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饭馆(种田文)》作者:长安墨色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8月13日10:13:28 评论 982 次浏览

文案

周老三被赶鸭子上架,读了十四年圣贤书,到了二十他娘才明白儿子不是读书的料,改回家种田种地,可周老三身子骨娇贵惯了,田地种不来,媳妇也娶不上,眼看就要打一辈子光棍……
幸好,有个叫吉祥的姑娘肯嫁,只是吉祥胃口贼大,一顿能吃四五个壮丁的饭,周老三一听就觉要不得,可没想到,成亲后的两人如蜜里调油,把小日子过红红火火。
他们从摆摊开始,然后开饭馆、开酒楼,后来招牌打响,把一间不足三丈的小店,扩展成了数十家大酒楼,后来招牌打响,连官家都钦赐了牌匾。
小提示:
1家长里短,细水长流;
2节奏缓慢,温馨治愈,有美食,会经商,会发家致富,也会有小金手指;
3看文愉快哦,温馨治愈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001
  大清早起来,院子外头白茫茫的一大片。雪下了整晚,快天亮了才停,现在积了足有两寸厚。
  王金秀从被窝里爬起来,穿好了中衣,紧接着翻身下床,边穿棉袄边推开门,大着嗓门往院子里招呼儿媳妇去干活儿,“娟儿,慧香,快去鸡舍看看,雪下得大,你们去把鸡舍顶子上的积雪除一除。”
  说完了回身往床上瞅一眼,推一把,利落的对她男人说,“行了,天亮哩,你眯瞪一会也赶紧起来。”
  说罢扣好棉袄上的扣子,风风火火梳了头,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往灶房里钻,准备生火烧开水。
  王金秀是周村出了名的能干人,从隔壁村嫁过来二十几年,将家里打理的干干净净,日子也过得红火。她男人周虎生人老实,勤快,种田种地一把子好手,夫妻两个生了三个男丁,老大叫周开荣,老二叫周开华,老三叫周开富,原本还想生个老四叫周开贵,谁知后来再没怀上。
  得,好好的“荣华富贵”愣是没凑齐。王金秀时常念叨,就是这名字出了问题,好寓意没凑齐反倒成了败招,连累了他家的好运道。
  原来啊,他家老三周开富生下来就格外体面,满月以后脸圆嘟嘟,粉嫩嫩,清秀好看的和年画上的福娃娃似的,王金秀喜欢的紧,笑的嘴巴都合不拢。后来这老三也争气,学说话走路都比同龄人快一大截,加上后来村里路过一个会算命的和尚,和尚来家讨水喝,周老三便迈着稚嫩的步伐,用泥碗给和尚递井水。
  和尚一看周老三,眼睛都亮了,又是摸骨又是看面相,还问了八字,最后欣喜的说,这孩子将来有大造化。
  那时候王金秀还没太往心里去,后来随着周老三越长越大,越长越体面,白白嫩嫩简直不像个庄户人家的娃娃,王金秀猛然想起那年老和尚的话,难道这大造化是说孩子将来能做官?
  她越想越对,隔日就割了两斤肉,提上一篮子鸡蛋去乡里的私塾,请先生教她家老三读书。
  王金秀刚回想到这,大儿媳妇罗娟儿进灶房了,一边哈气边说,“娘,刚去瞅了,鸡舍好好的,没啥问题,我把顶子上的积雪除干净了,你看,鸡昨儿还下了两个蛋。”
  说着把手张开,里头卧着两枚白白胖胖的鸡蛋。
  王金秀把鸡蛋接过来,宝贝似的放到边上存鸡蛋的陶罐子里,一边放一边和儿媳妇唠叨,“你说老三模样好,性子也好,咱家也不差,他咋就娶不上媳妇呢?”
  原来,自周老三六岁去私塾开蒙,这书一读就是十四年,他读书踏实,先生都夸他,可除了踏实以外,就没半点读书人的天分,至今连个秀才都不是。
  周老三自己都说了,他不是那块读书的料。
  可王金秀不信邪,连哄带劝加压迫,又逼着周老三在私塾多待了几年,这不,一晃他就二十了,这婚事也耽搁了,早几年媒婆还爱上门说道,王金秀想着他家老三是读书人,把儿子看的比金疙瘩还宝贵,愣是一个没瞧上。
  等她准备叫老三放弃读书,回来老老实实种田种地,好家伙,当年瞧不上的姑娘们老早就嫁人了,娃娃都生了俩个,就她家宝贝老三还是光棍一条。
  大儿媳妇蹲下来,一块帮着点火烧开水,心想还能为啥,还不是您早先眼高手低,现在老三年纪上去了,除了多读过几年书,模样好看些,地里的活计半点不通,恐怕连五谷都识不全,可不是没姑娘肯嫁嘛。
  但她可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边拿柴禾边安慰王金秀,“兴许缘分没到,咱们找媒婆慢慢相看着,总能找到称心如意的姑娘,娘,你别太心急了。”
  王金秀怎么能不急,同样的是二十的年岁,老大老二那时孩子都有了,轮到老三他还一个人孤零零的,做娘的怎么能不着急,她越想越气,连带着心里积压的火气上来了,语气也不太好,急吼吼的,“我当然急,你们都不急,我还不急,那谁为老三上心!你们真是,一个个都叫我操心!”
  这气性一上来,王金秀说话难免重,吓得大儿媳妇不敢说话。
  听见灶房里头的吵闹声,二儿媳慧香端着一筐子红薯进来了,她在外头把话听了一半,剩下一半猜也猜得明白,不就是为了三弟的婚事嘛。
  嘿,她还真有个消息要同娘说。
  慧香把红薯放下,掀开灶台上烧水的锅,用瓢舀了几瓢温水在木盆里,边蹲着洗泥红薯边说,“娘,我倒是有个主意,要是你不喜欢,可别骂我。”
  王金秀把眼皮子一掀,瞅了老二媳妇一眼,“那不能。”
  她脾气大,有时候爱上头,但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这慧香昨天回了趟娘家,她娘家李家村靠近黄沙镇,昨儿镇上有集市,她跟着嫂子们去凑了凑热闹。一堆人凑一块话家常,自然说到她婆家弟弟周老三的婚事,慧香把自家兄弟夸了一通,问她们有不有适合婚配的姑娘介绍,奈何边上的人都不接茬,会认字儿模样帅有什么用,庄户人家还能靠这吃饭?
