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鲛绡透》作者:醉亦可醉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9月14日14:44:37 评论 441 次浏览

文案

[和离之后,连我长啥样都不清楚的渣前任们又来撩我了!!!]

温疑以为,自己未来一定会嫁给云端哥哥做妻子,

为此,她学习各种技艺,尽力把自己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却不曾想,十里红妆迎娶自己的,却是天下第一庄的少庄主陆凛。

这一桩门当户对的姻缘,却摧毁了她所有关于爱情的美梦。

从天真浪漫的年华,到家道中落,独居一隅。

整整三年,陆凛未曾见过她一面,他自有他心中的白月光。

最后下定决心和离之后,本以为会开始新的人生,

曾以为的良人,却又追了上来。

陆凛:“敢问姑娘芳名?”

你看,多可笑,夫妻三年,他竟是不识自己。

书评查看

正文

红。
铺天盖地的红。

入目之处,全是大红的颜色。红绸、红帖字、红烛……

“良辰已到——”
“恭喜恭喜啊,两家这是门好亲事啊。”

锣鼓喧嚣声、宾客的恭贺声,都像隔着一池水一般,忽远忽近,空旷朦胧。

忽的,所有声音又都戛然而止,漫天的红也消失不见,不见他人,不见喜庆,只余一间冷清的屋子。

屋内,形销骨立的女子,正端坐书桌前,执笔写着什么,时不时低咳两声。

下一刻一大群丫鬟闯了进来,为首那个,神情高傲,环视一圈儿屋子后,便指使着下人们将其中的物件儿都搬了出去。

“江湖儿女,不讲究那么多。公子说了,你要走且走,官府那边,他自会处理。”

一瞬间,酸涩又浮上心头。

‘哐当——’

粗手粗脚的下人们搬动一个匣子时,失手将它摔落在了地上,匣子里的珍奇珠宝,滚落了一地。

也许是真的无心,也许是有意为之,谁在意呢。

那大丫鬟低头看了一眼,眼里具是嘲讽,“这些东西,算是陆家的,看来它们自己个儿,也清楚自己该待在哪里,这是不愿意走呢。”

“我不要了。”那桌前的瘦弱女子,缓缓起身,声音清冷,听不出丝毫情绪。

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却见竟是一具红粉骷髅!

……

‘轰隆——’

“啊——”
一声惊雷乍响,温疑从梦魇中惊醒,第一时间,却是去抚摸自己的脸庞。

刚刚那个梦,从头到尾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除了结尾时那个恐怖的画面。

“怎么变那样了?”温疑苦笑到。
看来,陆家那段岁月,真是煞得她不清,竟然梦见自己是这么个结局。

外面天光微亮。
定下心来后,温疑便直接起身,坐到了铜镜面前。

镜子里的女人脸色苍白,脸颊凹陷,眼下还带着一抹青色,怎么看,都缺点儿活人气儿。

温疑又叹了口气,随后,她又站起身,伸手推开了眼前的窗户。

外面下雨了。
刚刚春雷乍响不就,外面便开始飘洒起了小雨。春雨细绵,看来又得下上个一整天了。

温疑便这样,站在窗前发起了呆。这里还能瞧得见照珩山,人们总是对山的那头有什么,抱着无限的猜想。
其实山的那头,多半还是山。

照珩山后,是孝台山,闻名江湖的天下第一庄轮回山庄,便坐落其上。

温疑静静的望着窗外,也不知思绪飘去了哪里,竟连有人敲门,也未曾听见。

赵沛儿敲了半晌的门,也不见丝毫动静,心中不由有些着急,便直接推了门,走了进来。见到伫立窗口的人影时,她才算松了口气,下一秒,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一旁挂着的裘衣,走到温疑身后,为她披在了肩上。

温疑侧了侧头,脸色着实不太好看,她冲着赵沛儿笑了笑,又回头去看那远山。

被春雨冲刷一番的天地,格外的清新。

“明夷,你在瞧什么?”赵沛儿往外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你看,全新的。”温疑回答她,脸色的笑意越发深刻。

