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阅尽天下言情小说的你如何谈恋爱》作者:番大王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10月18日09:30:09 评论 400 次浏览

文案

我,一个有钱有势的畅销小说家。
偶尔会在钱堆里,想起我饱含少女心,又饱受欺凌的学生时代。
风水轮流转,某天在声色场所,我偶遇了年少痛苦记忆的始作俑者。

曾经,我被他踩在脚下,他冲我吐唾沫。
如今,我睥睨而视,他是别人的宠物狗。

[阅读指南]:HE;丧系之春;
套路高手(怂痴汉)x超乖[凶]奶狗(坏学生)。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犬

【恋爱这种事,总的来说,是不会有了。】

读完这一句,再往下拉,是大片的空白,然后出现了最底端的留言板。刘嘉纳闷地返回目录页,又看了一遍文章名。

——《论阅尽天下言情小说的你如何谈恋爱》,作者:“若是有缘”;字数:“14字”;状态:“连载中”;题材分类:“自传”。

肩膀被人从背后猛地一拍,刘嘉吓了一跳,仓惶转过身。

“我说你怎么换衣服换半天,原来躲在更衣室看小说。”小琪抱着托盘,笑嘻嘻地看着她。

“你把我吓到了,我还以为是主管!”刘嘉抚了抚惊魂未定的小心脏。

“若是有缘的小说更新了?”目光扫到她的手机页面,小琪好奇地凑上前:“话说,你前天推荐我的那本真好看啊。”

“她没更新呢,好像开了个奇怪的新坑……”

刘嘉叹了口长长的气:“烦死了,我等更新等得昨晚都没睡好。”

“啧啧,”小琪同情地望着这位小说发烧友同事,将托盘交到她手里:“快换工作服吧,说不定你下班她就更新了。”

刘嘉应声,收起手机,换了服务生的制服。

推开更衣室门,她打起精神,带上一脸的热情笑容。

马尾高高扎起,漂亮红色的裙摆匆匆融进了这座纸醉金迷的销金窟。

今天挺顺利的,一上班就接到了一张三层的酒水订单。

三层是东烜娱乐.城的顶级贵宾区,每周六的夜晚,娱乐.城会开放特殊节目,那里是最佳的观看位置。

而“顶级贵宾”意味着,有很大概率,刘嘉能收到不菲的小费。

坐电梯的时候,有一个女生也正好上楼,她停着电梯门等了刘嘉一会儿。

刘嘉笑着道声谢,瞧见那人按了三层,忍不住悄悄地打量她几眼。

披肩长发、水红色口红,挑不出错处的浅色套裙,身上没有首饰或者名牌包……姑娘的年龄看上去不大,脸上的妆化得很精致。

楼层缓慢上升,电梯壁是透明的,娱乐.城的百态尽收眼底。

那位小姐目不斜视地望着电梯门的方向,仿佛对周围的环境一点儿都不好奇。

“叮。”三层到了。

刘嘉侧身,想让客人先走。她却又一次地帮忙按住开门键,示意让端着酒水的她先下。

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举动,但刘嘉对这位女生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酒水送到僻静的角落,这桌坐的全是刘嘉的熟面孔。

这群人在某个大型影视公司里工作,常常到这儿应酬,算是东烜娱乐.城的老主顾了。

“哎,骆小姐,这边!”

刘嘉听到男客人朝自己身后喊了一声。

原来,和她一起坐电梯的女生也是这一桌的。

人一过来,在座的一众男女便全数起立了。

“骆小姐,你终于来了,你好你好。”

“我们刚才还在讨论你多大年纪,没想到骆小姐比我们想象得要年轻得多啊,哈哈哈。”

社交气氛热络,大家纷纷找“骆小姐”握手。

一个有眼色的职员把服务生扯到一边,塞了小费后,小声问道:“你们的节目还要多久开始?”

“还有一小时。”刘嘉轻声答。

职员看了看表,心中有了数:“好的,谢谢。”

尽管有默默在侧耳注意,但直到走掉,刘嘉都没有听到“骆小姐”说话的声音。

她想,她是说话声音小,或是比较寡言吧。影视公司的人那么重视她,她肯定得是有些来头的。

小服务生的心里隐隐好奇,她万万猜不到的是:那位骆小姐,本名骆缘,笔名“若是有缘”——正是那个害她天天等更新,等得要死要活的无良作者。

而影视公司的人,也并非他们口中那样轻描淡写的“刚才讨论过骆缘的年纪”。他们是公司里专业负责公关的团队,为了这次和骆缘的见面,已经前前后后开了三次会。

骆缘的书他们看了,骆缘的微博他们看了,关于骆缘的报道评价他们看了。

这般从里到外,彻头彻尾地去了解骆缘,他们打定主意,要通过这次见面和她打好关系,拿下她新书的影视化合同,并确保和她以后的长久合作。

通过“若是有缘”刷满微博的黄段子、h漫,及其一贯不羁尺度的写作风格,职员们达成了共识——投其所好,邀请骆缘来东烜娱乐.城,看刺激劲爆的“特殊”表演。

不过有一点说的是没有骗人的……骆缘确实比他们想象得要年轻许多。

毕竟,百科上写的她的年龄,是四十岁。

相比于职员们的积极,骆缘的反应就比较冷静了。

面对接连不断往自己身上引的话题,她大多时候是微微一笑,仔细思考一阵后,简要地回答。

和骆缘在网络交流过的员工感觉到,骆缘的回话速度,比她的打字速度要慢上大概二三十倍。

一小时过去,大伙儿说得口干舌燥,台面的酒水所剩无几。

唯有主角的那杯,一口没有被她动过。

看着骆缘那张表情很淡的脸,大家也明白……她的状态依旧拘谨,可能他们的谈话尚未抓到那个点,所以没能跟她变得亲近。

“啊,表演快开始了。”沉默的空档,男职员瞥了眼自己的表。

“什么表演?”骆缘问。

“哈哈,你等会儿就知道了。”为了保持神秘感,他故意卖了个关子。

“嗯。”骆缘礼貌地没有再问。

“……”话题便断在了这里。

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尴尬,众人有酒的喝酒,有酒杯的端酒杯,各怀心思地想着要用什么话题让气氛起死回生。

