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女配的打脸日常[快穿]》作者:雪下金刀

【资料传输中……传输完毕。】
  
  云月玺从床上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粉色纱帐,轻烟软红香雾缭绕极是美丽,浸淫着富贵人家对女儿的娇溺,一帐可抵万金。
  
  云月玺看房门紧闭,门口影影绰绰地站了人影,按照身形来看是府内的丫鬟。她看此时的环境算是安全,开始查看这个世界的资料。
  
  看完之后,云月玺长舒了一口气,第一次想打爆这个世界男女主的狗头。
  
  资料显示这个世界的原身也叫云月玺,是当朝尚书的嫡女,自幼丧母,受尽尚书宠爱。云月玺长得闭月羞花,还有个玉树临风的世子未婚夫,本来她的人生该一帆风顺。
  
  可惜,尚书有个故交,故交早死留了个女儿叫柳若颜,尚书感念故交心疼孤女,便将柳若颜接到自己府里教养,一切规格用具都和云月玺一样。
  
  哪知,这就埋了祸。
  
  柳若颜并不是一个普通女子,她从现代穿越过来,满脑子新奇思想,吸引了很多优秀男人的注意。这些男人都将柳若颜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他们不能忍受柳若颜受到一点伤害。
  
  可柳若颜自诩独特,常常做些惹祸的事儿。柳若颜崇尚人人平等,自由恋爱,常给自己的下人长篇大论鼓吹这种思想,下人们中有的怀春少女受了这种煽动,被手段好些的男人一蛊惑,便魂都不知飞哪儿去了,一来二去,尚书府中就闹出了丑闻:某位小姐未出阁的丫头和仆役私自苟且,这丑闻一出,尚书府中两位小姐的声誉大受影响。
  
  柳若颜的追求者不忍见她被人嚼舌根,便买通了尚书府的下人说私通的下人是伺候云月玺的。
  
  云月玺便被京城众人嚼舌根,闺誉一落千丈。
  
  柳若颜和某些穿越小说中的女主一样,都爱男装逛青楼,还帮助花魁逃出青楼,被青楼的人追到尚书府……如果这事儿一暴露,柳若颜必将人人喊打,她的追求者便将柳若颜逛青楼的男装塞到云月玺的房间。自此,云月玺被千夫所指,未婚夫也和她退婚。
  
  云月玺本想自杀,又舍不得徒留尚书老父,便自此歇了嫁人的心思,还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女儿便一辈子陪着父亲,为父亲养老送终好了。”
  
  哪知,就是这个简单的心愿都没能实现。
  
  柳若颜在尚书府,窝藏了一个受伤的黑衣人,这个黑衣人面容俊美气度不凡,很快俘获了柳若颜的芳心,柳若颜和他私通了。
  
  两人爱意蓬勃,又都懂得什么叫闺房乐趣,每到深夜都颠鸾倒凤。终于有一天,这事情被巡夜的下人听到了,下人以为小姐的闺房进了贼人,慌忙去大喊。黑衣人不忍心上人名誉受损,便趁乱去了云月玺闺房,准备嫁祸给云月玺。
  
  为了嫁祸得更逼真,黑衣人毫不怜惜地撕烂了云月玺的衣服,不带一丝感情地破了她的身子后扔下衣服和自己的玉佩离开。尚书府的人冲进来后,便看见云月玺衣衫不整,满面潮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黑衣人留下的玉佩,也成了他是云月玺奸夫的证据。
  
  云月玺三番四次闹出丑闻,宗族的人觉得她丢脸,族长不顾尚书的阻拦,将云月玺带走说是要让她出家,实则,是当着其余全族的面,将云月玺沉塘溺死,说她轻浮下贱,败坏了云家的名声。
  
  柳若颜得知云月玺死亡的消息,被吓坏了,彻底不敢说和男人私通的是自己。
  
  之后,尚书因为云月玺的事儿,心灰意冷辞官归去,而和柳若颜私通的那个男子,却是当今七皇子,七皇子在尚书离京前下了聘书,将柳若颜娶作皇妃……
  
  现在的云月玺接收完记忆,长长地吐了口气,她挺看不惯柳若颜和她那些追求者的品性。云月玺本是修仙者,讲究因果报应,柳若颜她们自己种下恶因,却没胆子承受恶果,让无辜弱女去替她们承受。
  
  柳若颜是来自未来的穿越者,未来的时代崇尚人人平等,难道就不崇尚一人做事一人当?
  
  云月玺接受到的最后一幕记忆是一身红裙的原身云月玺冲她盈盈一拜:“女仙长,我含冤而死,实在不甘,求仙长替我讨回公道,我老父因我弃官归田,绝食而死,求仙长替我照顾父亲,我愿用十世轮回偿还仙长……”
  
  她被诬蔑私通,被人奸污,被沉塘而死……心里的冤无处可诉。
  
  云月玺受了她的跪拜,道:“你的公道很好讨回,只用三世轮回,加上你拜我一拜,你便给我两世轮回即可。”
  
  “仙长大恩……”红衣女又要哭,云月玺制止她:“你回去吧,从今日起,我就是你,我会为你洗清冤屈,为你拿回本该属于你的一生。”
  
  现在的一切都还没发生,可是祸患终将降临,云月玺必须未雨绸缪。
  
  等红衣女消失后,云月玺才睁眼起身打坐,这个世界灵气稀薄,根本无法修炼到飞天入地的地步。但是简单的做个武林高手应该没问题。
  
  云月玺清净打坐,她十分沉得下心,很快,外面就从日头高挂到夕阳斜下,落日金黄的余晖照耀在纱窗上。
  
  外面忽然一阵吵嚷,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唉,听琴,我都给你说过了,你不要动不动就拜我,这个世界人人平等,你怎么就说不听,你那么喜欢拜别人吗?”
  
