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住那个总裁/定制良缘》作者:寸薪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7月1日17:16:19 评论 3,575 次浏览

宁州市,早春时节。
宋兰心手里的小纸片已经被她攥得有些皱了,上面只有简单的几行字:eros事务所,林森路8号六楼,阮长风,以及电话号码。
三天前,宋兰心第一次见到这个叫阮长风的男人。
一开始,当阮长风出现在她打工的咖啡厅时,宋兰心并没有过多留意,他看上去三十不到,相貌谈不上如何出众,气质也很疏懒,一身休闲装,看着像个体制内混日子的公务员。
当阮长风走进咖啡厅后,对柜台后的她点头致意:“您好,我找人,有没有一位张小姐已经来了?”
宋兰心还没说什么,角落的卡座里突然站起一个戴墨镜的女人,对阮长风拼命招手,显得十分激动的样子:“长风长风,这里。”
阮长风缓步走过去,显然卡座里那位便是张小姐了。
张小姐见阮长风来了,立刻摘下墨镜,露出一张如花的娇妍面容来。
看到张小姐的长相,宋兰心一惊——这张脸,她太熟悉了。
连续三天,宁州市的报纸电视都在报道传媒业大亨田恩荣的世纪婚礼,据说田恩荣对新娘一见钟情,不顾家里的反对坚持要娶这位姑娘为妻,正式婚礼就在明天,新娘子的身份终于曝光。
自然是漂亮的,报纸上刊登的照片,她小鸟依人地挽着田恩荣,整个人洋溢着幸福安宁的光——只是出身太过普通,父亲是建筑工人,母亲失业在家多年,新娘本人在遇到田恩荣之前,也不过是个幼儿园老师。这样一个平淡的姑娘,却能得到田恩荣那样英俊富裕的丈夫,可见缘,妙不可言。
宋兰心这几天把所有关于这场婚礼的报道都仔细看了一遍,她觉得自己各方面的条件比新娘子好得多,凭什么是她得到了这场世纪婚礼呢。
而现在,明天就要正式结婚了的张小姐却出现在自己打工的咖啡厅里,约会一个年轻男人。宋兰心的眼中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这背后一定有什么猫腻!
宋兰心借着倒柠檬水和点单的机会在两人身边频频逗留,把两人之间的对话偷听了个十之七八。
只听张菱悦说:“……功夫不负有心人,真是多谢你们。”
阮长风温言道:“恭喜张小姐得偿所愿,只是婚姻是很漫长的事情,以后还要多加留意,时刻谨慎才是。”
张菱悦:“我自会注意,不辜负了你们的一番苦心。以及——这是尾款。”
阮长风接过钱来草草数了,有些诧异:“多了十万?”
“多的钱,是想和你商量,”张菱悦道:“你没有见过我,我从未向你寻求过任何帮助,我能嫁给阿荣是缘分和命运的安排……这样……可以么?”
阮长风微微眯起眼睛:“张小姐,你在质疑我的职业道德啊。”
张菱悦苦笑:“我自然信得过长风,只是阿荣……他在传媒业的势力雄厚,未必没有查出来的那天。”
阮长风沉吟片刻:“你明知他的信息渠道到处都是,今天不该冒险来见我,尾款让小米转交就是了。”
“是我冒失了,”张菱悦诚恳道歉:“我想当面谢谢你。”
她扬起手,纤细的无名指上,钻石熠熠生辉:“这只是订婚的戒指,明天他还会给我戴上一个更大更美的钻戒。”
“谢谢你,阮大哥,如果不是你从中谋划,我还在忍受一群熊孩子撕我的头发。”
午后的眼光透过玻璃窗,照在张菱悦的钻戒上,折射出迷人耀眼的魅惑光芒。宋兰心被那光辉闪了眼睛,渐渐露出痴迷的神色来。
后来张菱悦和阮长风先后离去,阮长风保持绅士风度,主动找宋兰心结账。
随着现金一起递过来的,还有一张小卡片:
eros事务所,林森路8号六楼,阮长风。

这事看起来太悬乎,宋兰心犹豫要不要尝试,先试着在网上搜索了一下eros事务所,只是查出来eros厄洛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爱□□字,关于这家事务所则只有些零星的碎语,说是可以帮助灰姑娘嫁给如意郎君,近乎都市奇谈。
宋兰心犹豫到周二下午四点半,一辆宾利添越停在街角,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
那人三十岁上下的年纪,一身剪裁合体的鸦青色休闲西装,眼神活泼灵巧,径直走进了咖啡厅隔壁的陈记包子店。
一笼三鲜包子,一碗胡辣汤,一碟小咸菜,一共十八元,他早已备好了零钱,端着食物走到窗边的,坐下慢慢吃——一如他过去的每一个周二下午。
宋兰心早已打听出这位的身份,春雨集团董事长关宁,身高一米八二,少年时便白手起家打拼下偌大一份家业,三十二的他执掌春雨集团已十年有余,在本市实业领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最完美的是,这位钻石王老五至今未婚,虽然频频和名媛淑女传出绯闻,却从未见他倾心于任何美人。
黄昏的光线落在窗边的男人身上,他眉眼温柔,睫毛和头发都是细软的,一口包子一勺汤,吃得极为认真。
宋兰心痴痴地隔着窗看着他,为什么一个身价过亿的霸道总裁每周要独自来吃十八块的包子呢,陈记包子店的三鲜包子,宋兰心自然吃过,可以赞一句皮薄馅大,但再多的夸奖就找不出来了。他在食物间藏有什么过往,又有谁能最终走进他的心里?
