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听说你要设计我》作者:余姗姗

Chapter 01
  
  清晨,阳光悄悄溜进窗帘的缝隙,淡色的光落在卧室的床尾,一室馨香。
  
  颀长挺拔的身躯霸占了大半张床,男人的眼皮动了动,睁开时眼窝处印出一道深折,瞳仁深处流淌着淡淡的旖旎。
  男人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还不到七点。
  随即他侧过头,看向躺在另一边的女人。
  
  皮肤细腻,睫毛卷翘,面色红润,照进室内的那点光影恰如其分的勾勒出女人姣好的侧颜线条,搭在被子外面的手指泛着光泽。
  男人单手撑头欣赏了片刻,直到他点开手机的拍照功能,对着自己一照,原本上扬的唇角倏地抿直了。
  冰冷的目光里只剩下嫌弃和批判。
  
  昨晚,他们折腾了大半宿,还喝了不少酒。
  他必须得承认,就算是上天赋予的美貌也经不起这种考验,酒精和美色足以让一个帅哥颜值折损那么一丢丢。
  男人审视片刻,终于忍无可忍,轻声轻脚地下了床,走进浴室。
  
  几分钟过去了。
  男人又无声地走了出来,无声地躺好,望着天花板。
  直到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手机响起闹铃,女人却只是蜷缩了一下,没有碰手机,还往棉被里沉了沉。
  
  男人伸长手臂,将手机按停,转而将棉被和她一起卷进怀里。
  “该起了。”
  轻柔的三个字,就贴着女人的耳垂。
  
  女人歪过头,直到脖颈上落下几个吻,痒的她想笑,这才睁开眼斜睨着男人。
  男人刚要俯身吻上女人的唇,就被她的两根手指挡在中间,眼里竟没有半点惺忪,说话间还带着戏谑:“年轻几岁就是不一样,昨天喝了那么多酒,睡了不到三个小时,皮肤还是这么好。”
  男人受到夸奖,再也压抑不住唇角的自然上扬,连嗓音也跟着低迷几分:“那是因为你还没照过镜子。”
  
  清晨,帅哥,暖被窝,还有甜言蜜语……
  这才是人生吧?
  
  女人侧过身,一手撑着头,慢悠悠的笑了:“我刚才已经照过了。”
  男人的笑容凝结了。
  “就在你偷偷去洗漱的前十分钟。”女人边说边对着男人的脸嗅了嗅,煞有其事品评:“嗯,你闻上去有一股很高级的香味,你……是不是用了我的护肤品?”
  
  “……”
  
  一阵沉默。
  男人的眸子眯了起来。
  女人忍不住笑出声。
  直到男人一把掀开棉被钻了进去,女人又笑又叫,四处闪躲,却和男人滚作一团。
  
  ……
  ……
  
  清晨,温暖的被窝里伸出一条细白的手臂,一把按掉床头柜上的手机闹钟。
  夏天晴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一手下意识探向旁边。
  
  空的。
  又是梦。
  
  清晨,一个人,暖被窝,不能懒床……
  这就是人生吧。
  
  夏天晴睁着眼发了会儿呆,很快起床走进浴室。
  
  新的一天,开始了。
  
  ……
  
  不到半个小时,夏天晴就把自己捯饬干净,吃完早餐,准备上班。
  
  刚走出门口,就见对面那户空置许久的套房大门敞开着,五、六个工人正在往里面搬运家具。
  门边站着一个像是负责搬家公司业务的经理,正在指挥:“小心,这几箱是易碎品。”
  
  这些工人来来回回的起码搬了二十几个纸箱子进去,这还不算家用电器和家具,显然搬过来的这家人人口不少,只是除了站在门口的业务经理,不见其它人。
  
  业务经理也注意到夏天晴的眼神,他笑了一下,刚要上前打招呼,夏天晴的目光就垂下来了,落在手机里上。
  进来一条新微信,发件人是夏天晴的直属领导,Live Life建筑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尚欣。
  “结果怎么样?”尚欣只有五个字,单刀直入,问的是她这趟出差的结果。
  夏天晴回复道:“给我半个小时,我到所里向你汇报。”
  “好。”
  
  夏天晴进了电梯。
  
  又过了片刻,站在对门的业务经理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接通,业务经理快速扬起笑容,说:“江先生,你好,你委托我司的搬家工作正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一切顺利,预计今天之内就会完成,下午会有人上门来为你拆包和打扫卫生。哦,刚才我看见住在你对门的邻居了,是位女士,她……”
  
  她……什么呢?
  男人回想着刚才女人的表情——眼神似乎没什么温度,嘴唇抿着,像是很不耐烦被打搅,看上去有点不好惹,生人勿进,还有点高冷?
  
