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穿到九零年代》作者:空山澜月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29日17:16:50 评论 1,966 次浏览

静谧的夏日午后,街道上行人稀少,公交车缓缓驶入站台停车位。

售票员站起身拿着喇叭播报:“石南市农业科学研究所到了,请要下车的同志带上自己的行李排队下车,下车时请不要拥挤,石南市……”

车上的乘客一涌而下,离开带着各种怪味儿的闷热车厢,齐齐长舒一口气,车外同样炎热,空气却比车里好闻多了。

‘砰’的一声车门再次关上,公交车缓缓加速离去,驶向下一个站点。

下车的人慢慢散开,一个看起来五十几岁的大娘拿出张汗巾子,抹一把额头和脖子的汗,看几眼其他下车的乘客,露出一个自得的笑容。

她儿子就住在研究所家属院里,进了研究所大门,走路几分钟就到,一路上还有不少树木遮荫,凉快得很,哪儿像这些人,还得顶着大太阳赶路。

隐匿在树上的知了一声声叫着,无端惹人心烦。

大门口的保安亭里,风扇呼呼吹着风,保安大爷歪靠在椅子上,头一点一点地在打着瞌睡。

大娘挎着篮子敲几下保安亭的窗户,保安大爷被惊醒,伸手在最嘴角抹了一把,迷迷糊糊地左看看右看看。

“陈兄弟!”大娘又拍了拍窗户:“是我,李翠红,我在这儿呢!”

“哟,原来是李大姐呀,来看白研究员?快进快进。”

保安大爷低头熟练地拿出访客登记表填好表格信息,然后按下按钮。

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可容人通过的小口:“怎么这个时候来了?瞧这天儿热的,大中午赶路不是更热得慌?”

“是啊,这天儿真是够热的,可是没办法啊,”李翠红状似不经意地说:“谁让我家二媳妇有身子了呢,他们年纪轻,身边没个老人跟着住,她这一胎没准能给我二儿子生个大胖小子,我这当娘的,再热不也得过来瞧瞧么,还是在这儿登记吧?”

“是这儿,是这儿,其他我都写好了,你直接签个名就行。”

“成了,那我进去了。”

“去吧去吧。”陈大爷坐会椅子上清清嗓子,想起中午女儿给自己拿了一瓶冰镇饮料过来,怕放的时间长了饮料变温,还特地放进保温杯里。

这会儿打开盖子,保温杯里的饮料还冒出丝丝凉气。

陈大爷喝了一口,冰冰凉凉的滋味驱散不少暑气,让他瞬间精神一振,脑子也清醒了。

他忽而想起刚才白研究员他娘的话来,二媳妇有身子?她二媳妇不就是白研究员老婆?他们小两口不是有一个4、5岁大的女儿?

白研究员在这农业科技研究院工作,他媳妇儿在教育局工作,两口子都是有编制的公职人员,咋还能要二胎呢?这不是超生了嘛!

陈大爷剩余的那丁点睡意这会儿全飞了,他举起手腕看一眼手上的海鸥牌手表。

距离换班还有一个半小时,但陈大爷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跑去告诉自己儿子这个重大的消息了。

‘叩叩叩哐哐哐’家属院二号楼309室的铁门被敲响。

白秋秋放下手里的勺子站起来,扳着小板凳走到门边,把双层门里面的木门打开一条缝隙,通过缝隙往外看。

“奶奶,您怎么来了?”

李翠红哼了一声:“我儿子家,还不能来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秋秋想翻白眼:“您等等,我开门。”

单位里的门都是双层,里面一层木门,外面一层铁门。

白秋秋把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拿出来打开门:“奶奶您进来吧。”

家里有大人在这门就不用锁了。

李翠红刚往里走两步,白秋秋马上问她:“冰箱里有西瓜您吃吗?”

白秋秋从小被这刻薄的老太太挑理挑怕了,说是挑理其实其实就是无理取闹。

要是家里有点儿好吃的不及时问她,她就要用这丁点小事数落白秋秋不孝,从而引申到白秋秋的妈妈看不起她这个婆婆。

然后再向白秋秋的爸爸诉说自己的委屈,最后每次都以白秋秋父母大吵一架作为事情的结局。

白秋秋实在不想让这些家庭大战让自己家变得乌烟瘴气的,一般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不过她想尽量做好根本没用,别人鸡蛋里挑骨头的本事,比她避险的本事涨得还要更快。

“你这死丫头,吃西瓜怎么能这样吃呢?真是浪费!”一个小丫头片子吃得比小子还多,总这么吃,她儿子赚多少才够祸祸的?

白秋秋:“??”

她看一眼客厅茶几上的半个西瓜,那西瓜个头不大,皮比较厚,肉不多,一个食量比较大的小孩吃半个可以吃完,怎么能说是浪费呢?

这老太太不会以为西瓜是她儿子买的吧?那是自己妈妈给自己买的好吗!

