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贵婿》作者:笑佳人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8月20日09:36:16 评论 1,004 次浏览

文案

陆询家世显赫,更是生得形貌昳丽,雅冠京城。
陆询初见玉珠时,她只是个小宫女,娇美乖巧,凭他温宠。
陆询想,他该给她一个名分。
小美人却诬陷他身体有疾,逃之夭夭。
颜面尽损,陆询自请外放。
甘泉县山清水秀,百姓富庶,这日陆询坐堂审案,只见衙役押来一罗裙美人,她看他一眼,泪光楚楚跪拜下来:“大人,民女冤枉。”
却是有人状告她谋杀情夫。
陆询忽然想瞧瞧,她的另一个“情夫”是何模样。

贪财会演小美人&衣冠楚楚贵公子。

一句话简介:黑完就跑?想得美!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001
  甘泉县,“紫气东来”客栈。
  昨夜一场大雨,今早瓦檐垂挂水珠,青石路干干净净,一棵豆芽细的小草钻出石缝,嫩嫩绿绿。
  小丫鬟忙着收拾房间,怕是还没注意到它。
  一只雪白纤细的素手伸过来,将这野草连根拔起,丢到了一旁。
  绯色缎面的绣鞋轻移,碧色裙摆微微摇曳,如风吹过湖面荡起的水波。
  柳玉珠掩面打个哈欠,摇着团扇跨过月亮门。
  前面客栈传来一道熟悉的大嗓门:“我这早饭都快吃完了,小玉珠怎么还没过来?是不是昨晚又掌灯打牌了?”
  唇角上扬,柳玉珠仍是慢慢悠悠地走着,只懒懒应道:“哪有闲情打牌,雨大睡得沉而已。”
  酥软入骨的娇语传到大堂,几桌用饭的食客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向柜台后通往后宅的小门。
  青帘挑起,走进来一个穿红衣碧裙的美貌女子,十七八岁的年纪,黛眉清眸,肌肤胜雪。
  金秋时节,早晚甚是凉快,她手里却还拿着一把系着碧玉坠子的团扇。绣着月下嫦娥的扇面随着她手腕的动作起起伏伏,那张莹白秾艳的脸也便时隐时现,只有一双潋滟生辉的眸子,散漫打量一圈堂里的食客,最后,她朝坐在柜台前面那桌的雷捕头走去。
  雷捕头是本县威名远播的捕快。
  他长得虎背熊腰,站起来像一座小山,每次朝廷派他抓捕犯人,一抓一个准,他押解犯人时又凶神恶煞的,导致街头玩耍的小孩儿都怕他,见了人就躲。
  雷捕头娶过一房娘子,红颜薄命早早去了,留下一个儿子。雷捕头原想续弦,相看几次都不满意,跟着柳玉珠就从京城回来开客栈了,雷捕头只见了柳玉珠一面,便扬言非柳玉珠不娶,每日早晚都要来客栈吃饭,见着柳玉珠才能安心回家入睡。
  坊间传言,柳玉珠与雷捕头早就有了苟且,但凡两人凑到一起,总要引来探究的视线。
  清者自清,柳玉珠并不在意,坐到了雷捕头下首。
  雷捕头看着她如花的脸庞,深深吸了一口气:“好香!”
  柳玉珠笑着指指自己的头顶。
  雷捕头视线上移,就见那乌黑如云的发间,别了一小枝桂花,嫩黄色的小小花瓣,散发着一阵阵幽香。
  “小玉珠戴什么花都好看。”雷捕头痴痴地道。
  柳玉珠摇摇扇子,跟他打听:“新知县老爷是不是今日到任?你去接不?”
  雷捕头:“嗯,说是午时初刻左右到,县丞、主簿他们提前半个时辰就要出城去迎,我们这群小喽啰不用跟着去,在衙门等着拜见就行了。”
  柳玉珠恭维道:“你还算小喽啰?咱们县这么太平,靠的全是你这捕头呢。”
  雷捕头朗声大笑,笑够了摆摆手:“当不得当不得,我只会奉命抓人,闹出案子还得靠诸位大人们。”
  柳玉珠想起什么,轻声感慨:“知县在京城只算芝麻小官,到了地方却掌管一县百姓的生死,前面的宋知县高风亮节,爱护我等百姓,这位新来的,不知是什么性情。”
  她一边摇着团扇,一边朝雷捕头看来,黛眉微结清愁,仿佛担心新知县会找小民的麻烦。
  雷捕头马上道:“性情咱是不知,只听县丞他们提起过,新任知县姓陆,是京城永安侯府的公子,你在京城待过几年,可听说过永安侯府陆氏?”