  只是业务经理还没思索到合适委婉的形容词,这时就听到手机里响起一道淡淡的嗓音:“不要打搅邻居,搬家的时候让工人们尽量放轻音量,避免引起邻里纠纷。”
  业务经理一愣:“什么……哦,好的,好的,我没有打搅你的邻居,放心吧,我们的工作非常谨慎,保证不会扰民!”
  
  ……
  
  历城的夏日,从太阳升起便热的密不透风。
  
  主路已经堵死了,夏天晴叫的车在辅路上穿行着,电台DJ正在讲笑话,夏天晴却无暇去听,全神贯注的回复工作信息。
  她当初选择在这个小区买房子,除了小区楼盘的结构是她亲自设计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距离Live Life建筑事务所很近,就算堵车也就十几分钟。
  果然,今天的车程还不到十五分钟。
  
  夏天晴来到办公大楼,随着人潮走进电梯,很快就被人挤到边缘,但她连眼皮子都没抬,又刷开一封邮件。
  电梯走走停停,门开了两次,原本挤在一起的人也各自散开。
  夏天晴身边也走了两个人,空间松动了些。
  谁知这时,鼻子里突然钻进来一股异味,就是长期不洗澡的那种味儿。
  
  夏天晴下意识皱了下鼻子,侧头一看,是所里新来的研究生齐健。
  齐健嗓门不小:“夏工,这么巧。刚才进电梯我就看见你了,你不是出差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哦对了,图我改好了,昨晚已经发到你邮箱了,等你有空了再看看。”
  
  夏天晴放下手机,目视前方半晌没言语,直到前面的人又下了一波,她往前挪了两步,这才说道:“我已经看过了。”
  
  这么快?
  齐健又问:“那是不是可以出图了?”
  建筑图纸审核通过可以出图,报审之后,图纸会送到指定的监理手里,项目投入施工。
  但齐健的图还卡在第一步。
  
  “你的图暂时还不能出。”夏天晴音量不高,口吻也淡。
  齐健明显一愣:“可我已经按照你标注的问题都改过了。”
  “你是改了,但没有改到位。”
  “呃,那……那夏工你再帮我看看,还有哪里有问题,你说,我一个一个改。”
  态度倒是挺好的,可惜做事粗心大意,稀里马虎。
  
  这个新来的齐健,就是典型的给一鞭子走一步的那种人,他每次改完图,夏天晴都要不放心的再审核一遍,然后就会发现更多的坑。
  这要是换做之前,夏天晴一定直言不讳,可眼下结构部人手不足,招聘难度大,只要不是犯什么大错,还是要尽量把人留住。
  夏天晴再开口时,眼睛弯了弯,足够礼貌客气:“我的修改意见上有这样一句话——‘所有图同上’。按照字面的意思就是,我虽然只给你标注出一张图的问题,但是其他图也要按照我标注的标准来进行自查和修改,举一反三。所以,你还得接着改,改到可以出图为止。”
  
  夏天晴语气和缓,但她却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却看得齐健心里一阵发毛。
  齐健没声了,不由得想起这几天同事们小声嘀咕的某个传言……
  
  据说在夏天晴出差前,她正在看某人的图。
  助理送资料给她时,只见她眉头拧着,一脸不耐,嘴里还嘀咕了这样一句:“不是研究生毕业么,怎么水分这么大。”
  这句不咸不淡的评价,很快就在私下传开了。
  只是事务所里的研究生又不止齐健一个人,他刚听到这话并没有当回事,想着自己专业成绩也不低,怎么着也不会是在说他。
  直到这会儿他看见夏天晴的表情,又听她撂下这样几句,竟一下子联想到自己身上。
  
  电梯里气氛紧张,同乘的其他人也因为夏天晴刚才那几句不冷不热的“讽刺”,下意识让到两边,有的看手机,有的面色尴尬的盯着上方的楼层数字。
  齐健的心态也有点小崩,他咽了下口水,本想做点补救,可张了几次嘴,却愣是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电梯来到十六层,夏天晴率先走出电梯。
  齐健顿了一秒,连忙跟上,亦步亦趋的跟着夏天晴走进事务所大门,脸色难看极了。
  
  其实像他们这些跟图纸打交道的有几个脸色好的呢,不管是建筑师还是结构师都是高危职业,别说亚健康了,就是猝死也是常有的事。
  只是眼下,夏天晴面无表情的走在前面,齐健一脸灰败的跟在后头,这一幕看在前台小妹眼里,难免就多了另外一种解释……
  
  消息瞬间炸开。
  
  ——注意了,注意了!夏天晴出差回来了!
  ——新来的研究生很不幸,碰巧和夏天晴坐同一部电梯,好像还被夏天晴骂了一顿,看那模样都快哭了!
  
