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伎》作者:三春景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8月9日11:09:24 评论 1,532 次浏览

文案

古代社会下,男多女少并不能提高女子地位
相反,这只会让女子堕入底层!
当然,若以‘物以稀为贵’来看,
这种环境中,女子确实是‘昂贵’的
只是那是‘物品’的贵!
穿越到这样的世界,本身又是最低贱的贱籍女子
师红妃:唔……

扎根在最污秽的泥土里,开出最美丽的花!

PS.男多女少世界观

书评查看

正文

天边微微擦黑,撷芳园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候就快到了。师红妃趴在二楼廊坐旁的寻杖栏杆边上往下看,一楼中央小台上已经有女乐在表演节目了,正在表演的是老妓王英英,以鼓伴奏,唱鼓子词:“丽质仙娥生月殿,谪向人间......”
  
  这是《元微之崔莺莺·商调蝶恋花》里的一段,此时正当红,点的人很多。
  
  撷芳园一楼散座人已经挺多了,此时来的,不是迷恋当红官伎的火山孝子,就是外地来的外行人,不知道东京城中官伎馆日常营业的情况。要知道此时馆中头牌女乐定然还在外出堂,非得等到天黑才会回来。
  
  此时在一楼的,除了台子上表演的算是官伎,陪客的都是茶娘子和娥儿,连搊弹家和女校书都一个不见。
  
  京中风气,货物皆喜评等,上上、上中、上下,直至下下,由等级定价钱一向是官府与各行会行头共同协定的头等大事!于花街柳巷中风月女子也一样,于是就有了如夫人、红霞帔、宫人、搊弹家、女校书、茶娘子、娥儿、鱼姑子三等八级的说法。
  
  如夫人、红霞帔、宫人都是官伎,平日宫中宴饮,又或者开封府官面上需要表演,都会招用她们,这是第一等的,也被称为女乐,示意她们立身的根本不在皮肉,而在乐舞。官伎馆在东京城中只二十八家,每家在籍当值的官伎不过二三十人,总数也只七百人左右。
  
  搊弹家、女校书、茶娘子则是第二等,往往也被称作‘雅妓’。如其中搊弹家,起源于宫中大型宴饮时官伎人数不够,特别征用民间艺人的传统。临时征召而来也不能随意选,都是在民间有一定名气的!许多搊弹家或许在乐舞上稍逊从小受到严格训练的官伎,其他诸如文采、品貌、说话上却能更胜一筹!
  
  娥儿和鱼姑子则是第三等,娥儿取自于‘蛾扑火’之意,这样的俗妓在客人眼里‘不值钱’!有的时候遇到特别豪爽的客人,他们往往向飞蛾聚火一样,能一会儿来一大群!
  
  鱼姑子就更不用说了,最开始专指在船上接客的老妓。这种往往是年纪很大了,城中生意不好做,只好驾着小船去外城码头上开张。后来‘花浴室’在东京流行,一些澡堂子后堂安置着一些老妓,来洗澡的客人如果动心,也可以帘后就欢,这也被纳入了鱼姑子的范畴。
  
  现在鱼姑子指代广泛,主营皮肉生意,且价格低廉者都在此类。
  
  不过话说回来了,即使再低廉的价格,以此时东京城的收入来看,依旧是很高的——东京城内,只要是能找到工作的,哪怕是日结的散工,一日也至少一百五十钱到两百钱。而即使是最‘廉价’的鱼姑子,一次也不少于这个价钱。
  
  之所以作为一种商品能维持这样夸张的价格,很大原因是这个世界不正常。
  
  师红妃上辈子是一个受过九年义务教育,正在舞蹈学院上大学的十七岁少女,意外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她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个不正常的世界。
  
  这个世界最开始和她学到的历史没什么不同,有夏商周,也有秦汉,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细节处不同,但大概的历史是一样的。世界线分叉在南北朝时,当时征伐不断、民不聊生,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有人发觉女婴越来越少了。
  
  这种事一开始并没有感觉,甚至有些地方还会暗自窃喜。世人本就重男轻女,认为男子才能支撑门户,而且乱世中自家男丁多些总是更有安全感。直到新一代男子长大,再难婚姻嫁娶时,这才有人惊觉大事不好!
  
  当时人以为是天谴,上天认为人间大乱、杀戮太多,以此为天罚!
  
  但等到隋唐时代,女婴出生率也没有增长,而是稳定在了男婴女婴出生比4:1左右,五个孩子里才有一个女孩。
  
  这个差距,哪怕是‘寅吃卯粮’也是弥补不过来的...在那一时期,这始终是朝廷没法解决的问题。所以这个世界线的唐朝虽然也有繁荣盛世,也延续了两百多年,但其中起义情况比原来的历史上更频繁。
  
  隋唐时代也想了一些办法,比如说‘共妻’成为常事,但终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而后,在起义中王朝倒塌,进入到黑暗无比的五代十国。
  
  从女婴出生率异常开始,男子饱尝无妻无子之苦,但女子却是更加悲惨的——这种情况下,女子迅速从‘人’异化成了一种‘商品’!被争夺、被□□,受到了极大摧残。
  
  封建社会向来有把人当成商品的倾向,但规模如此之大、程度如此之深的,却是没有的。
  
  结束五代十国的是周世宗柴荣,在这个时间线上他并没有三十九岁死在南征北战的路上。而是像他当初发的愿一样‘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没有了周世宗英年早逝,自然也就没有了赵匡胤陈桥兵变的机会。
  
  所以现在的这个‘周朝’取代了师红妃上辈子历史中的‘宋朝’,而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因为周朝相比起宋朝来说更像是正常的大一统国家。而宋朝到底算不算大一统,在师红妃上辈子的网络上还一直是网民们争论不休的话题呢!
  
