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万物皆为盘中餐》作者:藿香菇

这话听着答非所问,刘妈妈却无暇顾及。她满脑子都是刚才的那番话,一旦涉及生死,便是有一丝的可能性,也足够让人慌了手脚。
  
  刘妈妈又恨又怕道:“五夫人可知道我那不孝的儿媳妇现在何处?”
  
  只有逮住了那小贱蹄子,好好收拾堵住了嘴,这事儿才算完。
  
  听着“不孝”二字,宁杳暗嗤了声,点头说:“知道啊。”
  
  刘妈妈飞快压住恼恨,蹦出喜色,凑上前来,腆着脸谄笑道:“今日郡王妃吩咐的这差事,老奴不做了。烦请五夫人告知老奴,也好叫我将小蹄子逮回来。”
  
  这副前倨后恭,宁杳表情不变,只道:“刘妈妈你是怀里揣铃铛,想得美。我现在若告诉你,你下一刻不就得勒了我的脖子?”
  
  她又道:“敞开了说,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直接杀了我,咱们黄泉相伴一起去见阎王;或是你帮我做两件事,事成之后你便可去找你儿媳。你自己选吧,尽数在你,我是无所谓的。”
  
  刘妈妈不想她如此直白,面有踌躇。
  
  办砸了差事,最多挨斥挨罚,左右王妃容不得宁氏,这人迟早有一死。可她儿媳妇那该死的小贱蹄子告发的事儿,是迫在眉睫,要命啊!
  
  就是告知二夫人一同想法子,萝州城这么大,几天也不定能找着人。
  
  更何况以二夫人的性子,说不得为了省去麻烦,直接将他们一家子推出来做替罪羊。
  
  刘妈妈思及利害关系,一扫犹疑,连连干笑道:“五夫人想老奴帮着做些什么?”
  
  宁杳喝茶润唇,说道:“一,去厨房端些吃食来,要有荤有素的。
  二,明日辰时前准备几辆马车,不要府里的,也不要车马行的,悄悄从外头找来停在西间侧门稍隐蔽的地方,我有用处。”
  
  郡王府藏污纳垢,暗箭诡计防不胜防,又有个郡王妃虎视眈眈,还是先找机会离开了这地方,才好再说其他。
  
  这都是好办的小事,刘妈妈应下,偷偷出了无人的西风院,到大厨房叫老姐妹帮她整了些饭菜,约小半个时辰,才又匆匆回来。
  
  竹笋肉片,卤猪蹄,从世子妃的份儿里偷偷匀出来的一碗参茸老鸡汤,还有碟炒青菜。
  
  宁杳很满意,捏起筷子,瞥向杵在一旁的刘妈妈,“刘妈妈,你还在这儿做什么?我就不留了你,可要记得马车的事。”
  
  刘妈妈暗自咬牙,小步退出门去,恨恨不已。
  
  老鸡汤鲜美大补,入了胃里转化而来的灵气也是充裕,可惜这具身体天生废材,没有灵根,暂时无法吸收修炼。
  
  宁杳无法,只得慢慢疏导,用来修补伤处。吃完了饭菜,胃里也什么感觉,连消食都省了直接上床睡觉。
  
  次日天清气朗,晴空湛蓝。
  
  约莫辰时过半,负责往西风院送饭的下人才提着食盒推开大门。今日的早食是一碗青菜粥,一碟脆萝卜,再加两个白面馒头。
  
  宁杳一粒米都没剩下,在送饭婆子隐含嫌弃的注视下放下碗筷,慢悠悠到院子里又折了花,撇了花瓣儿当饭后点心。
  
  西风院在王府不打眼,伺候的下人多不尽心,在郡王妃和管家的故意放纵下,大都各找出路,已经跑得差不多了,便显得这地方格外冷清没有人气儿。
  
  如今偌大的院子就只剩四个下人,两个做粗活儿的,一个在后屋负责照看便宜丈夫扶琂的,还有一个是从晖州王家陪嫁过来的丫头,名叫觅秀。
  
  觅秀昨日身体不舒服,喝了药早早歇了,刚刚才起来。简单收拾了一番仪容,见宁杳在外头坐着,规规矩矩行了个礼,说道:“五夫人,时候不早,该往正院儿去给郡王妃请安了。”
  
