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追不到的女主》作者:归山玉/周蛋挞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8月9日10:15:02 评论 716 次浏览

文案

渣虐追妻火葬场里男主追不到的女主们都跟非人类反派HE了

【单个小故事/小甜饼/古早狗血/睡前读物/沙雕轻松/】
第⑤个世界简介:禁欲玄鹿x甜妹
你穿进一本古早狗血仙侠虐文,成了书中的恋爱脑舔狗女主,为痴恋女二的男主奉献一切,包括但不限于为爱挡刀身受重伤,救男主修为尽散,与身边人闹翻只身追随男主反被男方亲友团嫌弃欺辱,身为道侣却要为男主白月光端茶倒水小心伺候。

最终却要被男主误会受他一剑,导致神魂俱灭,死后才能换得他垂泪后悔。

苏秀震惊:直接BE连假死的剧情都没有这谁受得了!

穿书当天,她正要拿着以自己心头血换来的天地神器去给男主,刚巧撞见男主与白月光打情骂俏的一幕。

男主自信过来收礼时,苏秀反手将神器送给了男主那位正直、古板、善罚分明的师尊,也是她的小师叔。

当她晚上去找小师叔试图拿回神剑自己用时,才发现这玩意不仅是全书最厉害的神器,还兼职照妖镜,照出了小师叔的原型,竟是只混沌邪恶的玄鹿。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替嫁 兔子,再捏几个
  大乾国的冬季非常冷,雪日夜不停地下。
  天还未亮赵伊月就被丫鬟们从半暖不凉的被褥里拉起来洗浴装扮,鲜红的嫁衣由四五位丫鬟拿着,长长的裙摆被提起,小心翼翼地不让它落地沾染一丝尘埃。
  赵伊月刚开始还迷迷糊糊,很快就被丫鬟们又是梳头挽发又是束胸换装的操作给整清醒了。
  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
  严谨点来说是:替嫁。
  赵伊月三天前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进本古早狗血追妻火葬场文里。
  不受宠的女主被威胁替姐出嫁给心有白月光的太子男主,被男主百般羞辱,利用她替白月光挡刀分摊伤害,最后伤身伤心地在一场刺杀中死遁,男主却在失去她之后幡然醒悟——原来我早已经爱上你了!
  这位把女主像煎蛋饼似翻来覆去虐身虐心的狗币男主,最后却靠着一番花言巧语替女主挡一刀就抱得美人归达成HE结局。
  赵伊月实在是想不通给女主造成无数伤害的臭男人为什么还能追到女主。
  如今她坐在梳妆镜前看着妆容精致身着嫁衣的自己幽幽叹气,虽然我想不通,倒也不必让我亲自体验一下吧。
  一直在旁盯着的刘氏见她叹气,立马警觉道:“伊月,难道你反悔了?”
  要说这女主为何要替嫁,只因为信了嫡出阿姐早与人两情相悦私定终身的鬼话,心地善良的她不忍毁一桩姻缘,便甘愿替姐出嫁。
  “夫人多虑了,我只是没睡醒就被叫起来折腾,有些精神不佳。”赵伊月慢吞吞道。
  刘氏将信将疑,上前一步来到她身侧压低声音道:“尽管那位身有顽疾,但在他活着的时候,你就是大乾的太子妃,你可要时刻注意着,不要被人抓住把柄。”
  赵伊月:“夫人说的是。”
  外面的雪很大,随着天光大亮,迎亲队伍来到赵府门前,雪白的街道多了刺目的红,人们也忍不住在冬日里起个大早看热闹。
  赵伊月在花轿里复盘剧情。
  东宫太子妃的位置本该是香饽饽,可大乾的女子们却避如蛇蝎,只因为这太子身有顽疾,更有传言说连国师都认定他活不过三十岁,生母皇后这些年来又不得宠,陛下还有意无意打压他的母系家族,随时可能从太子之位上跌下去。
  再加上外界都说太子脾气暴戾,是个随时随地都能杀人的修罗。
  以上剧情里,负责聆听神谕的国师和不喜太子的陛下都是反派角色,遭到了男主的报复,先杀国师再弑父夺位,然后迎娶白月光为后这天,女主遭到刺杀死遁。
  赵伊月掀起喜帕,偷偷往外看了眼,对这位太子的好奇心没多少,倒是对书中所写这个王朝的守护神很好奇。
