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撒娇了》作者:甜醋鱼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1日14:36:35 评论 4,020 次浏览

傍晚五点,油画馆的彩色窗格映照着外面逐渐沉下来的天色。
  盛夏时节,这是又要有雷阵雨了,马路上行人车辆火急火燎的往家赶,油画馆内却是灯火通明,坐满了人,正在举办一场颁奖仪式。
  
  常梨坐在第二排靠左的座位上,人有点儿懒,手心撑着脸,纤细白皙的指尖在脸上点一下点一下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只手机,拇指往上滑,翻看群里先前的信息。
  
  “快点快点!你准备一下!马上就要公布一等奖了!!”孟清掬拿着一张二等奖证书从台上下来。
  周围一群人的目光跟着她纷纷扭过来。
  
  常梨抬眼,看她一眼,忍不住又噗嗤一声笑出来,“嗳”了一声。
  随后继续低下头劈里啪啦按着手机。
  
  孟清掬先是对着自己的证书拍了张照发朋友圈,又整了整自己的小裙子,把头发往后一撩。
  便听见旁边常梨撑着脑袋又笑了一声。
  
  她奇怪,随即退出朋友圈,信息一栏有个“3”红圈儿。
  
  “亿万富婆激情夜聊群”里。
  
  甜梨梨:[图片]
  甜梨梨:今天的孟清掬依然美貌营业呢!!!!
  甜梨梨:樱桃小丸子羡慕星星眼.JPG.
  
  “……”
  孟清掬看着常梨发的那张图片,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一只龇牙咧嘴的红毛藏獒。
  上面还有没去掉的八字水印:恐怖魔王,濒临绝种。
  
  为了今天这个颁奖典礼,孟清掬昨天特地去做的头发,原本只想剪个刘海儿,结果被剪发小哥一通忽悠染了一头耀眼红毛。
  美术生嘛,就该放荡不羁爱自由一点的,红毛就红毛吧,孟清掬昨天是这样想的。
  结果今天常梨一见到她就笑的停不下来,非常没有面子。
  
  “我呸!!”孟清掬骂她,“看看你说的话,再看看你那微信名,你!配!吗!”
  
  常梨答的坦然:“我配啊。”
  
  “你哪儿甜了?”孟清掬质问。
  
  常梨笑了,杏眼弯弯,内勾外翘,像只小狐狸,偏偏一头黑发服帖乖顺的别在耳后,在胸前打了个小卷儿,显现出一种另类的乖。
  她歪头,眨眨眼:“不甜吗?”
  
  孟清掬:“……”
  
  -
  
  十分钟后,“井绘美术大赛”颁奖仪式进展终于过半,一等奖共有四名,其中三名已经公布完,还剩最后一人。
  “肯定是你!!必须是你!!”孟清掬看上去比常梨还紧张。
  常梨也挺紧张的,井绘奖在美术领域是有含金量的,她自然想拿奖。
  
  主持人站在台上终于卖足了关子,才拿着话筒公布:“那么我们一等奖最后一位得主就是——编号32号的选手,18岁的年轻小画家,黎欢!!”
  
  右后侧的一个女生站起来,穿了一件MiuMiu浅v小碎花裙,打扮的精致漂亮,抬着下巴像只睥睨众生的白天鹅。
  黎欢摆出谦虚的笑,对周围点头示意,目光若有若无的扫向常梨的方向。
  
  “我操,黎欢还故意往你这边看!”孟清掬皱着眉,“不是,为什么是她啊,你不是参赛了吗?!”
  “唔。”常梨秀气的眉毛微蹙,“刚才在后台听主办方说,今年好像设置了特等奖。”
  