  但没想到,最后还是有意外收获,有个婶子搭了句嘴,说去年有户姓吉的人家,是老家遭了灾,投奔亲戚到他们这一带的,可惜亲戚早就迁走了。
  “这姓吉的一家子脑筋灵活,投亲无门的情况下,愣是在咱们黄沙镇活了下来,一家子和河边搭了个茅草屋,做些炊饼小吃食卖,滋味可好哩,听说,是他家闺女的手艺,那姑娘叫吉祥,长得水灵灵可标志了,今年刚好十八岁,我见过几回,性子也温柔,嘴甜爱笑的,你们婆家老三是读书人,模样俊朗人斯文,两人说不准合得来。”
  慧香一听就来劲儿了,不过留了个心眼,边嗑瓜子边问,“这样听来,这位吉祥姑娘除了家境不好,是外地人,其余样样都拔尖,这么好的姑娘,上门提亲的人数都数不清吧?”
  那位婶子摆了摆手,冲慧香挑挑眉,“套我话?嗐,我又不是媒婆,顺嘴和你提一嘴罢了,不兴唬你。实话和你说吧,这姑娘是好姑娘,但是胃口特别大,一顿能吃四五个壮丁的饭,太能吃了,一般人家恐怕养不起呦,再一个,她娘身子不好,累不得,常年要吃药的,下面还有个七八岁的弟弟,他们又是外乡人,在咱们这无亲无故的,姑娘就算出嫁了,以后也得顾娘家。”
  慧香一听,当即就说算了,她娘王金秀把老三看成宝,这样的姑娘肯定瞧不上。
  本来吧,这通话慧香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过以后就忘记了,但今早听见王金秀提起老三的亲事后,她鬼使神差的想起来了。
  因为啥呢?昨下午赶集回村时,她在河边遇见吉祥了。吉祥给挎着篮子卖饼子的父亲送水喝,慧香路过时瞅了眼,别说,这姑娘真真是出水芙蓉,美的像个仙女。
  和她们家老三一样,白白净净,瞧着就叫人开心,顺眼。
  为了这一眼莫名的眼缘,慧香就提了一嘴,把昨儿那婶子说的话复述一遭,也把吉祥姑娘的好样貌说了。
  “这咋能行,咦,旁的不说,这外乡人我就不喜欢。”王金秀听完直摇头,他们这地界太平,土地也肥沃,这些年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外乡人落户,和本地人发生了不少矛盾,她很不喜欢。
  见慧香的提议被婆婆否了,大儿媳罗娟儿赶紧拍马屁,接过话茬说,“就是,这外乡人要不得。”
  慧香倒是半点不介意,把洗好的红薯放在锅里上火蒸,笑着说,“我就随口一提。”
  很快,屋子里睡着赖床的爷们儿也起了,一家人坐在一块拿红薯当早饭。
  周老三来的最晚,他到的时候大家都快吃的差不多了,不过没事儿,王金秀给他留了两个红薯,还蒸了个鸡蛋,见宝贝儿子进来了,她正想说吃个鸡蛋补充营养,以后考试脑子好灵活些。等话到嘴边了,才想起半个月前老三就从私塾回来了,如今在家里闲呆了半个月,现在说吃鸡蛋补脑,那不是瞎扯嘛。
  “来,吃早饭,还温着哩。”王金秀索性不提了。
  她偏爱老三,家里人都见怪不怪,两个哥哥也习惯了,并不觉得有啥问题,两个嫂子垂下眼眸,嘴皮子动了动啥也没说,王金秀是家里说一不二的主,她们没说话的份儿。
  “三儿,吃了饭我去镇上买盐巴,顺便扯块布,给你做身新衣。”王金秀摸了摸周老三的衣袖,心疼的说,“你这衣裳补丁都七八个了,该换身新衣裳了,你呢,也别太难受了,这书嘛,咱们以后就不读了,跟着你爹还有哥哥们学种地,一开始你不习惯也没事,还有你爹和我呢,你心里有啥不痛快的,记得和娘说,千万别怄在心里,那不成,知道不?”
  周老三穿着蓝布棉袄,拿着红薯慢慢的剥皮,边剥边冲他娘笑,白白净净的年轻后生,双眼又亮又有神采,坐姿也好看,不像他两个大哥似的弓背踏腰,他坐的端正,自带一种与众不同,温声的说,“知道的,娘,你别操心,我心里有数。”
  搞笑,不读书他才不会不痛快,他痛快极了。其实啊,这周老三并不喜欢读书,都是他娘逼着他赶鸭子上架,赶着赶着,他娘真把他当作文曲星下凡,只有周老三自己晓得,他不是那块料子。
  今年就算他娘不开口,他也不打算继续读书了。
  但周老三装样子习惯了,加上他毕竟读了十四年的书,身上有了很多读书人的习惯,比如这斯条慢理的吃东西,说话,那是真的改不了,而家里的这些农活,他也是真的不会做,就算想学,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没有两个哥哥那样扛摔打的身子骨。
  还好现在到冬天,雪都下了两场,是农闲季节,不然,周老三真不知道该咋待,书呢,不想继续浪费时间读了,种田地吧,一时间也还不习惯。
  吃完了饭,王金秀往镇上去了,周村离黄沙镇最近,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们买东西,卖农货,都往黄沙镇上去。
  路上王金秀还遇见了几个伴儿,是她娘家村子的,都是熟悉人儿,她们一边唠嗑扯闲边赶路。
  说着说着,又拐到了她家老三身上,没办法,她愁啊,老三的婚事没有着落,她这心就焦虑,一焦虑就爱和人倾诉,在家和儿媳妇儿子唠叨,在外头就和朋友乡邻们讲。
  就盼着啊,哪个好心人能给他的宝贝好大儿说个媳妇儿,让老三身边有个贴心人。
  说着说着,还真有人出主意了。
  “金秀,镇上有户人家,他家姑娘我瞅着不赖,模样好,品貌好,你可以相看相看,就是人是外地来的,家里穷,没亲戚帮衬,而且姑娘胃口大,吃的多,别的没啥毛病。”
  王金秀立刻想起早上慧香说的那位吉祥姑娘,接茬道,“那姑娘是不是姓吉,叫做吉祥?”
  说话的人一拍大腿,连声说是,“原来你知道啊。”
  王金秀白眼一翻,险些踩着路边一个大泥巴坑,这叫咋回事呢,一早上听见两回撮合老三和吉祥的话了。她抿了抿嘴,原想摆手拒绝,突然改了主意,其实,去看看也行。
  她倒要瞅瞅,这叫做吉祥的姑娘到底什么模样,有什么能耐,值得人人夸她好。