  王朝的守护神是真实存在的吗?
  听说是条大金龙。
  金龙是不是有点俗气。
  赵伊月的脑子因为寒冷又开始变得迟钝起来,别人穿大氅在外边喝酒吃席,她穿着美艳却不够暖和的嫁衣在没烧地暖的洞房里瑟瑟发抖。
  她向来怕冷不怕热,没想到都穿越了还是这种体质。
  堂堂东宫太子新婚,这寒冬腊月的,洞房里却没有半点暖身准备,足以可见对这婚事的敷衍。
  赵伊月冷得受不了,一把取下盖头,双脚往床上一缩,掀开被子就把自己裹成一团滚进最里面。
  站在屋里的侍女们都看呆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刘氏派来辅佐她的丫鬟翠柳:“娘娘,您还得等太子殿下来了才能躺下。”
  赵伊月躲在被子里搓手手:“太子殿下不会来的,你让其他人也散了吧。”
  她记得可清楚了。
  成亲的名场面就是女主被人算计离开洞房去了另一处书房,然后被迫躲里面旁听了太子跟白月光的现场直播。
  女主嫁进东宫的第一天是在太子书房的柜子里度过的。
  简直闻者伤心听者落泪,惨中之惨。
  赵伊月对听墙脚没兴趣同时也不想在寒冬夜里睡书柜,此刻她裹着比在赵府暖和数倍的被褥在床上开心地滚了两圈。
  等会无论如何她也不会离开这个房间半步!
  翠柳上前试图劝道:“娘娘,万一太子殿下来了……”
  “那就他来之前你再叫醒我。”赵伊月掀过被子盖住脑袋准备休息。
  翠柳没办法,她胆子还没有大到直接掀被子把人拎起来的程度。
  赵伊月睡得并不好,没有空调没有炭火没有地暖的屋子太冷,她恍惚醒了好几次,可怜的双脚都还没能捂热。
  屋外传来窃窃私语,很快屋门被打开,有侍女进来说道:“娘娘,入夜寒气加重,太子殿下吩咐我等前来布置增添炭火地暖,还请娘娘暂时移步。”
  赵伊月:“……”
  好家伙,这借口怎么变了,书里不是因为太子召见才离开的吗?
  “娘娘。”翠柳悄悄回到床边小声叫她,“您快起来,过一会屋里就变暖和了。”
  赵伊月心说宫殿里的地暖供火不是在廊檐那边就可以烧了吗,干嘛非要来屋里,等她坐起身一看,候在门口的侍女们还拿着炭盆和手炉等等取暖之物。
  于是她心甘情愿地走出屋子,就在门口等着。
  添置炭火的侍女们忍不住偷瞧一眼今天的新娘子,确实倾国倾城,美艳不可方物,尤其是着鲜红嫁衣,轻易夺取所有人的注意力,让人移不开眼,就这么看一辈子都不嫌腻。
  赵伊月对这些人偷瞧惊艳的目光已经见怪不怪,毕竟她刚穿越来的时候也对着这张美人脸看了许久。
  好歹是女主,颜值第一的牌面肯定要有的。
  不然那该死的狗男主又怎么会心动呢。
  赵伊月期待地往屋里看去时,一名侍女官来到她身前垂首道:“娘娘,添置炭火还需要一段时间,请您暂时移步别院,到时太子殿下也会过去。”
  该来的还是会来。
  在东宫太子居住的地方,除了太子本人,还有谁想算计女主又能调遣侍女们?当然是那见不得光的白月光,她要让新来的太子妃知道,太子是她的,所以想办法将女主引去书房看见了那一幕。
  赵伊月顽强道:“不用,我就在这里等。”
  侍女官恭敬道:“这是太子殿下的命令。”
  赵伊月:“我就在这。”
  侍女官:“娘娘是要违抗太子殿下吗?”
  赵伊月:“是又如何?”
  侍女官道:“娘娘刚来还不清楚太子殿下的脾气,若是忤逆他,就算是娘娘恐怕也不会好过。”
  可真是好嚣张啊!
  但按照这狗男主前期的脾气还真的会毫不留情地虐她。
  考虑到这点,赵伊月道:“带路吧。”
  在场的都是东宫的人,唯一从赵府带来的翠柳是个战五渣不说还负责监视她,孤立无援,怕痛怕死还怕冷的赵伊月含恨上路。
  侍女官带着赵伊月一个人离开正殿,朝着偏殿而去,路上积雪虽被人清理过,这雪却日夜不停,白日清扫,到夜晚又是厚厚一层积雪。
  赵伊月被带到无人看守的书房,听侍女官说:“就是这了,还请娘娘静等太子殿下到来。”
  太子妃不发一言地进屋去,最后看见的是侍女官关门时嘴角那抹若有似无的笑。
