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暴雨将至》作者:丁律律

“帅哥,我很便宜的,要吗?”暴雨如注,天色灰蒙蒙,黎梨进入角色,弱不禁风的样子无需演,狂风已快将她伞顶掀翻。
  
  露胸露腿的红裙如玛丽莲梦露,顾下顾不得上,风情万种。
  
  只是眼神尚未进入状态,懒得抬起,忙着整理裙摆。
  
  “多便宜?”回应的是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
  
  黎梨低垂的眸看到对方的皮鞋,黑色,脚型修长,很显男人气概。
  
  当然了价值不菲。
  
  奇怪,这地方为什么有这种等级富豪?
  
  她抬眸看对方脸。
  
  呲一声。
  头顶雪亮灯光在电闪雷鸣下倏地罢工。
  昏暗天色瞬时淹没二人周遭。
  啥也看不清。
  
  黎梨眯眸,企图看清对方在昏暗下的侧影,然而徒劳一场不说,还被对方喷了一口烟。
  
  她假装虚弱的娇咳几声,搭上对方胸口,嗔道:“帅哥,给你打八折怎样?”
  
  “一百六?”他显然讲得折后价。
  
  黎梨被廊外吹来的雨线淋地起鸡皮,忍着掏枪冲动,讨价还价道:“帅哥你看我只值两百吗?”
  
  “站街”这么久还没人给她开过两百的价格,黎梨感觉自己的美貌被亵渎了。
  
  “我不喜欢猜。”男人失笑时,声音清冽,隔着电闪雷鸣声清晰传到了她耳朵里。
  
  这一刻,黎梨忽地恍惚,“帅哥声音耳熟,以前照顾过我生意?”
  
  “不敢。”男人笑,“我只上两百的妞。你显然不是。”
  
  “只要你想,我两块也给。”
  
  “真的?”男人似惊喜,不过语气听上去却有些嘲讽。
  
  黎梨懒得跟陌生人解释自己的出尔反尔,只觉得撩骚差不多,可以进内部了,笑着风情万种道:“进去吧,外面怪冷的。”
  
  “抽完这支烟。”男人倒是个环保的,大雨磅礴下,坚持在外头抽完烟,将烟蒂碾进石子盖上,然后忽然朝她挎出臂弯,竟然让她挽住他。
  
  黎梨轻笑一声,不客气揽住对方,在黑暗中,另一只手也搭上男人的臂弯,然后私下判断指腹下这衬衫质地没私人定制师的精工剪裁难以成形,豪气如斯却只睡两百的妞,未免信口开河了些。
  
  到了楼上,这位摸黑而行,却宛如开了夜视眼的大佬,将她带到一间房间门口。
  
  黎梨突然惊呼一声:“我钱包好像掉外头了,不好意思,我得回去找一下。”
  
  对方不吱声。
  
  临到房门口出状况,客人心情可想而知的不妙。
  
  黎梨习以为常,懒散一转身,朝后头摇手:“您不用等了,抱歉!”
  
  说完,也不关心后头人反应。
  
  闪身进了楼梯间,穿着高跟鞋,几乎健步如飞下楼。
  
  “八楼,八楼。”耳麦里传来韩奕铭的声音。
  
  黎梨轻声应下:“知道了。”
  
  到达八楼,会所备用电源已启动。
  
  一个小包厢内坐着的人就是她的“卖家”。
  
  对方两男一女,都是一脸凶相的瞪她。
  
  黎梨抱歉一笑,“不好意思,这地方得有会员带着进来,我才傍上一个帅哥,耽误了。”
  
  那个已经吸得上头的光头男子叫强哥,打着赤膊,油腻腻的肉堆积在肚子上,朝她一伸手,“妞,是你买货?”
  
  “对,是我。”黎梨拎着包走近,“不过就这些呀,我要很多的。”
  
  茶几上零零散散摆着一些他们正在吸食的,黎梨不敢兴趣,这种大暴雨天出动,抓些小鱼小虾没意思。
  
  对方却恼了,对她咆哮:“你还要求很多咧,现在就吸一口,我看你能吸底朝天不!”
  
  要问从警三年黎梨最怕什么,当然是卧底时被逼吸两口了。
  
  毒品这玩儿意,一沾上最后都是肠穿肚烂收场。
  
  她嘴角笑着,维持失足女的艳丽气派,“强哥别气。”这边却动脚步,“哎呀”一声,从包中掉落三沓钞票,“不好意思,心急了。”
  
  她弯腰捡钱。
  窗外闪电如火树银花往上空爬升。
  屋内更加雪亮。
  
  两男一女目光幽深盯着她手上的三沓钞票。
  强哥一时激动,饶了她的口出狂言,说:“真来买货?”
  
  他看她上下软白白的,适合在床上操,这大暴雨天,淋得我见犹怜,为买这点东西,都让他心疼了。
  
  “强哥,”黎梨嗲着音,“让我看看你的货吧,东西好钱都不是问题。”
  
  “阿林给她看!”
  
  那个叫阿林的男人立即从柜中拎出一个黑包,拉链拉开,闪电劈下,照亮一包白色。
  
  “高纯度海.洛因,一公斤!”
  
  “好东西!”黎梨眼神发亮,在鼻尖闻过后,搓干净手指,“强哥,我身上没那么多钱,我老公在外头,我叫他进来。”
  
  “还人钱分离呢,挺谨慎!”强哥笑着吸了吸鼻,“去吧!”
  
