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第一幼崽》作者:纪婴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8月5日11:06:30 评论 835 次浏览

文案

秦萝穿成了修真文里娇纵跋扈的剑圣之女,受天道影响,能看见每个人物的角色设定。
七岁的秦萝又小又呆,面对天道的一万个不放心,板着圆脸细声细气:“我、我会努力长命百岁的!”
天道痛心疾首:“傻崽,在修真界,一百岁那叫早夭。”
于是秦萝开始在宗门里咸鱼苟命。
小师姐本是个乐感出众的美人胚子,却身中无名剧毒,容貌被毁,听觉尽失,饱受耻笑。
秦萝识出毒素,于其心魔缠身、千钧一发之际,寻得丹丸喂她服下。在少女久久空寂无声的耳畔,传来一道稚嫩童音:“小师姐,以后我能给你唱《小星星》啦。”
自卑怯懦、家境贫寒的结巴男孩自幼憧憬剑道,却遭到继父虐待,手骨断裂、泯然众人。
秦萝看出他剑骨天成,为其涂上最好的药,挺着胸脯信誓旦旦:“你一定能成为保护所有人的大英雄。在那之前,我先来保护你吧。”
被养作杀戮兵器的妖族少年阴沉冷戾,于死战身受重伤,化为原型。
秦萝将小狐狸收留家中,悉心照料,喂给他从未尝过的甜糖:“今天想要摸摸耳朵还是摸摸尾巴?”
秦楼提前结束闭关,得知自己多了个嚣张蛮横的亲妹妹,罪行多到数也数不清,堪称修真界第一臭小鬼。
他满宗门闲逛,遇见一个在厨房忙活的小萝卜丁。
“这是送给哥哥的奶油蛋糕。”
萝卜丁朝他眉眼弯弯地咧嘴傻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我不开心的时候最爱吃甜点,哥哥闭关一定很辛苦,我想让他也能开开心心的。”
秦楼:…
糟糕,好像有什么东西戳在了心口上。