对啊,这天地都是全新的,人生,也会是全新的。

……

“这雨也太烦人了,总是下个不停。”赵沛儿从院子外进来,收了纸伞,抖了抖衣袍上沾染的雨水,便见到温疑也走出了屋子,“你出来做甚,小心着着凉。”

说着,便匆忙放了伞,想要去搀扶温疑,温疑抬手拒绝了,“我哪有你想得那么脆柔。”

“是是是,不脆弱,但这春寒料峭,仔细些为好。”赵沛儿闻言,也不强求,只是侧身站在了她左边的通风处,为她挡一挡风雨。

“眼看就要离开安康了,这雨却下个没完没了的,真是愁人。”站了一会儿,赵沛儿又开始抱怨了。

温疑却是笑了笑,“有什么愁人的,我都不愁,你倒还愁上了。”

“我可不就是愁吗,早点离开这糟心地儿吧。”

她当然知道赵沛儿着急离开的缘故,虽然已经远离了孝台山,远离了陆家,但这安康,还有个让他不待见的人。
巧的是,她们现在滞留的地方,正好便是那让她不待见的人的管辖范围。

温疑没提。
赵沛儿本就为她操了不少心了,她只能装作毫不在意。

“过了潼安道,便能离开安康了。”温疑安抚的说到。

果然,一提到离开安康,赵沛儿整个人都兴奋了许多,“明夷,离开安康后,我们去哪儿?你想先到处看看?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

赵沛儿是温庭弟子,比温疑大一岁,两人算是一同长大的,可谓情同姐妹。后来温庭遭了难,当家的都没了,一帮子弟便都各奔东西了。

赵沛儿不愿嫁人,也就不好意思去投奔温疑,便去山下当走镖,闲闲散散的过了一年,直到温疑找上她,她又下定决心,这一次,一定要亲眼看着自己疼爱的妹妹幸福了,再离去。

她虽是学武,却因天赋有限,没什么大的出息,自然也没去过什么地方,只是在走镖的那些日子里,去了临近的几个小县小城。这也够了,她便也算听过了不少传闻,心中便开始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期盼来。

温疑不同,她是个活得太明白的人,自然知道,外面并不是千般好,却也不会去打破赵沛儿心中的憧憬。

人活着,总是要有点儿希望的,遇到的各种人和事,都将是自己人生履历上着墨的痕迹。

“我们一路南下吧,听闻南方温暖,气候宜人,适宜居住,到时候啊,就再也不愁……”不愁什么,她没有讲明,但两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嗯。”温疑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但是潼安道已经是安康边界了啊,听说不□□稳,我们还是再等两天,和过往商队一起吧。”赵沛儿还在喋喋不休,却是认真的在考虑前路会遇到的危险。

温疑微笑的看她,不发一语。
有所期的感觉很好,春雨也不再是无尽的愁绪。

前方的路,虽不一定是通途,但敢于前进,我又何惧明天,是艳阳,还是暴雨……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古言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文案 【女主视角】阿鱼跟着母亲进了书香大族,身份尴尬的她面对身份高贵的嫡母嫡姐、美艳无双的姨娘庶姐,本以为会遇到刁难,不料竟被抱了个满怀,原来大家族中未必就有姐妹相争,不如诗酒趁年华,闲来看花,醉后烹...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古言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文案 快穿99个世界后,林知惜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附带系统奖励---十万死士。快穿之前,她是齐王府的郡主,父亲在九子夺嫡中惨败,而她也被贬为庶人,圈禁于王府。归来后,她搅弄风云,改写人生,成就一代女帝传...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古言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文案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 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为世子。 这样的陆则,世间任何人或物,...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古言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文案 前世,顾玉汝是人人钦羡的对象。她与丈夫结发为夫妻,从小门小户到一品诰命,人人都说她福气好运气好,实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次睁眼,回到待嫁之龄。一边是人中龙凤的未来丈夫,嫁给他以后会是举人娘子、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