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配那万能小姐姐》作者:香酥栗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10月11日09:53:20 评论 364 次浏览

文案

曲小西穿越很久之后才知道,
原书里,她是男主爹小老婆;
她的弟弟是腹黑深沉的反派;
可是,看着还是乖乖小豆包的亲弟弟,
曲小西袖子一撸,开始风风火火搞事业搞钱!
一不小心,她的人设变成了,
拥有108个马甲的文坛大姐大。
无数人心中的白月光。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穿越
  滴答滴答的水滴声。
  伴随着滴答的声音,男女争执吵闹如同苍蝇,嗡嗡响个不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闹人的苍蝇嗡嗡声终于结束,病床上的苍白少女也终于睁开了眼睛。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是这副身体实在太过孱弱,稍微动一动,整个人就跌倒在病床上。而这个时候,许多的记忆就像是潮水一样汹涌的窜入她的脑海。
  就在她倒下的同时,病房的门打开,一个干巴巴瘦的对襟褂少年立刻窜上前,叫:“妹妹!”
  随后又无头苍蝇一样叫:“大夫,大夫,我妹妹要死了。大夫!”
  苍白少女在这混乱的叫声里,咣当昏厥了过去。
  昏厥少女——曲小西。
  而曲小西这一昏厥,记忆涌来的却是一个叫“曲知婵”女孩子的简短一生。曲知婵生在奉天城一户书香门第,父母深明大义,一兄一弟友爱,家中资产颇丰,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只不过,小姑娘人生中却有三个不得不提的转折点。
  第一个是在小姑娘七岁那年,那一年,小姑娘跟着家中双胞胎小哥哥知书出门去买点心,结果遇到了的抢劫。家中的婆子没看顾好他们,眼看危险奔着小姑娘去了,却是小哥哥知书挡在了小妹妹的面前,砸到了头,从此坏了脑子。家中花了许多钱,却并没有治好。
  从此小知书的智商,基本就在七岁了。
  虽父母没有责备小知婵,但是对她冷淡许多;祖父祖母更是恨上了她。
  大半年后,在祖父祖母的强烈要求下,小姑娘她娘又怀了上了,十月怀胎,又生下一个男孩子。不过大龄生产,又因为操心大儿子,她孕相不好,生出来的小崽子跟小耗子似的,体弱多病。
  不过因为小弟的降生,小知婵却高兴很多,因为他们家又慢慢恢复了往日的和气欢笑。日子又重新归于了平静。只不过,谁曾想,天有不测风云。
  小姑娘迎来了第二个转折点,他父母祖父母外出的时候遭遇了乱事。一场祸事,四位都丧了命,就剩下三个小豆包。
  这个时候,知书知婵都是十三岁的年纪,小弟知棋更是才五岁。
  好端端一个家庭,就这样散了。
  他们家人丁不算兴旺,只有一个外嫁的姑姑,两家关系也是不错。姑姑姑丈登门,很快操劳了丧事。不算是盛大体面,但是也不算狼狈。一翻下来,遣散了家里剩下的佣人,将三个孩子接回了家。
  外人都说,这真是顶顶儿的和善人了。
  三个孩子也怀着忐忑的心,登了姑姑的门。只不过,他们却从天堂跌入泥潭。
  姑姑面慈心狠,接受了他们家的家产,转头儿就将三个孩子扔在下人房,比做家里的丫鬟小厮一样。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挨打!知婵也不过是个才十三岁的少女,还要护着只有七岁智商的哥哥,五岁的小弟。兄妹三个,过的苦哈哈。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差不多一年,就在前几天,姑姑突然一改作风,对他们热络起来。
  穿的也好了,吃的也好了,住的也好了。
  总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和善人儿呢。
  但事实上,她这“好姑姑”却准备把知婵嫁给财政司的中年司长,借以为姑父换取好前程了。这就是知婵的第三个命运转折点了,她正是因为偷听的时候逃跑,不小心掉到了园子里的荷花池,丢了命。
  而曲小西在现代的时候则是修理天线的时候遭遇了雷击,也正好丢了命。
  不知道怎么的,她就穿越而来,占据了这身体。
  她觉得脑子嗡嗡的,即便是她已经变成了曲知婵,却还能感觉到曲知婵临时时候的那种绝望。小姑娘不是怕死,但是临时还在挂心智商有问题的哥哥和今年才刚刚六岁的体弱小弟。
  那股子阴冷的感觉萦绕在曲小西身边,她勉强想要的睁开眼睛摆脱,但是好像又怎么都做不到。
  周遭的一切,阴冷的像是冷库。
  更有甚者,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一阵阵冰冷的溺水感——滴答,滴答。
  水声又出现了,曲小西脑子都要炸开。
  她觉得,自己好像正在溺水,而周边,就是那个大宅子里的荷花池。
  曲小西蹙着眉心,拼命挣扎。
  “姐姐,姐姐你不要死……”
  “妹妹,妹妹你不要死……”
  两道震耳欲聋的哭声突然传来,曲小西突然间就觉得刚才的阴冷与溺水感瞬间消失殆尽。她拼命挣扎,终于睁开了眼睛。这一睁开,就看到趴在病床边的两道身影。
  一大一小。
