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作者:暮沉霜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7月23日09:55:57 评论 2,432 次浏览

文案

末世医学大佬穿成病弱半妖,三步喘气,五步咳血,随时要嗝屁。
这个修真界还搞物种歧视,而半妖处于鄙视链的最底层!

起初,妖族和人族都瞧不起俞幼悠这个混血半妖。
人族叫她妖孽,妖族说她是杂种,就连她那位亲爹也视她为人生污点,残忍弃养。

结果俞幼悠非但没死,反倒越活越精神,一口气翻五座山也不喘气,还成了世人尊崇的药道大师。

人族修士求她医刀伤剑伤和内伤,接手接腿接脑袋。
他们拔剑怒争:“俞大师乃我人族天骄!”

妖族修士托她治不孕不育尾巴秃,接尾接爪接翅膀。
他们不肯退让:“滚,俞大师是我妖族骄傲!”

就连剑神飞升失败,被天雷劈得半死不活时,也只有她能治。
弟子把剑神抬到丹鼎宗,仔细叮嘱:“现在就只有俞大师能救您命了,不过她脾气不太好,您记得跪得诚恳,装得可怜。”

为了活命,剑神在山下跪了七天,最后终于见到了那位大师。

原来——

那是被他抛弃的半妖女儿。

主大女主沙雕热血升级,感情戏少,cp是大尾巴X秃尾巴,两只毛绒绒。

书评查看

正文

清明雨水多,桐花郡接连阴沉了半月,晾晒的衣服久久不干,就连猫狗身上的毛也是潮润的。
  
  俞幼悠拿着破布,手法粗糙地擦着自己的尾巴。
  
  没错,就是尾巴。
  
  重生都有半月了,俞幼悠还是不太习惯这玩意儿的存在。
  
  坐着躺着都会压疼,上厕所容易弄脏,更要命的是它还随时掉毛。
  
  但是能再活一次,多条尾巴也不算烦恼了。
  
  半月前,桐花郡里的积雪还未消融,末世最年轻的医药学教授俞幼悠打着哆嗦被冻醒了,成了个十三岁的半妖小孩。
  
  她理清原身的记忆后,才发现自己重生成了一本龙傲天小说里的同名配角。
  
  龙傲天是她爹,但很可惜,她娘不是女主角,而是一个妖族女反派。
  
  男主名叫俞不灭,是个天才剑修,被困妖界后,因为“看似平平无奇却莫名让人心动”的特质得到了妖族公主的信任和爱慕,结成道侣。
  
  数年修为大成,他趁着公主难产之际将她斩杀。而后又屠杀了公主同族,最后以自己刚出生的女儿为人质,逃出生天。
  
  对于一位龙傲天男主来说,俞不灭这等行径不叫残忍,他们管这叫有勇有谋,杀伐果断。
  
  只是可怜了那个被带回人界的孩子。
  
  人生的叫人,妖生的叫妖,所以人跟妖结合生下来的就该叫……
  
  不叫人妖,她这叫半妖。
  
  身负两族血脉并不代表着身兼两族天赋,反而带来了每月都要发作的血脉反噬,每月都发作一次,熬过了就继续活下去,熬不下去就被疼死。
  
  如果好好照顾,这孩子其实是能养大的,若再找点灵药救治,兴许她还能恢复健康。
  
  可是没有。
  
  因为对俞不灭来说,这半妖小杂种的存在是耻辱。
  
  只要他看见这孩子,就会想起自己曾被困于妖界,还不得不被迫向那妖女低头讨好的过去。
  
  俞不灭只是随手带走女儿,他对那妖族公主厌恶不已,只是利用罢了。眼下看着这半妖女儿也只觉恶心,索性把孩子丢到了桐花郡,让手下一个仆妇养着。
  
  负责照看孩子的张婆子起先还谨慎,一年又一年过去,龙傲天那边别说前来探望,就是连句过问也没。
  
  时间久了,张婆子也开始越发不上心,又恨这孩子拖累了自己,到后面竟然对原身动辄打骂,当猫狗一样使唤。
  
  半月前,原身终于没熬过血脉反噬,死状凄惨,而张婆子被吓得连夜收拾细软跑了。
  
  原身的死讯过了许久才传到男主耳中,彼时俞不灭已同新道侣生了对龙凤胎,达成完美结局。娇妻笑着同他恭贺——
  
  “那孽种死了也好,这样你身上便再无污点了。”
  
