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亡国太子妃》作者:团子来袭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9月22日09:45:12 评论 573 次浏览

文案

一朝穿成太子妃,秦筝没拿到宫斗剧本,也没来得及体验一把太子妃的骄奢生活。
因为,亡国了。
宦官手捧三尺白绫道:“娘娘,城破了,您体面些去吧。”
秦筝:“……”
这是什么开局?
为了不被逼着自绝,秦筝只好到她那半死不活的太子夫婿榻前,装深情哭一哭拖延时间。

大楚开国皇帝楚承稷,一生骁勇善战,北征戎狄,南驱巫夷,开创了宣楚盛世。
他一生都在征战,无妻无妾,以至于英年早逝后,只能从宗族旁支选出个小子继位。

他在自己开创的盛世长辞,再一睁眼,竟到了灭国之时!
他重生到了当朝太子——自己曾了不知多少代的侄子身上。

得知自己当年开辟的疆土直接被霍霍没了,开国皇帝陛下当场给气笑了。
这群后辈究竟是有多废物?
昔年他能一手创下这个屹立数百年的大国,而今也能重建!

至于这个倾国倾城、在他榻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太子妃,开国皇帝陛下十分不屑:女人只会影响他复国的速度!

后来,开国皇帝陛下夜夜在椒房殿外拍门:“阿筝,朕可以回房睡了吗?”

秦筝也没想到,自己当初那装腔作势的一哭,竟把离嗝屁不远的太子给哭活了!

虽然她这太子夫君醒来后似乎脑子不太好,把他爹、他爷爷、他曾爷爷、曾曾爷爷骂得跟孙子似的(-ω-;)

楚承稷:他们本来就是朕曾了不知多少辈的孙侄。

【小剧场】
大楚复国后,六部之一的工部却不直属皇帝管辖,而是归皇后管。
啥?后宫不得干政?

工部上下官员齐齐撸袖子:“没有皇后娘娘出图,山海堰怎么修?”
“大运河从哪里挖?”
“联通四海列国的驰道怎么规划?”

秦筝:……虽然本工程狗穿越后,没当上工部尚书,但当工部尚书的直系上司也不错?

1.1V1,甜文
开国皇帝 VS 基建皇后
【高亮】男主前世是英年早逝,死的时候才二十八岁,别嫌他老!

书评查看

正文

汴京城陷,楚国亡了。
  
  昔日繁华的东宫,而今只余一片萧索。
  
  “娘娘,城破了,您体面些去吧。”手捧白绫的老太监站在殿前,语气还算恭敬,态度却强硬。
  
  秦筝看着这张满是褶子的老脸,有些发懵。
  
  穿越了?
  
  见秦筝久久不语,老太监以为她不愿,继续道:“陛下有旨,凡皇室女子,自了殉国,以全体面。各宫娘娘和公主们都自我了断了,太子妃娘娘,您也上路吧。”
  
  老太监这么一说,秦筝倒是有印象了。
  
  这是她前几天看的那本古早言情番外篇的剧情,讲的是反派和他那早死白月光的故事。
  
  所以,
  
  她这是穿成了反派早死的白月光——楚国太子妃?
  
  秦筝眼前阵阵发黑。
  
  番外里太子妃的结局,岂只一个惨字了得!
  
  可以说,在太子妃身上,美貌就是原罪。
  
  她本来是反派沈彦之的未婚妻,却因有着倾城美貌,被太子瞧上强娶了回去。
  
  夺妻之恨让沈彦之对皇家恨之入骨,作为世家弟子,他掌握着不少军中机密,遂暗中勾结起义的叛军,一举推翻了大楚。
  
  沈彦之本想借着亡国,名正言顺救出心上人,怎料他去晚了一步,楚炀帝在城破后就赐死了所有皇室女子,太子妃也跟着香消玉殒。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太子妃还被叛军安满污名,当成丑化楚国的政治工具。
  