  黎梨笑着点点头。
  
  转身出门。
  
  走廊内早埋伏的男同事们实枪荷弹一涌而入。
  
  “操,暴雨天还工作呐——”强哥大为震惊。
  “别动——市局禁毒支队执行任务!子弹无眼!”
  “饶命!”
  “这什么?”
  “面粉……”
  “面你妈的头,抓起来!”
  
  人赃俱获。
  队伍振奋。
  
  三下五除二处理完现场,会所老板火急火燎赶来。
  
  “邹老板,这是在你场子第三次抓到人了。”
  “哎呀,韩队长我真不知道啊!”
  “这是搜查令,麻烦配合。”
  “好,好,配合!”
  
  接下来就是一阵兵荒马乱,谁能想到这种暴雨天,A市的公安队伍,从禁毒到治安都赶来扫场子?
  
  老板神色诡异,悄悄找了暗处打电话:“让顶楼的爷先走。”
  
  “出什么事儿了,老板?”对面尚未收到消息,语气懵懂。
  
  老板咆哮:“废你妈的话——”
  
  那头再不敢耽误,匆匆应着挂了电话。
  
  ……
  
  黎梨在底下排查会所的可疑女客们,这些女人是高级性工作者,说辞万年不变,“我没有问题的,只是陪朋友喝喝酒嘛!”
  
  只要不涉毒,还真不能拿她们怎么样。
  
  黎梨意料之中,公事公办一昂下巴:“你们几个,前后距离半米,列队上车!”
  
  一时那几个抱怨:“又要去警局!”
  
  黎梨不耐:“哪那么多废话!”
  
  “这位警官你态度好一点嘛,大家都是女人。”巴拉巴拉……
  
  黎梨置若罔闻。
  
  到了外头,遮天蔽日的雨幕中,广场上警车灯光闪成一片海。
  
  黎梨殿后,看守“小姐们”上车。
  
  会所被扫,无辜的客人们也纷纷在外头等车。
  
  抱怨声,叫骂声,还有更多的听说八卦的,凑一块儿将雨景更添了一重纷乱。
  
  “天,那是谁?”
  “哪个谁?”
  “周家小儿子啊!”
  “怎么可能,他会来这小地方?”
  
  “排队一个个上,不要乱!”黎梨撑着伞,暴雨如注中,顾上顾不得下,头发想干,一双白腿就得置于雨中,淋得下肢几乎失觉。
  
  盛一楠在车上扔了一个东西:“梨子雨披!”
  
  黎梨失手,没接住,弯腰捡起,抬眸,视线不经意扫到一群人,大约有二十来号人。
  
  都是男人。
  
  黑衬衫黑西裤,统一穿搭,弄地跟黑.社会似的。
  
  她一笑,心说扫.黑专项行动还在进行,这些人是往枪口上撞。
  
  不过也只是工作中放松神经的调侃,她没是非不分到见人家穿了黑衣服就是犯罪分子。
  
  叹息一声,想着回去该洗把热水澡了,脑袋都不清楚,盯着为首那个男人看个啥啊,不就脸长得像她高中的前男友,英俊,白皙,桃花眼过于抓人,又有哪一点值得她在工作中走神的!
  
  “姐妹,快上车,别淋了!”最后一个小姐扭身对她吼了一句。
  
  这一嗓子,连将将与黎梨擦肩而过的那只队伍都惊动。
  
  那个和周非凉长着一模一样脸的男人扭头隔着雨幕望了一眼她。
  
  黎梨眼眸倏地睁大。
  
  那小姐拉她,“快上车呀姐妹!”
  
  “我谢谢你好意。”待上车后,暴雨声隔着一层车皮,收拢了一些噪音,黎梨白着一张脸,水鬼一样挂着湿发望对方。
  
  “嚯……”这位好心人吓一跳,忙摆手,“呵呵,不用。”
  
  忙正襟危坐了,紧挨着自己真正的姐妹。
  
  都怪这位警官穿得比她们性工作者还性工作者。
  她刚才眼花把对方当做自己姐妹往上拉了。
  不过这有什么值得好生气的呢?
  
  黎警官自上车后,情绪就低落,嫌疑人都看出来了,身为同事加闺蜜的盛伊楠没理由看不出。
  
  她挪过去,给黎警官包了一件不知哪位男同事遗留在车上的警服,还带着汗味,搁平时黎梨绝对敬谢不敏,这会儿出神半天,跟魂不在身上似的。
  
  “你很反常。”盛伊楠一针见血说。
  
  “我刚才遇见前男友。”
  
  “……”盛伊楠惊了,“……哪位?”
  
  “我只有一个前男友。”
  
  “哦。”盛伊楠点头,又疑惑,“可你也没跟我提过你感情史啊。”
  
  “就那个你一问起我就说他死了的前男友。”黎梨对天发誓她没有诅咒过周非凉,是他家保姆亲口告诉她,他“死了”,还捧了遗照给她过目。
  
  “……所以没死?”
  
  “没。”活蹦乱跳。
  
  “……”
  
  盛伊楠哭笑不得了一会儿正经安慰:“别关系啊,反正都是前任,外头又暴雨,他指不定眼神不好没认出你呢。”
  
  “他高中体检,双眼视力优加。”
  
  “……哦。”盛伊楠眼神开始往黎梨没被上衣包住的一双大白腿上瞄了,“所以……”谨慎着措辞……“遇见前男友时,他看见你在做鸡?”
  
  黎梨:“……”
  
  还被公安抓了的那种。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