  云月玺睁开眼睛,琥珀般有些淡的眸子里还残留着刚才吸收的一丝灵气,光滑剔透,美不胜收。
  
  她听出这个声音是柳若颜,起身走出去。
  
  柳若颜还在长篇大论,她长得很清秀,算是中等偏上的长相,现在瞪着眼睛显得很活泼:“我要去见月玺姐姐,听琴你快让开。”
  
  听琴不卑不亢道:“二小姐,我家小姐近日身体不适,还在静养。您要看望小姐当然可以,但是奴婢需要先行通传。”
  
  柳若颜不耐烦道:“事事都要通传,这样我怎么给月玺姐姐惊喜?听琴,不是我说,你实在太呆板无聊了。而且,你都在姐姐屋外守了半天,你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吗?”
  
  她小声嘀咕道:“不就是休息一下,至于要人守着吗?我房里的丫鬟我都不让她们伺候,好手好脚的,干嘛要那么多人伺候?”
  
  “这样吧,听琴。”柳若颜娇俏地转了转眼珠,主动挽住听琴的手:“姐姐对你要是严苛,我替你说好话,你去玩便是,不用怕姐姐责罚。”
  
  听琴闻言板了脸,缩开自己的手臂:“二小姐,请您慎言。小姐对奴婢很好,赏罚分明的同时,未曾说过奴婢一句重话,请二小姐不要害小姐。”
  
  听琴到底年轻,她听见柳若颜的话便生气,忍不住回击,小姐还没出阁,柳若颜这话不就是说小姐对下人严苛不慈,这名声传出去,小姐还怎么做人?
  
  柳若颜被听琴说愣了:“我哪里害你们小姐了,我和月玺姐姐是那么好的朋友。”
  
  “哥,我有害月玺姐姐吗?”柳若颜跺了一下脚,眼巴巴地望向旁边站着的英俊男子。
  
  云时青心底一柔,若颜实在是和全天下的女子都不一样,若颜古灵精怪,常常有奇思妙想,而其余女子,包括他的妹妹,都是被束缚得无趣的庸人。
  
  云时青安慰道:“若颜心地善良,怎么会害人?”
  
  他又看向听琴,眼里浮上严厉:“若颜只是无心之言,听琴你不必小题大做。”
  
  听琴听完更委屈,又不敢和云时青作对,只能低头道歉。
  
  柳若颜这下更不得了,叉腰道:“哼!我就说你冤枉了我,我和月玺姐姐那么好,最是体贴月玺姐姐了。”
  
  云月玺这时打开门,抚着额道:“听琴,谁在外面吵闹?将我的觉都吵醒了。”
  
  云月玺身子骨单薄,因此身上披了层薄薄的红披风,妍丽的红间又绣了一枝枝交错的白梅,美艳出尘,衬着她美不可方物的脸,清冷娇艳的气质,一下让柳若颜感到自惭形秽。
  
  柳若颜一直觉得自己是穿越女,是这个时代最特别的存在,可每次见到云月玺,她都觉得自卑,这次这种感觉居然更明显。
  
  柳若颜咬唇,满眼都是羡慕。她有些不甘,云月玺的灵魂呆板无趣,但只是仅凭着这张脸,似乎就能盖过她的光芒。
  
  听琴见云月玺被吵醒了,更是气恼柳若颜。
  
  明知她家小姐病了,说着是关心来探望,实际却在小姐门前大吵大闹,这是巴不得让小姐别休息呢。
  
  她生病的时候小姐给她请最好的大夫,为她送去最好的补品,她生病难受,小姐还难受得哭了。
  
  怎么有柳若颜这样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可惜大公子护着她,连自己亲妹妹都要靠边站了。
  
  听琴有一肚子气,但是因为想着云月玺身体一向差,现在就报喜不报忧道:“小姐,是奴婢和大公子二小姐说了几句话,不是什么不开心的事,小姐回去休息吧。”
  
  云月玺微咳了几声,算是知道原来的云月玺身体差到什么地步。
  
  她幽幽的美目望向听琴,在原主的记忆中,听琴为了护住云月玺不沉塘,一头撞死在了柱子上。她死前磕破了头,嘴里喃喃说着小姐是冤枉的,不是小姐的错,而死后发不出声音,也睁着怨恨的眼睛,死不瞑目。
  
  害听琴和原来的云月玺殒命的人,就是柳若颜。
  
  柳若颜却不依,明明是听琴冤枉她,怎么能这么轻飘飘地揭过去?
  
  柳若颜对云月玺甜笑道:“月玺姐姐,是我要来见你,听琴非多此一举说要来通传,还说我会害你,月玺姐姐,你要为我做主啊。”
  
  柳若颜叽叽喳喳地像个麻雀,委屈地抱怨自己受的苦,完全没顾念云月玺的身体。
  
  要不是云月玺刚才吐纳了些天地灵气,现在早就被吵得晕了过去。
  
  云月玺又咳了几声,一副弱不胜衣的病态:“咳,抱歉,若颜,我现在在病中,大夫说我要静养,脑子有点糊涂,不擅长梳理这些复杂的事,你能不能再说一遍?咳咳,我……咳,我一定会为你做主。”
  
  云月玺温软的美目看着柳若颜,完全没有一丝指责。
  
  但院内的其他下人听到都暗自撇撇嘴,这柳家姑娘是个什么人?小姐还在生病,她上门来吵醒小姐,吵架完还要小姐托着病体给她做主,这脸怎么那么大?
  
  也亏得小姐性子软,书香门第涵养好,换成其他人,早都把她轰出去了。
  
  柳若颜却听不懂,马上趾高气昂道:“是听琴无缘无故说我害你,我根本没这个想法,听琴冤枉我,我不依。”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