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满群山》罗青梅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9月17日10:09:59 评论 388 次浏览

文案

枝枝是王府千金,从小养尊处优,千娇万宠
彼时,英姿勃发,志向远大
直到十四岁那年,枝枝才知道自己并非亲生
昔日高高在上,身世揭穿,她成了王府耻辱,任人践踏,堕入尘埃
继兄拉起枝枝的手,擦干她的眼泪,背起她:“枝枝,别怕。”
枝枝趴在他肩头,哭花了脸
可他还只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抵挡不了风吹雨打
枝枝绝情地弃他而去
几年后重逢,枝枝落魄狼狈,被逼给一个恶霸做姬妾,而兄长手握权柄,正是恶霸的顶头上官
少年成了男人,性情大变,气势逼人,风雨不透
枝枝抱住兄长的大腿:哥哥,真香。
恶霸问男人:您认识她?
兄长冷冷地扫一眼枝枝,面无表情:不认识,没见过。
枝枝:……

求问该怎么攻略一个非常记仇的兄长,在线等,很急。
——
少时,枝枝鲜衣怒马,骄傲放纵,兄长清冷出尘,潜心修道
现世安稳,岁月悠长
观中真人说,她离经叛道,伤风败俗,终将是祸害他的魔障
枝枝不屑一顾
后来,一语成谶
她沦落成奴,受尽苦楚
而他,弃道为魔,杀人如麻
——
元璟弃道为魔,是个疯子,世人笑他、恶他
疼爱的妹妹弃他而去
他把她抓回来,紧紧攥在手心
他要狠狠冷落她,报复她,让她害怕,直到……再也不敢离开他
——
枝枝这一生,坎坎坷坷,跌跌撞撞,身份在变,境遇在变,不变的,是那个疯子

他总会拉起她,拂去她身上烂泥尘土:“枝枝,别怕。”

她擦干眼泪,从泥沼中站起身,找回自己的志向,自己的抱负,一步一步往上爬

会挽雕弓,征途万里。

书评查看

正文

西北的暮色雄浑苍凉,漫天血色,一轮红日缓缓坠入天际起伏连绵的山脉之中。
  
  大道上蹄声阵阵,尘土飞扬,散落在戈壁的商旅驼队、牧民农人纷纷加快脚步,赶往矗立在荒漠中的流沙城歇宿。
  
  本朝军力羸弱,强敌环伺,西戎、北狄铁骑数次南下烧杀抢掠,扬长而去。
  
  朝廷不仅无力还击,还接连失地,不得不以金银财帛向西戎、北狄求和。
  
  几次兵败,今上怯懦,大臣忙于党争,君臣不敢言兵,朝野畏战如虎,军中士气低落。
  
  近年来,几国时战时和,边地烽烟四起,乱匪遍地,人心惶惶。
  
  流沙城乃西郡治所,是西北军屯兵设防重镇,也是朝廷、西戎、北狄几国和各部落为了互市贸易而约定设置的榷场,各方势力不得侵扰。方圆百里之地,唯有流沙城不会遭到掳掠,城中车马辏集,货栈林立,海商胡客纷至沓来,四海珍奇源源不绝,竟是一派盛世之景。
  
  边庭不太平,商队牧民不敢露宿荒野,都想赶在城门落钥前进入流沙城。
  
  城门前挤满了人,乱嚷嚷一片。
  
  外城熙熙攘攘,车马塞道,坊墙之内、城垣深处的都尉府门前也是车水马龙,门庭若市。
  
  本地长官冯都尉既掌军事,又兼理民政。月末是他的寿辰,连日来,城中豪富人家、各国商队争先恐后赶至都尉府送礼,以求能得到一个宴会上的坐席。
  
  院中贺礼箱笼堆叠如山,家奴仆妇挑的挑,搬的搬,抬的抬,忙到半夜,后院依然灯火通明。
  
  静夜中,院墙角门前忽然传来一阵喝问声。
  
  “你是哪个院听差的?”
  
  一道纤瘦身影在廊下停了下来,支支吾吾,形迹鬼祟。
  
  长廊火光晃动,几个守夜的护卫围了过去。
  
  管事妇人罗婆子领着婢女抬箱笼,听到吵嚷声,打发一个婢女过去问。
  
  婢女去了一会儿,回来道:“东院有个小子手脚不干净,已经被拿住了。”
  
  天高皇帝远,冯都尉坐镇流沙城,跺一跺脚,整座流沙城都得抖几抖,攀附巴结他的人如过江之鲫,院子里那些堆成山的贺礼谁见了不眼直?府上里里外外做差使的几百口人,总有几个眼皮子浅的,这几天已经抓了好几个趁乱偷偷摸摸的贼。
  
  罗婆子冷笑一声,没有再问。
  
  那头护卫抓着了人,直接捆了手脚,预备扔到后边库房里关着,等忙完了寿宴再由管家审问处置。
  
  罗婆子眼角余光瞥见护卫把人拖了出去,转身继续张罗。
  
  一阵凉风穿堂而过,吹得她晃了几晃。
  
  罗婆子眼皮直跳,一拍大腿,拔脚就往西南角的院子冲过去:“快看看,人是不是跑了?”
  