  孟清掬一愣。
  设置特等奖倒是头一次。
  
  黎欢上台领奖致辞。
  
  刚一下台,果然就听主持人公布今年还设有另一个特等奖奖项,仅一名,也就是这次大赛的唯一第一名。
  常梨无声的捏紧了些拳头,垂眸。
  
  五四三二一,她默念。
  紧接着便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特等奖。
  
  孟清掬直接顶着一头红发嚎了一嗓子,狠狠摇头晃脑一阵,那头红毛凌乱的贴着脸,这回真像是红毛藏獒了。
  常梨被“红毛藏獒”搂着重重晃了几下才上台。
  
  小姑娘长的实在是漂亮,看着又乖又讨喜,轮廓青涩,五官精致,如今手里攥着奖杯,笑盈盈的望着台下,小裙子到膝盖,露出一截白皙瘦削的腿,看起来大方又得体。
  她获过不少奖,不过人懒,每次获奖感言都是差不多的一套说辞,常梨看着台下熟稔的背下来。
  
  忽的瞥见一个身影,她一顿,视线定住,晃了一秒神,便忘了自己刚才说到哪儿了。
  于是索性丢下一句“谢谢大家”便下了台。
  
  她站在台边,直直的朝最后排的男人看过去。
  
  男人白衣黑裤的倚墙站着,正低声讲电话,眉眼低垂,不知道在说什么,桃花眼微扬,薄唇勾起一个轻佻又散漫的弧度。
  看起来有点坏,却又云淡风轻的样子。
  
  常梨看着,心跳突突的跳了两下。
  
  -
  
  她当时大概看的挺失态的,常梨琢磨着可能还有点色相,因为颁奖一结束孟清掬就直接一把搂住她问:“你刚才看哪个漂亮弟弟呢?”
  
  常梨笑眯眯纠正她:“是帅气哥哥。”
  
  孟清掬一愣,随即便勾起好奇心,以前都是她到处花痴,什么时候见常梨主动夸过人帅。
  “谁啊谁啊,哪个学校的?”
  
  常梨抱着奖杯往外走,左右看了圈,已经没男人的踪影:“不是学生吧,上回见到他打领带呢。”
  孟清掬吃惊的睁大眼:“上回?你认识啊?”
  
  刚刚下完雷阵雨,马路还是湿的,空气中一股粘嗒嗒的味道,常梨轻轻皱了下鼻子,连带着声音也瓮瓮的:“不认识呀。”
  
  常梨没细说,因为拿了这次大赛的第一名,晚上大家约了要一块儿去玩。她先回了趟酒店,把奖杯妥善的放在玻璃柜里头。
  
  洗完澡,她长发湿漉漉,空荡的长T底下露出两条瘦削匀直的腿,常梨趿着拖鞋把方才送来的配餐拿到床上。
  趴着,叉子搅了下奶油蘑菇意面,小口咬下去。
  
  她又蓦的想起那个男人。
  她第一次看到他是在机场,就两天前,因为学油画是在魔都,临近开学刚刚飞回北京,走出机场时便看到了他。
  
  城市拥堵纷扰,霓虹灯和车尾灯在傍晚交相辉映,给城市染上一层朦胧的颜色。
  
  男人倚车站着,白衬衫随意的塞了一半在黑色长裤的腰身里,灯光映照下来,透出隐约的宽肩窄腰的绝佳身材。
  常梨从小学画画,觉得这男人怎么看都是完美的黄金比例身材,以及他那双桃花眼比她画的任何一双眼睛都要漂亮。
  
  据说这样桃花眼的男人生来就一堆烂桃花,可他笑意却总不达眼底,举手投足都慵懒散漫,只显的清冷。
  
  常梨当时站在机场口直勾勾看着男人,没注意路,箱子就啪嗒一下从台阶滑下去。
  
  男人似乎听到这里的动静。
  两人隔着距离四目相对了下。
  
  不过前后也就两秒,男人率先移开视线,扯了把松垮的领带,开了车门坐进去了。
  常梨扶起行李箱,没忍住又看过去。
  
  她想男人应该就是那种清冷的像是天上一轮月那般,遥不可及的,清冷皎洁的,在天穹高挂。
  
  吃完一份意面,常梨简单收拾了下便出门。
  
  庆祝她拿特等奖而孟清掬二等奖的地点在一家爵士酒吧。
  常梨高二一直待在上海学艺术课程,如今高三快要开学才回来补文化课准备高考,常家生意如今总部在上海,回来这就空有一幢别墅,她嫌离学校太远,便暂时住在酒店。
  
