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就是这样昏君》作者:时久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3日11:32:23 评论 1,648 次浏览

朕最近几个月过得颇是艰难,食不知味,睡不安寝,神经衰弱,内分泌失调。
昨日太医终于报上来,说确信文美人怀的是个男娃,未来的小皇子十分健康长势喜人,朕才放下心头一块大石,睡了个稳当囫囵觉。
结果一大早上天刚亮,门外就叽叽喳喳闹个不停把朕吵醒了。
一大群人跪在外头,要朕给她们主持公道。
连个懒觉都不让人睡,还谈什么公道。

一出门朕就被两个人一左一右抱住大腿,一个是孙宝林,一个是李才人。
李才人哭得梨花带雨,妆都花了;孙宝林索性是素颜,披头散发。
可见是真撕,而且撕到了一定境界。

朕的起床气很严重。
朕很想一记佛山无影脚把她们踢出去。
不不不,朕虽然在国家大事上略昏君,男女关系上略渣男,但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
何况昏君和渣男,那都是历史遗留问题,朕现在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是朕的不二信条。
于是朕把两腿叉开站成一个大字,让她们抱得舒服些。

李才人有备而来,先行告状:“陛下,若不是赵婕妤不畏强权见义勇为揭发这贱人的栽赃毒计,臣妾就要变成背黑锅的替死鬼,给枉死的小皇子抵命了!还连累了王昭媛!”
王昭媛阴沉沉地站在左边台阶下。
孙宝林气势没李才人足,哭唧唧地抹眼泪:“不是臣妾干的,臣妾也是被陷害的……臣妾和文美人是同乡,一起进宫相互扶持至今,怎么会害她和小皇子呢……德妃更没有指使臣妾嘤嘤嘤……”
钱德妃一脸不屑地站在右边台阶下。
“臣妾死不足惜,但小皇子太冤屈、太可怜了!这可是陛下唯一的子嗣啊!”
“臣妾与文美人情同姐妹,文美人落了龙胎,臣妾比自己的孩子没了还要难过……”
“赵婕妤可以作证!”
“陛下明察,臣妾冤枉!”
赵婕妤站在台阶半腰,冷眼旁观。

这样的事不是头一回了。
宫斗嘛,几百上千个女人抢一个男人,大部分人平日实在太无聊太压抑了,斗一斗发泄精力释放情绪缓解压力有益身心,可以理解。
以往朕都是和个稀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把她们劝解回去。
但这回不一样。
谁是谁非朕没心情判断,朕只听到几个关键词。
枉、死、的、小、皇、子。
文、美、人、落、了、龙、胎。
天要亡朕啊这是!
不给人活路!

朕看了看左右两边腿上抱得颇是舒服的李才人和孙宝林。
算了,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什么的改日再说,朕还是当回昏君渣男吧。
于是朕左右开弓刷刷两脚,把她俩直接踢飞了出去。
并不是朕强壮勇武力大如牛,而是这些妃子们都太虚弱了。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一个个全都瘦成皮包骨头芦柴杆,走一步喘三喘,随便一甩就下去了。
朕从前的审美颇是扭曲。

不不不,现在不是吐槽朕审美的时候。
从前的朕审美再扭曲,好歹能让文美人怀孕啊!
一想到接下来朕也要让后宫的某个妃子怀孕,朕就觉得这个世界对朕充满了恶意。
朕对面前这些抢着想怀朕的孩子并弄死其他人的孩子的妃子们也充满了恶意。

朕从来没有动过这等雷霆之怒,台阶下的钱德妃和王昭媛腿一抖,也跪下了。
跪就跪了,还在那里争辩:“文美人身边服侍的人都是陛下钦定,除了孙宝林被文美人视作姐妹,谁还能接近她给她下毒?”
“李才人昨天不是刚刚借口道喜硬是凑过去探望吗?”
“所以才被你们选作嫁祸栽赃的人选呀!”
叽叽喳喳,不拉不拉。
朕听得很是头疼。
朕一头疼就昏昏沉沉。
这很符合朕昏君的名号。
以前但凡有人在朕的地盘掐架,最有效的止战方法就是把他们统统拉黑。
于是朕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全都拉下去,各打一百大板。”

朕身边的总管太监高公公好心提醒朕:“一百大板会要人命的。”
也对,朕只是昏君,并不是暴君。
不但不是暴君,相反,朕觉得朕还颇算善良,以人为本。
“那就……”朕对打板子没有概念,“打到求饶为止吧。”

结果第一板下去,李才人就哭爹叫娘地求饶了;孙宝林只会嘤嘤地哭;王昭媛和钱德妃是名门之后,比较有骨气风范,互相拼着劲不肯求饶,意志虽然坚定然而身体却很诚实,扛了七八板先后晕了过去,朕敬她们是条女汉子;赵婕妤……
赵婕妤惊恐:“为什么臣妾也要受罚?”
“因为朕公正公平,一视同仁。”
赵婕妤能屈能伸:“臣妾现在就求饶,是不是就不用挨板子了?”
“不是。”

