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中奖之后》作者:讳

人这一生,一定要养成一个良好的、能够提升自我的习惯。
  比如每天健身一小时,比如每天码三千字,比如每天攒十块钱。
  可能初期你不会有什么受益,觉得可有可无,但是一定要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的身材已经十分健美,小说已经收藏过万,并且小有积蓄。
  
  像我这种目标比较高远一些的人,所保持的习惯自然也要更充满奉献精神——我会每天坚持为国家做一点贡献,主要集中在社会福利事业、国家体育事业,虽然献给国家的单均金额不多,但因为人品不是很好,数量还是很可观的。
  做人,总是要有点坚持,才会有收获,人品也总是会有集中爆发的那一天。
  
  我把鼻梁上的墨镜往下推了推,露出眼睛来好仔细看清楚眼前的写字楼,高耸又气派,脖子仰歪了也看不到楼顶。
  早就听说金融中心这边的写字楼都散发着一种土鳖勿进的天然气息,今天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就连身边进出的那些穿着西装革履、时装套裙的精英白领们,也都是用眼角轻飘飘的瞥我一眼,然后换成鼻孔看人。
  我虽然不是精英,但好歹曾经也是个白领,虽然穿的没你们那么正式、讲究、显瘦,但我穿的暖和!怎么能强求一个已经在家宅了一个星期的人穿的人五人六的呢?
  我把墨镜戴好,一边往大厦里走一边想,也许他们是觉得我戴了Chanel最新款的墨镜有些炫富,不太高兴,才会拿眼睛瞥我吧。
  
  这家投资公司是秦姝介绍给我的,叫独立资本,业内都称作IC。
  其实我内心是比较想联系一些华尔街的知名公司的,像凯雷基金,据说他们家的平均回报率是34%,一万块钱,一年就会产生三千四百块的收益,一百万年收益能有34万!我平时累死累活上一年班,连34万的一半都赚不到,如果选择了凯雷,光是利息就够我胡吃海喝到死了。
  但是秦姝说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曾经在华尔街也赫赫有名,而且回报率也非常可观,她爸放了一些钱在里面,每年的收益率比自己理财要高很多。
  重要的是,秦姝说钱放在国内的公司,更方便我以后的资金运作。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可以说起“资金运作”这种低调而又财大气粗的词了。
  
  IC的前台姑娘美丽又气质,说话声音温柔又动听,就是语气中带着点质疑,“您说您找谁?”
  我确定她刚才其实听清了我的话,“我说,我想找你们公司的创始人,或者理财最好的投资经理人也可以。”
  前台姑娘扭头与旁边坐着的另一位姑娘对视了一眼,回过头来说:“请问您有预约吗?如果没有预约,不好意思,我没有办法帮您联系。”
  这倒是可以理解,“但是我没有你们公司这些人的联系方式,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预约,你能帮我联系下或者预约一下吗?”
  前台姑娘摇了摇头,似乎打量了一眼我的穿着,笑容有些张扬,“不好意思,我们没办法帮您。”
  我犹豫了一下,左右看看没有其他人,放低了声音说:“但是我有一些钱,好多亿,想要做投资……”
  不等我说完,这个姑娘又与邻座的姑娘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一起忍不住笑了起来,邻座的那个姑娘的目光在我的羽绒服上停留了很久。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我没有骗你们,我确实有很多亿。”
  可能是墨镜太黑太大的原因,这两个前台看不到我充满怒火的目光,仍然在笑,只是笑着笑着又很快收了表情。
  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扭头,正看到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长相挺英俊好看,身高挺拔,从容中带着一点不可一世的笃定,这气质,哪怕在高质量的金融才俊中也算是相当出众的。
  只是此刻他微挑着眉,眼神同样带着一丝探究,“你说你有多少钱?”
  我戒备的看他,说:“很多钱。”
  他仿佛看不出我不想跟他多说的意愿,抱着手臂也开始打量我,比那两个前台还毫不顾忌,“很多钱是多少钱?”
  他的目光从我的雪地靴开始,移到我加绒的牛仔裤再移到我的羽绒服上。我动作明显的推了下脸上的墨镜,说:“你要是觉得我可能很穷,可以多看看我的墨镜,但是我有多少钱这个问题,不能告诉你。”
  
  他又挑了下眉,甚至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哼笑了一下,随即说:“我就是IC的投资经理,你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可以给你做咨询,只是在这之前,我需要了解你准备拿出多少钱放到我们这里。”
  这最后一句话说的还算能听,如果他说的是“你能有多少钱”,我估计会直接走人。
  我点点头说:“你有工卡吗?怎么证明你是IC的投资经理呢?”
  他:“……”
  他看着我不说话,我绷着脸在墨镜背后默默的看他,也不说话。
  很快他冲前台抬了抬下巴,“我的工卡落在办公室了,她们可以作证,我是这里的员工。”
  前台的姑娘由愣怔转为顿悟,连忙点点头,亲切地微笑着说是的,并远程帮我们开了门禁。
  
