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昼》作者:祁允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10月25日10:30:00 评论 484 次浏览

文案

言情|悬疑|救赎|虐恋|双向奔赴
狼人 × 警察
二十二岁那年,裴旖有三个秘密。
她的哥哥不是哥哥,
她的情人不是情人,
她最想逃避的人,是她最喜欢的人。
今年她二十八岁,所有秘密都过了时限。
——“我在黑夜中陷落长久,听过潮汐,看过星辰,终于见到白昼。
请你不要走,为我延续这美梦。”

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婚纱
  九月,万州,婚纱店。
  裴旖坐在窗边接待区椅子上翻着画册。或许是适龄女性客群的缘故,店员殷勤得有些过分,一会儿端茶,隔会儿又上点心,短短二十几分钟,裴旖已经说了六七遍的「谢谢」,试衣间里的人终于出来。
  许冉提着裙摆在她面前转了个圈,兴奋道:“这件怎么样?”
  裴旖抬起脸细看一番,尽职尽责点评:“整体比刚才那件好,但是肩背这里感觉不是很合身,显得臃肿了。”
  镜子前的人左右照照,表情遗憾:“是,我也这么觉得。”
  店员在一旁微笑:“如果只是这里不合适我们可以修改的。您也可以先去试试下一件。”
  “好!”许冉应声再次钻进了试衣间,隔半分钟,突然喊她,“裴旖!”
  虽然工作日婚纱店里也没什么人,但裴旖还是不太习惯大庭广众下大声说话,起身快步走到试衣间门前,问:“怎么了?”
  “你来,你进来!”里面的人也不说事情,只是招呼她。
  裴旖掀开帘子进来,玩笑:“这件是码数太小你拉不上吗?”
  “什么啊。”许冉身上已经换好了一件,她指指架子上,“你试试这件。”
  “我?”
  裴旖望过去,架子上是一件白色婚纱,短款、长袖、翻领,从锁骨往上的肩部直到袖口是半透的材质,腰线收得很紧,裙摆及大腿一半,略修身的版型,绣满了玫瑰花藤,相比通常的婚纱是显得有些保守和不够隆重,但简洁中也不乏精致的设计感,完美符合时下流行的「轻婚纱」概念。
  “我是陪你来的,我试它干嘛啊。”
  “试试嘛。”许冉把她拽过来,“我觉得很是你的风格,清清爽爽的。再说了——”
  她神神秘秘压低声音揶揄:“你看着这些难道就不心动?你跟沈警官的好事也快将近了吧?”
  裴旖一顿,笑着摆手:“还早。”
  “早什么呀,我上次见沈警官可是很着急,就等你点头。”许冉把架子上的婚纱拿下来解开拉链不由分说塞进她怀里。
  裴旖听得稀奇:“你怎么看出来的?”
  “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好嘛?”许冉撇撇嘴,“你们俩在一起时他的状态吧,嗯……让我想起了我高中时的初恋。”
  裴旖被逗笑:“不一定是因为初恋,也有可能是因为异地。”
  许冉推她去脱衣服:“你就别嘴硬了。话说你们俩什么时候结束这场异地恋啊?”
  裴旖背过身去解开衬衫扣子:“十一之后吧。他调动的手续好像走的差不多了。”
  许冉对着镜子漫不经心抠了抠双眼皮贴:“也就是说,从下个月开始,我在万州公安局也有人脉了?”
  “……你非要这么理解也行。不过他是刑侦,你最好还是没事找到他。”
  “哈哈,没事,我等他把各部门都疏通透了的。”
  “可以——你帮我系一下后面拉链。”
  “好——你看,我眼光没错吧,这件适合你吧!”
  裴旖站到镜子前,拢了下头发。她的头发从来没有烫染过,是微微泛棕的自然黑色,及腰长度,浓密又光泽,令许冉这种把头顶搞成试验田的人很是羡慕,跟她预约过许多次等她心血来潮想尝试短发之时要买断拿去做顶假发。
  帮她把身后的长发顺好,许冉看着她侧身的线条啧啧感叹:“我时常为了该羡慕你还是该羡慕沈警官而陷入纠结。”
  裴旖笑了笑,照着镜子:“我感觉裙子好像短了点?”
  “不短,你平时都穿长裙,可能不太习惯。”许冉中肯评价着,上手在她大腿上拍了一下,“又细又长的腿要舍得露出来啊!是沈警官不让吗?”
  镜子里的人脸上笑意极短暂地一滞,而后淡声道:“没有。我不太习惯。”
  许冉没留意,拉着她出去:“去外面看看,这里太暗,照不亮你的美。”
  店内灯火通明,店员脸上的惊艳有一半是出于职业素养的夸张,但另一半,裴旖看着镜子里的人,觉得也有可能是真心。白色短裙将她的身材优势尽显,细腰、长腿、方肩,若隐若现的锁骨别样诱惑,整条裙子没有长款婚纱的繁复华丽,却意外合适她的气质,淡然、优雅、轻灵,并不失风情。
  “好看!超好看!”许冉拉着她来回端详,比自己挑到婚纱还兴奋,“就写着你的名字啊!”
  店长瞄准时机笑眯眯插话道:“两位女士好眼光,这款是今早刚到店里的日本设计师款,纯手工缝制的,只有这一件。”
  许冉激动拍着裴旖的肩:“孤品!尺寸还正合适!这说明什么!”
