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作者:Twentine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3日12:11:52 评论 2,852 次浏览

晚自习下课的时候,天已经全黑。

白璐从洗手间回来,蒋茹还趴在桌子上,周围围了一圈女生。
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白璐坐在后面等着。
旁边一堆人的谈话传入耳朵。

“别哭啦茹茹,都放学了。”
“好了,不要难过了。”
“还有几天就要考试了,不能耽误成绩呀。”
“对,考试才重要呢。”
“……”

白璐抽空将自己挂在桌子外侧的书包取下来,拉上拉锁。刚背起来的时候肩膀往下狠狠一坠,白璐微晃身体,适应了书包的重量。
她来到女生群边上站着。

这群人里,她是最不起眼的,个子不高,小小的五官,带着一副大眼镜。
白璐的头发颜色浅,在阳光下尤其明显,是淡淡的金色,好多次体育课都被教导主任叫出队列,问她是不是染了头发。
其实她只是轻微的营养不良而已。

女生群还没散开,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
可惜这些理工科女高中生都不太会安慰人,轻声细语地说了半天,也无非就是振作努力,不要影响考试。
没说到点子上,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小时。

“哎?还干什么呢?”隔壁班的班主任刘老师探头进来,“这么晚了,开座谈会呢?”他摆摆手,“赶紧的,快走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老师来赶人,女生们纷纷拎包。
“那我们走了。”一个女生转过头,这才发现坐在旁边等着的白璐。
“哦,白璐。”另外几个女生也转过来,看着白璐,你一言我一句地嘱咐。
“等会你多劝劝茹茹呀。”
“对啊,你们一个宿舍的。”
一个女生俯下身,在白璐耳边说:“让她别伤心啦,那个男生好差的,一点也不值得。”
白璐:“……”
多此一举,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旁边哭得更惨了。

女生们又要劝,铃声响起来,这是每天最后一道铃,白璐瞄瞄墙上的钟,已经九点四十了。
白璐:“回家吧,太晚了。”顿了顿又加一句,“我会劝她的。”

人走光,只剩下白璐和蒋茹。
白璐碰碰蒋茹的胳膊,小声说:“我们也走吧。”
女孩依旧啜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教室空荡荡的,她的哭声更加明显了。
白璐坐了一会,眼看要十点了,说:“再不走要门禁了。”
蒋茹没动静,白璐又说:“叫阿姨开门的话,要被记录的,如果——”

“那你走呀!”蒋茹忽然腾起,从书桌上仰起头看向白璐。
白璐觉得,其实她应该是在瞪自己,可因为最近哭了太多次,她眼睛肿成桃子样,再瞪也是一条线。
白璐没说话,没几秒钟的功夫蒋茹气势全消,拉住白璐的校服袖口,受伤的小动物一样吸气。
“白璐,对不起……”她一字一啜,“对不起……不该凶你……”
白璐叹口气,“你跟我道什么歉。”
蒋茹失了魂的假人一样,头发乱糟糟的。白璐拉住她的手,“来,起来。”
蒋茹不动地方,白璐说:“咱们回宿舍慢慢说。”

白璐人小小的,声音也小小的,细腻的音调起到了安抚作用,蒋茹被她拉了起来。
“走。”白璐说。

六中省重点高中,聚集了全省将近两千名优秀高中生,济济一堂。
因为不是所有学生都是本地的,六中设有学生宿舍楼,便宜的一学期八百元,四人一间,贵的一千二百元,双人间。
白璐跟蒋茹是双人间的室友。

往宿舍楼走的时候,蒋茹一直低着头,白璐牵着她,自己走在前面,以免她直接撞到路灯上。
走了几步,蒋茹站住了脚。
白璐回头。
蒋茹比她稍高一些,但也很瘦,脖子长而细,显得头有些大。蒋茹是高二分班的时候从文科老师的班分过来的。

白璐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蒋茹的时候,她在七八个学生中显得最不显眼,马尾辫扎在大大的脑袋后面,眼睛很大,额头宽亮。
老师点她的名字时还说,看这个样子,一定是个聪明孩子。
蒋茹不好意思地笑,不知为何,白璐坐在下面也跟着笑了。

蒋茹看着地面,校园里昏暗的路灯把她的影子照得老长。
“我想出去……”她低声说。
白璐:“去哪。”
蒋茹:“我想出去……”

夜深人静,只有远处的食堂还亮着。现在其实是暑假期间,全市高中都在追进度,高考生八月就开始上课了。
因为放学太晚,学校要给住宿的学生供应夜宵,食堂一般会开到十点半。

白璐说:“要不先去吃点东西,我请你。”
蒋茹松开手,摇头,“不,我要出去,你自己回去吧。”
“这么晚了,出去就回不来了,晚上查寝怎么办。”
蒋茹决心已定,说什么都不肯回宿舍。
人已经转头往外面走,白璐看着她的背影,哑然。

蒋茹走着走着,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她侧头,看见小小的白璐双手握着书包带,闷声走着。
蒋茹说:“你跟我去么?”
白璐没说话,点点头。
夏日的夜,躁动而平静,蒋茹对她笑,主动伸手拉住她。
“白璐你真好。”
白璐拉拉嘴角。