骆缘,意料之外的,有点难聊啊……

作家,不应该是能说会道的吗?可她本人,惜字如金,一小时谈下来,还没有她小说或微博所表达出的万分之一有趣。

他们仿佛已经轮番上阵,给快死的“气氛”做了人工呼吸,怎奈何这家伙就是四肢冰凉地赖在地上,像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

又勉强地与骆缘聊了几句,所幸,没过多久,节目就开始了。

对话被音乐声打断,大家总算得了正当的沉默空档,纷纷将目光转向娱乐.城的正中央。

五颜六色的镭射灯变幻着光束,底下那层的舞台旁边不知何时已围满了人。

人们随音乐的节奏随意地扭动腰肢,全然不同三层的人正襟危坐的严肃。

忽闻人群中传来惊呼。

接着,音乐停了,镭射灯暗了,取代的是三盏亮起的聚光灯。

亮光落在人群中间,三位裹着黑色披风的壮汉变魔术一样地突然出现。

重新响起的激烈鼓声像是敲击在耳膜之上,声声震撼,声声回响。

兴奋的因子滚落一地,噼啪炸裂。

踩着音乐的节拍,站在不同方向的三个男人开始奔跑,或快或慢地跳上了舞台。披风跟随他们的脚步舞动,隐约可见披风之下,赤.裸而健壮有力的年轻肉体。

上台第一件事,表演者先朝三层的方向抛了几个飞吻。

骆缘这桌占了最好的观赏视角,那饱含暗示意味的视线与扑面而来的荷尔蒙气息,好似是直嗖嗖地冲着他们这儿杀来的。

再加上抬手这样幅度极大的动作,立刻暴露了壮男们黑披风下,尖尖挺立的乳.首和仅包裹住鼓.胀三角部位的皮裤。

职员咽了咽口水,趁还没有迷失理智前,用眼角的余光探了探骆缘。

昏暗的光线下,她安静地看着舞台那边……仍是难以从表情辨出她的喜恶啊。

台上的氛围已经被炒得火热。身材极佳的男人们时而披风半解,时而挺胯乱舞,时而抚摸身体。

台下蠢蠢欲动的燥热着,人们好似一根根迫不及待探出头的火柴,只差轻轻擦动,就要燃起大火。

燃点在——当兔耳装的金发女郎,用推车将一个蒙布的巨大笼子推上舞台时。

“那是什么?”骆缘低声问身旁的人。

职员的答话声也压得很低。模糊不清的,不知是语调还是词语本身。

“狗笼。”

金色的绸布散发熠熠夺目的色泽,轻微的晃动使得那抹亮色成为一种流动的光。

所有人的视线,被它吸引。

——是什么呢?是什么呢?里面是什么呢?

他们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跟随着表演者来回拨弄绸布的手。

——揭啊!揭啊!

吊足胃口后,绸布被“哗”地往外一掀。

笼中的风景,终于得以露出。

底下的笼子,的的确确是那种关大型犬的“狗笼”。

但是,笼子中的生物……不是一只狗。

是一个像狗一样,双掌触地,两膝弯曲的男人。

入目便是爬满他身体的,触目惊心的红色鞭伤。

男人的头发有些长,黑色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眼睛。

他的皮肤是柔韧的小麦色,与破坏欲强烈的深红鞭痕揉杂在一起……耀眼的舞台灯光使它们呈现出,一种暧昧却古怪至极的光泽。

暗处的骆缘偷偷地摸了摸自己起了鸡皮疙瘩的胳膊。

此刻,她已清晰地意识到:眼前的声色场所和她曾经脑中想象过的、描写过的,差别甚远。

她平时自己写文看文,一般是喜好:两情相悦的酒后乱.性;女主被下药后,男主挺身拯救;或者什么误入酒店包厢、酒店厕所,被当替身……总之要那种终成眷属的,伤害不到人的误会狗血类。

而这个娱乐.城,大概是属于暗黑分类的。

把人当狗什么的,把人锁笼子里什么的,还把好好的人打成这样……她完完全全不喜欢这种调.教凌.辱系的啊!

可惜,现实世界不是骆缘的小说,她不能随时喊停。

她这边心情紧巴巴地脑中吐槽着,舞台上的人可没有闲下来,等待她逐步接受表演的画面。

狗笼的门被打开,里面的“狗”动作熟练地爬了出来。

男人的下巴被捏住,女郎迫使他抬起头。

全场的聚光灯打在他的脸上,变得稍稍清晰的脸部轮廓使得骆缘的心头,涌过一丝非常不妙的熟悉感。

她瞬间,想到了一个名字。

那个名字,使她冷不丁地夹紧双腿,后背发汗。

——不会吧!!

大概是强硬的姿势令男人感到不适了。

他放松力道,顺从地按照被要求的方向,偏了偏脑袋。

遮住他眼睛的黑发,因此微微一晃。

捕捉到那一幕的骆缘好像听到,脑中某处传来轰塌的声音。

那个突然闯入的名字,开始越变越大,追着她岌岌可危的理智。

——叶冶?

那个名字,嚣张地压制住她的理智,不由分说,一通乱砍。

——叶冶!!

是了,和噩梦无异的,那人的名字。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