  院门前两个守卫倚着墙根打盹,睡得正香甜,猛地被吵醒,吓得魂都快没了。
  
  罗婆子风风火火,冲进里屋,推开门,环顾一圈。
  
  屋里空空荡荡,本该蜷缩在草堆上的人影早就不见了。
  
  罗婆子顿足大骂:“没用的东西!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都守不住!”
  
  护卫不敢抬头。
  
  想到弄丢那个人的后果,罗婆子心急火燎,一边差人去管事那里报信,不能放人出府,一边召集内院仆役去守住各个角门夹道,自己带了一群人直奔后院仓房。
  
  仓房后窗破了个洞,寒风吹过,呜呜响。
  
  罗婆子气得咬牙:刚才被抓的哪是什么小贼,一定是后院那个贱人!她故意被护卫抓来库房,从后窗跑了!
  
  “都给我分头去找!她被喂了药,跑不远的!”
  
  前院管事也被惊动了,各处挑起灯笼,仆役护卫、婢女婆子跑来跑去,乱成一团。
  
  罗婆子怕人躲在犄角旮旯里,带着人沿着墙根仔细搜寻,找了一圈,不见那人踪影,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难道真让那贱人跑了?
  
  前廊忽然有人在嚷:“人抓着了!抓着了!”
  
  罗婆子松口气,念了句阿弥陀佛,赶了过去。
  
  人是护卫抓住的,果然是个小娘子。
  
  院子里还有一堆抬盒没有归置,管事暴跳如雷,走上前,啪啪几声,巴掌雨点似的甩了过去。
  
  管事满身横肉,一把子力气,下手力道不轻,几巴掌下去,被护卫紧紧按着的小娘子脸立刻肿了起来。
  
  院中火光摇曳,纤瘦的身影被打得直颤,却始终没听见她出声求饶。
  
  管事怒火更盛,打得愈加用力。
  
  “快停手!”
  
  隔着半个院子,罗婆子的破锣嗓子惊叫起来。
  
  “打坏了她,你赔我!”
  
  管事停了手,纳闷道:“月底就是寿宴了,她闹出这么大的乱子,乱棒打死了都是轻的!你倒菩萨心肠,心疼起来了?”
  
  罗婆子一路小跑,满头大汗,先拿帕子擦了擦汗,待喘匀了气,两手一拍,道:“咱们都尉大寿,流沙城上上下下挖空心思为都尉贺寿,胡商的珠玉宝石、部落的奇珍异兽一车一车拉进城,其实值不了几个钱,都尉府多得是。美人可就稀罕了!这小娘子是都尉看上的人,打坏了她,你再上哪给我寻一个这样标致的上等货?”
  
  她说着话,一把抓起纤瘦女子的发髻往上扯,迫使小娘子抬起头。
  
  小娘子眼眸低垂,仍是一声不吭,包头的布巾滑落,一头黑鸦鸦的发丝披落下来。
  
  几十道火把光芒笼在她脸上,渐渐映亮一张秀美的面孔,虽然粗服乱发,狼狈不堪,还被打肿了半边脸,仍然不掩秀丽姿容。
  
  管事愣了片刻,回过神来,再细看小娘子的身段,纤细袅娜,衣领间露出的颈子,羊奶一样嫩白……
  
  罗婆子在他耳边问:“还打吗?”
  
  管事目瞪口呆,心中暗暗叫苦:别说是寒苦的边地了,就算是天子脚下的汴梁,美人扎堆的地方,也难寻这样的绝色啊!这小娘子一身好皮肉,日后必定得宠,自己今天打了她,得罪了人,将来能有好果子吃?
  
  罗婆子懒得理会失魂落魄的管事,命仆妇将小娘子带回内院。
  
  院子里住着都尉府蓄养的婢女舞姬,后院闹腾了这么久,婢女们也都被叫起来盘问,此刻都在廊下风口里站着,个个冻得面色青白。
  
  看到小娘子被仆妇扯着头发拖回长廊,人群安静了一瞬。
  
  “枝枝……”
  
  有人低低地叫了一声。
  
  仆妇端了一只茶盅过来,罗婆子示意她们扶起小娘子,掰开她的嘴,灌了大半碗茶下去。
  
  小娘子没有挣扎。
  
  罗婆子摔了茶盅,冷笑道:“枝枝,守卫都尉府的可是咱们大梁的骑兵,你一个弱女子,怎么逃得出去?”
  
  枝枝眼睫轻颤,一言不发。
  
  罗婆子接着道:“再说了,你逃出都尉府又能怎么样?边地可不是什么太平地,一座山头一窝匪,还有喝生血吃生肉的胡虏,见女人就往上扑,落到他们手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才是叫天天不应,骨头渣子都得啃干净了!”
  
  她拍拍枝枝的脸:“你安安生生的,好好伺候冯都尉,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好日子长着呢!不比落到胡虏流匪手里强?”
  
