗,仿佛又回到了前几天倒春寒的时候。
  
  许鹿捡起手机,给郭胜意发消息:百万豪车,划掉漆,要赔多少钱?
  
  郭胜意回得很快:鹿啊,你撞坏别人车了?这个钱咱公司可不给报啊!
  许鹿:……
  
  许鹿:我让您赔了???
  郭胜意:哦,那就行,只是掉漆的话,其实也不贵,大概几千吧,具体得看是一百万的豪车,还是三百万的豪车
  
  许鹿一颗心稍稍放回肚里,她本来就不是事故责任人,底线低一点的话,蹬起自行车走人都行,但本着自己那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她可以意思意思,给车主赔个几百一千的。
  
  具体是几百还是一千……
  
  想到这里,许鹿停好自行车,转到车尾,举起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郭胜意,让他看看这车到底是一百万的还是三百万的。
  
  陆俭明从双子大厦里出来,老远就看见一女的对着他的车拍照,旁边停着辆一块钱扫来的共享单车,一看就是骑车骑到一半,看见辆好车,连忙停下来拍照。
  
  倒是识货,知道车不错。
  这车前两天才从法国运过来,今天第一次开出来玩,刚约了人晚上去市郊试车。
  
  陆俭明腿长走得快,眼见这女的拍完照,扶着自行车不动弹,便面容冷峻的抬手按了下手里的遥控器。
  
  郭胜意一时没回复,许鹿正低头想着怎么给车主留联系方式,就听见“嘟嘟”两道突兀的解锁声,吓得她整个人一激灵。
  
  抬眼先看见两条大长腿,淡蓝色休闲衬衫勾勒出紧实的胸腔和平直的肩线,再往上,是线条流畅而立体的下颌,配一副快崩成直线的薄唇,哪怕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漆黑的墨镜,挡住了大半神情,许鹿也感受了到此人身上散发出的生人勿近气场。
  
  这个车主……看起来不太好说话。
  
  许鹿突然有点担心,罪魁祸首跑了,现在只有她杵在这里,这人能信车不是她撞的么。
  
  这么想着,许鹿挪了挪脚,并拢双腿,先挡住了车身上那道划痕。
  
  陆俭明只当没看见她,目不斜视的走到车前,拉车门——
  这女的扶着自行车,还不动。
  
  陆俭明墨镜后的眉目间露出一丝不耐,开口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可以走了么?”
  
  “嗯……”许鹿纠结着怎么解释清楚,“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说……”
  
  一个路人,跟他能有什么事儿?陆俭明面无表情,心想拍了照还不满意?是想坐他副驾驶自拍,还是想拍张方向盘?
  
  陆俭明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但涵养让他开口:“什么事?”
  
  “就是……”许鹿正要交代,手里的手机一震,郭胜意回复了消息——
  鹿啊,你完了,这是辆全球限量款布加迪,三四千万一辆,修理费估计百万起步吧。
  
  许鹿感到一阵晕眩。
  
  现在她知道,为什么快递小哥面带惊恐地选择了肇事逃逸。
  
  “喂——”陆俭明看这女的一脸傻样,彻底不耐烦了。
  
  许鹿哆嗦了一下,对上车主的低气压,十分勉强地干笑一声:“那个,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吗?”
  陆俭明:“……”
  
  许鹿也顾不上看他什么表情了,只想给自己迅速收尾:“不想了解是吧?对不起,打扰了,我这就走。”
  说完她推着车赶紧逃离车祸现场。
  
  居然是个做推销的,陆俭明无语,没好气地扫一眼跨上自行车的许鹿,目光掠过自己车的崭新车身——
  那么长的一条划痕!
  
  “你站住!”
  陆俭明瞬间明白了,墨镜也戴不下去了,一把抓下来,明晃晃的午后阳光下,划痕显得更加真实,更加突兀,更加狰狞。
  
  狰狞得跟陆俭明的表情一样。
  
  许鹿在他的怒喝里回头看他一眼,然后像刚才的快递小哥一样,蹬起自行车,迅速窜进小路。
  
  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别让我抓住你!”
  
  因为这点小插曲,许鹿到地方的时候比预计晚了半小时。
  
  许鹿妈妈陈美珍看见她远远地跑过来,迭声道:“别跑别跑,我们不赶时间,别摔着。”
  许鹿叉着腰走最后几步,笑得调皮:“让陈美珍同志久等了。”
  “我又没什么事,不像你,整天瞎忙。”陈美珍嗔她一眼。
  
  她们今天要拜访的是个有钱亲戚,陈美珍把写着地址的字条给许鹿看,许鹿拿手机叫了辆滴滴,上车让司机师傅跟着导航走。
  
  这一片富人区,不是很偏远的地段,愣是一栋高楼都没有,大片的绿化和独栋洋房,越往里,别墅越错落稀疏,也越气派堂皇。
  
  路上偶尔有小跑车嗡地一声开过,吓陈美珍一跳。
  “这车看着都挺贵。”陈美珍咋舌,“得上百万吧?”
  
  许鹿今天跟车打的交道有点多,打出了心理阴影,再也不敢随便猜一辆车的价格:“不知道,也许上千万。”
  陈美珍不敢置信:“还有千万的车?”
  许鹿点头:“有。”
  她刚撞了一辆。
  
  不对,不是她撞的,她充其量是快递小哥行凶作案的一把刀,凶手作案后,不慎将凶器遗落,警察来到案发现场,发现凶器,警察能把凶器带回警局,说破案了,凶手是刀吗?
  显然不能。
  
  来的路上,回想起车主那一声威胁,许鹿胆战心惊了半天,后来转念一想,她就是把无辜的刀,天价修理费,怎么能让一把刀出呢?
  
  况且,她已经成功跑了,车主就算要抓人,也得考虑下概率问题。
  
  试问,一个开千万豪车的有钱人,跟一个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小白领,在这座千万级人口的城市,二次相遇的概率,能有多大?
  几乎为零。
  
  许鹿一颗心安生地揣回肚子里,跟陈美珍一起欣赏车窗外景色宜人的小区环境。
  
  不远的前方是两扇雕花大门。
  手机导航提示前方十米到达目的地,司机停车。
  
  许鹿一直听陈美珍远房亲戚、远房亲戚的叫,下车后想起来问:“咱们这个亲戚姓什么来着?”
  
  “姓陆。”陈美珍提醒她,“一会儿见面,记得叫人。 ”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