  常梨到的时候已经有许多人了。
  她性格好朋友也多,但关系最好的就只有孟清掬和樊卉。
  孟清掬和她一样是美术生,而樊卉走正常高考的道路。
  
  “过两天就开学了,藏獒你这头红毛打算怎么办啊?”樊卉问。
  孟清掬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也和梨梨一起嘲笑我,不好看吗!啊?不好看吗!我觉得挺酷的呀!”
  常梨双手捂着脸,杏眼弯弯:“是漂亮,但是你开学让老刘看到会被揍成红烧狮子头。”
  “……”
  孟清掬“唔”声,咬了咬唇,可怜巴巴的说,“好吧,明天我再染回来。”
  
  三人坐在一块儿聊着天,忽然樊卉猛的拽了把常梨的手臂,半张脸挡灾她肩膀下:“梨梨!那边有个大帅哥!!”
  常梨抱着一杯饮料,咬着彩色吸管一动一动的,整个人没骨头似的,慢吞吞的扭头看去。
  
  常梨咬吸管的动作停了。
  她歪着脑袋眨巴眨巴眼,第一反应是这么巧的吗,果然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第二反应是什么劳什子破玩意儿,把她脑海中什么月亮、遥不可及、清冷的形容词全给啪啪啪打碎了。
  
  -
  
  “许总,你喝这么多酒,一会儿我送你回家吧。”一个女人靠在许宁青旁边,声音娇滴滴的,一条开叉旗袍也随着动作露出大片白花的细腻皮肤。
  
  许宁青略略抬眼,没说话,弯身抽了支烟,女人便立马知情知趣的点烟。
  指尖夹着烟,许宁青吸了口,烟头猩红的火光乍然一亮,他呼出一口烟,指尖在烟柄上点了下。
  见他不说话,女人又说:“许总?”
  
  许宁青垂眼,轻笑了声,脑袋偏向另一边,拒绝的意思明显。
  倒是这一扭头,就看到了三个小姑娘眼巴巴的望着这个方向,中间那个倒是有些眼熟,乌溜溜的眼睛眨呀眨,就这个距离都能看到卷翘的长睫毛,黑发披肩,看着非常乖巧讨喜。
  许宁青看着那方向走了会儿神,那三颗脑袋已经嗖的转回去了。
  
  “大帅哥刚才是在看我们这里吧!!”樊卉一拍大腿。
  孟清掬也跟着一拍:“是!!!!真的好帅啊!!妹妹愿意为他集资出道!!”
  樊卉说:“我的菜!风流浪子!!斯文败类!!”
  
  常梨:“……”
  她凑过去,有点鬼鬼祟祟的,声音却又甜又透着点小雀跃,“要不要,我帮你们去问个联系方式呀。”
  
  “好啊!”樊卉又一拍大腿,随即反应过来,愣愣的扭头看过去,“……啊?”
  向来只有别人来要常梨联系方式的,还不一定能要到,今天主动去要简直稀奇了。
  孟清掬也愣住,突然福至心灵,顶着那一头耀眼红毛大声嚎道:“他是不是就是你那个一见钟情啊!!!”
  
  常梨:“……”
  心说我直接给你个喇叭你喊吧,不让这酒吧的人都听到了不算完。
  
  旁边其他同学也寻声看过来。
  常梨耳根子一红,啪叽一下捂住孟清掬的嘴,红着脸否认:“怎么可能!我眼光哪有那么差!那男人就是彻底一本爱莲说啊!”
  
  舔狗和杠精就在一瞬之间。
  
  许宁青刚起身去卫生间,经过她们身后,就听到少女哼哼唧唧又嚣张的说:“那男人就是彻底一本爱莲说啊!!”
  
  少女大概是真的觉得羞愤,脸都憋的通红,有点愤怒又有点羞耻,黑发柔顺蓬松,衬的皮肤愈白。
  
  爱莲说。
  呵。
  许宁青气笑了。
  
  常梨听到声音,脊背一僵,缓缓扭头看过去。
  
  男人站在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灯光将他流畅坚毅的线条映照的斑驳,唇角勾出一个微妙的弧度,看着她缓缓挑高了眉毛。
  
  常梨:“……”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