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句半》作者:touchinghk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9月19日09:51:33 评论 309 次浏览

文案

故园东望,那些纠葛不休的爱恨情仇,那些滚滚东逝的家国情怀,皆从这一天开始。
也皆从这一天结束。
非正常穿越 非正常江湖 非正常爱情 非正常架空 非正常双男主
正常BG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抠死扑累 玫瑰金橘、香药葡萄、糖霜桃……
  程云看到九方客栈的时候,身上恰好连一个铜板也没有了。
  程四要饿得眼冒金光,闻到饭香味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写着“老子要吃饭”。
  程云恨铁不成钢地瞄了四要一眼,牵着人走进了九方客栈。
  不大不小的店面,二楼住客,一楼摆了七八条桌子,坐得满满当当。四要有些心虚,戳了下程云的腰:“哥,这么多行家,我们真敢进么?”
  程云一把拍落他肉嘟嘟的小手:“嘘…别人升官也好进棺也罢,你我只管发财,来年吃个饱肚子。”
  他一边低声说,一边眯起眼睛环视四周。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程云拳脚功夫没有精进多少,眼力见却是着实练了出来。
  靠北墙那桌三个彪汉约摸着是斧头帮的小弟子,背后包裹里隐约能看见斧头的形状。程云默了下,朝南边挪了半步。
  靠南墙那条长桌孤零零坐了一个长身瘦汉,背后拱起大包,佝偻着身形,可是那拱起的罗锅下摆,隐约露出了一只女子的三寸金莲!
  那人背上,还驮着一个女人。
  程云不动声色拽了一把四要,再往后退了两步,低声道:“那是孤灯客,背上驮着他老婆,是使暗器的高手。”
  四要咽了口唾沫。
  小小一间客栈,没想竟然如此藏龙卧虎。
  想发财果然不容易,这顿霸王饭吃的,颇有几分虎口里拔牙的意思。
  两人已经入了店,此时再想走,反而有些惹眼。
  程云不再犹豫,硬着头皮拽着四要往靠西墙的桌子走过去。
  桌上只坐着一个瘦瘦小小的“乞丐”,低着头扒着饭碗,听见程云和四要走过来的脚步,才猛地抬起头,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打量着他们。
  眉目清秀,身材娇小,脸上抹了黑炉灰,身上装模作样打了俩补丁,可那人脸庞白净,衣料考究,就算傻子也能看出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
  不知道又是哪家的贵千金,来江湖里体验生活?估摸着二楼客房里藏着不少家养护院,不然这客栈里卧虎藏龙,还能容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坐一张桌?
  啧啧,千金大小姐要体验人生感受贫苦大众的江湖生活,我们当韭菜的还能怎么办?
  程云脸上笑嘻嘻,心里mmp,露出八颗牙嘿嘿笑,飙起了演技:“小兄弟,拼桌吃个饭?”
  千金大小姐绽放出纯真笑容,一侧身,露出满桌的菜。
  “荒野地方,没什么好吃的。兄台若是不嫌弃,就坐下跟我一起吃吧。”
  声音悦耳如黄鹂鸟,娇娇滴滴。
  程云还想再客气,正要开口咬文嚼字,偏偏四要的肚子适时传来震耳欲聋的咕咕叫。
  得,面子也不用再维持,程云伸手抓过一只卤鸡腿,毫不客气咬了上去。
  他们主仆二人吃得香甜,大小姐却还端着架子,嘀嘀咕咕道:“…这间客栈真是糟糕,我点了几样江湖名吃,全没有。”
  程云拽着卤猪脚,眉也不抬:“九方客栈地处要塞,门面虽小,却是江湖里数得上名号的店。这儿的厨子,已经算见过世面。您点了什么?”
  大小姐笑眯眯:“玫瑰金橘、香药葡萄、糖霜桃条、梨肉郎君。”
  四要一口没咽下,呛了起来。
  程云不动声色拍着他背替他顺气,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江湖人,吃的是黄牛肉卤猪脚,下水鸭肠肉馒头。金啊玉啊的菜名张口就来,眼前这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份?宫里的公主么?
