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宗师妹她手握魔杖》作者:暮沉霜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8月10日11:11:50 评论 550 次浏览

文案

温云在自创禁咒时把自己给炸死了,醒来后,还从魔法界来了修真界。
看同门个个都会御剑飞行,她握着烧火棍陷入沉思:“我踩魔法棒也能上天吧?”

清流剑宗人人爱剑,众弟子有空都在挖矿打铁,只求亲手铸一把本命仙剑。
外门的温师妹体贴师兄,主动帮忙烧火。众人夸赞:“温师妹虽然没有修真天赋,但真是人美心善。”
而温云摸着柴火堆里那数不清的顶级魔法棒原料,整个人都在颤抖。
“凤凰木!”
“蛇血木!”
她紧握棍子:“师兄,我缺几根烧火棍,这些能给我吗?”
师兄们越发怜爱,瞧师妹穷的,连几根废木头都宝贝成这样:“给你,都给你,够吗?不够柴房还有!”
不久后,师兄们抬头看着远处飞来的温师妹,有点儿懵。
“为什么师妹不御剑,御烧火棍?”

传闻修真界有一女修,手执无锋木剑,其威势恐怖如斯。
世人皆言她掌握了剑气外放,剑指之处,天雷降世!
温云:“不是,这是雷咒术。”
剑又指,火烧千里!
温云:“不是,这是最基础的火球术。”
剑再指,水淹万界!
温云:要说这是本人自创的清洁咒,还有人信吗?
【排雷】
世界观自设,沙雕文,尬王之王,1V1(伪师徒,伪主仆)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贼,来了
  曦光初升,流岚方清。
  清流剑宗内门弟子御剑而起,白衣飒飒气质绝尘,脚下剑光将九座峰头映得恍若异宝现世。
  峰下外院,外门弟子齐刷刷仰头看天。
  “陆师兄御剑的姿态真是仿若仙人,第三峰大弟子名不虚传!”
  “哎且慢,你看第九峰的莫师兄剑气逼人,飞天之时隐约可见破空之相,真是恐怖如斯!”
  虽然摸不清这些内门师兄的实力,但是看脸大家都会。御剑时谁的神情最淡定,谁的身姿最优雅,皆能评得头头是道。
  这样的热闹在外院每天早上都有一回,温云早已看腻了。
  更何况她在来清流剑宗之前还在魔法世界当了五百多年的大魔导师,手中龙骨魔杖一点,随便施个浮空术能在天上飘一年不落地。
  天才都不屑研究浮空术这种低级魔法,那时的她只想创造个时空禁咒把自己送回最熟悉的现代。
  事实上她也没辜负天才的名头,只花了百年就将这个空间系禁咒完成大半,只是没想到施咒的时候还是失败了。
  她把自己给炸死了。
  这一炸,不仅把她从魔法世界炸到了修真界,还把她从一个五百岁的成熟魔法师炸成了十五岁的小姑娘。
  巧的是,这同样是个天才的女孩也叫温云。
  原身是个从小被修真世家暗中培养的孤儿,五岁踏入修行之路,六岁炼气,十岁筑基,十五岁结成金丹,修成元婴期几乎板上钉钉。
  而世家的那位小公子自幼病弱,修行天赋不佳,拿无数天地奇珍堆积也只到筑基期,想要凝成金丹绝无可能。
  有些废物自己凝不出金丹,就开始打别人金丹的主意。
  就这样,温云那颗千年难遇的无暇金属性金丹被盯上了。
  她年纪尚幼,只知道家主是收养自己的大恩人,对那家人向来毫无防备。
  直到那柄冰凉的剑自腹腔穿刺而过,残忍又小心地在血肉中转动两圈,将那粒滴着血的金丹挑出。
  失了金丹的修士再无价值,侍卫看她可怜没忍落下最后一刀,只将她丢到河里自生自灭。
  她死咬着牙撑着一口气,顺着河漂了不知道多少天后,竟到了清流剑宗外门山下,被正在河边挑水的厨娘张妈捞起来救回一条命。
  原身也算争气,饶是没有了修为,还是凭着一手惊艳的剑术成了清流剑宗外门弟子。
  可惜还是没能上演打脸戏码,失了金丹后重伤的她不肯认命仍想修行复仇,终究在上月那个冰凉的雨夜耗尽最后一口气,凄凉地闭了眼。
  既然占了别人的身体,温云定然要为原身讨一分公道。
  修真界同魔法界相同,都是实力说话。
  虽说失了金丹的身体对灵力再无感应,但是魔法却是主修灵魂以操控元素,现在的她换具身体重头修习并无困难。
  多一项技能多一条活路果真不假。
  谁说在修真界就非得研究修仙飞升之路,研究魔法不照样能上天吗?
  而且她也很想继续研究那个时空禁咒,看看能不能送自己回家。
  可惜的是,这世界的魔法元素似乎混杂着别的物质,不够纯粹。她现在又是重修魔法,所以最多也只能施放些初级魔法。
  温云正在柴房感受魔法元素,外面忽然有说话声靠近:“……那让温云去不就好了?温云,你人呢!”
  后半句几乎是喊出来的,想装听不见也不行。
  柴房的门咯吱一声推开,从内走出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女。
  旁人皆负剑,独她手里姿势古怪地握了根焦黑木棍。
  一身素净不带半点装饰,水眸玉肌,似高岭深雪清丽出尘,分明面上还存三分的稚嫩,气质却疏冷得让人不敢直视。
  边上几个女修面上表情微妙,为首的圆脸女弟子见她出来,立刻上前一步:“你一天到晚在柴房里不露面,是想偷懒不成?”
  温云声音清冷:“这三天由我砍柴,我不在柴房该在哪儿?”
  对方嗤笑一声,她可是见过温云不久前半死不活的模样,就这身子也担柴?
  “可别寻借口装勤快了,说是砍柴,也没见柴……”
  她话说一半,却见温云微挪一步,露出堆得满满的柴房。
  见鬼,大清早居然真把柴房填满了,这就离谱!
  外院力道最大的二牛也不能一早上砍完这么多柴啊!
  那个圆脸女弟子面上涨红,扭头张望后胡乱指责:“那水缸呢?水缸怎么还是空的!”
  “我又不负责挑水怎么知道?兴许你被你喝光了呢。”温云回得云淡风轻。
  圆脸弟子又羞又恼,她又不是水牛怎么可能喝那么多!