  柳玉珠心头一跳。
  永安侯府,她何止听说过,还在侯府里住过三晚,与那人同床而眠。
  面上露笑,她对雷捕头解释道:“有所耳闻,只是永安侯府有三位年轻公子,不知咱们知县是哪一位。”
  这个雷捕头就不知道了。
  “行了,我得去衙门了,今日我肯定会见到知县,晚上再来跟你细聊。”雷捕头放下一把铜板,恋恋不舍地看眼柳玉珠,大步离去。
  柳玉珠看着他的背影,外人还当她不舍雷捕头,实则她目光迷离,思绪早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
  侯府两房共三位公子,两嫡一庶,以那人嫡长子的身份,定不是他。
  .
  甘泉县外。
  将近午时,赵县丞、钱主簿率领本县大小官员,早早在这里候着新知县了。
  虽是八月,地处江南的甘泉县晌午依然酷热,一众人饿着肚子满头大汗翘首以待,好不难熬。
  终于,官路远处,出现了一辆乌盖马车,看规制,车主身份必然不俗。
  “这是陆大人的车驾吧?”
  “应该是了,快快站好,别在大人面前失了礼数。”
  陆询可不是普通的知县,他的侯府公子出身,比寻常知县还值得地方官员巴结逢迎。
  赵县丞看过调任文书,知晓的稍微多一点,新知县陆询不但是世家公子,还是去年的新科状元,只是堂堂状元郎为何不继续在翰林院任职反而来了他们这个小小的甘泉县,其中内情赵县丞就不得而知了。
  谨慎起见,赵县丞已经给一位在京城为官的昔日同窗去了信,能打听到多少是多少,以免无意间说错话冒犯了陆询。
  马蹄哒哒,很快,马车就停在了众人面前。
  左右车辕上分别坐了一个小厮,一身材偏瘦眉清目秀,赶车的那个高大健壮,像是武夫。
  赵县丞上前,拱手道:“敢问车内可是陆大人?”
  说完,他保持躬身的姿势,抬眸看向车帘。
  车帘挑起,露出一道白袍身影,赵县丞顺着那上等的绸缎袍子往上看去,待看清对方的容貌,赵县丞恍惚间入了幻境,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对面那位从天而降的九霄神仙。
  都说江南人杰地灵,可赵县丞活了四十来岁,竟从未见过一个比眼前人更俊逸脱俗的儿郎。
  他呆呆地望着对方。
  身后的那些官员,震撼、惊艳之色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陆询习以为常,淡笑道:“正是本官,烈日炎炎,劳诸位久等了。”
  赵县丞回过神来,连说一些客套欢迎之词。
  陆询耐心地听着,等赵县丞絮叨完了,他才道:“实不相瞒,本官清晨出发,途中并未进食,如今已是饥肠辘辘,承蒙诸位盛情替本官摆了接风宴,我等这便过去吧。”
  此话正对了众人的心思,这便领路前往接风宴的地点——赵县丞的宅邸。
  .
  红日西斜,柳玉珠在客栈等了一日,终于在夜幕降临之前,等来了雷捕头。
  柳玉珠亲自给雷捕头倒了一碗酒,下酒小菜也都备齐了,就等雷捕头开口,透露新任知县的消息。
  雷捕头今日算是开了眼界,谈起陆大人来,他简直把肚子里所有的墨水都给倒出来了,将对方形容得是貌似潘安神仙下凡。怕柳玉珠无法想象,雷捕头掏心窝子,说了句大实话:“这么说吧,如果陆大人是女儿身,并且愿意嫁给我,那我肯定不来你这里了,一心一意跟他过日子去。”
  柳玉珠:……
  她似乎已经猜到新知县是陆家的哪位公子了。
  但柳玉珠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你可知陆大人的名号?”