  提到郡王妃三个字,宁杳动作顿了顿,旋即点点头,很是利索地起身来。
  
  一路走过小径长廊,可见府中已然热闹了起来,随处见得侍女小厮的影子。横斜在廊边柱前的花枝,繁丽而绚烂,一派春日的明媚,叫人格外心喜。
  
  宁杳也微弯起眉眼,含了半分笑意。
  ……
  正院里郡王妃才刚起身,昨夜欢情放纵,眼角眉梢皆是春意。白露到底还年轻,羞得不敢直视,只手上熟练地挽起绣着团花的床幔,又恭敬地递上一方热帕子。
  
  郡王妃擦了脸,问起正事儿,“西风院里宁氏可妥当了?”
  
  白露回道:“刘妈妈还没传来消息。不过王妃放心,那毒汤性烈得很,喝下去就是在世华佗也救不得性命,不会出差错的。”
  
  郡王妃颔首,揽镜自照了须臾,语声平平却格外凉薄,“人活在世上,总要有个用处,能了了我的心愿,她也算是死得其所。”
  
  白露未敢再多言,为其穿衣梳发,才一道往正屋去。
  
  正屋里已然坐了不少人,个个都是年华正茂的时候,满头珠翠,一身锦裙,映得人面娇丽。
  
  看着底下风韵多姿的侧妃姨娘,还有几个年轻漂亮的儿媳,郡王妃头一回没有生出嫉妒和厌烦。
  
  她有舒颜丹在手,从今日开始,也不必再羡慕别人的青春美貌了。
  
  她掌心扣着绯玉十八子珠串,支着手,一派端庄,“今日起得晚,可是叫你们等了些时候。”
  
  诸人忙道不敢,面上恭谨,各自落座,再看上头郡王妃容色恍若年轻了几十岁,皆是一震。
  
  郡王妃在府中威严甚重,诸人便是心下吃惊,却谁也不敢出声问询。独世子妃含笑盈盈,温声道了一句,“母妃今日气色好。”
  
  郡王妃不应她,抿了口热茶,目光在堂中诸人一一扫过,果然未见宁杳的影子。
  
  她心知肚明,却仍是装了样子,“我瞧着怎么少了个人?”
  
  世子妃答道:“五弟妹身子弱,行动不便走得慢些,应是一会儿就到了。”
  
  郡王妃瞥向她,“你倒是清楚。”
  
  世子妃:“儿媳方才在路上有见着她在水榭边歇脚,还打了个招呼,才会有此一说。”
  
  在郡王妃眼里宁杳已然是个死人,却听世子妃说起这话,是瞬间变了一副表情。
  
  也是巧了,就在这个时候外头恰有人来报,“王妃,五夫人到了。”
  
  郡王妃重重合上茶盖,猛地看过去,就见外头慢踏踏地走进人来,穿了身红色绉纱裙,轻飘飘的似血雾一般,那两只眼珠子漆黑如墨,像也是寒碜碜的。
  
  郡王妃死死盯着她,手腕儿一抖,要不是门前落进的日光下有明晃晃的影子,她险些以为自己这是见到鬼了。
  
  怎么会?
  毒汤是特意叫人配的,根本没有解药,除非仙家灵丹起死回生。
  宁杳一个落魄孤女,体弱身虚,怎么可能还活着?
  
  毒是被谁换了,还是暗里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刘妈妈是怎么办的差事?!
  
