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万物皆为盘中餐》作者:藿香菇

所谓流言猛于虎,这玩意儿的杀伤力可想而知。
  觅秀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忙忙扭头看向宁杳。
  
  宁杳乌黑的眸子微动了动,视线从门前格外安寂的人群中一一扫过,她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浅浅笑意来,问道:“你们有事吗?”
  
  外头没有人出声儿,他们正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她。
  
  扶宅的夫人与树藤杀人案有关的流言,一开始是从街头说书人那里传出来的。
  由于这案子在官府手里毫无进展可言,城中百姓自然也没什么新奇的谈资,说书人一通拍案高谈阔论正是时候,不到半天,整个萝州城的人都知道宁杳曾经给云老爹指过路,找到云姑娘尸体的事情。
  
  这事儿成为街头巷尾的热议,过后更是愈演愈烈。
  
  和宋捕头这个坚定且执拗的无神论者不同,盛国的大多数人都是信佛也信神的,看月老祠与青莲寺的香火鼎盛,可见一斑。
  
  刚开始他们也没往歪处想,只认为这位众口相传的扶夫人会些好本事,可转头又有人说了这位扶夫人实在行迹古怪,说不得她就是那个害人的凶手,使树藤的妖怪呢。
  
  三人成虎,越说越像那么回事儿。
  
  现在可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时候,如今人人深陷恐慌,没个安宁,都怕自己是下一个死者,毕竟谁不想再多活几年啊?
  
  这个时候,有人在后头张着嘴来回地推动怂恿,自然就没头没脑地随波逐流,跟着吆喝的人急吼吼地到扶宅来看个究竟了。
  
  可这一看,又迟疑了。
  
  门里的女子很年轻,秀眉连娟,炜烨含荣,正是最鲜活的好年纪。
  不过,虽说面容妍茂,丽质少有,却也不算绝世出奇,再看眉目一两分和顺,气质有十分干净,瞧来瞧去也不过就是个颜色过人的普通小娘子罢了。
  
  这……这真能和妖怪扯上关系?看起来着实沾不上边儿啊。
  
  世人常以貌取人,看屋里讨伐的对象并不是想象中妖精怪物或妖里妖气,或可怖害人的模样,诸人发热的脑子稍稍清醒下来,一时左顾右盼的窃窃私语。
  
  宁杳也不急,还叫觅秀搬了个椅子来在门里照壁前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大黄的脑袋。
  
  外头闹哄哄的,还是紫衣襕衫的读书人站出来,手里拿着折扇,直直指着宁杳,大声道:“你们可是忘了我们今日是来干什么的?加上昨日死去的几对新婚夫妻,已经足足二十条人命了,二十条啊!再这么下去,迟早轮到咱们,到时候一城人都得死绝啊!”
  
  他激情愤愤,一口一条人命,叫外头的人又焦躁起来。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涉及生死谁也淡定不下来。
  
  宁杳看过去,“可这与我有什么干系呢?”
  那读书人喝道:“当然和你有关系!因为你就是那害人的妖怪!”
  
  宁杳挑眉,歪歪头,“证据呢?就凭这你一张嘴吗?”
  
  那人重重叹了口气,转过身冲诸人作了个揖,“鄙人姓王,家住北花三巷,区区不才,多年苦读,只得了个秀才名。与几日前死在书斋的冷秀才原是邻里同窗。”
  
  “冷兄惨死,我是痛之愤之,恨不能手刃真凶,亲自为冷兄报仇。可官家无用啊,半月没有线索不说,还接二连三有乡亲父老断送姓命。”这王秀才面上显出沉痛来,“我们读书进学,为的就是以后出人头地,为国为民!这一桩桩惨案怎么能叫我袖手旁观?我就想啊,官家查不到,我来查!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找出凶手,叫冷兄叫这些枉死的冤魂泉下有知……也能瞑目。”
  
  他字字铿锵有力,面色涨红一副大义凛然又夹杂着愤然悲恸的模样,让周围同行人的心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涌动起来。
  
  宁杳倒是微微感慨,这位王秀才神采奕奕,容光焕发,怎么看也不像忧国忧民的样子啊。
  
  王秀才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继续向这些老百姓说道:“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
  
  他抬起手,“你们道这位扶夫人是什么身份?”
  
