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作者:秦兮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7月29日10:11:59 评论 696 次浏览

文案

握了一手好牌却打的稀烂的卫安死了,

家破人亡又成了下堂妻,冗长的人生就像是个噩梦。

好容易发飙一回把渣男贱女成堆炸翻,一转眼却又转回了闺阁弱女之时。

娘家没倒爹娘还在,眼看着前头全是繁花锦秀,她下定决心要好好打牌,

一念前程美似锦,一年高墙锁芳华,这一世她才是掌控命运的那只大手。

才不打算陪着渣男贱女再浪费人生,可是重新活了才发现,

自己自以为是的握有的一手好牌竟从不是属于自己的,

是逆流直上还是仍旧安心当个炮灰,这是个问题。

一个心机女重生想报恩却发现无恩可报,重新过日子的故事。

书评查看

正文

第一章·一念

  当年母亲看着哥哥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卫安躺在床上模糊的想,两只手拽紧了身下的被单,额头的汗一点点渗进眼睛里,混着她的泪水溢出眼眶,酸涩又难忍。

  思维似乎僵滞了,唯有身体上的痛感清晰无比,她一点一点弓起身子,满头大汗鲜血淋漓,终于觉得身下一热,仿佛有什么脱离了身体。

  一直响在耳边的嘈杂声终于瞬间隐去,不断还有热流涌出她的身体,她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如同一只大夏天里垂死的狗,伸长了舌头,用尽力气让自己不要睡去。

  溢满了血的衣裳沾着汗,黏腻得如同毒蛇的信子,散发着血腥味的臭气,叫人难以容忍。

  卫安却能忍,她模模糊糊的努力睁大了眼睛想瞧一瞧自己的孩子,床边人影闪动,地上是缠着红绳的剪刀和几只染红了的红蛋,她的孩子在那群人中间,应该是正在清洗。

  新生命啊,她呼出一口浊气,努力忽略身下的不适和疼痛,准备翘起嘴角,可才勉强扯出一个弧度,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尖锐的叫声。

  这叫声让她胸腔剧烈起伏,眼里才聚集的光立即隐没,强撑起了身子侧头去瞧,门忽而被敞开,夏风裹挟着雷雨把寒气冲进屋子里来,她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颤,只来得及看见彭采臣阴沉沉的脸和散着怒气的眼睛,意识就归于模糊。

  再醒来的时候雨过天晴,从大开的窗户里看出去,能瞧见外头开的极好的铺满了院子的波斯菊和雨后一碧如洗的天空。

  她舒了口气,剪纸一般薄而脆的脸上扬起一抹笑,朝着站在窗外的彭采臣招招手:“采臣哥哥,把孩子抱来我瞧瞧......”

  彭采臣没有理她。

  她讪讪的扯出一个讨好的笑,转头就看见玉清泫然欲泣的脸。

  玉清是她的娘家丫头,跟了她许多年了,已经三十岁了还没嫁出去,她叹口气,不敢再劳烦彭采臣,去让玉清:“玉清,采臣哥哥不理我,你抱孩子来我瞧瞧......”

  玉清也没理她,好似不会动不会说话的木偶。

  她的奶娘进来,风卷残云一般的把她往里一推,卷起她身下的铺盖往箩筐里扔了,转头就走。

  屋子里寂静无声,连刚才奶娘这样大的动静,她的耳边都是一片死寂。

  她有些慌了,对着她奶娘的背影喊起来:“奶娘奶娘......”

  奶娘停也没停,不是从前她被花刺刺了一下就心疼的模样了,干干脆脆的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粉红色绣彩蝶牡丹的软烟纱帐子垂在床边无风自动,玉清不动不说话,如同一个死人,不一时最爱说话的蓝禾捧着一只水晶碟子进来,她终于又高兴起来,期期艾艾的喊一声蓝禾,蓝禾却也双眼无神如同一个木头一样立在原地。

  她终于觉察到了不对,慌慌张张的哭起来:“来人!来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哭的太厉害,原先朦胧得好似混沌初开的不真实感一下散去,如同云开雾散,她耳朵里终于有了声响,是门被推开的声音,原来还是有人,她满怀欣喜,慢慢迎着光线看清了出现在视线里的人。

  巨大的光晕亮的她一时睁不开眼睛,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终于从一团雾气里看见了朦胧的人影。

  是卫玠,是她的长兄卫玠,从不曾让她受过委屈的卫玠。她的委屈惊慌终于都彻底宣泄出来,边哭边翻身,顾不得沾了一身的血污:“哥哥怎么才来?没有人理会我......”她泡在血泊里难受的很,撒娇的朝她哥哥嘟着嘴巴:“她们都欺负我,不带我去瞧孩子,哥哥你带我去,你带我去......”