  大一点的,正是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个半大小子,记忆告诉她,这是她的哥哥知书。
  小一点的,就是他家小弟知棋了。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的衣服都不怎么合身,穿在他们身上,不伦不类的。
  她移了移眸子,看到在旁边,是一个白大褂,白大褂头发中分,推了推眼镜,说:“既然醒了就没事了!这样鬼哭狼嚎的,实在有失斯文。”
  说完,不乐意的出了门。
  曲小西还没等开口,就听少年带着哭腔说:“妹妹,你不要死。”
  他一把握住了曲小西的手,他的手一点都不大,没有一点肉,干枯的像是个鸡爪子,磨得很粗糙,可以看到一些大大小小的伤口。
  曲小西是孤儿院长大的,虽然他们也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是却从来没有一个孩子会弄成这样。再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小孩儿,这小孩儿今年六岁了,但是看起来更小很多。要是猜测,十人有九人都会猜他四岁。
  小孩儿瘦的脱相,只有一双还算明亮的大眼睛。
  他紧紧的盯着曲小西,紧张的抓着曲小西的衣角,跟哥哥一样,强撑着的坚强中透着忐忑,好像生怕下一刻,她真的会死掉。
  曲小西深吸了一口气,动了动嘴角,说:“我不死。”
  我不死——也就三个字,但是却让一大一小两个男娃红了眼。
  这一次,他们都没有嚎啕大哭,反而是紧紧的抱住了曲小西不撒手。
  她看着这俩男娃这样儿,倒是没有扒拉开。她不是一个爱发好心的人,但是,却晓得自己占了人家姐妹的身份。
  而且,那荷花池的溺水感也太真实了些。
  好像是她真实经历过的一样。
  曲小西纳闷的挠了一下头。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从外推开,三人六只眼,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口。这次进门的是一个老太太,差不多五十来岁的样子,所有头发一丝不苟的梳起,吊梢眼儿,有点尖刻。
  都说相从心生,这话放在这老太太身上还真是没错了。
  她是白家的管家娘子,白家,正是曲知婵姑姑的婆家。
  这位管家娘子人称一句柳阿婆,是他们姑姑曲氏的心腹。他们家还没出事儿的时候,她看他们几个孩子每次都跟一朵老菊花似的笑容灿烂。但是他们家出了事儿,再看他们,就从不拿正眼儿看人,惯常鼻孔朝下。
  偶尔打骂他们,毫不留情。
  对她这个女娃,更是看不上。
  这不,一进门就冷言冷语:“呦?醒了?真是,我们奶奶怎么就造了孽,有你们这么几个讨债鬼的亲戚。空着爪子来我们白家,吃白家的喝白家的用白家的,现在还要折腾到水里浪费这住院的钱。也不想想,这洋人的医院,是随随便便就住的进来的么!这又要花多少钱?奶奶是个好性儿的……”
  还没说完,就被曲小西打断。
  曲小西扬了扬下巴,做出一副高傲状,鼻孔看人,谁不会啊!
  “柳阿婆,是不是空着爪子来白家,还不是你个下人能够知道的!难不成主人家的事儿还会告诉你?我们要是空着爪子,当初曲家的家产哪儿去了?难不成还能不翼而飞?咱们也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姑姑姑丈都不说什么,你一个下人,就不要在这里充什么主人的款了!我见不得你这个刻薄的鬼样子。”
  曲知婵一贯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才十多岁的小姑娘,寄人篱下,哪里敢顶嘴?
  柳阿婆没想到曲知婵敢顶嘴,一时间气红了脸:“我打死你个小唱……”
  “你敢!”曲小西下巴翘的高高的,面上带着小人得志的得意:“别以为我不知道,姑姑打算把我嫁出去了!你今日敢动我一下,坏了我的颜色,姑姑姑丈也饶不了你!”
  “你!!!”柳阿婆作为曲氏的心腹,自然晓得这桩筹谋的。
  “你回去告诉姑姑,我都知道了!既然想要我嫁出去,也不是不行。但是好吃好喝好用的伺候着我,就算牛耕地还得喂点草呢!还想让我嫁人帮衬姑父,还想让你这个老虔婆来作践我?啊呸!”
  “你你你!”柳阿婆何时见过她这样,手指逗得像筛子。
  曲小西眉眼弯弯,靠在病床上,十分轻松:“我想喝鸡汤了!”
  她皮笑肉不笑:“我不要你熬,谁知道你这老虔婆会不会在里面吐口水。给钱,我要自己买。”
  柳阿婆气的眼睛如同钩子,盯死曲小西。
  曲小西:“看什么?我这两面派的作风,可是跟你们学的呢!“
  柳阿婆死死的盯着曲小西,好半天,几乎从牙缝里磨出来几个字:“你等着!”
  她咣当一声,砸了门出去。
  眼看人一走,知书飞快的拉住妹妹,使劲儿摇头:“妹妹不要嫁,不……”
  曲小西一把捂住了知书的嘴,给小弟使了一个眼色,小孩儿飞快的跑到门口,眼看柳阿婆确实走了。
  他飞快的迈着小短腿儿跑回来,急促的说:“姐姐不能嫁,那些人不是好人!”
  曲小西冷笑一声,说:“嫁他妈!”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晚八点二更。
  架空沙雕酸爽文,入手不亏哦!
  小仙女们动动小手儿,收藏评论走起呀!
  给你们比小心心!