  有人答道:“扶五爷是郡王爷义子,自然是郡王的义儿媳了。”
  
  “正是!”王秀才看了宁杳一眼,“我一开始就奇怪,这样大的案子,官家怎么会什么线索都查不出来,这其中关窍我可算是知道了。有王府的大靠山在,谁敢啊?我就问谁敢啊?头顶的乌纱帽还要不要了?命还要不要了?”
  
  “官家的人都怕,我不怕!”王秀才唾沫横飞,“我来告诉你们事实的真相。先让诸位见几个人证人……”
  
  诸人瞪大了眼,屏住了呼吸,就见他扭头往后喊道:“冷嫂子,你来看看,当日冷兄出事,你是不是见到过这位扶夫人。”
  
  应声出来的小妇人髻上筱竹笄,身穿素麻衣,正是死者之一冷秀才家的新妇。她凄凄望了宁杳一眼,含泪道:“当时妾在里屋,曾听见过几声狗叫,出去瞧时,隐隐约约好像是见到了这位夫人。”
  
  人群中一阵顿时哄然,目光往宁杳身上飘去。
  
  宁杳慢悠悠剥了粒花生放进嘴里,瞧,这是睁眼说瞎话,有备而来呢。
  要知道自打从青莲寺回来,她可再没出过门的。
  
  王秀才挥挥手,让冷娘子到一边,又叫道:“何小兄弟,你又来看看,你私下与人闲说,在酒楼曾见过的奇怪客人,是不是她。”
  
  这次出来的和顺酒楼的小二,他紧皱着眉头,应道:“是,扶夫人当时定了十二菜,一点儿没剩,难得见到这种事儿,就记在心里了。”
  
  王秀才呵呵讽笑道:“十二个大菜啊,扶夫人好大的胃口,你吃得下吗?你一个人吃得下吗?寻常人都不行吧。”
  
  众人连连点头,就是在码头做活儿的大汉,十二个大菜也噎得慌啊。
  这纤纤瘦瘦的女子,怎么塞得下去?!
  在场的人心跳得越来越快,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古怪得很呐。
  
  王秀才再道:“还有一位马夫人,您府上就在扶宅隔壁,你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没有?”
  
  马夫人欲言又止,吞吞吐吐的,“这、这,要说奇怪的,就是扶家的四条狗特别厉害,还什么都会,跟成了精似的。”
  她咽了咽口水,“还有、还有他们家最近突然种了不少树,什么杏树啊桃树啊,一院子都是。”
  
  说到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树藤。
  树藤是什么?
  那就是害人的东西啊!
  
  诸人惊骇,有胆子小的连连退了好几步。
  
  宁杳:“……”真是厉害了,这些平常人不会留心的小事,居然真叫他给串起来了。
  这是铁了心的要把她说成妖怪,恨不得她去死啊。
  她斜晙了一眼,这秀才后头是谁呢?
  
  要说一心要她命,整个萝州城也就只有郡王府的那位了吧。
  
  宁杳低低头思索着,门前已然群声沸腾。
  
  一辆楠木马车从街头缓缓驶来,稳稳停下,一身紫裙广袖的郡王妃搭着婢女的手,踩着凳子下来。
  
  她头戴幂篱,双层的雾蓝纱严严实实罩了半身,多日被禁足府中,身子愈见孱弱,走了两步便有些喘气儿。立定了半晌,缩在披风下两只干瘦的手用力一攥,哑着嗓子冷冷道:“王秀才说得不错的,但还有些事情,须得本王妃来说个清楚道个明白。”
  
  众人举目看去,宁杳微微一笑,哟,幕后推手这不是来了。

网站:晋江 原文地址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