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要脸的我发财了》作者:烟波江南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29日15:10:28 评论 1,664 次浏览

第一章

丰城有三大特色,美食美酒美女,每年进行的魁首评选更是热闹非凡。

而其中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琦盈楼了,自从楼中花魁秋蝉一舞太平乐后,已经连续三年被选为城中魁首,这是丰城从未有过的事情,琦盈楼也因此成为丰城第一楼。

月前秋蝉被城主选中送去伺候仙人,琦盈楼更是风光无限,楼中老鸨特意在门口放了鞭炮,唯恐有人不知。

如今天色还早,整条街都变得安静了起来,哪怕是琦盈楼也还没有开门。

小葵早已算着秋蝉回来的日子,比以往早了半个时辰到了琦盈楼后门,只是刚踏进门的,她就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神色猛然一变,难不成那些人追来了?

可是小葵并没有察觉到那些人的气息,不过她谨慎惯了,没有丝毫犹豫:“刘伯,您帮我与秋蝉姐说下,我今日有事情,改日再来。”

刘伯闻言赶紧把人拦住:“小葵,你还是去看看秋蝉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看不到了。”

陷阱还是真的出事了?

小葵拿不准,捻了下藏在袖中的手,笑嘻嘻说道:“刘伯你说什么啊,谁不知道秋蝉姐去陪仙人昨日才回来,难道秋蝉姐被仙人看上,要带她走吗?”

刘伯叹了口气:“命啊。”

小葵仔细观察发现刘伯他是真的在悲痛,并无异常,莫非秋蝉出事了?她又把绮盈楼探查了三遍,确定真的没有那些人的气息,犹豫了下说道:“那我去看看秋蝉姐。”

刘伯明显心情很不好,更不似平时那般喜欢唠叨,只是摆了摆手。

小葵从刘伯身边路过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探查了刘伯的身体,确定刘伯并不是旁人伪装的,心中一紧,秋蝉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为了赚钱,小葵这三年几乎每天下午都会来琦盈楼,楼中的人大多都是认识她的,虽说不上熟悉,见面也会打声招呼的,可是今日小葵发现这些人竟然都不敢看她,有些见到她还匆匆把门关上。

秋蝉怕是不好了。

小葵知道世人都逃不开生老病死,可她没想到会这样的快,快到她还没有赚够离开的银子。

哪怕心中已经知道了结果,可是小葵走到秋蝉门口的时候,依旧抬不起胳膊去推开那扇门。

雕花的门根本挡不住里面浓郁的死气,甚至不用亲眼看到,小葵都能知道里面的人活不过三日的。

小葵深吸了口气,却平复不下满心的烦躁,她很讨厌这样的感觉,甚至有一种扭头就走的冲动。

只是小葵没有动,因为她永远记得且遵循着那个人说的话。

“逃避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只会让你反复挣扎,还不如早早面对接受。”

可是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告诉她,如果真的无法面对又该怎么办。

小葵缓缓伸手推开了门,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以往淡雅的房间如今满是残败,而那个总是喜欢一边骂她白眼狼一边记得让人给她准备牛肉面的女子静静地躺在床上,若不是胸口微弱的起伏仿佛一具腐烂的尸体。

听见动静,女子吃力地睁开眼,当看到来人的时候,语气虚弱地笑骂道:“小白眼狼,你以后赚不到老娘的钱了。”

小葵根本无法把床上的人与那个容貌清雅却满身妖娆的秋蝉联系起来,因为秋蝉那张令人惊艳的脸上多了四道指甲的抓伤,皮开肉绽还泛着黑色,满屋的腥臭就是从伤口处传出。

秋蝉见到小葵没有说话,自嘲道:“小白眼狼,这是把你吓住了?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小葵走过去,坐在床沿上把秋蝉扶起来,:“是,很丑。”

秋蝉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你这个小混蛋,真要把老娘给气死吗?”

小葵难得没有还嘴,只是给秋蝉把脉,在刚摸到秋蝉脉搏的时候,眼神一暗问道:“你不是去陪的仙人吗?”

秋蝉笑了起来,她其实很喜欢笑,可是今天的笑容满是讽刺:“仙人也有七情六欲,家中也有悍妇啊。”笑完秋蝉沉默了下来,“我要死了,对吗?”

小葵的声音有些干涩:“对。”

秋蝉有些吃力的拧了小葵脸一把:“小混蛋,到这个时候都不会骗我一下,让我舒服点吗?”

小葵平日说过许多骗人的话,此时却是一句都不愿意说,只是再一次确认道:“你去陪的是鹤清宗来收徒的人吗?那人衣服上可有仙鹤纹?腰间可配有仙鹤踏云佩?”

秋蝉不知道小葵为什么追问这些:“是。”回答了一句后,秋蝉不愿意多提:“可惜再不能为了留人参茯苓糕了,你去那里把箱子抱出来。”

小葵应了一声,心中却觉得酸涩,她根本不喜欢什么人参茯苓糕的味道,不过是因为里面有人参,她才愿意多吃几块,偏偏秋蝉见到后,就以为她喜欢,每次遇到了都要想尽办法给她留下一些藏到角落的柜子里。

等小葵把木箱抱过来,秋蝉就示意她打开。

其实小葵早就知道这里面藏着秋蝉这些年来的积蓄,哪怕她爱财眼馋了许久却从没想过偷偷取用,只是除了那些金银、首饰外,木箱里多了个小臂长的锦盒。

秋蝉看着箱子中的东西,说道:“这些东西都留给你,当初你说需要人参灵芝补身体,我虽不信,可这次去陪那人也得了支参,想来仙家的东西总比药铺的好,你悠着点可别补过头了。”

小葵不用打开也知道,锦盒中的人参已有人形,比她这些年扣扣索索买的人参好上太多,可她甚至不想多看一眼,更别提吃掉补身体了。

秋蝉把箱子往小葵那边推了推:“我要死了,你以后省着点钱花,也别来这琦盈楼了。”

小葵神色平静,和平日里见钱眼开的模样截然不同:“你想死在这里还是外面?”