  说不过温云,她只能讲出今日来意:“今日有位世家天骄拜访我宗,需得将外山门仔细洒扫,我要练剑没空,你记得早些去,别耽误宗门大事。”
  温云懒抬眼皮:“你的事与我何干?”
  那女修理直气壮:“什么叫我的事?这是宗门的事! 长老看你剑术不错,不嫌你没灵根好心收你入门,你既无法修行,就该多为宗门做些事报答宗门!”
  这话一出,众外门弟子也不由窃窃私语。
  灵根这东西本就万里挑一,他们这些人中不乏凡界的王公贵族世家豪门,本是心高气傲的天之骄子,进这清流剑宗的外门却是极不容易。
  而温云这个来历不名的少女,却仅凭着一手剑术就得外门长老青睐,破例许她成了跟他们一样的外门弟子!
  更可气的是,那日许多人都听到了外门长老的评价——
  “小小年纪剑术却出神入化,若不是探不到灵根,想来亲传弟子都有你一席之地,可惜,可惜……”
  那可是筑基巅峰境的长老!他们这些人中可都没人得过这样高的评价!
  想到这里,弟子们也跟着议论。
  “刘师妹说得极是,我们修行辛苦,你既不需修行,多干些活又怎么了?”
  “灵药地的杂草未除,我要修行基础剑术,劳温师妹辛苦一趟。”
  ……
  温云只当没听见这些不要脸的发言,淡淡道:“我很忙,要回去劈柴了。”
  忽地一声犬吠惊起,方才的喧哗热闹皆作寂静。
  一个锦袍男人腆着大肚踱步而来,左手捻着下巴稀疏长须,右手牵着只黄狗,吊梢斜眼一扫,斥道:“灵药田都浇灌了吗?内门弟子的衣服都洗干净了吗?还有水缸都填满没!大清早的在这儿吵吵嚷嚷也不做事,真是有失仙门风范!”
  众弟子连忙哈腰:“周掌事,您教训得是。”
  外门众人全都是被内门选拔淘汰的,他们灵根粗劣,在修行一途难有成果。说得好听是弟子,其实并不算清流剑宗正式弟子,地位同内门弟子的杂役一般。
  这姓周的正是内门派出来的一个掌事,平日里负责管理外门杂事,虽然只有筑基初期修为,但是在外门却如土皇帝般地位尊崇。
  周掌事瞥一眼众人:“刚刚在吵什么?”
  圆脸少女抢先告状:“温云她又躲懒!让她去洒扫外山门竟不肯!”
  说话间隙,她懂事地往周掌事袖中塞了株灵草。
  周掌事若无其事地用手捏了捏,而后转头对温云下令:“那你赶紧去,怎么,还要我请你去扫?”
  温云懒得争,哪儿清净她就待哪儿,现在柴房喧哗了,去外山门也行。
  反正砍柴用魔法,扫地也用魔法,都一样。
  少女动作懒散却写意地提了扫帚,右手仍握着那根焦木棍,慢悠悠地往外山门去。
  身后周管事的声音传来——
  “除去迎那位天骄,另有一件要事……近日九峰皆欲从外院纳弟子进内门,凡骨龄三十岁以下且有炼气中期修为的弟子,皆可择一峰按下掌印报名,明日自有各峰师兄来接应你们参加试炼。”
  内门试炼什么的都与温云无关,毕竟她金丹已失再无修为。
  眼下还是清晨,外山门素日无人,不似内山门那般热闹。
  四下寂静,只偶闻风过叶隙,虫鸟清鸣之声,重重树影间缀繁花投下层层阴影笼了山脚,万步长的玉石板铺就的路竟也生出湿润青苔,只顶端靠近内门的小半落在阳光下,投射出温润却耀眼的光。
  温云随意丢了扫帚,小心摩挲着手中的焦木棍。
  这像是谁雕了一半又被丢来当烧火棍的废木料,虽然它材质并不珍贵,但是里面的魔力竟颇为纯净。
  她凝神提手一挥,嘴唇快速张合念出一段咒语——
  混杂着各种不明物质的魔法元素被强大的精神力精准剥离,最后乖顺地顺着她的指令开始重组。
  忽然像有无形的风自脚下将温云托起,她的身体轻飘飘地升起飞向山道边的大树,而后优雅提起青色裙角一撩,稳稳坐下。
  都说了,不御剑也能飞。
  她倚靠在树上,百无聊赖地挥动着手中的烧火棍。
  浮空术被施加在扫帚上,它轻飘飘地自行清扫起阶上枯枝败叶。
  也不知过了多久,待温云都快困倦睡过去时,远方的天际忽然传来一阵仙鹤高鸣。
  她有点纳闷:“咦……清流剑宗有人乘鹤吗?”
  不都是御剑的吗?
  她眯了眼抬头望去,不知为何,丹田处的伤仿佛又裂开了,疼得厉害。
  不过温云没空检查,因为强大的精神力让她察觉到外门弟子开始往外山门涌来了,她往更深的枝叶处藏了藏。
  方才那个记不住名字的圆脸少女跑在最前面,面上酡红,不忘跟同伴炫耀自己的见识。
  “这可是谢家小公子,谢家知道吗?三派四姓,谢姓可是仅次于三大门派的大世家呢!”
  “虽说谢小公子往日声名不显,然他一朝结丹天下闻,你可听说过二十岁就结丹的?还是金属无暇金丹!”
  “金属性!那可是最适合修剑了,谢小公子莫不是要成咱们的师兄了?”
  底下的纷纷议论都被仙鹤清鸣盖住了。
  八只仙鹤牵引着一辆华丽宝车飞在云端,十六名身着白衫的妙龄女子手执各色法宝护在边侧。
  清流剑宗内门亦步出一行人,执剑行礼后,为首之人朗声道:“谢公子见谅,内门不得御空。”
  “我家公子身体不适……”
  “无妨。”温润男声响起,制止了侍女的话,“客随主便。”
  着一袭白衣的清瘦男子翩然而落,缓步拾阶而上。
  他眉目温润精致,然面容苍白唇色极浅,身上萦了淡淡病态,整个人浅淡得好似勾勒远山的墨,只眼角那点殷红泪痣添了几分艳色。
  白衣少年恭敬倾身拜下,清润的声音暗含金丹期的修为,如钟鸣般响彻整座山门。
  “谢氏觅安,恭叩清流剑宗。”
  *
  “啧。”
  温云远眺山门,左手捂腹,右手把玩烧火棍。
  她面无表情自语:“贼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注意】谢觅安不是男主,他已经吃上热腾腾的盒饭了,本文不洗白任何反派!本文1V1,强强。
  修真等级: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渡劫,飞升
  魔法等级:魔法学徒,初级,中级,高级,魔导,大魔导,法神
  