白秋秋在心里默默吐槽却没出声反驳,因为反驳只会带来更多数落。

她穿到这个时代将近五年,知道的最深刻的一个道理就是——不与傻瓜论长短。

对付不讲道理的人,‘嗯、啊、哦’三个字以及选择性无视她对方的话是最有效的还击方式。

所以白秋秋只“哦”了一声,转身走到冰箱面前打开冰箱门:“那您还吃吗?”

李翠红嫌弃地冲白秋秋翻白眼:“这还用问?”那表露嫌弃时的面部表情,活像个邪恶的狼外婆:“赶紧拿,冰箱门开那么久多浪费电!小姑娘家家动作利索点儿,不然以后嫁出去要被婆家嫌弃的。”

白秋秋背着她吐了吐舌头,没继续说话,把已经打开的半块西瓜拿出来放在茶几的托盘上,以免待会儿切西瓜切得满桌子西瓜汁。

“奶奶我力气不够,切不了西瓜,麻烦您自己切了。”

“自己切?”李翠红那双倒三角眼一瞪:“你妈妈没教你要尊敬老人吗?”

自己被数落被嫌弃白秋秋还能忍,反正被说几句又不会掉一块肉。

但她不能忍受别人牵扯上自己妈妈:“才不是,我妈妈说了,小孩子不能玩儿刀,很危险的!我要听妈妈的话。”

“小丫头片子,人不大,说话一套一套的,还会跟大人顶嘴了!”

李翠红拿出水果刀在那半个西瓜上比划几下,最后发现这么小个西瓜确实拿勺子吃更合适,切成一瓣瓣的,每一瓣还不够她啃两口。

她一个人能吃光一个,白秋秋这样的小孩子能吃半个也很正常。

但是她不可能因为自己那些话跟白秋秋道歉,哪儿有长辈跟晚辈道歉的道理?

“算了,这会儿家里没其他人,我也懒得切。”说完随手拿起白秋秋的勺子挖出一块西瓜肉吃起来。

吃着吃着就感觉这么吃西瓜还真不错,这小丫头片子挺会享受。

白秋秋无语了。

这老太太也真是,早说自己也想挖着吃,她可以再帮她拿个勺子出来啊。

白秋秋去厨房重新拿出一个勺子,快速把自己剩下的那点西瓜吃完,吃得太快又被李翠红数落一回,她懒得往心里去,反正在爸妈下班回家之前,她宁愿被数落这一回也不愿意继续跟这老太太单独待一个多小时。

吃完用纸巾擦擦嘴,收拾好桌面,白秋秋回自己房间背起自己的小包走出来:“奶奶我出去玩儿了,您要看电视不?要看的话我给您打开?”

“不看不看,看那玩意儿干啥,听说可费电,你爸挣钱辛苦,你可别一天就知道祸祸他那点工资。”

“嗯。”白秋秋应了一声,没说家里电费都是自己妈妈交的。

她爸的工资不少,可一大半都交给这老太太了,剩下那点刚够他自己用,老婆不养孩子不养也不知道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老太太子女好几个,他真以为现在交上去的那些钱以后还能是他的?

白秋秋换好鞋背着小布包出去了。

她要提前在研究院门口等妈妈,得告诉妈妈她奶奶突然来家里这个事,让妈妈提前有个准备才行。

白秋秋走到楼下,从自己的小布包里拿出妈妈给她做的渔夫帽戴上,一路走到研究所大门。

坐在进门不远处的大榕树底下。

有熟悉的人路过问她:“天这么热,秋秋怎么不在家里吹风扇?”

白秋秋用兴高采烈天真无邪的语气回答:“奶奶来家里了,我提前下来等妈妈,让妈妈多买几个好菜回去给奶奶吃。”

那些叔叔阿姨就夸:“秋秋真孝顺!”

白秋秋这时候只需要假装被夸得害羞了,低下头不说话。

她奶奶总喜欢明里暗里地跟人说,白秋秋妈妈看不起自己丈夫乡下的亲戚,顺带看不起她这个婆婆。

说白秋秋妈妈不孝顺,可家属院里信她的人不多,很多人都是面上附和她,私下里觉得白秋秋的妈妈可怜,家世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却摊上个恶婆婆。

怎么才算孝顺呢?就算是家属院里嘴巴最碎、最爱说些东家长西家短的大娘媳妇,她们心里也有一杆秤。

好肉给吃,好衣裳给买,儿子工资大半也给她,就这要是还说人不孝,让其他人家里的儿子媳妇儿怎么活?

难道还想让人当丫鬟一样伺候她不成?现在可是新社会了!