  卫玠朝她伸出手,脸上带着宠溺的笑。一如既往。

  她先前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伸出手要去够哥哥的手,可是明明已经近在眼前看得见的手,她却摸不着,一摸就扑了个空。

  阳光斑驳透过窗户泻了一地的光,卫安却如同大冬天的掉进了冰窖里,整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眼睁睁的看着卫玠的身子一点一点变得透明。

  “不!”她下意识的抱住头痛苦的哀嚎一声,跌跌撞撞的扑下了床。

  先前还仿佛凝滞了的时空瞬间又动了起来。

  卫玠原先还算清晰的身影登时变得模糊,很快就消失不见,在消失之前,他还是朝卫安张了张嘴巴,仿佛要和她说话。

  “恒河的水好冷啊......”

  卫安仿佛都能看见他所站的地方有一滩水渍,她如同瞬间从悬崖上掉下去,害怕惊恐得无以言喻,哭喊着去叫玉清和蓝禾。

  玉清和蓝禾终于动了动,齐齐转过脸来瞧她,脸上血肉模糊,形状可怖。

  她惊得啊了一声,眼泪鼻涕流了一脸,不住的往后缩,终于从脚踏上滚了下去。

  她没感觉到痛,只是怕,抱着膝盖想要缩到边上去,却忽然被人扯着手提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这里?!”

  是她母亲长宁郡主的声音,她哭出了声,立即扑进了她母亲怀里。

  “快走!”她母亲却气急败坏,拽着她的手带她离了房间到了湖边,狠狠地伸手把她往下一推:“快走快走!”

  失重感让她双脚蹬了蹬,跳起来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还是原先的帐子,桌上的安息香还在散着青烟,她松一口气抹了一把汗。

  是个噩梦。

  她的哥哥母亲,玉清蓝禾都已经死了,他们不会出现了。

  她想到这里,原先松的一口气却又立即被咽进了肚子里,沉甸甸得让她喘不过气。

  都死了......都死了......

《世子妃生存手册》作者:江南梅萼 宅斗

《世子妃生存手册》作者:江南梅萼

文案 琅琊王世子妃朱赢每日三省己身:公婆妯娌搞定了吧?表妹下人镇压了吧?钱挣到了吧?一切正常?嗯,还好还好,看来宅斗技能基本get。 琅琊王世子李延龄每日三省己身:缅州平安否?夫人受宠否?旁人知道夫人...
《清溪自悠然》作者:木天道境 宅斗

《清溪自悠然》作者:木天道境

文案 无才无貌资质平平,父母双亡寄居外家,家长里短姐妹恩怨中稀里糊涂过活着,忽然有一天发现一辈子还能有另一种活法。 改变!说得容易…… 多少人喊着我要雄起,转瞬又趴窝了?!多少人晚上想想千条路,白天醒...
《宅斗之玉面玲珑》作者: 聆花雪 宅斗

《宅斗之玉面玲珑》作者: 聆花雪

简介 家境没落、身份卑微的容迎初以冲喜媳妇儿的身份嫁入钟鸣鼎食的豪门柯府。她虽有大奶奶之名却无权柄之实,而这看似平和的深宅大院,却有多股势力各怀鬼胎机关算尽。 好在容迎初心思玲珑剔透,又有神秘丫鬟秋白...
《金陵春》作者:吱吱 宅斗

《金陵春》作者:吱吱

文案 周少瑾重生了,前世背叛她的表哥程辂自然被三振出局了,可她还有程许,程诣,程举等许多个表哥……这是个我与程家不得不说的故事! 书评查看 正文 ☆、楔子每到暮春,京城大昭寺后山的杜鹃便开得漫山遍野,...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