【高亮:正文亲情友情向。有男主,番外长大开恋爱线】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时至初冬,四下便显得寂静辽阔许多。
  灰蒙蒙的雾混杂着冰碴与雪屑,悄无声息渗进空气里头,即便咬不着,也像极了脆生生的冰淇淋饼干。
  天空投下淡蓝色阴影,云和雪则是一团又一团的纯白。仙门灵气盘踞,自天边引出和煦温暖的淡黄色微光,如同丝带绵延数里,穿梭于群山之间。
  冬日的鸟雀消匿无踪,少了平日里叽叽喳喳的声响,在一片宁寂中,踏雪而过的脚步声便显得格外清晰。
  “你们听说了吗?掌门他女儿,就秦萝,昨日从寒霄峰半山腰摔下去了。”
  “这事儿谁不知道?那小祖宗闯祸闹事也不是头一回,这次幸亏有法宝护体,才没受太重的伤。”
  “这天寒地冻的,她独自一人去寒霄山做什么?我还听说,秦萝被发现后一直呆呆愣愣的,好多事情记不起来,像是摔坏了脑子。”
  “不会吧?虽然那孩子平日里挺淘气,但……希望别出什么岔子才好。”
  人声夹杂着簌簌雪声,从极近的地方慢慢飘远,直至越来越小,没办法被听见。
  窗棂旁的人影微微一动,日光摇曳,映亮一双乌黑圆润的眼睛。
  这是个六七岁的小姑娘,正一动不动坐在床头。
  她生得白皙漂亮,颊边有几分婴儿肥,被衣领上的绒毛一裹,如同软绵绵圆乎乎的白团子,粗略一瞧,倒和雪景有了点交映相融的意味。
  房间内再无旁人,女孩却茫茫然摸了摸后脑勺,用低不可闻的音量软声开口:“他们……是在说我吧?”
  [呸呸呸,别听他们瞎说。你初来乍到,不怎么适应而已,哪是什么“摔坏了脑子”。]
  另一道声音凌空响起,话至中途,多了点忧心忡忡的迟疑:[不过秦萝啊,你命有大凶,一生中劫数不少。这修真界处处凶险,千万小心。]
  秦萝认真点头。
  在昨天以前,她一直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一年级小孩,没想到捉迷藏时一不小心摔下楼梯,再睁开眼,所见便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脑海里响起的声音自称[见习天道],据它所说,这个世界名为“上清”,因灵气汇聚,生出了千家百派的道法争鸣。
  上清界地域辽阔,横贯九州,不但有剑道、丹道、法道、生死道、鬼道、食道等等修真门类,更有多如繁星的宗府林立,其中三山四宗五大世家坐镇南北,威名赫赫。
  至于秦萝,便是四宗之一苍梧仙宗的掌门之女。
  [你本应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但你爹身为正道剑圣,结了不少仇家。在你一岁那年,有邪修潜入仙宗内门,对你下了摄魂咒——没成想当年的天道不管事,稀里糊涂一弄,摄魂变成换魂,让你和大千世界里的另一个女孩互换了。]
  昨天醒来后,天道这样解释:
  [如今世界法则重新洗牌,我们在逐一解决过去留下的烂摊子。虽然有点难,但还请你慢慢习惯全新的世界。]
  它说得轻巧,毕竟对于天道而言,这只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而在秦萝看来,却是过往人生的杳然无踪。
  像是被骤然戳破的气球,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咻地窜上天空,见不到影子。
  七岁的小朋友听完吸了吸鼻子:“那我……见不到陈姐姐秦老师和宋院长了?”
  天道老实回答,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是的。]
  于是白团子的眼眶开始明显泛红:“苏萌萌薛小可,也看不到了?”
  年轻的见习天道见不多识不广,莫名有点慌:[是、是吧。]
  于是白团子的眼珠被水花染成汪汪的荷包蛋:“春天花花福利院……”
  [嗯,没错,它也——诶诶诶你别掉透明含盐溶液,不是,别哭啊!]
  救救救救命啊!
  身为天道,它精通治国之策,也对通天术法了如指掌,然而翻遍记忆里的典籍书目,对于如何哄好一个哭泣的小女孩,古往今来竟找不出任何标准答案。
  这是个横贯古今的历史性难题。
  天道罕见地手足无措:[等等!有有有办法!你听我说!]
  秦萝抿唇,低着脑袋擦眼泪。
  天道的语气更软几分:[修真界以灵气锻魂炼体,只要修为抵达一定境界,就可以穿梭于大千位面。到那时候,别说春田花花福利院,连摩尔庄园都能去玩一遭。]
  它看见秦萝头顶的呆毛晃了一晃。
  她问:“真的?”
  [绝对真!骗你是小狗!]
  ——在小孩儿看来,“骗你是小狗”无异于最恶毒的诅咒,说服力杠杠的。
  秦萝只有七岁,即便再懂事,遭遇此等剧变,也还是在房间里用了整整一夜接受现实。直到这会儿坐在床头,才开始认真梳理自己的处境。
  [那个和你互换的灵魂闯了不少祸,仗着掌门之女的身份横行霸道。]
  她刚进入这具身体不久,记忆没能完全融合,仍是模模糊糊的。天道小心翼翼阐述现状,时刻关注她的神色:[她在宗门里的名声不太好,也没什么朋友。]
  在它的印象里,秦萝在福利院人缘绝佳,身边总是围着大大小小的小朋友,此刻这般境遇,落差定然很大。
  它话音方落,屋外便扬起一串敲门声。
  秦萝吸了吸气,下床把门打开。
  木门一开,寒风也呼呼啦啦闯进来,其中一些撞在秦萝侧脸,让她忍不住咳了一下。
  来人身形微顿,迅速把门关紧。
  进屋的是名少女,年纪很轻,大概在十六岁上下。因用一袭面纱遮掩了下半张脸孔,秦萝没办法看清她的容貌,只能瞧见一双清清泠泠、略显阴沉的柳叶眼。
  这是她娘亲的亲传弟子,楚明筝。
  秦萝努力在脑子里梳理关系。
  她爹爹秦止用剑,娘亲江逢月则是闻名天下的乐修,一手琉璃骨笛出神入化。楚明筝是被夫妻两人收养的孤儿,听说音律天赋极高,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只可惜——
  目光掠过少女面上的白纱,秦萝眨了眨眼睛,不让对方察觉自己的视线。
  修士们时常离开宗门,要么降妖除魔,要么参与秘境历练。
  楚明筝在一年前的秘境中突逢意外,身中无名剧毒,不但容貌尽毁,还丧失了全部听觉,只能通过唇形分辨别人的话。
