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之怒》作者:疯丢子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28日20:54:06 评论 1,461 次浏览

冷风呼啸。

陈旧的寝殿中,灶火微醺。

一个少年裹着破旧的麻衣缩在灶边,他头发披散,面黄肌瘦,阴郁的神情被炉火映衬出丝丝暖意,下一秒却又被呼吸间吐出的寒气驱散殆尽。

远处有脚步声靠近。

他略微抬抬头,舔了舔皲裂的嘴唇,转瞬却又没精打采的低下头。

殿门打开了,吱呀一声,一个人面都不露,从门缝间放了一个托盘,上面是陶盘装的一碗粟米饭和一块烤老的肉。

少年肚中发出咕噜声,他嫌憎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食物,还是慢慢的挪过去,捧起了碗,饭已凉透,他丝毫没有意外,而是熟练的从火堆边架起一个支架,把陶碗搁在上面,权当热饭。

凉透的肉再被加热下去只会更硬,他等了一会儿,闻到了细微香气,忍住暴涨的馋意,小跑出去,在漫天大雪中熟练的找到一颗松柏,从松枝上捧了一捧雪便往回跑,刚进门他就愣住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坐在他刚才的座位上,拿着一根树枝拨弄着炉火。

“回来了?”

“……汝乃何人?”

“我?呵!”男人看过来,他长相平凡,笑容亲和,“你好,我叫荆轲。”

少年眯了眯眼,雪水从手指缝间滑落,他丝毫不觉,只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所为何事?”

“你说呢?”男人抬起手对准了少年,轻轻一甩。

“噗嗤!”

“噗!”重物落入雪中,男人的脚印从少年的尸体旁路过,他的披风很长,拖在后面,掩盖了所有脚印,无人的庭院中,只有簌簌的落雪声,他走到院门口,抬头任雪花落在脸上,举起双手迎向天空,原本柔和的声线压抑扭曲,发出犹如厉鬼一般刺耳血腥的声音,“所为何事?荆轲!呵呵呵呵呵呵呵!当然刺秦王了!”

“你们看到了吗!嬴政死了!再没有秦始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完了!都开始了!”

“是吗?”一个轻柔的声音突然出现。

男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一动不动,眼睛往声音的来源望去:“哪位?”

“我呀,谷雨师兄。”拐角处,一个高挑窈窕的身影袅袅婷婷的走近,她的穿着基本无异于这个时代的武士短打棉衣,却头戴雷锋样式的大白毛帽子,两边垂下严实的遮住耳朵,脚踏一双用好几圈皮绳扎紧的高筒雪地靴,鞋底做了加工成了防水牛津运动样式。

谷雨微微后退了一步,一只手缩入袖中:“……师妹?”

“看你的眼神,我就原谅你了。”她笑起来,“不认得我呀?”

她乍一看长得其实很普通,长眼,翘鼻,厚唇,瓜子脸。但是一笑起来,整张脸轮廓陡然鲜明起来,眼角斜飞,宛如流光;红唇微翘,吻意甚过笑意,蜜色的肌肤不施粉黛,光洁的脸上闪着健康的光泽,再加上凹凸有致高挑健美的身材,整个人透着一股名为“性感尤物”的味道。

……和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现代感。

但这不在谷雨的忌讳范围内,他已经明白这人是谁,但是他更不明白为什么这人会出现在这。

“鹤唳?”他也笑起来,“你怎么在这?”

“你们能来,我就不能了?”鹤唳还是往前走着,身姿散漫,“真没意思啊,这地方。”

“是啊,”谷雨拿出一把小刀认真的翻弄着,“不要再靠近了,鹤唳,我并不认识你哦。”

“可我认识你啊,谷雨师兄,带我玩玩嘛,我在这儿好无聊诶,看你好像很忙的样子,要帮忙吗?”鹤唳停下来,在五步开外远远的站着,歪着头,一脸傻白甜。

“不需要了。”谷雨笑笑,回头看了一眼,“走吧,师兄带你倒别处玩去。”

鹤唳吸了吸鼻子,露出享受的表情:“哎呀,来迟了,真是的……”

谷雨饶有兴致的观察她:“你和传闻一样呢。”

“可爱吗?”

“血腥。”谷雨伸出手,宽大的袖袍中,手指修长骨干,“来,师兄带你玩别的。”

鹤唳轻声一笑,白嫩的手附上去,轻轻一抖。

“你!”谷雨闷哼一声,骤然收手,可已经来不及了,鹤唳轻巧的往后一跳,举起手,手上握着一个齐腕断掉的大手,“师兄潇洒这么多年,身手有些倒退啦?”