  想到这里,郡王妃脸色难看至极。
  
  宁杳看她那面上青了白,白了青,不可置信的震惊模样,心情越是好了,一落座便捻了块芙蓉糕。
  
  郡王妃到底不同一般人,很快收敛了外露的心绪,定神冷然道:“宁氏,你倒是好大的派头,叫满屋子的人巴巴地等你一个。”
  
  侍女白露闻言也随之厉声喝道:“五夫人,上下尊卑长幼有序,晨昏定省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岂有叫长者等你的道理?”
  
  宁杳放下糕点起身来,温声应回,“我今日起得晚了,路上见春日景色好,走走瞧瞧的又慢了些,这才耽误了时候。”
  
  她面有愧色,拦住上茶的侍女,亲手端了托盘里头的茶盏,屈膝奉上前去,“叫王妃久等,实在是我不该。”
  
  这般作态恭敬又谦卑,在堂内诸人的注视下,郡王妃盯着那茶盏看了看,到底还是伸出了手去。
  
  那双手近在咫尺,宁杳嘴角动了动,腕间一松,滚烫的热茶便正正好翻在了郡王妃的手上。
  
  郡王妃来不及反应,当下疼得咬牙吸气,白露忙乱地拽着帕子,一边帮忙擦拭一边大声叫道:“五夫人你这是做什么!快!来人,来人!快取药膏来!”
  
  宁杳却小声委屈,恶人先告状道:“王妃不愿接我的茶,不接便是了,何苦故意掀了茶盏?您便是心中不快想寻由头来罚我,也犯不着伤了自个儿啊。”
  
  这倒打一耙叫白露目瞪口呆,放屁!
  
  郡王妃更来气,目光似刀,整个人都是寒森森的。
  
  宁杳微微睁大了杏眸,几分无辜。
  
  郡王妃看她端着一派无辜天真,娇丽明妍的模样,越是火大。
  该死的混账!胆大包天地算计到她头上来了!
  郡王妃连手疼都忘了,拍案而起,震得茶盏都哐哐作响,眼看就要发作。
  
  宁杳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她装模作样地轻皱起眉来,语速缓缓,声音里有几分低落之态,“前日白露告知我,说王妃与姜缀玉做了交易,用我的命换了恢复青春容貌的丹药,我原是不信的。”
  
  “可如今……我不过请安迟了些,一向端庄和气的王妃这便拿着不放,定要气势汹汹地处置我了。再瞧您如今焕然如初的样貌,看来白露所言不虚,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误会她一番好意了。”
  
  突然攀扯到自己身上,白露悚然一惊,失声道:“你胡扯,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王妃,奴婢没有……”
  
  “闭嘴!”郡王妃已经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了,在察觉到屋里诸人怪异的视线后,愈是恨不得撕了白露的嘴。
  蠢货!
  白露一惊,忙是低头不敢言语。
  
  而旁观诸人面面相觑,却是各有思量。
  
  郡王妃看世子妃几个儿媳的表情,心里似憋堵了一团缯絮,死活透不过气来。
  
  屋内一时安寂无声,只有各人动作间珠翠的碎响。
  
  郡王妃掐着手里的珠串,沉沉压下一口恶气,语声冷冷道:“哪里来的编排乱言,你也敢张口胡说?姜仙子什么样的人物,用得着费尽心思来取你的薄命?说句不好听的,人动动手指头,你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宁杳直了直腰身,正眼瞧去,沉声道:“王妃您说得在理,可有道是无风不起浪,若真没这回事,白露又缘何与我说这些,莫不是她蓄意挑拨?”
  
  白露真是恨死了,辩道:“奴婢没有!”
  
  宁杳打定主意要往她头上甩的,只做没听见。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是个胆小的,有这么一遭,府里是真不敢再待下去了。”
  
  “再有,夫君现下昏迷不醒,大夫也说就熬日子了,以后去了也是要入扶家的墓地祠庙,这最后的时日合该回扶家的老宅去……”
  
  她道出了重点,“夫君还姓扶,郡王府到底不是咱们名正言顺的住处,王爷王妃菩萨心肠多年照看,但我们却不能再厚着脸皮受这些恩惠。思来想去,还是今日辞行归家,恳请王妃允准。”
  
  宁杳开口菩萨心肠,闭口恩惠,但在座的都清楚,扶琂可没受郡王府什么恩,反倒是从小就吃了不少苦头。
  
  而郡王妃听得这些话,眼中晦暗不明。又是舒颜丹换命,又是扶琂病危,说来说去原是打逃出府去的主意。
  
  可真是好心思!
  
