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下西楼》作者:惜禾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10月19日10:13:46 评论 569 次浏览

文案

冰山警花VS阳光铁骑 余倾清调回温陵后遇见了老同学林焰。 两人其实不怎么熟, 林焰对余倾清最深的印象是高一,她把她老子开了瓢。 余倾清对林焰最深的记忆也是高一,是他在父母灵堂上沉默的背影。 林焰发现余倾清对谁都挺好的,唯独对他冷上三分。 同事们十分愉快:你小子也有今天! 可让人跌破眼镜的是,最后这两人成了一对。 原来警花心里早有人了。 # 交警文 甜甜甜 普通人的爱情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人如入夜的凉风,也在看他…… 温陵市交警大队近来风声不断,传言要来一批新人,其中有一个是从三山调过来的。三山是临省省会,且不说他们这种公家单位跨省调动有多难,单从省会主动下调市里这一点就足够让人好奇。 郭浩凑到林焰跟前小声嘀咕:“我猜是犯事了。” 穿绿色荧光背心的男人拧开一瓶冰水:“别瞎说。” 郭浩瞅着仰头喝水的林焰,再瞅瞅便利店里探头微笑的年轻店员,啧了声:“你他妈给老子好好喝水,尽招人!” “这锅我不背,你上回来人家还送棒棒糖,忘了?”林焰笑了一下。 两人一般高,警服包裹着年轻健壮的身体,都有令小姑娘偷偷喜欢的样貌。 这是他们执勤的路口,温陵是南方得不能在南方的城市,虽才4月,但一下午巡逻下来也是热得够呛,下班高峰前好不容易掐出点时间买瓶水,林焰小球似的喉结上下滚动,太急,有些顺着下巴淌进了淡蓝的衣领里,冰凉凉的很舒服。 郭浩伸手来抢:“给我喝一口!” 林焰一双窄而秀气的双眼皮挑起,一腿跨上GW250,轰足油门飚了。 郭浩笑着追上去:“喝你一口怎么了!穷讲究!” “欸。”郭浩无限畅想,“要是来个小姑娘就好了,咱队里多少年没来过姑娘了,尽是一堆单身狗。” 一句话把两人都折进去。 这时群里来了消息,专门艾特林焰和郭浩:【你俩最近低调点,没事别回单位别露脸,不听话小心兄弟们削人!】 这顾虑十足的有道理,都是血的教训。 警队优秀的小伙子一抓一大把,都是凭本事考进来的,单位好有身份,五险一金年节补贴齐全,各个站出来都一身正气邪祟勿进。可就是这样人与人之间也有高下。 郭浩是跟谁都处得好都能说上两句话,在小姑娘堆里最吃香。 而林焰,话不多人也不招摇,可特么的有些人就是天生自带磁场,你不服都不行。 郭浩举着手机给林焰看聊天记录,还想反抗一下,凭什么啊! 他对面,轻轻攥着水瓶,薄薄眼皮的男生在夕阳下无奈笑着,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样子。 没过多久,队里真来了一批新人——确切的说,是一批刚毕业的嫩白菜和一个从省会调下来的老白菜。 还没正式亮相,见过的人不多。 大家都好奇。 “林焰,打球啊!” 一帮老大难们下了班抱团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明明白白,今天踢足球明天打篮球一周三约健身房,您要还有精力那咱水里刨个两千米,累成狗回家沾床就睡。 作息健康得根本不够年轻。 今天约了中队的人,一群男生拥着打赌,输的晚上请客。林焰单手转篮球,穿一件黑色篮球背心,上面印着温陵交警大队几个字,球衣背后一个3。 大门口侧边围了很多人,全在看刚更新过的照片墙,郭浩最爱凑热闹,挤到前排看了个清楚。 林焰立在最外围,目光淡淡一扫,是有几个新面孔,其中俩女生,还真如了郭浩的愿。 刚说打球的都挪不动脚,林焰漫不经心把球拍在地上,等大家的时候左右手交替运球。 “阿焰!来看!”郭浩特仗义地要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林焰摇摇头。 