  那个半妖孩子的一生,在书中拢共不到百字,就此终结。
  
  *
  
  医药学教授俞幼悠重生过来后,留给她的是个空荡荡的院子,连颗米都没,只有些搬不动的重物件。
  
  没房契不能卖房,俞幼悠这些天到处奔走,把桌椅板凳都卖了,终于在今天凑出了二两银子。
  
  她得为下一次的血脉反噬做准备,这些银子是准备拿去买药的。
  
  俞幼悠暂时无法解决血脉反噬的问题,好在这个世界的药材有不少她都认识,用来配制一些强身健体的药物还是没问题的。
  
  只是补药都贵,她现在没钱。现在的她也只能勉强买点止痛药的材料了。
  
  俞幼悠在院门口捡了片泡桐叶盖在头顶当伞,带上全身家当出门了。
  
  满城皆被葱茏烟雨罩着,眼下城中的泡桐正值花期,开得绚烂至极,爬满青苔的青石板路上洒满润湿的山花,整座城被萧萧春风吹白一片。
  
  如果细看就会发现,白的不止是花,还有散漫的纸钱。
  
  倒也没人觉得不吉利,久住桐花郡的人们早习惯了。
  
  更不少精明的人跑上前,先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哀悼一番,又关切询问是否需要上好的棺材和墓地。
  
  桐花郡的丧葬业在整个东境都很有名。
  
  这儿气候温润,是出了名的疗养圣地,加上丹鼎宗又在此处立宗,吸引了无数想要拜入仙门的郎中,所以凡人也好,修士也好,病弱伤残们都喜欢往这儿跑。
  
  病人多,死人自然也就多了。
  
  东街在兜售棺木香烛,西街在贩卖药材灵丹,大家相处很是和谐。
  
  从东街走到西街的俞幼悠小腿在抖。
  
  没办法,这具身体实在太虚弱了,稍微走远些都会喘不上气。
  
  不过她运气不错,在西街口就发现了自己想要的药材。
  
  醉心花,在末世用来制作强效镇痛药物的关键材料。
  
  俞幼悠捏了捏钱袋蹲下,看似不经意地翻了翻几株无关紧要的药材,而后随手拎起那株蔫巴的醉心花。
  
  “这什么价?”
  
  摊主在看清她的脸后便皱了眉,下意识地往她身后望去,果然在裙角下看到了一小截尾巴毛,顿时满脸嫌憎地挥了挥手:“不卖,你赶紧走。”
  
  说完,他一把将那株醉心花夺回,直接塞回药篼里。
  
  “……”
  
  俞幼悠只好挪步到不远处的另一个摊前,谁知还没等她问话,这摊主又是一瞪眼:“老子不做妖族的生意,你滚远点!”
  
  她倒也不气馁,只转身走向对面的一排药摊,只见那几个摊主要么面上长毛,要么长了兽耳,都是妖族。
  
  然而他们也没给俞幼悠好脸色,都不等她问就先开了口。
  
  “想买药材?行啊,要么给一百块灵玉,要么给一万两黄金。”
  
  “……”你怎么不去抢?
  
  边上摊主们不加掩饰的议论声响在俞幼悠的耳边,这边人族——
  
  “这不是张婆子家里的那个妖族吗?怎么一家都搬走了,她没走?”
  
  “我上个月在张家门口看见过她,那会儿瞧着没多少活气了,现在居然还没死。”
  
  那边的妖族——
  
  “又是这玷污我妖族血脉的废物!”
  
  “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妖,竟然跟人族苟且生下这小杂种,哕!”
  
  俞幼悠倒是挺淡定的,毕竟原身因为半妖的身份,在附近两条街上也算小有名气了。
  
  人族跟妖族因五百年前有过大战,素来不睦,少有往来。不过桐花郡跟妖界接壤,时常有些妖族偷渡过来买卖药材,因此在这儿看见妖族很正常。
  
  但是普通人大多还是歧视妖族,他们可不知道什么半妖,通通归入妖族。
  
  而妖族也看不起血脉不纯,一闻就有股人味儿的俞幼悠,坚决不承认她是妖族。
  
  原身其实很害怕出门,一来是她身体太差走不远,二者,她每次出门都会被欺负。
  
  有人会叫她妖孽,拿粪桶泼她。有妖会叫她小杂种,拿石头砸她的尾巴。
  
  人嫌妖憎莫过于此。
  
  好在不是所有人都会物种歧视,还是有不少好心摊贩愿意卖药给俞幼悠,好歹是凑齐了大部分的药。
  
  只可惜她都快走到西街尽头了,还没看到第二株醉心花。
  
  现在时间还早,兴许下午还有别的采药人来卖药。
  
  俞幼悠打算再等等,不过她这会儿又饿又累,只能在街角屋檐下蹲着休息。
  
  街上有人在叫卖包子肉饼,俞幼悠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她先前问过,包子跟肉饼都是两文钱一个,太贵了。
  
  东街那边的馒头一文钱买俩,等会儿回去买两个,她能吃一天。
  
  多省点钱,可以留下来买药救命。
  
  只不过那边的油炸肉饼实在是太香了,随风一阵接着一阵往鼻子里钻,让半个月没吃上肉的俞幼悠忍不住咽唾沫。
  
  就在俞幼悠考虑要不要现在就去买馒头的时候,一阵诡异的糊臭味突然出现,硬生生地饼香盖过了。
  
  她抬头扫了一眼,没找到臭味源头,却发现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锦衣少年。对方这会儿正捣鼓着一个丹炉,底下赫然是个灵石阵!
  