  她骂道:“扶琂现下这般模样,你还大搞周折舟车劳顿地回老宅去,到底存的什么心?!”
  
  宁杳:“王府在西城,扶家在东城,离得不远都是些平整大路,没得颠簸,也费不得什么事。”
  
  诸人看这暗潮涌动,面面相觑。尤其不喜扶琂的二夫人眼珠子一转,从旁撺掇道:“母妃,她既然定了心思,你就遂她去吧。这样不知事,你叫她到外头吃些苦头磋磨,就晓得在咱们郡王府的便利好处了。”
  
  两边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如何再有还转的余地。
  
  “你们爱如何便如何吧!真是一通闹剧,荒唐透顶!”郡王妃剜了二夫人一眼,拂袖离开,转过身脸沉如水,面色阴阴。
  
  待回到里间无人处,再忍不住火气,扫落杯盏,大发雷霆。
  ……
  郡王妃一走,正屋里诸人左顾右盼窃窃私语。
  
  宁杳不管她们说什么,专心吃着芙蓉糕。
  
  “五弟妹,母妃真是从姜仙子那儿得了灵丹?”问话的是四夫人。
  
  宁杳:“真的。”
  
  四夫人懊恼,“这样的好东西,早前我也该豁出脸皮,到姜仙子那儿求一些才是。”
  
  宁杳垂下眼帘,舒颜丹是不错,但姜缀玉的舒颜丹可不是那么好得的。
  
  依姜缀玉的狠心和周全,若她活蹦乱跳的不死,白拿了舒颜丹没干成事儿的郡王妃多半要遭反噬的。
  
  宁杳支着头,眼眸微动,姜缀玉的手段还挺叫人期待的。
  
  后悔不已的四夫人哀哀叹了几口气,没多久又与她低声道:“你也是厉害,敢说那些话去气她,现在怕是在里头怄气发火呢。”
  
  宁杳闻言也不作声,只咬着芙蓉糕笑了笑。
  
  四夫人掩唇也乐了半晌,再与旁人闲说几句,才各自离去。
  ……
  里间郡王妃发完了一通火,鬓发松散,白露正替她重新梳发。
  
  手上动作不停,话里劝慰道:“王妃无须气恼,便是五夫人离开了王府,只要还在萝州之地,还不是任由您处置吗。”
  
  郡王妃冷哼,“你说得好听,她已然有了防范,若离了王府,哪里会乖乖等着咱们下手。瞧方才那一场,你还看不出来是个怎样的胆大狡诈之物?”
  
  “不能叫她出府去。你一会儿吩咐下去,将府里的马车都占了,再叫人跑快些,到城里的车马行打个招呼,就说我郡王府周边两街,从即刻开始不准他们的任何马车通行,我倒要看她既没人又没车,要怎么带着半死不活的扶琂走回东城去。切记,要小心行事,不可声张。”
  
  有些事情可以暗里做,却决不能摆到明面儿上来。
  
  白露听罢,也觉这主意好,忙道:“奴婢记下了。”
  
  她匆匆出门,与底下几人说了清楚,才又回来重新拿起台上的象牙玉梳。
  
  密齿轻轻扫过,眼里却骤然见得郡王妃头上一根白发,吓得她手上一抖,惶然无措。
  
  白露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压根不敢告知郡王妃,更不敢妄动拔去。战战兢兢咽了咽口水,只强压下慌张若无其事地装作不知,将其掩在郡王妃一头墨缎似的浓密青丝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