  大楚毕竟有着百年根基,叛军建立起的新政并不稳定,民间甚至流传大楚开国皇帝武嘉帝乃武神转世,他一直都在庇佑着楚国。
  
  叛军为了巩固统治,一边伪造鱼肚藏书说自己的政权才是天命所归,一边大肆宣传前朝的荒诞事迹,摧毁楚国在百姓心目中威望。
  
  太子夺取臣妻的丑闻就被用来大做文章,叛军把太子妃编排成了一个祸国妖妃,谣传她喝人血吃人心,蛊惑储君陷害忠良,楚国出了这样的妖妃,覆灭是天意。
  
  沈彦之竭力阻止,叛军却过河拆桥,压根不把他放在眼里。
  
  谣言散布出去,太子妃就这么担上了个祸国的名头,遭万民唾骂。
  
  叛军还在刑场鞭笞太子妃的尸骨,以此平息民怨,换取拥护。
  
  刑场鞭尸那天,沈彦之就在刑场下方。
  
  台上太子妃的尸骨被鞭打,台下他被官兵死死摁在地上,挣断了手脚,碾碎了骨头,却还是靠近不了刑台分毫。
  
  那日在刑场的人都说他双目赤红,形似恶鬼。
  
  从那时起,沈彦之的确就成了活在人间的恶鬼。
  
  他在的地方,就是地狱。
  
  他一步步成为权臣,一个个清算当年提议散布谣言的大臣,架空了皇权,又纵容犬牙腐化朝堂。
  
  他要毁掉这个他曾经一手扶持起来的王朝——这是他迟来的复仇。
  
  每逢太子妃忌日,他的杀的人,鲜血能从刑场流到外面的菜市口。
  
  看书那会儿,秦筝觉得这个疯批反派深情又带感,还因为他和太子妃的虐恋哭完了一包纸。
  
  现在自己穿成了书中的太子妃,秦筝更想哭了。
  
  她马上就要被勒死了,谁来救救她啊!
  
  她上辈子也没刨过老天的祖坟啊?
  
  自己好好一援非工程师,不过是在回国的航班上睡了一觉,怎么醒来就搁这儿绝地求生了?
  
  秦筝越想,一颗心就越拔凉拔凉的。
  
  老太监见她始终不说话,也不再多言,直接眼神示意身后两个强健的太监拿着白绫上前,他道:“太子妃娘娘,得罪了。”
  
  秦筝回过神,看到那条白绫就觉得脖子疼,忙道:“等等。”
  
  嗓音清冷,如珠落玉盘。
  
  这一开口,秦筝才发觉这具身体的声音也很好听,不愧是个能叫太子枉顾礼法的美人。
  
  两个年轻太监没敢妄动,看向老太监,等他示意。
  
  老太监平静道:“此乃陛下旨意。”
  
  不配合赴死的妃嫔多了去了,无一例外全被强行勒死了。
  就连平日里楚炀帝最宠爱的淑妃母女,逃去乾清殿求情,都被楚炀帝一剑割了喉咙。
  
  老太监是楚炀帝心腹,奉命赶在叛军进宫前,亲自来东宫了结太子妃。
  
  毕竟太子乃国储,太子妃再进一步就是国母,哪怕楚国亡了,也不可让太子妃落入叛军手中受辱,这是大楚最后一点脸面。
  
  秦筝就是知道这些,心中才更沉。
  
  不想死,那就只能尽全力苟一苟。
  
  按理说,原书里沈彦之是有赶来救太子妃的,不过晚了一步而已。
  
  她想法子拖延一下时间,说不定还能获救。
  
  秦筝手心全是汗,面上倒是一派沉静,她垂下眼睫遮掩了眸中情绪,显出几分黯然来:“我知这是陛下的旨意,但殿下待我恩重如山,劳烦公公通融一二,让我再看一眼殿下……”
  