  赵伊月在心里呵呵两声后伸指戳着嘴角上扬:就他么你会笑是吧!
  她心里默数六十声,深吸一口气后踹门而出提着碍事的裙摆在雪夜里狂奔。
  再不跑就来不及啦!她才不要憋屈地躲柜子里听现场直播到天明!
  侍女官就是欺负新来的太子妃脾气软不敢闹事,加上等会来这里的两人关系见不得光,所以偏殿的看守全都被撤了。
  赵伊月也不识路,只知道离那破书房越远越好。
  大概是因为方向感不好,赵伊月最后跑进了死路,周围漆黑,只有尽头处类似祠堂的屋里亮着点点烛火,在这寒风夜里坚强地燃烧自己不被熄灭。
  风雪呜咽的声音让她忍不住捂了捂耳朵,又累又饿的赵伊月提着裙摆进了祠堂,过门槛的时候被绊倒摔在地上。
  赵伊月摸了摸磕到的额头,认命地从地上爬起来,借着飘忽不定明明灭灭的烛火来到供台前,发现上边有不少好东西。
  果脯,糖果,肉类,都是新鲜的。
  赵伊月把蒲团拖到案台边跪坐下,双手合十盯着贡品们说:“不知道供奉的是哪位老人家,日后有机会一定双倍奉还。”
  然后伸出渴望的爪子,开吃。
  烛火摇曳的厉害,这祠堂的门似乎无法关上,夜风夹着雪时不时往里灌,却不见有积雪在里面。
  因为太暗,赵伊月的注意力都在贡品上,没有发现供台上方挂着的画像,光线暗淡,画中景象也模糊不清,随着烛火摇曳时隐约能瞧见一只巨大的、金色的爪子。
  “好冷呐。”赵伊月因吹来的寒风打了个冷颤。
  不知是不是错觉,片刻后风声小了。
  赵伊月咬着鸡腿起身试图把门给关上,却发现这祠堂根本没有门。
  这太子很穷吗?一扇门都修不起吗?
  赵伊月回头目光怜爱地朝供台看去:“等我有钱了,一定给您装扇门免受风雨之苦。”
  供台上的两只烛火火苗正疯狂摇摆着。
  画上的金龙视线透过烛火看见浑身鲜红艳丽的女人将它的贡品吃得一干二净,最后还舔了舔指尖,仿佛意犹未尽。
  贪婪的凡人。
  金龙缓缓合上眼。
  赵伊月把手缩进衣袖中,紧挨着供台,背抵着墙壁,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团,取暖失败,刚吃完东西身体倒是热乎了些。
  此时她睡意全无,就怕又有侍女官来把她拎回书房关柜子里被迫听现场直播。
  发呆片刻后赵伊月觉得这样无聊下去不行,与其无聊发呆,不如找点事折腾折腾。
  于是她去门边将门口的积雪堆出一个个巴掌大的小兔子或者小熊头,利用剩下的果核给它们贴上眼睛放到供台上。
  赵伊月双手合十,抬首诚心道:“这是我送您的动物守卫,下次再遇上我这种偷吃贡品的就关门放兔子,或者放熊也可以,小偷一定会被可爱死。”
  说着说着,她忽然注意到在火苗之上的是一幅巨大的画像。
  光线明灭之下让画中那抹金色有几分橘红,赵伊月起身时视线从下往上,大画像最下方是繁华威严的大乾王朝,象征大乾权力中心的王宫之上盖着一只巨爪,有种悬而不落的感觉,此处笔锋充满杀伐之意,这只巨爪若是落下就能将整个大乾撕成碎片。
  王宫云雾之上隐约可见那庞大、威严的金色身影,每一片肉眼可见的鳞片都如美玉宝石,垂落的龙须像是从又高又远的地方看那被夕阳光芒渲染的垂直瀑布,耀眼的同时也心生震撼。
  在快要看见龙头时赵伊月忍不住眨眨眼,恍惚间感觉周遭也有了淡淡的雾色,那悬空在王宫之上巨大的龙爪肉眼可见的动了动。
  动……了?
  赵伊月整个人僵在原地。
  那只巨爪乘着袅袅云雾从画中伸出停在她身前,赵伊月感到寒冷扑面而来,亲眼目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开始怀疑自己的神经为何如此坚韧,在这么一只捏碎她的脑袋宛如捏死一只蚂蚁般恐怖的存在面前竟然还能站着不动,而不是双眼一翻晕倒在地。
  完了,这书里传说中脾气暴躁的守护神竟然是真的。
  不仅是真的,我还当着守护神的面吃了它的所有贡品,它生气了,它要捏爆我的脑袋!
  赵伊月的求生欲从恐惧中夺回身体的控制权,正准备求饶,却见那龙爪往上一翻,四只爪爪微弯捧着掌心一捧雪。
  她听见王朝的守护神说:“兔子,再捏几个。”