  程云连声音都变得恭敬,眼神却止不住瞄向大小姐身后那个鼓鼓囊囊的小包袱。
  不论那包袱里装的是是金豆子还是玉首饰,只要被他得了手,怕是他和四要此后一辈子吃穿不用愁。
  程云缓缓放下了筷子,手腕在袖子里轻轻翻转,柳叶般的刀片夹在指缝间。四要聪明伶俐,肉嘟嘟的脸上立刻堆满傻白甜的笑容,朝大小姐靠过去。
  “小姐姐,你也是来武林大会看热闹的吗?”四要眨巴眼睛。
  程云屏住呼吸,刀锋滑至指尖。
  大小姐忍不住揉揉四要的头:“我才不是看热闹。我呀,是来找郎君。”
  四要:“你要找什么郎君?”
  程云额上沁汗,手腕翻飞,包袱的绑带已被划断一半。
  大小姐:“就…打扮成小乞丐的模样,坐在客栈里,cos成黄蓉的模样,就会有靖哥哥来请我吃大餐呀。我说的那些菜名,都是以前黄蓉遇见郭靖的时候点的呀!可我在这里坐了半天,一个帅哥哥都没有见到…”
  四要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抠死,什么黄蓉,他半点不明白,只好问:“小姐姐是来相亲?”
  “错!”大小姐摆摆手指,眨着心心眼,“我是来追星。”
  追星?还是占星术?
  四要更听不懂。
  可他已经没了追问的机会。
  程云轻甩衣袖,朝四要递了个已经得手的眼神,施施然站起身:“多谢姑娘款待”。
  “你们不陪我玩啦?”眼见他们起身要走,大小姐着了急,拽着四要问:“还没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呢!”
  夹着刀片的指缝变得粘腻,藏在胸口的小包袱已经被汗浸湿,程云慢慢往后退:“我姓程,单名一个云。这是我家小厮,要钱要酒要饭要菜,所以是四要。”
  程云不动声色,眼角余光紧紧盯着客栈二楼紧闭的房门,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与姑娘有一饭之缘,三生有幸,青山不改,我们后会有期。”
  大小姐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包裹,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们,清脆地喊了句:“云哥哥,再见!四要,再见!”
  一声娇滴滴的“云哥哥”险些叫软了程云的膝盖,连四要都受不住恶寒,搓了把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两人稳住脚步,直到九方客栈小得看不见,才撒丫子狂奔回两人栖身的破窑洞。
  四要满怀期待地看着程云:“哥,怎么样?”
  程云胸口扑通跳, 从怀里掏出了沉甸甸的小包袱,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梁上君子当了这许多年,听声音,就知道是金子。
  两人默默对视,程云轻轻抽出包袱袋子,哗啦一下倒在了地上。
  金光耀眼,在破窑洞的烛光下温暖得像是火焰。
  四要激动得直跳脚:“哥,发财了发财了,咱们干这一单就能收手了,以后吃香喝辣再不用偷鸡摸狗了…”
  话音未落,脸色却骤然惨白,仿佛一口气上不来,噎住了。
  金子是真的金子,可…不是金条金块金豆子,而是一片一片的金叶子。
  丝丝缕缕脉络清晰,在烛光下薄如蝉翼,轻若飞花,淡香盈盈。
  程云脸色大变,手中叶子翩然落地。
  “完了,完了。”四要踉跄了一下,“…这下真的完了,完了。”
  “她不是江南富甲来体验江湖的千金小姐,也不是微服私访看武林大会的大内公主。”程云喃喃道,“她是她啊,郑三琯啊,华山派的关门弟子,郑三琯啊。”
  “四要,你我这次…上当了。”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古言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文案 【女主视角】阿鱼跟着母亲进了书香大族,身份尴尬的她面对身份高贵的嫡母嫡姐、美艳无双的姨娘庶姐,本以为会遇到刁难,不料竟被抱了个满怀,原来大家族中未必就有姐妹相争,不如诗酒趁年华,闲来看花,醉后烹...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古言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文案 快穿99个世界后,林知惜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附带系统奖励---十万死士。快穿之前,她是齐王府的郡主,父亲在九子夺嫡中惨败,而她也被贬为庶人,圈禁于王府。归来后,她搅弄风云,改写人生,成就一代女帝传...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古言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文案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 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为世子。 这样的陆则,世间任何人或物,...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古言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文案 前世,顾玉汝是人人钦羡的对象。她与丈夫结发为夫妻,从小门小户到一品诰命,人人都说她福气好运气好,实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次睁眼,回到待嫁之龄。一边是人中龙凤的未来丈夫,嫁给他以后会是举人娘子、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