揍完了妃子,朕并不觉得开心。
朕现在不但是个风流渣男,还是个会家暴的渣男了。
还一次家暴了五个老婆。
但家暴并不能挽回小皇子的生命,更不能解决朕眼前的难题。

听说宫斗这种事情,比较容易出现在脑子糊涂、沉迷声色、宠幸佞臣、智商捉急的帝王晚年后宫中。
可是朕才二十三岁,正当壮年。
不过脑子糊涂、沉迷声色、宠幸佞臣、智商捉急这几点,朕好像有点符合。
朕五岁登基,当了十八年皇帝,从职业生涯的角度来看,也差不多到晚年了。
这个年代的人平均寿命只有三四十岁,从生理角度看,朕离晚年也不远了。
朕颇是惆怅。
朕感觉朕差不多已经是个废物皇帝了。
不对,朕本来就是个废物皇帝,不然也不会惹得老天爷都看不下去。
但是别的废物皇帝好歹还会传宗接代,靠儿子孙子翻盘,朕连传宗接代都不会。
想到这里朕就更惆怅了。

朕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长吁短叹。
贴心的高公公过来问:“陛下心情不佳,要不要召舞乐歌姬来解闷?”
起初朕心情不佳的时候,他还问朕要不要召妃嫔来当解语花。
还一次召三个!
朕怎么能如此荒淫无道呢!朕就算有这个贼心也没有贼啊!

不不不,朕并没有这个贼心。
于是朕选择做一个有逼格的皇帝,看舞蹈、听音乐,舒缓心情,陶冶情操。
如此高雅的爱好居然也被大家认为符合朕昏君的设定。
可见明君真的很难当。

这次朕连看舞蹈听音乐的心情都没有了:“算了,朕只想静静。”
高公公说:“遵旨,老奴这就去办。”然后出去了。
朕不是很懂他的谈话逻辑。

朕确实很想静静。
静静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朕想念静静棕红色的波浪长发,想念静静每天变换各种妆容的漂亮脸蛋,想念静静娇小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想念静静没有腿毛的光滑肌肤,想念静静那张松软如云朵的床,想念静静冬暖夏凉温馨舒适的家。
朕还想念静静的狗。
还有静静家楼下的麻辣小龙虾。
总之朕想念静静的一切。

哦对了,小龙虾是入侵物种,原产美洲,就算朕贵为皇帝,现在也吃不到。
辣椒原产地也是美洲,现在也没有。
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当皇帝有什么意思,生无可恋。
于是朕加倍想念静静。

你要问静静是谁,是不是朕的初恋,那你就太落伍了。
静静就是朕。
朕就是静静。
这话有点绕,但朕以为此时世界那一端冰雪聪明的你肯定能领会。
领会不了的罚出门左转恶补穿越重生小说三百篇。

朕默默地想了一会儿静静,高公公回来了。
高公公说:“老奴把陛下心尖尖上的人儿带过来了。”
很好,你这句话成功吸引了朕的注意。

《“男”配她成了团宠》作者:观闲君 搞笑

《“男”配她成了团宠》作者:观闲君

文案 穿进一个校园修罗场买股文,郁秋染发现自己竟是“男主”之一。 且人设是温柔学长,偏执黑化,被其他男主联合胖揍,悲惨而终。 而在贵族学院的四位“王子”里,追逐着贫穷善良好女孩的,除了她这位孤独忧郁的...
《阴间角色模拟器[聊斋]》作者:玉食锦衣 搞笑

《阴间角色模拟器[聊斋]》作者:玉食锦衣

文案 当脆弱画皮遇上电锯狂人会发生怎样的午夜惊魂?当半夜不睡瞎溜达的狐狸精遇上传统奶奶,会遭遇何等的古板摧残!当树妖姥姥遇上疯狂园丁,又会发出怎样的惊声尖叫!当壁画女仙遇上癫狂的人体雕塑艺术家,会碰撞...
《求你骂我好不好》作者:撒空空 搞笑

《求你骂我好不好》作者:撒空空

文案 沙雕文·无脑·苏爽——“求你骂我好不好。”——“如此奇怪的要求,我真是闻所未闻。” 李沉醉穿入了三剧本合一的书中,她的剧本是【比替身还惨的白月光】,【被厌弃的假千金的一生】,【美强惨男主的炮灰未...
《沙雕女主只想退圈[穿书]》作者:沐沐猫 搞笑

《沙雕女主只想退圈[穿书]》作者:沐沐猫

文案 一心搞钱的顾西溪拿到影后的当天盘算着即将飞涨的片酬时,穿成了娱乐圈文里面声名狼藉、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炮灰女配,还绑定了个炮灰系统。系统告诉她:你得扮演这个炮灰女配,达到粉丝为0的成就,退出娱乐圈...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