  长风穿过庭院,满树琼花零落如雪,几片琼花落在了她乌发间,冷白的肤色莫名带了几分脆弱感,微红的眼眶更显凄楚。
  
  美人一笑可倾人国,黯然神伤起来,也能叫人碎了心肠。
  
  几个没了根的小太监瞧着秦筝,都有些两眼发直,心道难怪会有周幽王那样烽火戏诸侯的昏君。
  
  这是秦筝目前唯一能想到的法子——去太子榻前装深情哭一哭拖延时间。
  
  她还不太习惯自称“本宫”,一口一个“我”,听起来倒像是为求人而刻意没用,老太监也没生疑心。
  
  太子上城门督战中箭,如今虽还吊着一口气,但已是回天乏术。
  
  不过好歹人还没归西呢,老太监不好把事情做得太绝,想着朱雀门那边还有禁军顶着,让她见太子一面也耽搁不了多久,点头允了。
  
  秦筝微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
  
  太子寝殿里弥漫着一股苦涩的药味。
  
  秦筝步入内殿,还没看清榻上的人是何模样,就直接扑到榻边,做出一副肝肠寸断的样子悲哭起来:“殿下!”
  
  哭声很凄厉,就是不见掉眼泪。
  
  好在老太监一行人并未跟过来,在不远处垂眼站着,显然是忌惮太子。
  
  秦筝愈发感觉来太子寝宫是来对了,一边装腔作势地哭着,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了榻上的太子一眼。
  
  天光暗淡,殿内已经掌了灯,烛火下太子双目紧闭,脸上是失血过多的苍白,五官清逸,面似冠玉,倒是出乎意料的俊美。
  
  锦被下隆起一片不大的弧度,看得出他身形瘦削,不过身量很长。
  
  毕竟大楚开国皇帝武嘉帝能征善战,一人可当万夫之勇。大楚的百年根基就是武嘉帝当年打下的。
  
  武嘉帝虽没有后人,但楚氏族亲们跟他同宗同族,身上多多少少也有几分武嘉帝的血统,基因优势摆在那里,楚氏皇族在身量上都不差。
  
  据说太子出生时,钦天监官员批出他跟先祖武嘉帝有着一样的命格。
  
  楚炀帝因此对太子给予厚望,甚至取名都借用了武嘉帝楚承稷名字里的“承稷”二字,给太子取名楚成基,希望太子能承先祖之勇,守住楚国数百年的基业。
  
  秦筝觉得八成是当年批命格的钦天监官员眼瘸,批错了。
  
  毕竟这太子就是个在城楼上被一支流箭射死的炮灰命。
  
  她对眼前这个造成太子妃一生不幸之始的罪魁祸首没什么好感。
  
  这种渣渣死了最好!
  
  但眼下为了自己小命着想,秦筝还是得装模作样地为他哭几声。
  
  老太监估摸着时辰催促道:“娘娘,既见过太子了,就别再让咱家为难了。”
  
  秦筝不为所动,继续趴在榻边假哭,装深情握住太子一只微凉的手道:“殿下,您睁眼看看臣妾……”
  
  心里想的却是沈彦之怎么还不来!
  
  再不来,她怕是真得被勒死在这儿了!
  
  老太监给身后的人递了个眼神,两个强健太监直接上前来拖她。
  
  正在这时,殿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老太监一行人面露惊诧,秦筝心中却是大喜。
  
  终于来了!
  
  但随着外边尖叫声四起,一个宫女直接在殿门处被砍死,鲜血喷了满门,她的尸体被粗暴扔进殿来,秦筝也意识到了不对。
  
  来的不是沈彦之的人!
  
  老太监厉喝:“庞川,你不在朱雀门抵御叛军,来东宫作甚?”
  
