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女主我们来谈谈人生》作者:伊人睽睽

文案

众人对唐辞的印象:
原本以为唐姑娘是位温柔娴静、善良多情的佳人,
后发现唐姑娘为人十分的……丧心病狂。

来自精神病院的唐辞对自己的印象:
原本以为自己是穿越,
后被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告知是“第二人格”,
再后来……呵呵。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初来乍到

  唐辞从浑浑噩噩中醒来,就感觉到自己张开嘴,很兴奋地说了一声,“你来了!太好了,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后来她被告知,那个声音来自于自己的第一人格,自己则是这具身体的第二人格。
  不过暂时,刚刚醒来的唐辞,并不知道这些。她只觉得头好痛,身体也像被碾了一般疼,这让她心情十分糟糕,眼中现出幽冷之光。她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是有人敢挑衅她吗?哎呀,这可不多见。
  大脑飞快转动着,唐辞的嘴却不由自主地开合,焦急地催促着她,“快别发愣了,赶紧逃出去才是最主要的。”
  唐辞怔了一怔,纤白的手不由抚摸了下自己唇瓣。身体里还有一个灵魂?或者只是自己自言自语?这也不奇怪,她在精神病院住了这么多年,呆在精神病院的人,没几个精神是正常的。她突然开始喜欢自言自语,好像也正常。
  唐辞感受了下,没再听到身体里的另一个声音,就干脆把那丢到了一边。她揉着疼痛的脖颈,目光随意地往四周一瞥。这一下,再次让她怔住。
  古色古香的卧房,猩红色的地毯,熏笼上燃着红罗香炭,三盏青铜悬地灯位于房间不同位置,正好将屋子照的清清楚楚。一道绣屏隔开内外间,而唐辞正斜靠在松藤软榻上,不远处妆台上的昏黄镜面,隐约映出美人婀娜的身影。
  哦?
  唐姑娘美眸骤亮,舌尖一勾,舔过粉红唇瓣,兴味之色在眸中升起。她站起身,娉娉袅袅走向那面铜镜。若站在外人角度,会发现唐辞额角被砸出一片血迹,凝在那里十分骇人。她身着若有若无的淡紫色纱衣,胳臂、小腿时时露出,引人遐想。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她的面颊上、脖颈上、手臂上、小腿上,都是一片青青紫紫的痕迹,像被人打过一样。伤痕十分严重,任何一个女子都不可能熟视无睹。
  但唐辞仿佛压根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一样,笑眯眯地站在妆镜前,打量着自己的模样。
  眉不染而黛,眸流转而媚,杏眼桃腮,翘鼻樱唇,真是一位绝佳丽人。
  这和以前的她生得一样。
  不一样的是,这个身体比她要年轻,大约十五六岁。容貌虽和她一样,眉目间的风采艳色却更胜于她,难得的是一身雪肤吹弹可破,清凉无汗。
  唐辞好奇地看着自己一身的青紫,伸手向手臂上完好的一处狠狠按下去。只这么一按,万分疼痛袭来,喉咙里发出一声尖叫声,“你干什么?!”
  唐辞听若未闻,尖锐的指甲深入肌肤中,她眸中兴奋之色更重:哟,并没有很用力啊,就轻轻按这么一下而已,鲜血居然就流出来了……真是娇软脆弱呢。
  她的神色兴奋至诡异,喉咙里却一直发出一阵阵的尖叫声,“你是蛇精病吗?!哪有自己伤自己的?!”
  “我确实是蛇精病啊,”昏黄镜面上映着的丽人唇角含笑,温柔回答,“我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要是再多嘴,我就往喉咙来那么一下哦。”
  “你、你疯子!那样掌握不好力度,你也会死的!”
  “呵呵呵,”唐姑娘伸手掩唇,乐不可支,“好单纯的人,拿死来威胁我呀,我真是害怕呢。”随着她手移开,方才按在手臂上的地方,现出青紫来,引得唐辞啧啧。这体质……
  身体里另一个声音沉默半天,似不敢相信她会对自己的身体如此狠心。但唐辞刚刚才自己拿自己的手臂做实验,这种狠心程度,完全超出了想象。另一个声音勉强镇定道,“那、那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只是我们现在处境很危险,要快点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唐辞有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喋喋不休,她转转眼,没在屋中找到尖锐的物件,想了想,突地折断一片指甲,插向自己咽喉。
  “啊啊啊!你又发什么疯?!”另一个声音又惊又怕,还被疼痛刺激得死去活来。
  唐辞微微笑,“没什么,我就是想了一下,觉得我不喜欢和别人共处一个身体。上一秒我还在精神病院策划着逃跑计划,下一秒就到了这里……我猜,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吧?”