《三嫁新室》作者:西西米兔 种田

《三嫁新室》作者:西西米兔

文案 霍香梅来到这时,正是原主霍三娘第三次婚礼。在这个乱世似乎刚刚过去,百废待兴的时代,蕴含着许许多多的机遇与磨难。然而治天下不如安天下,安天下不如与天下安的士大夫情怀,与霍香梅没有半枚铜钱的关系。看...
《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作者:使魔幽梦 种田

《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作者:使魔幽梦

文案 拯救世界?天赋异禀?魔法奇才?贤者之孙?不,这些其实都和我的女主瑞瑞没有任何关系作为一个奉行平平淡淡才是真的佛系人类,让她困扰的从来不是“我该如何拯救世界”老鼠兵偷走了她的两块金币给蛋奶施的冰冻...
《灵素入凡记》作者:木天道境 种田

《灵素入凡记》作者:木天道境

【文案】 修界一对孪生兄妹,哥哥是修道天才,妹妹却是个废材。 神识卡壳灵力难修,那你倒是想办法啊!你苦修啊!你得空就跑去凡人界骗吃骗喝算怎么回事?! 报应来了吧,十世一轮回的下凡令到了,除了你还有谁?...
《那村那人那傻瓜》作者:福宝 种田

《那村那人那傻瓜》作者:福宝

简介 这是一个发生在小乡村的故事,村西的李家大丫头荷花,嫁给了村东的傻子长生…… 书评查看 正文 第一章荷花知道她爹收了邻村刘福贵三袋谷子把她换去做填房,她知道自己二十一岁了,容貌又不出众,大抵就是这...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