家属院里的人会这么想,其中有一大半是白秋秋的功劳。

白秋秋仗着自己是小孩子可以‘童言无忌’,她嘴里说出来的话,相信的人可比相信李翠红的人要多很多。

她觉得自己妈妈太老实,平时给老太太买什么总不爱出去说,这种事情,她不说,别人就会默认她没做。

很多时候做好事却落不下一句夸,这样往往会吃亏,虽说妈妈不在乎这些,可白秋秋知道,在这个时代,一个好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好名声不代表要当老好人,好名声用得好了,不说得多少好处,光是它会让人过得更轻松这一点,就值得人花费一点点小心思去经营。

既然妈妈不说,她就给妈妈的当个小喇叭。

反正只要她妈妈给奶奶做了什么,白秋秋是肯定要出去‘不经意’地说一说的。

白秋秋刚才跟叔叔阿姨们说的话并不是瞎说,每次奶奶来,她妈妈总要买几个好菜的。

在大榕树底下坐了一个多小时,白秋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儿童手表,六点钟,她妈妈该到家了。

没等她抬头,便听到熟悉温柔的女声:“秋秋?怎么跑这里来了?”

“妈妈!”白秋秋站起来奔过去:“妈妈你喝水吗?”

她的小布包是自己画个大概的图,让妈妈帮忙做的,包里有她的帽子,一瓶水以及一些糖果和小零食。

白秋秋说着从小布包里拿出瓶子拧开盖,瓶子比较小,里面的水白秋秋喝了一半,只剩下一半,
秦娅玟两口就喝完了。

白秋秋牵着她的衣摆往研究所食堂走:“妈妈,下午奶奶来了,咱们去快去食堂,去晚了就买不到好肉菜了。”

秦娅玟关瓶盖的手一顿,很快又恢复正常:“好咱们赶紧过去,你下午在家跟奶奶聊天了吗?”

白秋秋摇头:“我从冰箱里拿西瓜给奶奶吃,然后就出来玩儿了。”

秦娅玟闻言松了口气,秋秋没跟婆婆待在一起太久应该没被欺负。

娘俩去食堂打包了一个鸡肉一个牛肉一个蒜苔炒猪肉,这三个菜都是白秋秋爱吃的。

回到家楼下,白秋秋看到白永宁锁在楼下的自行车。

爬上三楼站在家门口,果然听到白永宁的声音:“妈,您怎么能跟别人说这个!现在抓超生抓得那么严,我这正准备争取带一个组呢,万一被人用这件事做文章,我组长的位置可就没了!”

“没了就没了,不就是一个组长,能有传宗接代重要?你有能力组长什么时候不能当?这次不行再等下次呗。”

“工作上的事情哪儿有您想的那么简单!”一个新项目能拨下来的款不少,做这一次项目能捞到的钱,比平时按部就班工作可多多了。

他跟门卫陈大爷的儿子陈长江学历资历差不多,现在两人正在竞争新研究项目组组长的位置,怎么偏偏就让陈大爷知道这事儿了!

“工作上的事儿我是不知道,但这是家事,事关传宗接代的大事,你得听我这个当妈的,我跟你大哥说好了,等你媳妇儿月份大些,能看出男女的时候去他那儿看看性别,你难道不就不想要个儿子?”

李翠红这话一出,白永宁半晌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问:“那我工作怎么办?”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你让你媳妇儿辞职不就行了,让她在家里生孩子带孩子,又不用辛苦去干活儿,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我打听过了,孕妇只要不是公职单位的工作人员,
第一胎生的是丫头,查这个的一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到时候再去你岳父那里一趟让他和你大舅子帮帮忙,这事儿一准儿稳了,你媳妇儿那个工作,既然不做了,咱们肥水不流外人田,正好可以给咱家老四,要是人家单位嫌老四学历不行,也可以给我娘家你小舅的儿子,他今年刚大学毕业,正好在找工作呢。”

“妈,你以为市教育局是工厂?现在工作不能随便给人了。”白永宁没反驳母亲那些关于孩子的话,只是反驳工作这一条,很明显他已经被李翠红说动,语气也没刚开始那么激动了。

李翠红追着问:“那孩子的事儿,你答应了?”

她话音刚落,秦娅玟怒气上头,一脚踹开掩着的门:“他答应,我也不答应!”

《鬼眼国医是神棍》作者:安然一世 古穿今

《鬼眼国医是神棍》作者:安然一世

简介 国医圣手穿越成考上中医系的大一新生; 一身医术,一根金针; 这日子,怎么也过的比以前潇洒; 唯一不好的是——她能看到鬼。 然后才发现,有些病,不是靠治疗就能好的。 于是不知不觉之间,她当起了神棍...
《咱俩换换吧》作者:细品 古穿今

《咱俩换换吧》作者:细品

下午三点半。    “小悠!你快去厨房看看,晚饭都准备了些什么菜,我刚才给锦言打电话叫他晚上回家吃饭,他答应了。”一个带着一丝威严的中年女声在楼梯上响起。    是黎悠的婆婆睡过午觉,穿戴整齐从楼上昂...
《算命大师是学霸》作者:信用卡 古穿今

《算命大师是学霸》作者:信用卡

五点半的市民公园里热闹非凡,跳广场舞的大妈占据了面积最大的广场,湖边观景平台是京剧票友们切磋技艺的好地方。 林清音拎着一个牌子围着市民公园转了半天,最后在一棵古树下盘膝而坐,将手里的纸板放在了前面,上...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