《十米之内,原地飞升》作者:锦橙 修真

《十米之内,原地飞升》作者:锦橙

文案 云晚穿越成一部男频爽文中的恶毒女配。女配出生合欢宗,有着不能描述的极品体质,以她为中心,方圆十米米内的修士都可以依靠她获得修为,论是移动泉水也不为过,要是两方合修,原地成仙也不是不可能。 因此,...
《五师妹》作者:落日蔷薇 修真

《五师妹》作者:落日蔷薇

文案 重虚宫有个传说。曾经,有个五师妹,是前掌门的第五个弟子。她上有四个师兄,下有一个小师妹,小师妹天资聪颖是团宠。五师妹平平无奇不讨喜,暗暗倾慕大师兄多年无果。一场历练,为救身陷绝境的大师兄,她自愿...
《不要乱碰瓷》作者:红刺北 修真

《不要乱碰瓷》作者:红刺北

文案 叶素穿到仙侠小说中,入乡随俗兢兢业业修仙,闲暇时围观男女主谈情说爱、分分合合。她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还有狗血偶像剧看。 万万没想到妖界有条小蛇冒充人,来千机门当弟子,偏偏这条小蛇功力不行,妖气四溢...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作者:九重雪 修真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作者:九重雪

文案 姜姒当了十五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帝姬,病逝后穿进了一本修仙的话本子里,成为呱呱落地的剑修遗孤。 作为剑宗千万年唯一的小师妹,姜姒开启了被师兄们轮流养崽,被师叔师伯们轮流塞红包的团宠日常。 就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