“找死!”谷雨咬牙,剩下的左手寒光一闪,一卷银光如闪电般击出,到鹤唳面前时,已经快如光线,几若无形,可鹤唳却不为所动,一手还是举着断掌,另一只手看似随意的一挥,同色的银光闪过,嘶的一下,谷雨手一收,光在手中一晃而过,“把手还给我!”

“哎呀,你迷糊了吗师兄。”鹤唳叹息摇头,“你可是来到了秦朝啊,没有冰箱也没有外科医生,连救护车都没有,我就算把爪爪还给你,你也接不上了,何苦抢回去看着你的爪爪哭呢,不如我帮帮你,把它吃了吧,啊?”

说罢,她还凑过去嗅了一下那只手,状似陶醉。

谷雨双目赤红,咬牙切齿:“鹤唳……我小看了你!”他身姿微倾,却并不攻击,原本两人就在五五之数,缺了一只手的情况下,他并无把握胜过对方,可让他就这么跑了,他又万分不甘,他盯着那只断掌,心中尤有希冀。

“哎……可怜的师兄,”鹤唳似乎玩够了,极其怜悯的叹口气,她后退了几步,回到拐角边,朝旁边看了一眼,“你瞧,要跟对人啊,我的雇主就给我配了个医生,很棒的哦,专治外科。”

谷雨眯眼,将信将疑,他刚才已经钳制住了断腕处的穴道,可是血液还是不断的往下流,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趁失血昏倒前快速离开,靠着之前的准备说不定可以逃脱;还有就是相信鹤鸣真的只是想受谁雇佣惩罚他一下,毕竟,根本不可能有谁来雇佣她为现在的秦始皇报仇,只是个寄人篱下的质子而已,无论亲生母亲赵姬还是吕不韦,甚至是那边的人,都不可能……

刚才那般情况下,鹤唳要杀他,早就动手了。

对,他说不定不会是死。

“医生呢,”他冷声,“你的雇主是谁?!”

“懂规矩啊师兄,不该问的不问,医生,你说是吧。”鹤鸣朝拐角处瞧了好几眼,笑意嫣然,过了一会儿,缓缓转出来一个低着头的人,他成年男人身形,却瘦削孱弱,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垂在两边的双手细长,中指指间关节处却宽大。

常执笔,不是同行……甚至很弱,可以秒。

作出如斯判断,谷雨心中冷笑,问:“怎么抖成这样,还能做手术?”

“别怕呀医生。”鹤唳抓起那人的手,细致的又哈气又揉搓,“帮帮我师兄吧,我们还要把他带回去呢,对吧。”

医生点点头,他僵硬的任由鹤唳装腔作势的搓热了手,转头慢慢的往谷雨走去,手上提着一个用实木包着的箱子。

“箱子里是什么?”

“仪器啦!师兄你胆子那么小还敢一个人来杀秦始皇。”鹤唳刚说,那医生又一抖,“看,到底谁害我们医生吓得哆嗦的,他们可不是圈里人。”

医生还是低着头,跪坐在谷雨左手边,他完全无视谷雨微垂的左手,低声道:“手。”

鹤唳走了过来,将断掌放在谷雨左手边:“给,你的爪爪!”

谷雨不疑有他,几乎迫不及待的拿起断掌交给一旁正在开箱的医生,却猛然觉得颈间一凉,他瞬间入坠冰窟。

“杭朝义,看我对你多好,只要这里划一下,你就亲手给你男神报仇啦。”

“鹤唳!你敢杀同门!”谷雨嘶声,他不敢咆哮,他知道颈间的东西是什么。

“生意啦生意。”鹤唳还是笑嘻嘻的,眼中却没有温度,“杭朝义,还不快动手?”

“被医生”的杭朝义猛地抬头,他是个长相普通的文弱青年,周身都是书卷气,双眼细小甚至无神,可此时眼眶和脸颊俱通红,哪是什么害怕和寒冷,分明就是恨急!

他急促的喘着气,双手紧紧握拳,瞪着谷雨的眼神,仿佛要生啖其肉:“王八蛋!你该死!你该死!”

他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话,显得笨嘴拙舌,口不择言。

“你们竟然杀他!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啊?!在做什么!你们毁的岂止是历史!你们这群强盗!匪徒!人渣!臭虫!”他骂不下去,憋了半天,憋出了他认为最伤人的词,“文盲!”

他指着鹤唳:“连她都知道秦始皇不能杀!”

“喂喂喂!”鹤唳瞪大眼,“你再说我不帮你咯!”