  “……”裴旖无奈,“说明你赶紧挑,我是陪你来的。”
  店长继续温柔游说:“裴女士如果喜欢也是可以考虑下的。合适的婚纱也讲究缘分,到婚礼真正开始筹备时不一定就能刚巧碰到非常心动的。婚礼对于女孩子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天,婚纱一定要称心顺意。”
  许冉在旁边疯狂点头,像个不称职的托儿。
  裴旖照着镜子,半晌没作声。
  她也不是没有心动,但毕竟婚纱不像普通的裙子,可以随时随手买回家,理性的思考路径是,她短期内会用到婚纱吗?
  她不太确定。
  裴旖回试衣间里换回了衣服,到走出店门,许冉还在替她恋恋不舍。
  “唉……可惜……我们吃什么?”
  天色渐暗,裴旖想了想:“火锅吧。”
  两个人往停车场走,许冉忍不住问她:“你是短时期内还不想结婚吗?”
  裴旖迟疑。其实也不是。
  对方见她沉默以为是默认,挎着她的胳膊很世俗地劝:“沈警官很好啊,长得帅、身材好、工作稳定、性格开朗、人可靠……你们认识六年,谈了三年,现在的成年人哪还有能扛住三年异地恋的啊?”
  “我知道。”裴旖淡淡道,“他快调过来了,再看吧。”
  许冉瞥她一眼,心里暗暗叹口气。
  她跟裴旖是在上一家公司认识的,性格毫不相近但相处起来意外合拍。如今她离职已经快两年了,两个人一直以一个不高不低的频率保持着见面。裴旖是寡言可靠的性格,许冉有什么事都爱跟她唠叨,但对方很少会跟她说及自己的事情,偶尔在她的追问下也只是模糊说上两句。许冉时常觉得她神秘,但这并不影响两个人的关系。
  “你看吧。反正我肯定在你前面,是做不了你的伴娘了。”
  两个人在车前分开。裴旖掏出车钥匙,笑着拉开车门,正要回话时,突然意外停住了动作,转头向后望过去。
  许冉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看,什么也没有:“怎么了?”
  裴旖把着车门又环顾一周,漂亮脸上的清淡笑意郁郁沉了下去,数秒之后,又转过来望着她若无其事地笑了下:“没什么。上车吧。”
  -
  从商场回家,裴旖受不了自己身上的火锅味道,拿着浴巾钻进了浴室。
  她泡了个热水澡,再出来时换了件舒服的家居服。电视里正在循环播放一部经典的情景喜剧,她放大音量,从冰箱里拿出罐水果酒拉开,坐到沙发上滑开手机。
  沈晏凛的电话就来得很是时候。
  她接起来,声音轻柔:“喂?”
  电话那边有些吵闹,但他的声音清晰,带着笑意:“接这么快,又在刷手机?”
  裴旖笑了下,听出端倪:“你喝酒了?”
  “嗯,跟队里的人。”
  “一会儿呢?”裴旖抬眼看看时间,“去唱歌吗?”
  对方似乎是在往僻静的地方走:“也可能去泡个脚。”
  裴旖调侃:“你们这团建怎么越来越养生了?前年蹦迪,去年唱歌,今年泡脚,明年怎么办?”
  沈晏凛笑出声:“明年取消下半场,各回各家,老婆孩子热炕头。”
  裴旖抱着膝盖,脸埋在手臂里面笑:“也行。老年人还是趁早认清现实享受天伦之乐吧。”
  “唉。”听筒那边长长叹了口气,“我也想快点享受天伦之乐啊,有没有人愿意跟我一起?”
  裴旖抿着嘴笑,不说话。
  他又叫她:“旖旖。”
  “嗯?”她轻声应。
  他的低沉嗓音挟着高处的风声,轻轻落在她心上:“很想你。”
  裴旖睁开眼睛,描着地板上的纹路,语调温柔:“下个月你不就调过来了嘛?”
  “嗯,可是我现在想你。”
  裴旖失笑。他喝了酒之后一贯有些粘人,并且他们俩也确实是有两个多月没见了。
  “那怎么办?别去泡脚了,给你买凌晨的机票吧,吃完早饭就回去的话是不是还能赶上你早上打卡?”
  “也不用这么麻烦。”沈晏凛低声笑起来,“我很容易满足,只要某人也说一句想我,我就能坚持到下个月见面了。”
  这一句对于裴旖来说可十分金贵。他很知道她最难开口的都是什么,果不其然,她略微停顿,玩笑避开:“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买票。”
  沈晏凛揉了揉眉心,无奈笑了声。
  挂了电话,他往包厢走,走廊上迎面碰见他的上级:“陈局。”
  陈森难得有机会敞开喝一次,人有些微醺,揽过他的肩,分他一支烟:“她的电话?”
  “嗯。”
  他拍着沈晏凛的肩,神色不舍:“去了那边好好干。”
  沈晏凛笑道:“绝不给组织跟您丢脸。”
  陈森笑笑:“你这回过去,再回来是过年?还是结婚?”
  沈晏凛夹着烟苦笑:“希望是后者吧。”
  陈森佯装埋怨:“你这要是还不成功以后别说是我这儿出去的,太丢人了。”
  “是!”沈晏凛打了个立正,像刚入职时陈森给他戴警徽时一样。
  两人心照不宣地笑了出来。
  “什么时候走?”陈森最后问。
  “明天中午的飞机。”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