  身为一名乐修,她什么也听不见了。
  在模糊的记忆里,秦萝能看出小师姐过得不好。
  她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因为天赋异禀,才被江逢月收入门下,如今听不见声音,乐修一道从此夭折,再也没有突破的可能。
  江逢月心疼徒弟,将她留在门派好生休养,可惜宗门里的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曾经的秦萝就是其中一个。
  小孩子的喜欢和讨厌就是这样简单。
  在秦萝有限的记忆里,楚明筝于她,是个抢走了父母宠爱的坏女人。
  明明她才是娘亲的亲生女儿。
  为什么爹娘总要让她向小师姐多加学习,虽然她的筝弹得并不出色,可她每天每天都在努力。
  团年饭也是,家中聚餐也是,为什么非得把那个人带在身边。
  许许多多的抱怨凝在一起,直到楚明筝由天之骄子陨落的那天,轰然爆发。
  然而事实是,秦萝嘲笑、冷待、讽刺过她,而今躺在病床上,唯一前来看望的人,居然只有这个小师姐。
  察觉到女孩的停顿,楚明筝握紧手中瓷瓶,微微低头。
  师尊与秦前辈去了幽州除妖,临走前将秦萝托付给她照料。她知道自己不讨这孩子喜欢,与秦萝相处时,从来都小心翼翼。
  “你体内沾染了寒气,太烈的药有损经脉,需要用温和的丹丸日日调养。”
  楚明筝递出瓷瓶,被一双莹润白嫩的小手接过,她动作小心,没碰到秦萝指尖。
  ——自她身中剧毒,秦萝曾毫不掩饰眼中鄙夷,死死盯着她脸上可怖的伤疤:“以后别碰我,真恶心。”
  女孩乖乖接下,重新坐回床头,恍惚之际,楚明筝看见秦萝轻轻张了张嘴。
  她懂一些唇语,认出那两个被耳朵排斥在外的字。
  ……谢谢。
  秦萝见她怔忪,在心里小声道:“我说错话了吗?小师姐怎么不动了?”
  [之前那个秦萝从没对她讲过这句话吧。]
  见习天道懒声答:[楚明筝相当于你爹娘的养女,自从中毒以后,秦萝对她的态度就越来越差。]
  “可她还是来给我送药。”
  秦萝恍然大悟:“小师姐真是个好人!”
  她说得斩钉截铁,天道听罢哼笑一声,没解释更多。
  七岁的孩子太小太小,秦萝又从小生活在爱意的包围之中。
  它很难让她明白寄人篱下的进退两难,也不忍心告诉她,楚明筝并非不计前嫌,而是一步步走在艰难的夹缝里,竭力平衡与她、与她爹娘的关系。
  这是种没有选择的困境,对于自小被收养的楚明筝而言,最大奢望就是不被讨厌。
  秦萝哪里明白这样多的百转千回,一边往嘴里塞了颗圆滚滚的小丹丸,一边板着圆脸认真思考:
  小师姐对她这样好,她以后也要对小师姐好好的。
  小孩子的喜欢和讨厌就是这样简单。
  小师姐带来的丹丸带着淡淡水果香,咬在口中软软糯糯,如同吃着软糖。
  楚明筝还在那句“谢谢”里愣神,猝不及防,与秦萝四目相撞。
  雪一样的腮帮子随着咀嚼一鼓一鼓,因为吃了甜食,小女孩的双眼诚实地弯成月牙。
  那双眼睛里盛有活泼的喜悦,除此之外,似乎还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类似于崇拜,或是感激,亮盈盈悬挂在眼底,仿佛能一股脑撞进她心口。
  楚明筝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暗暗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一个晃神,左侧脸颊嗡地一痛。
  附着在她身上的剧毒无名无解,即便是药王谷里德高望重的医修,看罢也只能叹气摇头。
  随着时间流逝,此毒已经渗入五脏六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引来刺骨疼痛,需要涂上药膏缓解。
  “抱歉……”
  伤疤像在被火灼烧,楚明筝稳下心神:“我得去擦药。”
  秦萝最讨厌她脸上丑陋的疤痕,楚明筝特意出了房门。
  她被滚烫的痛意折磨得没了力气,勉强掀开面纱,靠在墙上拿出铜镜,只需一眼,就能见到整张怪异的面庞。
  毒素集中在左脸。
  少女原本生有一副精致温和的模样,双目细长、鼻尖小巧,弯弯如新月的眉眼映着莹白肌肤,十足漂亮。然而自下巴往上,整张左脸仿佛被火焰灼烧过,遍布狰狞的深红色疤痕。
  她摸了一下,眸中阴影更深。
  冰凉的药膏被涂抹在深红伤疤,楚明筝自厌地加重力道。
  她不想辜负师尊的期望,如今却成了个一无是处的废人。既然解毒已是无望,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所有人都当她是个笑话。
  她明明已经那么那么地努力,到头来还是这样一事无成,什么也做不到。
  寒冬的冷风吹得双眼发涩,楚明筝听不见四周的声响,却感受到身侧一股暖呼呼的风,带着甜甜清香。
  少女下意识回头,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瞳。
  秦萝正在看她,或是说,在看她脸上那块骇人的伤疤。
  “怎么出来了?外面冷,你先回房——”
  楚明筝匆忙侧过头去,心口突突跳个不停,然而话音未落,身前的秦萝竟直直立在原地。
  没有预想中鄙夷与厌恶的神色,小女孩圆鼓鼓的脸颊映衬着同样圆乎乎的双眼,睫毛一眨,从眼眶生出浅淡的红。
  这是快要哭出来的征兆,她一定把秦萝吓坏了。
  楚明筝本想说“对不起”。
  可她的嗓音没来得及出口,就见秦萝张开了薄薄的唇。
  一切突如其来,如同一场发生在初冬清晨的梦。
  雪团模样的小女孩踮起脚尖,环住她的后颈往下压,让楚明筝与自己的视线位于同一条水平线。刚从被窝里出来的小手绵软暖和,覆盖在寒冰般的皮肤上,晕开一层温暖的浪。
  楚明筝看见她道:“小师姐,是不是很疼?”
  像这样的疼痛,她早已经习惯了。
  楚明筝想答,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在下一瞬,秦萝仰头靠得更近了一些。
  热腾腾的奶香伴随着绵绵呼吸,轻飘飘扩散在她脸颊。一根圆圆的拇指在伤疤附近揉了揉,秦萝鼓了鼓腮帮子,轻轻吸入一口气。
  凉丝丝的冷风里,裹挟着女孩绵软的气音:“吹吹,呼——”