“哈哈哈!”谷雨忽然笑了起来,他手腕无力的搭在地上,血已经染了一大片雪地,嫣红刺目,“鹤唳,今天栽在你这,是我无能,但你知道你面对的还有谁吗?”

“知道呀。”鹤唳理所当然,“风声、雨歇、莺歌、燕舞、惊蛰、小雨……哎呀呀,背不完了,好多好多,对了,和你一起来这的还有谁呀,告诉我嘛好不好,师兄。”

“哈哈哈哈!”谷雨嘲讽的笑了笑,颈间流血犹自放声,“你还记得你排名多少吗?!”

“知道啊,我排名十三,差点就排不上了。”鹤唳丝毫不生气。

“所以,不管是谁,都比你强。”他无比笃定,“你不会成功的,小疯子!”

“既然你知道我是什么,就该知道成不成功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鹤唳双眼带着笑意,盯着杭朝义,眼带询问,杭朝义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撇开头点了点,瞬间谷雨眼中一片黯淡,鹤唳灿烂的笑了,凑到谷雨耳边轻声道,“因为我享受的,就是猎杀你们的过程啊,谢谢你,我已经爽到一次了。”

话毕,银光微闪,谷雨瞬间气绝,许久,颈间的血线才渐渐殷红。

鹤唳抱着谷雨骤然沉重的尸体,朝杭朝义抬抬下巴:“进去吧,这儿我来咯。”

杭朝义艰难的点点头,他笨拙的站起来,朝着大门走了两步,又腿软的跪在地上,一个大男人在大门口,远远看着院子里毫无生气的少年,嚎啕大哭起来。

“你怎么死了!”他大哭,“你怎么可以死啊!你可是始皇帝啊!嬴政!你别死啊!”

他一边哭,一边连滚带爬的过去,趴在少年始皇帝的尸体边,双手徒劳的张着,却不知道碰哪儿好,一会儿小心的摸摸脸,一会儿摇摇肩膀,哽咽的犹如要断气一般,显然伤心欲绝,几乎要昏过去。

鹤唳拿着箱子里组装出的兵工铲在门外拄着,看热闹一般围观,她眼力好,老远就能看到地上的少年,确切说,还只是个孩子,他身量已经很高,但面黄肌瘦,看不出丝毫霸气,只是死时,脸上的表情还带着点凝重感,似乎是意识到了危险。

她心里已经确定了,还是很好心的假意安慰:“喂,会不会他不是啊,咱们又没见过他。”

“有时谱的,都会,偷看他。”杭朝义打着嗝,赤红的双眼瞪了一下鹤唳,“再说,你们,会,杀错吗?”

鹤唳耸耸肩,不再说话,认命的到一边去铲土。

铲开雪,挖开土,洒了一层石灰,再把谷雨的尸体推进去,又撒一层特殊易燃粉,就这么在大院外点了火。

没有烟,尸体在小雪堆的包围中,静静的燃烧起来,只有极淡的硫磺气息传出,又瞬间在风中消散。
外头,鹤唳勤勤恳恳的给尸体挫骨扬灰,里面杭朝义哭得死去活来,等哭不动了,就坐着发呆。

鹤唳的任务完成了,他的任务就开始了。

始皇已死,中国的历史从刚开始,似乎就栽了个大跟头。

《备胎他人设崩了[快穿]》作者:猫八先生 耽美

《备胎他人设崩了[快穿]》作者:猫八先生

文案 程沐筠是个竹子神,为渡情劫进入渡劫系统当备胎。可他没有心,备胎也当得放飞自我,进一个世界崩一个世界。策划组震怒。程沐筠被扔进惩罚世界当了三年舔狗才恢复记忆,想要离开,就必须回去修复崩溃的小世界。...
《虐文女主,在线打脸[快穿]》作者:凌凌劫 快穿

《虐文女主,在线打脸[快穿]》作者:凌凌劫

文案 有一种渣男,渣而不自知,他们不仅渣,还有男主光环,做什么都会被原谅,而林鹿就是被这些渣男虐惨后依然原谅他们的虐文女主,爱的卑微盲目丧失自我。 有一天,她摆脱了虐文系统的束缚,终于轮到她复仇、虐渣...
《女配做错了什么(快穿)》作者:红叶似火 快穿

《女配做错了什么(快穿)》作者:红叶似火

文案 小说中经常有这样一种炮灰女配,他们的存在不是为男女主的感情添砖加瓦,就是做男女主事业名誉的垫脚石! 身为快穿局的扛把子,许殊表示:我命由我不由天,炮灰也要崛起! 1、【重生悔过宠文里的恶婆婆】 ...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