  茶里搀了药,药劲上来了,枝枝坐在冰冷的地上,浑身发颤,牙齿咬得咯咯响。
  
  她已经几天没吃饭了,她头昏眼花,脸上身上火辣辣的疼,肚腹肠胃一抽一抽的,像有把刀在里面翻搅。
  
  好疼。
  
  好冷。
  
  好饿。
  
  但这个叫枝枝的小娘子仍旧紧咬牙关,一声不言语。
  
  罗婆子虽然一肚子的火气,到底不敢真的折磨都尉看上的美人,况且之前什么手段都用过了。
  
  她冷哼道:“真是天生下贱!自讨苦吃!”
  
  枝枝被拖回房里。
  
  哐当几声脆响,门上落了锁。
  
  枝枝紧紧抱住自己,蜷成一团,这样的姿势让她觉得好受了点。
  
  凛冽的狂风从坊市城郭中呼啸而过,卷起几丈高的沙尘,夜风拍打坊墙院落,如厉鬼嚎哭。
  
  枝枝听着风声,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一双冰凉的手拂开她脸上的乱发。
  
  枝枝惊醒过来。
  
  “枝枝,是我,香奴。罗婆子让我来给你抹药,她怕你伤了脸。”
  
  来人低声道,手指蘸取药膏,抹在枝枝脸上。
  
  枝枝疼得颤了几下。
  
  香奴忍不住长叹:“你这是何苦……”
  
  枝枝嘶了一声:“要不是他们天天给我喂药,我兴许能逃出去……”
  
  她差点就从罗婆子眼皮底下逃出府,可惜都尉府院深墙高,她被喂了药,手脚发软,无力攀爬,还是被守卫抓住了。
  
  香奴听她的口气,竟是毫不气馁的样子,抿了抿唇。
  
  她们这些人都是献给冯都尉的礼物,不管先前有什么苦衷,入了府后,她们渐渐认命。唯有这个叫枝枝的,明明容貌最为出众,也最得都尉喜欢,偏偏性子最犟,几次三番想逃走。
  
  罗婆子不许婢女给她送吃的,饿着她,天天给她喂药,派护卫守着她,她还是抓住机会逃出去。
  
  香奴从袖子里摸出一只已经冷掉的炊饼,喂到枝枝嘴边。
  
  枝枝饿极了,下意识一口咬住炊饼,想起什么,又吐了出来。
  
  “你吃过了?”
  
  她问香奴。
  
  香奴一愣,心中五味杂陈,点点头:“我吃过了,这是我特意给你留的。”
  
  枝枝这才捧住炊饼吃起来。
  
  她伤了脸,嘴巴动一下,半边脸针扎一样疼,只能小口小口往嘴里抿。
  
  香奴看着她,语重心长地道:“枝枝,冯都尉可不是一般人,在流沙城,谁都得听他的!我听人说,冯都尉和东京城里的冯家连着亲,冯家你听说过吧?他们家出了一位皇后娘娘,是皇亲国戚!”
  
  枝枝没作声。
  
  “冯都尉位高权重,我们得罪不起,你就算逃出去了,冯都尉下一道令,各地搜捕,你能逃到哪里去?”
  
  “在都尉府当差,不愁吃,不愁穿,也不愁被胡虏抢去当奴隶,比整天担惊受怕好多了。”
  
  “我这些天打听清楚了,都尉夫人是汴梁人士,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留在冯家老宅为都尉尽孝,没跟着上任,如今这都尉府管事的是都尉纳的一位侧室,为人厚道,对下人宽和……”
  
  “都尉膝下只有几个小娘子,还没有小公子……”
  
  香奴絮絮叨叨一阵,看枝枝一直不搭腔,沉默下来。
  
  “枝枝,难不成你是良家子?还是家里给你定了亲?所以你不愿给都尉做姬妾?”
  
  她突然问。
  
  枝枝吃炊饼的动作停了下来。
  
  香奴紧盯着她。
  
  枝枝抬起头,和她对视,笑了一笑,“这炊饼……是罗婆子让你送来的吧?她让你来劝我?”
  
  香奴一呆,又羞又愧,脸上霎时通红。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古言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文案 【女主视角】阿鱼跟着母亲进了书香大族,身份尴尬的她面对身份高贵的嫡母嫡姐、美艳无双的姨娘庶姐,本以为会遇到刁难,不料竟被抱了个满怀,原来大家族中未必就有姐妹相争,不如诗酒趁年华,闲来看花,醉后烹...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古言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文案 快穿99个世界后,林知惜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附带系统奖励---十万死士。快穿之前,她是齐王府的郡主,父亲在九子夺嫡中惨败,而她也被贬为庶人,圈禁于王府。归来后,她搅弄风云,改写人生,成就一代女帝传...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古言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文案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 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为世子。 这样的陆则,世间任何人或物,...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古言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文案 前世,顾玉汝是人人钦羡的对象。她与丈夫结发为夫妻,从小门小户到一品诰命,人人都说她福气好运气好,实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次睁眼,回到待嫁之龄。一边是人中龙凤的未来丈夫,嫁给他以后会是举人娘子、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