从校园里出来,门口的黄海大街上也没有多少车辆了,白璐最后回头,看了看宿舍楼,心想明天肯定要糟糕。
蒋茹没有这么多想法,从学校里出来的她,比刚刚更有活力,话也变多了。
“我们去一趟他的学校吧。”蒋茹说,“你说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出来好不好。”
蒋茹嘴里这个“他”,白璐听过很多次,也在蒋茹的手机里看过照片,但是并没有见过本人。

蒋茹从两个多月前,就开始跟白璐聊他。
聊那天在隔壁学校门口的馄饨店吃饭,她忘了带钱,手机又没了电,窘迫得不知如何是好,有个同样在店里吃晚饭的男生帮了她。

他就是许辉,是与六中相邻两条街的职业技术专科学校的一名中专生。

那时她每次提到他,都会不由自主地笑。
她说他很喜欢亲人,喜欢拉她的手。

蒋茹有酒窝,有酒窝的女人笑起来格外的甜。

他们相处了两个月,最近一个星期,蒋茹的笑容不见了。

白璐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蒋茹说有一个女的把许辉抢走了。
那个女的是许辉同班同学,蒋茹每次提起都咬牙切齿。

“不要脸!抢别人的男朋友!”
白璐轻声说:“他有那么好?”
蒋茹又消声了,半晌嗯了一声,“就那么好。”

白璐看过许辉的照片,他长得的确很帅气。

蒋茹和许辉只有一张合影,是蒋茹拉着许辉照的,照片上的男孩没有露出笑脸,敞怀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校服,头发微有些乱。
白璐不难理解蒋茹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在许辉身上,有一股不太像十七八岁年轻人的气息——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

白璐一边低头走路,忽然感觉蒋茹伸过手来。
她侧头,看见蒋茹微微张着嘴巴,正在帮她整理校服领子。

“你的领子怎么总是塌着的呀。”蒋茹声音轻轻,“做午间操的时候我看到好多次了。”
白璐垂眼,“我也不知道。”
蒋茹笑了笑,“你太瘦了,这是S号的校服,你穿着还大。”
白璐也笑了,“你不也瘦。”
蒋茹笑容淡了一点,轻声叹气,“我觉得还是胖哦……”
“怎么?”
蒋茹:“你不知道他学校的女生,都好会打扮的。”
白璐淡淡说:“是么。”
蒋茹:“以前我觉得学习好就行了,女孩还是内在比较重要。可是……”蒋茹说着,眼角又有点红,“我现在觉得女孩子长得还是要好看一点……”
白璐没有说话,蒋茹自语道:“就算不好看,也得会打理自己。”
白璐目光向上,看见蒋茹编起的头发。

蒋茹以前只扎马尾辫,最近开始研究各种各样的编发。
她有一头让人羡慕的长发,又黑又直,比起白璐这种营养不良的浅色自来卷,看起来漂亮很多。
六中的理科女就连美也是学术化的,每天蒋茹都会从杂志上找出喜欢的编发,然后对比模特跟自己的头发长度,颜色还有软硬程度,白璐就坐在旁边看着她一脸严肃地算来算去。

白璐:“别难过了。”她真心真意地劝蒋茹,“恋爱和分手都要经历的,你……”她在心里想了想措词,又说,“你现在看开些,等往后回忆的时候,能笑出来就最好了。”

蒋茹抿抿嘴,半晌低声说:“不想分手呢,他九月六号生日,本来想给他过生日的。”
“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呢。”白璐说。

过了马路,她们从一个老式的小区里穿过去,这样比从外面走要快。
小区里很安静,比路上要暗很多。

白璐拉着蒋茹的手,默不作声地往前走着。

她渐渐嗅到一股香味,在安静的夏夜,幽远暗淡。

蒋茹似有所感,蓦然道:“花。”
白璐转头,蒋茹看向黑暗深处。
白璐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蒋茹已经拉着她走过去。

香气渐浓。
蒋茹领她来到路边,小路两侧是住户,因为是老式小区,并不讲究,所有人家都给自己门口圈起了花圃。

花很小很小,月白、淡黄,夹在在一起,藏在茂密的树丛中。
或许是好活,或许是淡香,这里的人都约定俗成一样,在最外面的一侧种上同一种花。

“香吧。”蒋茹说,“很好闻的。”
白璐说:“你认识这种花?”
“当然认识了。”蒋茹弯腰,从地上捡了一小支,吹了吹。她一脸甜蜜,“是他跟我说的。”

花一支两株,一白一黄,蒋茹把两朵小花分开,白的插在了白璐的头发上,黄的留给自己。
插完之后她后退半步欣赏,白璐说:“什么花啊。”
“忍冬。”
说着,噗嗤一声笑出来,蒋茹:“白璐,你看着好呆呀。”
白璐看着她,不说话。
蒋茹拍拍她的手背,轻声说:“真的好呆。”

白璐缓缓也笑了,就好像第一次见到蒋茹的时候一样,笑得莫名其妙。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