  雷捕头:“不知,县丞他们都喊他陆大人,谁敢直呼大人名讳。”
  柳玉珠心念一转,又问:“大人如何唤他身边的小厮?”
  雷捕头想了想,记起来了:“大人带了两个小厮,一个小白脸,好像叫清风!”
  清风……
  柳玉珠突然心乱如麻,强打精神陪了雷捕头一会儿,将客栈交给伙计们打理,她去了后宅。
  她走了,雷捕头看不见美人,喝酒都不得劲儿了,歪头朝街上看去,跟着眼睛一亮,噌地站起来,跑了出去。
  陆询在县衙休息了一下午,用过晚饭便想出来走走,微服领略甘泉县的民土风情,谁知道没逛多久,就被白日里见过的雷捕头挡住了。
  不想惹人注意,陆询及时打断雷捕头的行礼,低声道:“本官随便走走,不宜声张。”
  雷捕头恍然大悟,热情道:“大人初来乍到,不如小的为您带路?别的地方不说,整个甘泉县,没有我不熟悉的地盘!”
  陆询迟疑片刻,点了头,视线偏转,落到了雷捕头刚刚跑出来的客栈牌匾上。
  雷捕头笑道:“这是我们县最好的客栈,虽然铺面小了点比不上那些大客栈,可他们家的饭菜好吃,小老板娘更是美艳赛嫦娥,大人若是没有用过晚饭,不如进去坐坐?我叫小老板娘出来给您敬酒!”
  雷捕头喜欢柳玉珠,想做个中间人替她结交新知县大人,将来有事好商量。
  陆询对什么赛嫦娥的小老板娘没兴趣,继续往前走了。
  陈武心无旁骛地跟着公子,清风好奇地往客栈里面瞥了眼,没看到老板娘,只看见一个低头算账的女账房。
  三人走后,女账房秋雁目光复杂地朝外看了眼,随即匆匆去了后宅。
  后宅的院子里,种了两棵桂花树,此时柳玉珠就坐在一棵桂花树下,晃着摇椅,心不在焉地摇着团扇。
  秋雁来到她身边,俯身,低声道:“姑娘,我刚刚好像看见陆家大公子了。”
  柳玉珠猛地坐了起来,问她:“当真?”
  秋雁点头:“大公子的风采容貌,想要错认也难,不过姑娘不必担心,大公子似乎并不知道这间客栈是你开的。”
  柳玉珠捏了捏额头,将陆询来本地做知县的事告诉了秋雁。
  去年中秋,她与秋雁一同进的永安侯府,她负责查验陆询的身体,秋雁负责保护她,后来她功成身退,秋雁也跟着她一起来了甘泉县。总之,她与陆询的恩怨,秋雁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这该如何是好?”
  秋雁担忧地看向柳玉珠。
  当初她与柳玉珠只是两个宫女,做什么说什么完全是奉命行事,陆询真要恨,该恨京城里的贵人,可构陷陆询身体有疾、致使其沦为京城笑柄的那番话是柳玉珠说出来的,哪个男人能有度量容得下柳玉珠?
  柳玉珠也在烦恼应对之法。
  如果陆询就是冲着她来的,那她逃也无用,只能等着接招。
  如果陆询并不知道她在此,那她从此再不抛头露面,躲着他就是。
  “别慌,看看再说。”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古言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文案 【女主视角】阿鱼跟着母亲进了书香大族,身份尴尬的她面对身份高贵的嫡母嫡姐、美艳无双的姨娘庶姐,本以为会遇到刁难,不料竟被抱了个满怀,原来大家族中未必就有姐妹相争,不如诗酒趁年华,闲来看花,醉后烹...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古言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文案 快穿99个世界后,林知惜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附带系统奖励---十万死士。快穿之前,她是齐王府的郡主,父亲在九子夺嫡中惨败,而她也被贬为庶人,圈禁于王府。归来后,她搅弄风云,改写人生,成就一代女帝传...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古言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文案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 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为世子。 这样的陆则,世间任何人或物,...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古言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文案 前世,顾玉汝是人人钦羡的对象。她与丈夫结发为夫妻,从小门小户到一品诰命,人人都说她福气好运气好,实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次睁眼,回到待嫁之龄。一边是人中龙凤的未来丈夫,嫁给他以后会是举人娘子、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