宋兰心掏出小镜子看自己,一身咖啡馆服务生制服,马尾辫高高扎起,眼睛圆圆的。今天试用的那瓶昂贵的粉底液没有辜负自己,皮肤显得晶莹白皙。
隔着咖啡厅和包子店的两层玻璃墙,宋兰心相信只要关宁一侧头就可以看到自己——一个白皙清纯的打工小妹,缓缓低下头去,双颊红晕的染上年轻的脸,就像多年前坐在他对面和他分享一个包子的俏皮少女。
只要他看自己一眼,只一眼,他一定会喜欢上自己的!再没有比她更能填满他内心的空洞了。
遗憾的是,关宁吃完了八个小包子,喝完辣汤,便起身离开,始终也没有侧头看上一眼。
宋兰心咬着嘴唇愣了半晌,从包里翻出那张小卡片,和老板娘告了假,便出门拦了辆出租车。
“林森路8号,谢谢。”

林森路8号是一栋二十层的高档公寓,门禁却不严,宋兰心顺利上了六楼,eros事务所的门关着,里面隐约传来钢琴声。
按下门铃后很快有人来开门,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姑娘,身材火辣窈窕,热情地说:“快请进,总算等到你了。”
然后回头对屋里喊道:“老板,咖啡小妹来了!”
钢琴声戛然而止。
一身居家服的阮长风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宋兰心,露出了然的微笑:“宋小姐你好,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
“呃……”宋兰心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阮长风在她对面坐下,双手相对,撑住下巴:“你想成为谁的太太?”
宋兰心不喜欢这样直白的说法,轻咬嘴唇,眼眶微微湿润:“我不是为了做谁的太太来的,我是真的想照顾他。”
阮长风和年轻姑娘同时鼓掌喝彩,阮长风接着夸奖起来:“太漂亮了!天生的演员!就是这种状态保持住,国民老公都能给你攻略下来!”
然后吩咐年轻姑娘:“小米啊,快给宋小姐奉茶,这么稳的客户,不多见了的。”
周小米笑吟吟地捧来一杯热茶:“你在咖啡店打工,事务所的咖啡就不在你面前献丑了。”
宋兰心想说她是端盘子的,咖啡好坏她也喝不出来。但只是矜持地抿了一口茶,开口问:“真的是你们帮张菱悦嫁给田恩荣的么?”
阮长风显得谦逊:“我们只是为他们制造一些机缘,让张小姐有机会展现自己会合适的那一面而已。宋小姐,你的委托也是一样,我们不是卖□□的,没可能让您的心仪对象凭空爱上你。”
“你能否把握住机会,才是成功的关键。”
这样一说,宋兰心反倒觉得踏实了很多:“那么,具体是怎么做到的呢?”
阮长风微微沉吟:“具体做法现在是张小姐的隐私,我们不方便透露太多。”
宋兰心想起了当时张菱悦推过去的十万块,心里了然,同时又有些惴惴不安:“委托很贵么?我没什么钱。”
“说实话,收费不便宜。”阮长风坦然说道:“但绝对物超所值。”
宋兰心想到那辆停在街角的宾利轿车,想到报纸上说那个男人对异性一掷千金毫不吝啬,想到他把普通男人甩出去几条街的仪态风度,心中已有决断。毕竟小人家女儿的本性发作,还是要问个清楚:“具体收费多少?多少定金,如果失败给不给退款?”