  一楼有很多间会议室,这个投资顾问带我进了其中一间,装修风格商务又冷淡,黑色的会议桌让人格外清醒。
  “还不知道您贵姓?我叫郑易,容易的易。”他伸手指了一张椅子示意我坐,自己顺手解了西装的扣子,在我旁边的转角位子坐下。
  天花板上的摄像头装的很明显,我说:“我姓周,周呦呦,跟获诺贝尔奖的屠呦呦一个名字。”
  他点点头,“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这是我爸给我起名字的出处,既然他也是半个文化人,或许可以勉强信任。
  我说:“你们公司对投资人的资金数额有限制吗?”
  他说:“门槛是千万,小几千万的用户虽然多,但是投资回报率相对会低一些,高额回报主要是白金用户,这些用户的起投都是上亿。”
  “有上限吗?”
  “没有。”郑易回答的很快,然后扬了下唇角,“不知道周小姐打算投多少?”
  我说:“那我也应该算是白金客户,我的钱也有上亿……”
  他面色如常,带着点礼貌的笑意听我说,没有两眼放光,更没有立刻来跪舔我这个VVIP,看来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
  我继续说:“我有将近9亿……”
  他挑起了眉。
  “……美元。”
  他不说话了。
  
  我们对视了片刻,我说:“确实很多,很吓人对吧?”
  郑易轻咳了一声,话语中带着一丝意外,“年前美国强力球开的那个16亿美金的得主,是你?”
  “你反应还挺快,我记得报道上只说了亚洲人,女性。”我说,“16.3亿美金的奖,扣掉各种乱七八糟我也不懂的税,最后给到我的是8.9亿。”
  郑易笑了下,从震惊到平静的恢复速度很快,“周小姐运气真好。”
  我谦虚的说:“还可以吧,这充分说明了每天买一张彩票的重要性。”
  郑易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习惯不错,周小姐能一直坚持买彩票也是有毅力,成功确实更偏爱那些坚持和努力的人。”
  我透过墨镜看他,“你这马屁拍的有点明显了。”
  郑易:“……”
  他脸色有些黑,我说:“这就是我为什么找你们老板的原因,毕竟这钱不是个小数目,我担心你们这些经理为了拉业绩忽悠我有30%的收益,实际上也就只有10%。”
  “投资理财这方面我都不懂,刚才看你像是个不为钱财所动的人,我才愿意跟你说实话,但是你一恭维我,我就觉得你不是很靠谱,你说你是投资经理,到底资深不资深,我其实很怀疑。”
  
  郑易眼眸漆黑的注视着我,也不微笑了,表情严肃,“看来周小姐对我仍然有些防备,我理解,不如我们上楼到我办公室谈,也正好给你看看我的工卡和证件。”
  他神情认真的让我觉得都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摆手说:“不用了,我今天来就是了解一下,我其实是想把钱放到华尔街的公司,他们收益高,名声也大。”
  “是吗?”郑易搭在桌上的修长手指点了两下,“不知道周小姐属意哪家?”
  我说:“凯雷你肯定知道吧,他们家的回报率是34%。”
  “34%,周小姐就满足了?”郑易笑了一下,“既然周小姐喜欢坦诚的人,我也说句实话,凯雷的平均回报率确实能达到30%,而且这只是平均水平,以周小姐的资产,到凯雷也是黑金用户,收益率只会更高。”
  幸好有墨镜在,不然他一定会看到我瞪大眼睛的激动神情,原来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郑易继续说:“凯雷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如果周小姐愿意把资金放到我们这里,我可以保证回报率不会比你期待的低。”
  他说的十分笃定,神情自信又坦荡,按说这种谈价格的时候,最好反驳一下来表示下自己很懂行,但是我实在是什么都不懂。
  
  我想了想说:“我朋友说把钱放在国内,如果进行资金运作的话会更方便一点。”
  郑易笑了笑,“如果进行合理避税,国内国外都无所谓,不知道周小姐想进行什么资金运作?”
  “还没想好。”专业知识懂得少,说多了容易露怯,我说,“可能收购一两家公司,弄个老板当当什么的。”
  郑易这会儿倒是有些不动声色,说:“如果周小姐有收购本土企业的规划,放在国内确实要好一些,国内的专业人士,在做尽调的时候能更好的结合市场情况做出判断。”
  我点点头,其实我也就是说说,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计划。
  他看我没有反应,补充说:“如果周小姐对我们公司有了解,应该知道我们投资并购这一块儿的业务在国内的影响力,去年桔光科技对UB中国的收购,就是我们主导的。”
  我清了清嗓子说,“不好意思,我其实是前两天才知道你们公司的。”
  郑易:“……”
  
  静默的氛围里,我的手机及时响起一声微信的提示音,是秦姝在问我有没有办完事,昨天约好十一点到她公司附近去吃饭。
  正好也该走了,我站起身说:“你给我的条件可能确实不错,我也相信你没有忽悠我,只是我需要回去再考虑一下。”
  “可以理解,毕竟不是小数目。”郑易也跟着站起来,点头说着,又摸了一下身上的口袋,最后掏出个手机来,“抱歉,我今天没有带名片,我们可以交换个联系方式,如果周小姐有意,可以随时与我联系。”
  人家白白花了这么长时间给我做介绍,直接走人确实有点不近人情,我报了手机号,郑易很绅士的送我出门。
  
  “周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出去的路上,郑易随意的问。
  “做外贸的,以前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半个月前辞职了。”
  郑易点点头,“怎么辞职了?”
  我:“……”
  我侧头看他,简直难以置信,那句“你是不是傻”差点就脱口而出了,“如果你中了这么多钱,难道还会继续朝九晚五的上班吗?”
  郑易愣了一下,随即笑着点点头,“周小姐说的对。”
  
  我想,秦姝介绍的这家公司,并不是很靠谱。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