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妇重生记》作者:某茶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28日15:18:48 评论 539 次浏览

第1章 前言

- -

写文时觉得蛮痛苦的,没想到一段时间没写,心痒痒的。

手欠,所以又开新文了。

本文的灵感,来自一个远房远房远房的亲戚,是旧社会的事了。

她十八岁嫁人,新婚之夜丈夫远走,终生再未相逢,

她以童贞之身守了一辈子。

每年只用一瓶油,生病了也不就医,

以为自己身负罪孽,活该受苦。

不过却从未犯过重病,安稳辞世。

某茶要写的,当然不是她这样的人生。

虽然可悲可敬,但未免太苦了。

并无对这位前辈前辈前前辈的不敬,

不过确实想写一位完全不同的女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是不洁的,讨厌这样的女人的话,就不要再往下看了。

最后,谢谢各位新老读者的支持,写文仍旧是件幸福又痛苦的事。

第2章

- -

夜半时分,一弯残月半隐在云后,东旗郡一片沉寂。

郡守府中偶有巡夜的婆子拎着灯笼打着呵欠慢悠悠的走过。

府中西北的角落上,有一所孤伶伶的院子,在这夜半时分,院子东面的屋子仍然亮着灯,且时不时传来几声笑语,在这黑夜之中,显得格外突兀。

巡夜的婆子们走到近处,偱着声儿抬眼望去,嘴角不免露出个不屑的笑容来,半掀着眼皮对视一眼,并不前往查看,而是拐了个弯,避了开去。

这院子外头瞧着简朴,内里却是十分华丽,墙上糊着织金的锦缎,地上铺着白色的皮子,家什精巧到多了几分卖弄,少了几分底蕴。

里头屋里靠窗的贵妃椅上,有一丽人带着三分酒意,柔若无骨的倚着。

她三十岁上下的年纪,发如墨染,肌肤欺霜赛雪,眉目间妩媚含情,秀挺的俏鼻,菱唇丰润,身段不似一般女子纤瘦,略有一分丰腴。

容貌美到极致,总归少了几分端庄,瞧着就像个拿不准定盘星的轻佻妇人。

方荣恩手执夜光杯,立在多宝格前,含笑看着朱沅,面上虽然平静,但终究是有些难耐的移动了一步。心中也免不了有些奇怪:不论心底对她如何不屑,却总也免不了被她勾得心浮意乱。

青扇端了温好的酒进来,微微向朱沅使了个眼色。朱沅便知时机已到,不由得露出抹笑容。

方荣恩目光落在她大开的领口上,浅浅的露出了半汪软玉,随着她的呼吸起伏。

他举杯一饮而尽,不好再沉默下去:“你往日都避我如蛇蝎,今日怎的使人传信要见我?”说着将杯置于一侧,从袖袋里取出一张花筏叠成的同心方胜来:“传个口讯便罢,倒留了笔墨,落于人手却是不妙。”

朱沅轻轻一扶椅背,笑着执壶缓缓朝方荣恩走近:“妾是怕,一道口讯请不动大伯呢。”语气里倒有些奇怪。

方荣恩神色一顿,略皱起眉,有些狐疑的望着她。

朱沅却不再多说,执壶替他满上,将这酒杯再举到他唇边,笑盈盈的望着他:“请君再饮……”

方荣恩已觉有些多了,才待推拒,朱沅又接了半句:“……薄醉好恣狂。”其中大有深意。

他便鬼使神差的就着她的手,饮了下去。目光胶缠着自她粉颈往下,才欲落手上去,朱沅一个旋身,已是闪开。

方荣恩待恼,朱沅却笑道:“你且想想,我们成就这好事,已有几个年头?”

方荣恩一顿,不期然就想起朱沅刚入方家门时,满身青涩,十分自恃,虽无今日风情,却是另一种貌美。他瞧着难耐,下了数年的水磨功夫,才终将她得了手。这是他平生第一件得意的事,想起来不觉就笑了:“怕有七、八个年头了。”说着就觉着有些身子沉重,一个踉跄,勉强走到屋中桌旁坐下,一息之间只觉更为乏力,不由将臂横置桌面,堪堪撑住。

心下奇怪:虽饮得有些多了,倒不该到如此地步。

朱沅也似出了一回神,才慢慢的道:“七个年头了,大伯不如妾记得清楚。初入方家那五年,妾真是守得颇为艰辛啊。”说着感慨了一句:“后头一路沦落至此,全拜大伯所赐……”

话音一转,此许追忆之色散去,语调轻快起来:“既是七年,那末,稍后妾便自大伯身上,卸七个物件下来,你说可好?”