《男朋友怎么还没找到我》作者:山栀子 奇幻

《男朋友怎么还没找到我》作者:山栀子

文案 十七岁的夏天,姜照一误入了朝雀山景区的一片蓊郁密林,走进了一座旧庙。 她伸手摇响檐下的白玉铃时,一缕红丝稳稳地绑在了她的手腕,丝线尽头是金色流光,她看不见另一端究竟连接去了哪里。 少女憧憬爱情,...
《漫今山》作者:是辞 奇幻

《漫今山》作者:是辞

文案 蛇妖与恶僧的故事,改于民间传说《白蛇传》。 书评查看 正文 传说佛陀讲法布道,神界有八部众生于坐下听法,其中属天、龙二部最为虔诚。 八部之中又有一部名为“恶神”阿修罗,意为非天,五蕴炽盛,与人同...
《他们的老婆很可怕》作者:半娄烟沙 奇幻

《他们的老婆很可怕》作者:半娄烟沙

文案 三千小世界中,总有那么些个孤注生的恶女月老长叹一口气,来吧,牵红线叭“血煞阴树精”“魔教女魔头”“食心白狸妖”“异能大杀器”“夜间女医生”拉天上一截红线,扯地上一段姻缘这是几个“恶女”甜甜的爱情...
《她是捉妖大佬[重生]》作者:暴躁的螃蟹 奇幻

《她是捉妖大佬[重生]》作者:暴躁的螃蟹

【文案】 米宛是捉妖师,因为杀妖太多,被群妖借力围攻,最后灵力耗尽被困死在墨林。因一点妖力不散,灵魂不灭,五百年后,米宛机缘巧合之下重生在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重生后,抓了一辈子妖的米宛,打算做一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