郭浩的脑袋一移开,有张被挡住的照片露出来,原来还有一个女生,不过郭浩的位置很快被人补上,又遮住了那张照片。 只匆匆一瞥,但林焰记得很清楚。 非常标准的证件照,穿警服,扣子扣到最上面,头发整整齐齐拘在耳朵后,干干净净的脸,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没有笑,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透出微微的冷漠。 为了达到警民一家亲,照理来说公家挂在外头的照片都要求保持微笑,拍照的时候摄影师会告诉你,来来来,再笑开一点,咱们要有亲和力。 这张照片不知道怎么过线的……还真给贴出来了。 郭浩笑得跟米缸里的老鼠似的:“要被兄弟单位嫉妒死了哈哈哈哈。” 一般交警大队的男女比例是1:10,女1男10,温陵这批新来的,3:10,确实招恨。 “加油。”林焰拍着球一路小跑去球场占位置。 晚上这一局也不知道怎么了,小伙子们特卖力,都不想被身边的人比下去,打到最后林焰的直属领导邱明汗津津叉着腰笑骂:“不就是来了几个姑娘嘛!能不能有点出息!!” 谁都不肯承认,只说自己认真负责,不打假球。 郭浩笑倚着林焰:“一会儿球都传我啊,指不定姑娘们在哪看我们打球呢!必须好好表现!” 林焰嗯了声。 他是队里的得分主力,后半程却开始偷懒,郭浩耐力没他好,打到最后谁都知道球会传他,三对一围他,把他守得密不透风,结束的时候趴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林焰逗他:“有人看你。” 郭浩嗖一下抬起上半身,发现看他的是门卫,啪地抢过林焰的冰水灌了一口,故意气他。 谁都知道林焰不和别人喝一瓶水。 林焰就真把郭浩扔在地上,出去又买了一瓶。 经过照片墙,没往那儿看。 之后的夜宵大家有了共同话题,热火朝天地说哪个姑娘最好看,还搞了个投票。大老爷们凑一块就这点事。 林焰不参与,吃饱了说要先走。 小A在计票,飞快问:“焰啊你选谁?” “弃票。”林焰抛着车钥匙过去把帐结了。 第二天他还没进单位大门就听说了结果,温陵交警大队新一届警花落在了新来的姑娘身上,叫余倾清。 刚走到二楼就听邱明鼓劲:“抓紧啊,别说我没提醒你们,狼多肉少,要追就追,我可听说快处已经开始送早餐啦!” 外勤这帮人,用邱明的话来说,就是太闷搔。 这一上午谁都没再提,可进进出出却比平时多,林焰座位靠门近,心里数着,除了他都出去过了。 去哪了? 傻子都知道。 郭浩最后一个回来,敲敲他桌子汇报情况:“是真漂亮,尤其那个余倾清,她那张照片也就体现出一半吧,真人不得了。” 装了一上午淡定,有人不淡定地感慨:“个子也高,我目测170.” 角落又冒出来一个声音:“不过看着挺傲的,估计不好追。” 郭浩推推林焰:“你真不去看看?” 林焰拍开他的手:“无聊。” 刚说完,邱明捧着保温杯慈爱地朝他招招手。 林焰站起来,中途有谁伸腿使绊子,都是玩惯了的,他敏捷跳起,小小一跃,修长的腿轻轻落下。 办公室里,邱明说:“新人先轮转咱们这边,我要去省里开个会,这事你负责。” 林焰点头应下。 他这个领导,对他好,却也不正经,正事说完不放人,后边跟一句:“见过没有?人小余,啊,你上回说要找个漂亮的,这回够漂亮了吧?” 林焰笑,那都是他逼急了胡诌的。 邱明一瞪眼:“你怎么一点都不急?回头你奶奶又找我上思想课!” 林焰压根没放在心上,还是那样笑,明明是很正派的小伙子,笑出了点玩世不恭的味道,两手抱拳求饶,说没什么事我出去了。 就这么着,到了带队执勤的这天。 期间,林焰从健身房到食堂再到男厕所,听了许多关于新晋警花的八卦。 比如她警校毕业一开始去的刑侦,跟着老刑警查碎尸案,一屋子人捡碎肉捡吐了,只有她还能吃得下饭。 比如她个人能力太强,这回打报告要走的时候三山死活不肯放人,许诺年后就升职。 