她轻描淡写的,所述内容却极骇人。

方荣恩险些疑心自己听错,他再是迟钝,也不免一惊:“你说什么?”却突然发现自己声音嘶哑无力,待要唤人:“来人!”其声却若蚊蝇大小,并无半人闻声进来伺候。心里莫名的一紧,此时方恨,往日为隐密行事,特令随人远远避开,其实他与朱沅之事,阖府谁人不知?大可不必如此。

一时便抬眼盯住朱沅,不知她意欲为何。

朱沅笑睇他一眼,风情不减,这令方荣恩心下稍安:难不成她又在耍什么花枪?这妖精常率性而为,喜怒无常,让人爱不得恨不得。今日莫非动了心思,要狠狠拿他消遣一番?也对,毕竟他是一郡郡守,朱沅再是胆大,也知道不能动了真格。

才将想着,却见她走至屋角的青瓷大瓶旁,这大瓶专用来放置画卷,朱沅伸手拨开几卷画轴,从瓶口中抽出了一把隐于其中的弯刀来,这弯刀有一尺来长,似一弯残月,寒光湛湛。

她手持弯刀,再回头笑看着方荣恩。

方荣恩冷汗便流了出来,勉力的想撑着站起,就觉自己情形比方才还不如,软手软脚的半丝力气也无了。

“你想做什么?”这说出来的声音,连他自己也几乎听不到,朱沅却猜到了。

“你不如猜猜。”她走上前去,只见裙摆翻飞,竟是抬起一脚朝方荣恩踹去。方荣恩本就无力再持,不免随着她这一脚,倒翻在地。

他后脑一下磕在地上,虽是隔着皮子,但本就晕眩,不免眼前一黑。

朱沅居高邻下的看着他,刷的一声,似以刀破开空气,刀身带起一抹银光,堪堪落在方荣恩项前。

方荣恩竭力嘶声:“朱沅,我待你不薄……!”

朱沅抿了唇笑:“实是不薄,不薄到大伯子上了弟媳的床,倒教嫂嫂成日守着空闺。”

方荣恩实没想到她还在意这一头,初时朱沅与他在一处,自是免不了悲悲戚戚寻死觅活的,到了后头,眼见她也深得其中乐趣,料来早是将这羞耻之心丢了的,不由嘶声道:“你到此时,还来说这做甚?这些年来,除了不能在外人面前威风,这方府上下,何事不是你说了算?”

朱沅勾着嘴角,将刀往前一送,刀尖便刺入了方荣恩的项中,虽未破开喉咙,也是一阵巨痛,血迅速的涌了出来,将方荣恩身下的白皮子染出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朱沅不顾方荣恩哆嗦呼痛,只似陶醉的盯着这血迹看了一阵,方才道:“我朱家,虽不是大富大贵,但历代耕读传家,家风清正。按理,妾身即嫁入了你方家,便是夫君死了,别说五年,守寡一世,妾身亦守得住。你为何会以为妾身就是个天生的淫|娃|荡|妇,只为了些许肉|欲,便如此不顾伦常的来替你暖榻?”

颈项的剧痛,倒让方荣恩清醒了少许,许久不曾忆起的事情,此刻倒是恍恍惚惚的忆了起来。

不错,朱沅自被抬入方家,虽心中委屈,仍是恭谨守礼,从无半丝怨言。

他当年尚以为她是一朵不可摘的带刺玫瑰,却不料在一日雨夜中,在花园意外与她相逢,她推拒之下仍是被他得了手,到后头竟一步步变成今日这般轻佻狂放。当时喜不自禁,并未去想其中突兀之处,此时得她点醒,方才疑惑:她先前瞧出他心思,身边总带着从人,绝不单独一人,那一夜,不管事后所说理由为何,实是不合常理,此时他心中疑问反较疼痛占了上风,不由问道:“那你是为何?”

朱沅笑:“若不是为了欢愉,那自是为了仇恨。”

方荣恩一惊:“仇恨?彼时我尚未犯你,何来仇恨?”