  “啊,夏天晴去尚欣办公室了了!”
  “我去,齐健要穿小鞋了!”
  “天呐,救救孩子吧!”
  “得了吧,咱还是夹紧尾巴做人吧,可别让人抓到小辫子,要不然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
  
  转眼,夏天晴已经来到尚欣的办公室门前,只是还没等她敲门,刚刚拿着打印文件回来的秘书崔源,就在后面轻轻咳嗽了一声。
  夏天晴的手停在半空,侧过身,便见崔源站在办公桌前朝她使了个眼色。
  意思是,尚欣这会儿心情不太好。
  
  夏天晴问:“因为谁?”
  崔源努出一个口型:“孙。”
  夏天晴扬了扬眉,明白了。
  
  这个“孙”指的就是孙构,尚欣的前夫。
  虽然这两人的婚姻前几年就已经告终,但在生意上还是合作伙伴,这家Live Life建筑事务所最早也是孙构出钱投资的。因为孙构在地产公司的背景,因为尚欣和各个甲方公司的关系,事务所做大的很快,这才吸引了其它股东的资金和几位合伙人。
  
  眼下孙构的投资虽然已经不是大头,可是他的人脉网和地位依然摆在那里,这些年也没少给事务所介绍合作,所以尚欣和他的利益关系非但没有因为离婚而切断,反而变得更加紧密,更加纯粹。
  
  夏天晴心里有了数,却没有半分退意,她自然知道尚欣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更加知道孙构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刚好,这两件事都和她有关。
  
  夏天晴抬起手,在门板上敲了两下。
  屋里传来回应:“进来。”
  夏天晴推门而入,门板有些沉,是屋里开着窗户,因为窗户外吹进来的风而顶住门板。
  风吹过夏天晴的衣衫和头发,还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
  
  办公室里,尚欣正斜靠着办公桌,一手搭在桌沿,指尖加夹了一支烟,她面无表情,眼神平静,看不出有任何不悦,但这屋里的气氛却十分僵硬。
  夏天晴站在门边,和尚欣对视一眼,便将目光转向尚欣对面的屏幕上。
  尚欣正在视讯会议,屏幕里说话的男人正是孙构。
  
  孙构正说道:“我知道你很欣赏夏天晴,但我早就跟你说过,她锐气太重,还有点桀骜不驯,这样的人可以培养成将才,但也需要小心驯化。任何将才都是双刃剑,要是没有善加利用,随时都会反咬一口。你看,这次派她去工地视察,她得罪了多少人,我不管她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这种事很快就会在圈子里传开,直接影响的是事务所的合作关系。”
  
  尚欣依然没什么表情,说:“天晴一向是这个脾气性格,左右逢源搞气氛不是她的强项,她在专业上是无可挑剔的。”
  
  孙构却不认同:“可这行不缺人才,专业过硬也要懂得为人处世,她连和客户之间的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谁会愿意和她合作?这已经不是夏天晴第一次怼客户了,上回她也是讲原则讲坚持,结果呢,对方后来对她就只有四个字评价——‘不知变通’。”
  这话一出,空气凝结了几秒。
  
  夏天晴没有动作,只是双手环胸的瞅着屏幕,以她站的角度,屏幕里的孙构不会看到她,但她却刚好可以看到孙构的一点动作。
  他应该是正坐在某辆车的后座上,脸上纹路清晰,走向老辣,两鬓斑白,眉头拧出川字,眼底颇具威严,趁着做工考究的西装,倒十分符合他的身份背景。
  
  其实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屋里三人都很明白,表面上,孙构是在计较夏天晴此次出差得罪了人,也有在翻旧账的意思,可事实上却是在敲打尚欣,还有点在指责和教育尚欣不会知人善用、调|教人才的意思。
  
  夏天晴扯了下唇角,早在她来Live Life事务所之前就听说过,孙构足足大了尚欣一轮,两人是利益婚姻,孙构一直在培养、扶植尚欣。
  果不其然,这就跟训孩子似的。
  
  夏天晴刚想到这里,略一抬眼,就听到尚欣这样说道:“说来说去,你只是听到施工方跟你的抱怨,那是一面之词,事实如何还不能定论,还是等我问过天晴之后再说吧。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视讯会议很快被尚欣切断了,接着她将手里燃剩下的半支烟按熄。
  
  夏天晴抬脚上前,高跟鞋踩在木质地板上,掷地有声。
  尚欣已经折回办公椅里:“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我想听你的解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