秋蝉愣住了,像是不明白小葵的意思。

小葵的手按在木箱上:“我拿了你的钱财,总要为你做些事情,我救不了你,却能让你死的舒心一些。”

秋蝉喃喃道:“我脏了一辈子,却想死在干净的地方,只是你带不走我的,刘姨还需要我的尸体给人交差,其实这样也好,既然都要死了,也别污了旁的地方。”

小葵深吸了一口气才下了决定,左手手指碰触到秋蝉脸上的伤痕处:“你从来都不脏,脏的是那些人面兽心的。”

秋蝉想躲开,却感觉到一股清凉从小葵的指尖传来,伤口处灼烧的疼痛消失了,她张口想问,却发现小葵的脸色变得苍白,就连红润的唇都失了血色。

小葵很快把手指移开了,心中暗骂了几句伤秋蝉的人毒妇。

秋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手颤抖着去摸自己的脸,脸上的伤消失了:“小葵,你也是仙人吗?”

小葵毫不犹豫地说道:“不是。”

秋蝉声音沙哑:“我是不是不用死了?”

如果能活着,谁也不愿意去死的。

小葵避开了秋蝉的视线:“不是。”

秋蝉张了张唇,有些急切地问道:“可是我的脸……”

“秋蝉姐。”小葵左手小臂处的衣服被黑色的血浸湿了,腥臭味传了出来:“哪怕没有这个毒,你也活不过一年。”

秋蝉看到了小葵的左臂,不顾小葵的反对直接把她的袖子撸起,四道深可见骨还流着黑色脓血的伤口出现在小葵的身上,这明明是她脸上的伤:“你这是干什么啊?”

受伤的时候秋蝉没有哭,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秋蝉没有哭,可是她意识到小葵把伤移到自己身上,代替她承受灼烧的痛苦时,她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为什么?”

小葵平静地把袖子放下:“这毒要不了我的命,最多明日就好了。”

秋蝉哭着说道:“可是很疼。”

小葵并没当回事,和以往承受的相比,这不过是很轻的伤了,如今的她只能把毒和伤口移到自己身上,却救不了秋蝉的命。

因为秋蝉是被人采补伤了根本,就好像一棵树,从根到内部都腐烂了,只剩下光鲜的躯壳。

小葵早就发现秋蝉是纯阴之体,纯阴之体很是珍贵,哪怕没有灵根,也是炉鼎最好的人选之一,更何况纯阴之体的女子容易受孕,生下的子嗣往往天资极好。

而毕竟修为越高的人越难有子嗣,就算有子嗣也不能保证有灵根。

只不过为人诞下子嗣后,若是被人用名贵药材养着,还有十来年可以活,反之很难有活过三年的。

在发现秋蝉的体质后,小葵还暗自思索过对于秋蝉来说是沦落风尘还是被人带去仙门更痛苦一些。

后来觉得,秋蝉如今的生活也不错,起码能活个四五十年,没有什么事情是比活着还重要的了。

秋蝉虽有纯阴之体,可是因为破身时年岁小,这些年又迎来送往,早已毁的差不多,气息更是混杂不堪。

而且小葵在知道秋蝉要去陪仙门中人的时候,为了避免危险更是给她下了禁制,只要不破坏禁制是不会发现秋蝉体质特殊。

为什么禁制没破,秋蝉依旧被人采补了?

小葵略微一想就明白,那人根本不是因为秋蝉的体质而采补的,明明是仙门中人,却做着邪魔外道的事情,不管被送去的是谁,最终的结果都是死。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作者:暮兰舟 修真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作者:暮兰舟

文案 师尊,是修真界最危险的身份。不是被徒弟杀,就是被徒弟强制爱。丹穴派女师尊凤离:“我们不一样,我只想把徒弟阿秋搞到手。”阿秋一叹,拿出补心丹?:“师尊,你又忘记吃药了。”阿秋听说师尊凤离曾经是修真...
《借剑》作者:御井烹香 修真

《借剑》作者:御井烹香

岁逢庚戌,宋国大旱,千里尽焦土,江河无涌流。    不过,众人并不引以为异,毕竟,宋国已经七百年没有下雨了,岁逢何年,都是一样大旱。    “娘娘是这么说的?那……太子殿下又有何吩咐?”    “殿下...
《成为病弱女修后》作者:青莲乐府 修真

《成为病弱女修后》作者:青莲乐府

文案 修仙前他们都说我活不过十六,修仙后他们都等我死在炼气初。小小病弱女修,起先只想活命,而后还要活得更好,踏着敌人森森白骨,步步通往九天之上! 书评查看 正文 “十四?超龄了。”  &nb...
《咸鱼飞升》作者:重关暗度 修真

《咸鱼飞升》作者:重关暗度

文案 宋潜机一生都在拼命奔跑。前半辈子凡人俗胎,机关算尽,为自己求一寸仙道机缘,却亲友离散,孤家寡人。后半辈子熬成大能,呕心沥血,为人族求一线存续生机,却不敌天命,遗恨千秋。死后他才知道,这个世界有上...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