朱沅不答反问:“你可知妾身这刀有多利?”她举起刀来,指尖在刀锋轻轻一触,白嫩的指头上立即沁出一滴血珠,她混然不以为意,自问自答道:“七年,妾身磨了它七年,每日夜深人静,妾身睡不着时,就锁了门窗,偷偷儿从床底拿出磨刀石来,悄悄儿磨。啊,你想来不知,有数个夜晚,你就躺在妾枕侧,妾身几乎忍不住,要一刀切下你的头颅来……后来呀,总觉得不过一时快意,怎能解恨?妾身还是慢慢儿布置好了。”

说着她笑得诡异:“今日,总算是大功告成,到了用它的时候了。”

方荣恩再无一丝侥幸,他其实也是个昂长的男儿,久居高位,颇有威仪,此时竟吓得失了禁。

朱沅伸着刀往他眼上比了比:“先挖眼么?不成……留到最后挖罢,免得你瞧不见妾身这张脸上的神情,妾身尚未将些意得志满现予你看呢……就先剁了你这只最先触到妾身的手罢!”

一头说,一头就双手齐握刀柄,奋力挥刀落下,寒光一闪,竟是十分利落的将方荣恩的左手齐腕切下。

方荣恩随着药力渐发,已是不能出声,只是从喉中挤出嗬嗬的破音,面目扭曲,想抱住自己手腕,却无能为力,只能又怨毒又惧怕,又惊恐又哀求的神色死死盯着朱沅。

朱沅神色满意了一分:“卸了这一件,妾身便告诉你一件好事。你道是何事?……妾身那敬爱的婆母,你道真个是病逝?”

方荣恩肝胆俱裂!

他母亲是个极为强势有主意的妇人,方家上下一手把持,就是父亲,亦要听她意见。

方家兄弟都是方母亲力亲为的养大,不曾假人之手,因此对于母亲的情份,十分深厚。

此刻听朱沅暗示,方母竟是死于非命,方荣恩心中怨恨惊怒,无以言表,只能哆嗦着唇,满脸扭曲的盯着方沅。

朱沅轻笑着点头:“不错……多亏了大伯替妾身在婆母面前讨了这个脸儿,令妾身去侍疾。她误了妾这一生,妾怎能不加以回报?自是日日寻些儿相冲相克的菜色,好生劝婆母多用了。她原本不过小恙,缠缠绵绵的卧榻一年,竟是积重难返……说来这还是妾身生平所做的首桩恶事,竟无一人生疑。看来,妾身即便不是个淫|妇,也定是个毒妇了。”

说罢细细的看了看方荣恩的神色,再举起刀,挑开他的下摆,将刀比到他脚踝上头,自个抿紧了唇,奋力挥刀而下,这刀虽快,但要斩下人肢体,凭朱沅力气毕竟不够,兼之脚腕又比方才手腕粗壮许多,这一刀下去竟是未断,朱沅只得一刀接着一刀,连砍了三刀方好。

她掏出帕子擦了擦额上细汗:“自来是用些阴私手段,倒从未这般动过刀剑,实是手生得很,罢,倒也不指望如庖丁解牛般手熟了。”

《全能女王/预言女王拽翻天》作者:南国媄人 重生

《全能女王/预言女王拽翻天》作者:南国媄人

第1章 神曰:墨氏集团,三秒查封!(1) “权谨!” “你这个毒妇,就这么想要害死暖暖?!” 五星级酒店的大厅里,突然响起一道冰冷的男声,参加订婚典礼的来宾打了个哆嗦。 然后一脸鄙夷地朝女生看过去。 ...
《六宫凤华》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重生

《六宫凤华》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大齐,建文十年。 谢府。 阳春三月,春意融融,草长莺啼。 这等时节,最宜泛舟湖上,烹一盏清茶,悠然品茗。或邀一两个闺阁好友,在园中漫步,赏花戏蝶。 再不济,还可以坐一坐暌别了数十载的秋千架。 不管做什...
《请握紧你手中扳手》作者:胖哈 重生

《请握紧你手中扳手》作者:胖哈

文案 身患绝症且背负巨债的修车工詹箬从车底下钻出来的时候,眼前西装革履的眼镜男告诉她,她的豪门亲爸终于找到她了,但前提是她得给后妈捐肾,并且不能对哥哥姐姐妹妹的继承权存有妄想。 当时,詹箬看着这个人,...
《恶毒女配身后的极品男人》作者:若明翼 重生

《恶毒女配身后的极品男人》作者:若明翼

文案 每一个恶毒女配身后一定都有一个极品男人,他纵容你为恶,和你一起折腾男主女主,他并不是真的脑残,他只是太爱你,他叫秦挚。 楼尧尧跟人抢了一辈子男人,结果最后才发现抢到的是一个人渣中的人渣,为了这个...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