有些歉意地笑笑:“不好意思,斤斤计较习惯了。”
“具体收费,自然和你选择的对象有关……不同人的难度差很多的。”
“关宁,”宋兰心坚定地说:“我想嫁给关宁。”
听到这个名字,阮长风的表情僵硬了一瞬,再次认真打量了一遍宋兰心,然后拉着周小米走进里屋,顺手把门关上了。
不到五分钟两人就出来了,阮长风一脸尴尬地坐会椅子上,有些迟疑地开口:“宋小姐要不要考虑一下其他人?比如春雨集团的副总经理,叫林兴文的……连女朋友都没谈过,而且比关宁更年轻更优秀啊。”
“可是我更适合关宁啊,”宋兰心一脸理所当然:“我比所有人都更适合他。”
阮长风和周小米对视了一眼,前者问道:“有她这种自信,也许这次能成功?”
周小米秀眉高高挑起:“你想都不要想,忘了上次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了?”
“可是婠婠她……”阮长风还想再说什么,被周小米无情打断,她直接冲着一扇始终紧闭的房门大喊起来:“赵原!把去年‘九二六’行动的资料调出来!有人头脑又不清醒了!”
有男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瓮声瓮气的:“发平板上了。”
周小米拿起平板电脑,上面凭空出现一个三十多G的巨大文件夹,然后弹出了一张女孩的照片。
屏幕上又出现一行字:“我觉得婠婠这张照片最好看。”
“宅男审美,”周小米对于赵原装神弄鬼的行为嗤之以鼻,然后把平板递给宋兰心:“喏,看看这个。”
屏幕上是一个军绿色风衣的女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容颜清丽温婉,披肩黑发在风中轻轻扬起,更有一种淡淡的哀愁弥漫在周身,让人见之忘俗。
“她叫司婠婠,凭心而论,你与婠婠孰美?”
宋兰心下意识向右一划,屏幕上出现了司婠婠的简历。
家世优渥,在常青藤名校学音乐,世界著名交响乐团最年轻的小提琴手,回国之后在本市顶尖的大学里有一份极为体面的教职,生得又这样美……“她也是你们的客户?”宋兰心吃惊地问:“这样的姑娘,什么样的男人得不到呢?”
“她没有得到关宁,我们没有成功。”阮长风阴沉着面容,说道:“这是我输得最惨的一次。”
宋兰心轻轻倒吸一口凉气:“关宁的眼界到底有多高?”
“我觉得倒不是眼界很高,”周小米说:“应该是眼界很窄,所以至今没有佳人入他法眼。”
“这起案子既然失败了,我能了解一下具体资料吗?”宋兰心指着平板问阮长风。
阮长风依旧沉着一张脸,沉浸在过去的失败回忆中,以至于眉心出现川字型的细小皱纹。
宋兰心没有得到回应,有些尴尬地沉默。
片刻之后,周小米凉凉地开口问:“宋小姐希望浏览档案,应该是还不想放弃的意思?我们开门做生意的,肯定没有把到手的钱送出去的道理,真接受了委托也肯定会认真工作……只是宋小姐你,完全不介意人财两空的可能性么?”
这番话连消带打,向宋兰心浇了当头一盆冷水。
“我再考虑一下。”宋兰心浑浑噩噩地走出门去。

周小米一边收拾茶具一边摇头,对老板碎碎念:“她就没考虑过我们可能是随便拿一张美女照片诓她么?又没有看到我们之前行动的具体细节,几句劝说就放弃的女人,居然妄想成为关太太?”
阮长风从之前的沮丧情绪中挣脱出来,对于周小米的尖刻评价皱起眉头:“小米,酸得太明显了。”
“何止是发酸,”里屋房门突然打开,有人从里面慢悠悠地踱出来:“当初某人应聘关宁的秘书,指望近水楼台先得月,结果面试三分钟就被请出来了……这是因爱生妒,因妒生恨,巴不得关宁打一辈子光棍。”
头发蓬乱的青年佝偻着身子走出房门,身后的房间里窗帘拉地严严实实,而无神的双眼,苍白的肤色,虚浮的步伐都显示了这位宅男消沉的精神状态。
周小米冷笑着还击:“只要房间里的异性数量大于等于二就没有登场机会的死宅不要和我讲话。”
赵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死鱼眼有气无力地瞪着周小米:“我是负责内勤和情报分析的……”
周小米也觉得没意思,叹了口气,把自己放倒在沙发上,小脸深深地陷进抱枕里。
只有凑得很近很近,才能听到她的低语:“那个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啊……”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