  俞幼悠精神一振。
  
  这个世界除了凡人之外,还有修士存在,而丹修便是其中之一。
  
  要是有仙丹,随时要死的俞幼悠说不定有救了,而且对于一个医药学大师来说,这玩意儿对她来说是致命的吸引力,毕竟是她上辈子无法触及的神秘领域!
  
  据说丹鼎宗偶尔会让弟子出山历练,看这少年穿着气度皆不凡,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丹修?
  
  与俞幼悠想法相同的人不少,这会儿多了不少围观的人。
  
  少年清理完丹炉,随手一抓,面前凭空多了一大把药材。
  
  周围的凡人们顿时惊住了,也不知道人群中谁先起了头开始惊呼。
  
  “居然是传说中的芥子囊,大气!”
  
  少年不称重也不看,一口气把药材丢进丹炉。
  
  “这就是传说中的丹修吗?厉害!”
  
  在万众瞩目之下,少年的丹炼好了。
  
  然而等他开炉取出里面的丹药后,那股熟悉的糊臭味再次出现,同时亮相的还有十余粒废丹。
  
  一半糊得像炭,另一半还没炼化,都能看见药材的本色。
  
  就这技术,怎么看也不可能是丹鼎宗的丹修。
  
  先前的声音戛然而止,众人沉默着各回各摊,不打算继续围观了。
  
  少年面子有点挂不住,他环视众人,清了清嗓子:“我这丹卖相虽然不好,但是用的可是最好最新鲜的药材!保证药效绝佳!”
  
  众人哄然大笑。
  
  “药效绝佳?怕是吃了就要被抬去隔壁东街找棺材铺吧?”
  
  “你问问谁敢买你的毒丹?”
  
  少年脸上发烫,正试图翻出一粒没糊的丹往嘴里吞,证明它无毒的时候,一道瘦小的身影突然蹿了出来。
  
  一个小丫头猛地抓住少年的手,如获至宝地盯着那粒丹药:“这颗丹多少钱?”
  
  俞幼悠简直太激动了。
  
  她在这颗没糊半成品里嗅到了醉心花的味道,而且这坨药材没被炼化,把醉心花挑出来兴许还能用!
  
  少年也很激动。
  
  终于出现有眼光的人了!
  
  “我这里面的用的都是百年份的上好药材,除了看起来……”
  
  少年说着说着,声音突然顿住了。
  
  他这才看清楚俞幼悠模样。
  
  眼前的小孩儿骨瘦如柴脸色惨白,跟街边快死的瘟猫似的,整张脸唯独那双乌亮的眼中还透着点儿活气。
  
  少年不由得心里发虚,这丫头看起来身体不太好,万一真吃死了怎么办?而且看她这样子,也不像是买得起的人。
  
  俞幼悠看出少年的犹豫,立刻鼓励他:“药是拿来吃的不是拿来看的,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这丹我买了!”
  
  西街三教九流都有,最不缺起哄的人:“小子,终于有伯乐看上你的丹了,怎么还舍不得了?”
  
  “呔,肯定是知道自己的丹有毒,怕吃死人吧?”
  
  一听这话,少年马上气血上涌,豪气地看向俞幼悠:“刚才光药材就花了我三千两银子,不过你有眼光,今天我就当交你这个朋友。你随便开个价,我都卖!”
  
  要的就是这句话!
  
  俞幼悠捏了捏所剩无几的钱袋,从里面抖出所有的钱。
  
  不过她想了想,又扒拉一文钱装回去了。
  
  “三十文,你卖吗?”
  
  “……”
  
  好家伙,你还真敢开口啊!

《十米之内,原地飞升》作者:锦橙 修真

《十米之内,原地飞升》作者:锦橙

文案 云晚穿越成一部男频爽文中的恶毒女配。女配出生合欢宗,有着不能描述的极品体质,以她为中心,方圆十米米内的修士都可以依靠她获得修为,论是移动泉水也不为过,要是两方合修,原地成仙也不是不可能。 因此,...
《五师妹》作者:落日蔷薇 修真

《五师妹》作者:落日蔷薇

文案 重虚宫有个传说。曾经,有个五师妹,是前掌门的第五个弟子。她上有四个师兄,下有一个小师妹,小师妹天资聪颖是团宠。五师妹平平无奇不讨喜,暗暗倾慕大师兄多年无果。一场历练,为救身陷绝境的大师兄,她自愿...
《不要乱碰瓷》作者:红刺北 修真

《不要乱碰瓷》作者:红刺北

文案 叶素穿到仙侠小说中,入乡随俗兢兢业业修仙,闲暇时围观男女主谈情说爱、分分合合。她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还有狗血偶像剧看。 万万没想到妖界有条小蛇冒充人,来千机门当弟子,偏偏这条小蛇功力不行,妖气四溢...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作者:九重雪 修真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作者:九重雪

文案 姜姒当了十五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帝姬,病逝后穿进了一本修仙的话本子里,成为呱呱落地的剑修遗孤。 作为剑宗千万年唯一的小师妹,姜姒开启了被师兄们轮流养崽,被师叔师伯们轮流塞红包的团宠日常。 就在...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