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风情万种时》作者:余姗姗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10月12日10:03:18 评论 258 次浏览

文案

成长似乎是从误会和遗憾开始的。
笑看波谲云诡,人生起伏,
冷暖苦乐,百味自知。
.
多年后,程樾名利双收,事业情感两得意,她回顾过往,不禁又想起那几个影响过她的人,一个她迷恋过的,一个迷恋她的,还有一个亦师亦友。
.
生活是一面镜子,我们努力追求的第一件事,就是从中辨认出自己。——尼采
……
竹马X初恋X知己
女霸总的四角恋

危险警告:
1、“青梅竹马”系列,《欲言又止最动听》姐妹篇,女主文,成长为主,言情为辅,不是恋爱脑,结局he,不清新也不脱俗。
2、玻璃心,有洁癖的,特别是有道德包袱,对人物有各种要求的,请不要进,不要较真儿,介意的点X。
3、和姐妹篇一样,除了男主还有其他男性角色,铁打的女主,随便站队。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程樾和贺言 程樾歪了下头,问:“咦,……
  当你风情万种时
  /余姗姗
  2021.5.31
  程樾和贺言
  01
  早在第一次见到程樾以前,贺言就时常从长辈们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那时候他还没有回到历城。
  程樾——程家从商后的第三代,程家大家长最看重的继承人,也是贺家、褚家等年轻一代要重点结交、追捧的对象。
  相比程樾难以撼动的继承人身份,贺言在贺家的身份就尴尬多了。
  贺家第二代公司的掌权人,是贺言的舅舅贺之川,贺言的母亲贺之秋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便坚持让贺言姓贺,想着有朝一日把位子拿回来。
  当然,这是要凭本事的,也需要契机。
  而这个契机,就出现在贺之川的女儿身上,她叫贺绯,是贺言的表妹,自小深得贺之川的宠爱,可惜性格骄纵,对经商不感兴趣,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能担大任的。
  反观贺言,十四五岁的年级就已经崭露头角,在贺家大家长面前露了两回脸,还展现出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谦逊、淡定,令大家长另眼相看,私下里也叮嘱过贺之秋几次,要用心培养,最好早点回来历城。
  *
  贺言随父母回来历城的第二天,就在几家人的聚会上见到了被长辈们多次提及的程樾,程家的千金。
  那天,她穿着长袖碎花连衣裙,戴着遮阳帽,脚上一双细带矮跟鞋,中长的头发随意垂在肩上,随着她的动作而轻轻滑动。
  十六岁,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犀利,脸上虽始终挂着浅笑,眼神却是冷漠的,和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
  贺言站的比较远,看到贺绯和褚家的儿子褚昭,一起来到程樾面前。
  三人有说有笑,然而简单的肢体动作足以透露出,谁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
  不会儿,又有一个年龄稍长的男生走过去,笑声没了,贺绯和褚昭很快走开,只留下程樾和那年长的男生。
  贺言站在暗处,清楚的看到褚昭走了没多远,又驻足回望,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
  这个褚昭,据说是褚家的私生子,年龄不大,锋芒却盛,很招女生喜欢。
  再看那边的程樾,不知何时已经双手环在胸前,似乎仍在浅笑,却比刚才疏离了几分。
  那年长男生背对着贺言,略低着头,似乎有点局促,说话时抓了抓耳朵,又将双手塞进裤兜掩饰紧张。
  不过三分钟,年长男生就垂头丧气的走开了,临走前还做了两次深呼吸,极轻的点了点头。
  贺言的目光跟着年长男生几秒钟,收回时,却刚好对上程樾的。
  程樾看着这边,眼神直勾勾的,带着点估量。
  贺言毫无准备,想着她或许只是好奇,因为他们没见过。
  贺言一动未动,依然立在阴影下,心里却在动与不动徘徊了片刻。
  直到他心念一动,脚尖转了半个圈,对着程樾的方向,正准备走出阴影时,几乎是同一时刻,程樾迈出了一步。
  她的步子虽然不紧不慢,幅度也不大,仿佛只是在散步,方向却是朝着贺言的。
  没有来由,贺言心里漏了一拍,微微怔住,动作远不如她的果断。
  他就那样看着她,看着遮阳帽上映出的反光,看着碎花裙子的摆动。
  等程樾走到跟前,隔着几米的距离,贺言才上前,半个身子离开榕树的影子,背却依然罩在里面。
  贺言嘴唇动了动,准备主动打招呼,却见程樾笑了。
  贺言的目光落在她的唇上,停顿一秒,又看向她那双色泽略浅的眸子,就听她说:“嗨,你就是贺言吧,我是程樾。”
  贺言又慢了一步,咽了下说:“是,你好,我是贺言,我时常听到长辈们提起你……”
  程樾歪了下头,问:“咦,说我什么?”
  “说你……”贺言组织了一下语言,“年纪轻轻就有大将之风,将来必然会有作为。”
  “哦。”程樾应了,却比刚才淡了很多,笑容也消了一半。
  那一瞬间,贺言忽然觉得,程樾似乎很不喜欢被人扣下这样的帽子。
  “我……”贺言想着,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赶紧说点别的,第一印象很重要,现在还来得及。
  然而不过几秒钟,程樾就把目光转开了,漫无目的的看着远处人群,眯着眼睛,风自她身后拂过,吹动了发尾和裙角,那些碎花飘着,一半随风,一半服帖到少女的身上。
  程樾忽然说道:“听说你已经转学过来了,那咱们以后就是同学啦。”
  那后半句,程樾转过头来,又是一笑,遮阳帽下的脸颊满满的胶原蛋白。
  贺言下意识回了:“好。”
  程樾抬脚便走。
  贺言盯着程樾散步的背影,看着那裙摆在风中转动,他有一瞬间还想过,要不要跟上去开启一个新话题,直到另一个念头钻进脑海。
  她刚才说,以后多走动吧,那只是因为他是贺家的,她看重的是他这个身份,而非他这个人。
  贺言垂下眼,又想了想,也是,他刚才的表现束手束脚,也没什么可另眼相看的。
  正是这一琢磨,令他又慢了一步。
  前方传来笑声。
  再抬眼时,不知何时折回的褚昭,正站在艳阳下和程樾说话。
  程樾笑了几声,抬手在褚昭前额拍了一下。
  褚昭还将头往前伸,随即两人就并肩朝人群走去。
  贺言还是在聚会后才听母亲贺之秋说,先前那个年长的男生,追求了程樾许久,程樾终于答应和他约一次会,没想到回来就摊牌了,年长男生连准男友都没混上。
  贺之秋还嘱咐贺言说,和程樾相处千万不要像那个男生一样唯唯诺诺,上赶着不是买卖,程樾不会看上,但又不能太疏远,太骄傲,死要面子活受罪,她同样不会来迁就,这就和做生意一样,让对方看不到自己的底牌,时亲时疏才有的玩。
  贺言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想了想,今天他没有上赶着走向程樾,倒是对的,可转念再想,却是他输了,因为程樾全程拿着主动权。
  程樾,她只是来认识一下贺绯未来的竞争对手,谁赢了,谁就是她的合作伙伴,仅此而已。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