  来人身形高壮,正是禁军统领庞川,他狞笑两声,一剑掷过去就刺死了拉着秦筝的一个太监,温热的鲜血直接溅了秦筝一身,她脸上也沾了细小的血珠。
  
  这是秦筝第一次见到杀人,她浑身冰凉,下意识想尖叫,嗓子里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把这群阉人都给我斩了!”禁军统领手起刀落又砍了几个太监。
  
  一群宦官哪里是禁军的对手,很快就被屠杀殆尽。
  
  老太监捡起地上沾了血的白绫还想过来勒死秦筝,却又很快被禁军的长矛刺穿后背,吐着鲜血栽倒在地,外凸的双眼却一直盯着秦筝的方向。
  
  秦筝不敢看他,血腥味刺激着她的感官,她胃里一阵阵反酸。
  她太害怕了,以至于忘了松开太子的手,就这么一直紧紧握着,像是抓着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一片混乱中,无人发现榻上的太子眼皮似乎动了动。
  
  太监都死光了,禁军统领走近秦筝,用带血的刀尖挑起她的下巴,看清她的容貌后,眼底是不加掩饰的惊艳:“早就听闻太子妃乃国色,今日一见果然是开了眼,无怪太子宁愿被人戳脊梁骨也要夺取臣妻。”
  
  他的目光变得贪婪起来。
  
  楚国气数已尽,他原本打算的也是拿了太子和太子妃,去向反王投诚。
  
  现在见太子妃这般貌美,显然动了其他心思。他的下属们都心领神会退出了大殿,还带上了殿门。
  
  秦筝只觉贴着下巴的那截刀尖冰冷又黏腻,浑身的血仿佛都在逆流。
  
  她眼角余光瞥见了先前那名被刺死的太监腰间别了一把匕首。
  
  秦筝瑟缩似的挪动了一下身子,一双美目看着禁军统领,眼中泪光点点:“别杀我……”
  
  一只手却在身后慢慢摸了过去。
  
  美人泫然欲泣,恰似梨花带雨,禁军统领魂儿都快被勾没了,哪还注意得到其他的。
  
  他伸手想摸秦筝的脸:“美人儿,谁狠得下心杀你?”
  
  下一刻,他只觉心口一凉。
  
  秦筝双手握着那柄匕首,狠狠扎进了他胸膛。
  
  前一刻还楚楚可怜的眼神也变得和刀尖一样利。
  
  既然再无路可退,那就拉个垫背的一起死!
  
  可惜他护甲坚硬,秦筝力气不够,只扎了个匕首尖儿进去。
  
  见了血,但还不致命。
  
  禁军统领怒骂出声,抡起蒲扇似的巴掌就挥向秦筝。
  
  那巴掌最终没落到秦筝身上,禁军统领突然踉跄了一下,双目圆睁,整个人栽倒在地。
  
  一条细长的金丝,对穿了他脑门,伤口处正慢慢溢出血珠。
  
  秦筝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心跳快得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死了?
  
  她僵硬转过身,朝床榻看去,却撞入了一双墨色的眸子,幽深寒凉,带着历经光阴的苍凉和凶戾,仿佛是洪荒洞穴里什么古老的凶兽被搅了清梦苏醒过来一般。
  
  是太子。
  
  他半倚在床头,脸色依旧苍白,指尖捻着一条细长的金丝,显然是从身上盖的那床金线牡丹绣纹锦被上抽出来的。
  
  “殿……殿下?”
  
  一开口,秦筝才发现自己嗓音颤抖得厉害。
  
  太子没应声,看着她的眼神很陌生,满是上位者的威严,却又似有些困惑。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古言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文案 【女主视角】阿鱼跟着母亲进了书香大族,身份尴尬的她面对身份高贵的嫡母嫡姐、美艳无双的姨娘庶姐,本以为会遇到刁难,不料竟被抱了个满怀,原来大家族中未必就有姐妹相争,不如诗酒趁年华,闲来看花,醉后烹...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古言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文案 快穿99个世界后,林知惜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附带系统奖励---十万死士。快穿之前,她是齐王府的郡主,父亲在九子夺嫡中惨败,而她也被贬为庶人,圈禁于王府。归来后,她搅弄风云,改写人生,成就一代女帝传...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古言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文案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 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为世子。 这样的陆则,世间任何人或物,...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古言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文案 前世,顾玉汝是人人钦羡的对象。她与丈夫结发为夫妻,从小门小户到一品诰命,人人都说她福气好运气好,实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次睁眼,回到待嫁之龄。一边是人中龙凤的未来丈夫,嫁给他以后会是举人娘子、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