比如她还是单身,据说之前在单位没谈过,学校就不知道了,来这里不到一周天天被前辈约饭。 比如顶楼把人要走了,现在就是走个过场熟悉一下流程。 最近省里言打酒驾,周一到周四敢喝酒的少,一到周五晚上和周末两天,人们应酬多了起来,总有抱着侥幸心理的。 林焰熟悉这个城市每一条街道每一个红绿灯,天一擦黑就拉着一帮人在一个叫玫瑰路的路口设置关卡。 他们设置关卡是有布局的,像个捉鱼的网,进去了就出不来。人员安排上也有讲究,按照复式卡点站位,每个人都穿反光背心,佩戴记录仪和对讲机。 大家以后都是同事,不存在为难新人的情况,林焰要做的就是带大家了解个大概情况,等之后落实了具体工作后自然还会有师傅领进门。 他跟前站了六个新鲜面孔,不由得就想起自己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他淡淡笑了一下,问:“工作手则都看过了吧?” 嫩白菜们纷纷点头,在路灯下看着这个格外帅气的师哥,不由得把腰杆挺得更直些。 有个胆大的女孩俏声问:“师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焰。”他介绍自己,“这是郭浩,待会儿别紧张,话说清楚,态度要好……” 林焰顺着女孩的声音看过去,是个圆脸小姑娘,站在倒数第二,她身边还有一个姑娘,个头很高,站姿挺拔,人如入夜的凉风,也在看他。 林焰把目光收回来,想了想,最后交代:“注意保护自己。” 郭浩带着男生设卡,林焰让圆脸小姑娘和身边的高个姑娘站在最后一个警戒区,圆脸姑娘用反光指挥棒指指自己:“林师哥,我叫唐媛媛,她是余倾清。” 林焰嗯了声,朝那边略微一颔首。 他站检查岗,当车辆缓缓停下时先敬礼,肩上别着对讲器和记录仪,离车身稍有些距离,微微弯背:“你好,交警临检请配合,请先摇下车窗,对准酒精检测器吹气。” 他的脸被警灯照得一会儿蓝一会儿红,神情专注,目光老练地把车内情况扫了一遍,最后直起腰,再次敬礼,放行。 这一晚上,抓到五个助力车没戴头盔、三个没挂牌和一个小车酒驾。 酒驾的要送去再次做检查,林焰负责,郭浩留在这里带嫩白菜。他一走,郭浩招手:“余倾清,你来补位。” 唐媛媛可羡慕了。 余倾清走过去,郭浩笑着问她:“以前干过吧?” 她点点头。 林焰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余倾清一套标准流程挑不出错,她声线不如唐媛媛甜美,却恰好适合了这份职业。敬礼,表明自己身份,细白的手把检测仪递过去,人长得漂亮又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叫人不敢玩笑,老老实实吹气,走的时候还要回头望两眼,也不知什么狗屎运能碰见这么飒的警花小姐姐。 林焰卯了郭浩一眼。 郭浩倒不是偏心谁,招招手让唐媛媛来替换,小姑娘高兴坏了,整了整帽子站过去,清清喉咙看着前方一辆奔驰减速而来。 车还没停稳就听见震天的摇滚乐在嘶吼,车窗摇下来,唐媛媛把话一说,驾驶座上男人笑得轻浮:“哇靠交警的妞都这么正吗?小美女我乖乖吹气你把微信号给我吧,哥哥带你出去玩。” 唐媛媛捏着检测仪往前怼了怼,面嫩,也想像余倾清那样有架势,却是徒劳,那人飞快地伸出手来揩油,不知什么时候已到近前的林焰把唐媛媛往后一拎,挡在她前面,捏住那人的爪子:“找事?” 这下老实了,想把手收回来,囔囔着:“吹吹吹,赶紧的,我赶时间。” 林焰可不急,听出发动机的声音,问:“改过?行驶证拿出来我看看。” 私自改发动机属于黑车。 他松开手,那人嘀嘀咕咕一脸不高兴翻出证件递过来,没什么问题,酒精含量也没问题,纯粹就是贱。 林焰把人放了。 在他们的工作中,经常能碰到这样的。 他回头问唐媛媛:“没事吧?” 小姑娘因为这出英雄救美红了脸,蚊蚋般:“没事。”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