  她眨眨眼,笑得很无辜,“我不管你是谁,既然我来了,你就给我让路!”
  自己能控制身体,能说能笑,而那个人,却只能借她的口说话而已。唐辞猜,或许这是这具身体的残留意志,还舍不得走?
  “这身体本来是我的!”那个声音气愤道,却在唐辞手中的指甲又一次扎向肌肤时,发出惊怕的叫声。
  “呵呵。”唐辞用愉悦的笑声回答。
  在旁观的角度,会看到幽闭的卧房,纱帘飞扬,站在妆台前的佳人一面笑,一面露出惶恐之色,她眼中流转的光芒诡谲,手却毫不留情地一下下伤害着自己的身体,只几下,脖颈处就一片腥红,鲜血往下流淌。
  这是何等的可怕而诡异!
  渐渐的,惶恐之色越来越弱,她的笑容则越来越深……耳边再听不到那烦人的叫声,唐辞抚摸下巴,想要不要咬舌试探下,突然听到房门外头的说话声——
  “人被关在这里?没跑吧?”
  “放心,兄弟一直守着呢!”
  “得抓紧时间,可千万别被人救走了。”
  “刚才好像听到里头有说话声……”
  唐辞一边听着外头男人的声音,一边走向窗台处,掀开窗棂往外探,发现自己处在这间阁楼的第三层,下面灯火微弱,街上一片阒静,没有半分人息。
  唐辞眯眼,开始在脑中搜索这个身体的记忆,想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房门被推开,壮汉看到佳人探身开窗,整个上身都快掉下去了,一下子慌道,“你干什么?摔下去可就尸骨无存了!”
  待唐辞回身看向他,大汉愣了一下。他知道唐辞是一等一的美人,自己兄弟绑架她时,确实给她身上勒出了青青紫紫的痕迹。正因为如此,一关到房间,他们就给她把绳索去了啊。可怎么才一刻钟不见,这位美人身上又多了这么多伤,脖颈上都是血迹?!
  他当然想不到这是唐辞自己做的,只是心中一凛然,想到莫非有人要杀这个女人?“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的唐辞,已经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按她以前的身手,从三楼跳下去也没什么。可这副身体似乎太过娇弱,这跳下去,活不活得成,还真不好说。死亡当然吓不了唐辞,可是也没必要上赶着去死啊。再说,这身体这么好的资源,不用太浪费了。
  大汉只见佳人一双幽幽若若的美眸望向他,魂魄顿时去了七分。那种眉目间的风流婉转、欲说还休,再加上眸中似落未落的泪珠儿,男人早就神魂荡飏,把自己的初衷忘得一干二净。他不由自主地咽咽唾沫,走向唐辞,“你别怕,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有人要侮辱我,我不得不……”唐姑娘嘤嘤哭泣。
  男人的魂一下子醒了两分,想起这个女人的身份来,“你是要卖到东家的,东家人还没来,谁敢……”
  唐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杏眸若有若无地瞥向房门外。
  男人一怔,她指的是自己同伴?这、这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他们从没见过比唐辞更美的女人了。可是该死的,唐辞的身份不一样,自己的同伴怎么糊涂了?这要是被发现,后果十分严重。
  男人一把掐住她脖颈,威胁道,“不许说出去!”
  唐辞心中有些失望,间离计居然失败了,啧啧。哎,她本是一个善良的人,一点都不想伤人,可这人不识好歹,那就不是她的错了。
  唐辞微微一笑,无视男人的压力,靠近他身体,吐气如兰,“他敢动我,你不敢吗?”
  “你……”男人的话没说下去,因为他的唇被堵上。他瞪大眼,身体僵直,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佳人如梦,馥郁芬香,唇舌软滑,醉生梦死。
  “啊!!!”男人蓦地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让房屋外的同伴一凛,连忙掀门闯入。
  屋中,男人手捂着嘴,痛得在地上打滚。唐姑娘从嘴里吐出鲜血淋漓的半截舌头,掉在地上,她舔了舔嘴角,转身走开。男人扑过来想拦住她,她面上含笑,脚下却毫不留情,准确无比地踹中男人的命根子。舌头被咬掉,满口鲜血,下腹也疼得紧,男人沙哑的叫声一下比一下惨。
  唐辞揭开灯罩,扬手轻轻一洒,火光和纱幔飞到一处,火焰腾空。风从开着的窗口吹进来,借势而起,只一眨眼,整个屋子的纱帘都和火缠到了一起。
  “这可真漂亮!”唐辞由衷赞叹道。
  打开门的男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在唐辞转眸看向他时,他打个冷战,竟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两个:救命啊!这女人是蛇精病啊!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