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贵妇》作者: 陌上纤舞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1日15:32:08 评论 1,642 次浏览

现在的小三都怎么了?不是应该躲着人家老婆吗,哪有上赶着来招摇示威的?

  乔沐希看着挺个大肚子雄赳赳气昂昂进门的小三,原本的不解现在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想母凭子贵取代她裴家主母的位子。

  助理齐瑶将小三拦在门口,豪门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各自都有一套处理办法,像那种正房不小心把小三孩子弄掉之类的事,最好不要发生,所以她根本就不允许小三接近正房。

  乔沐希看眼齐瑶,齐瑶会意地打开掌上电脑,双手麻利地敲上几个字。

  乔沐希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小三,由于怀孕,身形胖了不少,尖脸也变成了圆脸,但依稀能看到些清秀的影子,这个人她似乎有些印象,跟裴逸闹过一阵绯闻,最后不了了之,好像是个明星……

  齐瑶走过来,站在她的侧前方,一手稳稳地托住电脑,另一只手掌控着页面,齐瑶观察乔沐希的目光,当她的目光看到最后定住不动时,齐瑶会自动帮她翻页。

  乔沐希快速看完资料,跟她印象中差不多,是个三流明星,她抬起头,气定神闲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女人,没有惊讶,更没有恼羞成怒。

  “有事?”她坐在大厅中央的沙发上,俨然一副豪门主母的神态。

  刚刚乔沐希的打量已经让陈雪儿感觉到不自在,她看到乔沐希尖瘦有型的脸,名贵套装下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自己显得有些自惭形秽,现在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这种不平等使陈雪儿有些气短,但她一想起自己的肚子,底气就足了起来,努力挺了挺肚子,然后趾高气扬地说:“你也看到了!”

  乔沐希点头,“的确看到了!”

  “我跟他孩子都有了,你是不是该让位?”陈雪儿心里有些打鼓,虽然这个裴太太既没有生气也没有一点生气的迹象,这种不正常更令她心里忐忑。

  “孩子的爸爸呢,他怎么让你一个人来,还真是不体谅孕妇啊!”乔沐希摇头叹气,如水的眸中敛着一丝凌厉,只是转瞬,令人来不及看到。

  “啊?”她说“孩子的爸爸”?那不就是那个女人的老公嘛,她的语气怎么一点事不关已的样子?

  陈雪儿看见乔沐希拿出手机,拨了号,心中有些不解。

  “心肝,难得你给我打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好听的男人声音,DJ一样的嗓音,就是语气戏谑,使人难以听出诚意。

  乔沐希忍不住打个冷战,至今还没适应她这位老公的“甜言蜜语”!

  她的声音刻意温柔下来,又不失端庄,既有主母风范,还有女人特有的柔情,“逸,有位小姐说怀了你的孩子,她来……”

  在外人面前,她都是这样肉麻地称呼自己的老公。

  “我马上回来!”裴逸没有多说一句便挂掉了电话。

  乔沐希总算听到老公的声音正常起来,似乎还略带有些焦急的样子,唇边忍不住泛起笑意,她看向门口的小三说:“逸马上就回来!”说罢吩咐道:“齐遥,给这位小姐找把椅子!”

  她是不屑说这个小三的姓名,这种女人多了,她哪记的过来,能给把椅子算是开恩了,当然她不确定裴逸跟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否则早就直接就把她赶出去了。

  陈雪儿的脸微微有些变色,她坐在椅子上心里不安起来,她意识到这个女人不像自己想的那样简单,而她想的场面也没有发生,现在更可怕的是乔沐希竟然不怕撕破脸,叫裴少回来,通常豪门太太遇到这样的事不应该往下压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甚至有的还容忍外面的女人,怎么事情到了自己这里就不按常理出牌了?

  落地窗外,二辆车停在别墅门口,前面的车子下来四个身材均在一米八五的高大男人,走到门口一边各两人站成两排,后面白色布嘉迪豪车中下来一个男人,从保镖中间不紧不慢地走过。

  谁都知道这四位保镖是裴少出场的标志,那辆天价豪车则是裴少目前最钟爱的一辆。

  裴逸双手插兜,闲闲地走进来,他那双丹凤眼微微眯起,唇边是惯常的微笑,挺拔的上身松散地穿着一件白衬衣,扣子随意敞开两颗,毫不吝啬地让人看到他小半胸肌,在走过陈雪儿的时候,目光根本就没往她身上撇,只是眼里的温度瞬间跌落,他头也不回地对门外的人说:“王志,先让陈小姐在车里等着!”说罢几步走到乔沐希面前,在她一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王志走进来,面无表情地说:“陈小姐,走吧!”

  陈雪儿到底还是怕裴逸的,不管怎么说他都好几个月没找过自己了,刚刚看他的眼中没有惊喜,只有……漠视,她忍不住有些失落,但还是听话地跟着王志出门。

  乔沐希给齐瑶使个眼色,齐瑶也走了出去。

  裴逸还没开口,乔沐希就抢先说道:“看样子你是想离婚了?”

  “没有的事!”裴逸随意地靠在沙发上,一副少爷姿态,他眸中兴味十足,“吃醋了?”然后饶兴趣地等着她的反应。

  她的表情微微严肃下来,“我是担心万一闹到老宅那里让我不好收拾,以后你最好不要再给我惹这种麻烦!”

  他呵呵地笑着,“这点事都应付不了,你如何坐稳裴家主母的位子?”

  她听了他的话,笑起来,“那倒好,我总算可以解脱了!”

  他突然探出身子,黑而耀眼的瞳仁直视着她,一双好看的薄唇低哑地说:“我裴少的柔情不知多少人想要,你就不想?”

  她别开头,对他那双天生会放电的眼有些招架不住,这个男人就是天生的花蝴蝶,哪怕他坐在那里不动不笑就有一大堆女人上赶着扑过来,如果他给一个眼神那堆女人就会疯狂,再加上他多金的身份,不知每天不知有多少女人想爬上他的床,当初她怎么就挑了这么一个男人嫁了呢?

  她若无其事地拉了拉自己的裙子,淡淡地说了句,“我没兴趣!”

  他还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她,又拉长声音说道:“心肝儿,今天我好容易回来,咱们去吃爱心晚餐如何?”

  她又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唇边却勾起一个完美的笑,“老公,今天就算了,我还有事!”说罢站起身踩着高跟鞋款款走出门。

  裴逸斜在沙发上毫无形象,脸上还挂着兴味的笑,看着自己的娇妻出门,翘着二郎腿,半响才想起来车里还有个陈雪儿要处理,这才站起身,也向外走去!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