  也是因为没有赵氏那样‘得国不正’,柴家得了天下之后表现的要正常的多,自然不会有重文轻武等弊端,也不会为了得到士大夫的支持搞出很多太过优容的政策——宋代的皇帝和士大夫分享权力目的不是‘民主’,而是收买士大夫,目的不同,结果也就不同了。表面上宋朝的政治更加接近现代,不那么□□,但受益的其实也不是普通老百姓。
  
  有宋一代,普通百姓的负担是空前沉重的!东京繁华归繁华,地方上却是士大夫家亦不敢多生养孩子!
  
  但即使是这样的周朝建立起来,女婴的出生率也没有提高。而为了稳定社会秩序,朝廷建立了一整套制度,首当其冲的就是为女子定籍!
  
  女子籍贯分为三种,一为‘贵籍’,二为‘良籍’,三为‘贱籍’,划分方式则是‘从母法’。母亲是哪个籍贯的,女儿就是哪个籍贯,这样保证了籍贯的稳定,不会随着时移事易发生改变——具体的说,是不想让‘良籍’女子向‘贵籍’和‘贱籍’流动。
  
  按照规定,贵籍女子可以和以前的女子一样婚姻嫁娶,只不过聘贵籍女子的男子至少得有官身。正经的官员可以,一些买到的官身也行。
  
  良籍女子则是断奶之后就由各州县抚养,生活在各地‘女司’兴建的排屋中。养育到十八岁就可以为庶□□了,只不过这里面没有婚姻嫁娶,而是‘赁妻’。师红妃只听说宋朝常见租来的小妾,那种情形或许还有些许‘自愿’,而在周朝,却是必须要遵守的制度!
  
  一经租出就是两年,两年时间足够双方都健康的男女生下孩子并哺乳到断奶了(若是第二年才生下孩子,则可多续租一年)。
  
  之所以有十八岁才开始‘赁妻’,且生下孩子之后还有最长可以到一年的哺乳期,而不是‘充分利用资源’让女子不断怀孕,倒不是主管‘女司’的官员多怜惜女子处境,而是出于‘保护财产’的目的。
  
  说来也是讽刺,在女子地位更高的正常世界线上,女子们早婚早育、不断怀孕的危险没有引起重视,但在这个女子成为了实际上的商品,极度被物化的时间线上,倒是很多人重视这个。
  
  在长期的观察中,医者和官员都注意到,女子早婚早育,盆骨还未长开,最容易难产而死!至于接连怀孕、哺乳期怀孕,则容易导致一大串的妇科疾病。这些妇科病很多都不致命,但无疑会缩短女子的生育期。这样透支女子未来生下来的孩子数量,结果还不如‘精心’计划后生育的数量。
  
  相比起杀鸡取卵,显然还是细水长流更好!
  
  甚至为了保住女子生命,这个世界线上的妇科发展的尤其好!虽然没有突破古代医学的天花板,但杀死许多古代女性的产后风等疾病,在此时都有了很高的治愈率。
  
  而贱籍,则是指从事声色行业的女子...一般是没有生育能力的良籍女子和犯了事的贵籍、良籍女子才会上贱籍。后来第一批贱籍女子之后,又有了她们生下的女儿,这些女子一起组成了贱籍女子这个群体,她们被规定只许从事声色行业。
  
  为了维持稳定,朝廷将保证‘良籍’女子的比例看作是第一要务,籍贯的事一惯严肃!就和明清时在意科场考试纪律一样!凡是出现了科场舞弊之事,立刻就能闹得天下皆知!所以其中一些暗中交易或许有,但确实是凤毛麟角。
  
  师红妃穿越后的身份就是贱籍女子...而这个身份绝对是令人绝望的。
  
  穿越古代,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本来就糟糕透了!特别是她还是一个女孩子,古代对女孩子的不友好她是知道的——而最糟糕的是,她来到了一个这样的世界!
  
  这个世界将女子牢牢束缚住,就连一丝挣脱的可能都没有!正常的古代社会,凭借自己的努力、来自现代社会的见识,或许还能逆天改命,一把烂牌打好,最终也能实现自身价值,过上自己问心无愧的生活。
  
  但这个世界完全扼杀了这种可能,就算师红妃有千般机巧,依旧什么都做不了。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古言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文案 【女主视角】阿鱼跟着母亲进了书香大族,身份尴尬的她面对身份高贵的嫡母嫡姐、美艳无双的姨娘庶姐,本以为会遇到刁难,不料竟被抱了个满怀,原来大家族中未必就有姐妹相争,不如诗酒趁年华,闲来看花,醉后烹...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古言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文案 快穿99个世界后,林知惜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附带系统奖励---十万死士。快穿之前,她是齐王府的郡主,父亲在九子夺嫡中惨败,而她也被贬为庶人,圈禁于王府。归来后,她搅弄风云,改写人生,成就一代女帝传...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古言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文案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 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为世子。 这样的陆则,世间任何人或物,...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古言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文案 前世,顾玉汝是人人钦羡的对象。她与丈夫结发为夫妻,从小门小户到一品诰命,人人都说她福气好运气好,实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再次睁眼,回到待嫁之龄。一边是人中龙凤的未来丈夫,嫁给他以后会是举人娘子、进...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