《夜上海》作者:金子 民国

《夜上海》作者:金子

文案 吹奏的如泣如诉的丹青,被逼无奈的丹青,百乐门里风华绝代的丹青,一脸阴狠的丹青,开心明快的秀娥 满脸血污仍无怨无悔的秀娥..... 我站在一边,看着风云变幻,怒浪狂涛,自以为无欲无求,却仍躲不过这...
《民国谍影》作者:寻青藤 民国

《民国谍影》作者:寻青藤

1936年深秋的一个夜晚,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也就是后世被称为黄埔军校的办公室内,两个男子正在低声交谈。 “志恒,我考虑了很久,还是推荐你去军事情报处,但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愿。你要仔细的斟酌考量。”...
《天下第一戏楼》作者:柳木桃 民国

《天下第一戏楼》作者:柳木桃

文案 霍颜穿越到清末民初,成了京城皮影戏班班主的女儿,继承了号称“天下第一戏楼”的如意楼,然后陆续捡了一只猫,狗,兔子,狐狸……霍颜把它们一个个从皮包骨养到油光水滑。后来,霍颜发现,她这哪是养动物,分...
《百年家书》作者:疯丢子 民国

《百年家书》作者:疯丢子

文案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他们倒下的那一刻,早已成为永恒。 ——摘自《一寸山河一寸血》 她还记得外公浑浊的双眼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 那眼神透过窗户和高楼,映出来的,却是古镇中的一叶扁舟和小河上的一缕夕阳...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