《被流放后我怂恿上司造反了》作者:落雨秋寒 穿书

《被流放后我怂恿上司造反了》作者:落雨秋寒

文案 姚春暖刚升职并正式迈入公司高管行列时穿了。 她所穿的原主于危难之中抛弃夫家和新婚丈夫,后更自恃美貌,嫁给了原夫家对头的属下。可惜好日子没过几年,就被咸鱼翻身的前夫家清算。别问,问就是家破人亡预定...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作者:是个打字机 穿书

《成为龙傲天的作精女友后》作者:是个打字机

文案 许轻轻人美声甜家世好,有公主病也有公主命,是个作天作地的作精。一觉醒来,她发现自己活在一本书里。她的男友是书中主角龙傲天,而她则是龙傲天年幼无知时交往的初恋作精女友,简称炮灰女配。在书里她作得人...
《穿书后我策反了女主她弟》作者:红芹酥酒 穿书

《穿书后我策反了女主她弟》作者:红芹酥酒

文案 黎雪穿到了一本古早女主重生文中,不过,她既不是什么白莲花女配,也不是黑心莲逆袭女主,而是里面人人厌恶的炮灰龙套! 原书中的黎雪跟着母亲改嫁进了陆家,随着母亲生了陆家第二个男孩,原本应该水涨船高,...
《总裁文里当秘书[穿书]》作者:卖花儿姑娘 穿书

《总裁文里当秘书[穿书]》作者:卖花儿姑娘

文案 阅读指南:故事背景总裁文,不黑原著男女主角,轻松欢乐,男主不是原著男主,纯穿书没有其他元素。 何子宁一直觉得总裁文又狗血又上头,纵览总裁文无数的她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穿进了小说里。更狗的是因为...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