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养儿记事》作者:骨生迷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7月15日17:56:50 评论 363 次浏览

简介

新婚之夜,郑绣跟薛直约法三章:

“第一,往后家里的银钱都归我管。”——薛直点头如捣蒜。

"第二,往后孩子都由我教,你不许插嘴。”——“依你依你,都依你。”

“第三,咱们商量一下,你能不能去做点正经营生?”

薛直沉思片刻,“好吧。也是时候回去帮皇帝打仗了。”

郑绣:???你他妈不是个猎户吗???

书评查看

正文

☆、第一章 老太卖狗

午前刚下过雪,雪后初晴,日头暖融融的,照射在雪地上,映出一片闪闪金光。
这样寒冷的天气,吃火锅是再好不过的了。
‘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锅子,烫上切成薄片的牛羊肉。待肉片变色,微微卷曲,迅速捞出,蘸一点鲜香麻辣的酱料……
咝——
那滋味真是想想就叫人流口水!
“绣丫头!绣丫头——”
郑绣从对火锅的怀念里抽回神,眼前说话的是个四十来岁、穿着棉布袄裙的尖脸妇人,眉峰高挑,眼睛细长。看着就十分精明,且略带刻薄之相。
不是旁人,正是郑绣的二婶朱氏。
朱氏又继续道:“你别怪二婶唠叨,都是为了你好!你看你马上过完年就十六岁了,咱们村里的姑娘都是十岁上头就说清了,十三四岁都嫁人了。到你这里,已经晚了这样多,你怎么就不知道着急?”
郑绣点头称是,其实心里是不同意的。
村里大多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田间刨食的庄户人,条件大多不是很好,因而成家就格外早。
可她家,她爹是有功名在身的举人,且薄有才名。四里八乡的人都上赶着来给她爹当学生。
每个季度都能收到丰厚的束脩不说,逢年过节还都有学生上门送礼走动。
虽说送的也不是多贵重的东西,但鸡鸭鱼肉总是多的。
就她家这情况,别说在村里,就是在镇上都是数得着的。
再说了,她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从数千年后的时代穿越而来。在她那个时代,二十多岁结婚都算早的,更别说还有一辈子不结婚的不婚族。就比如上辈子的她自己,在大城市拼搏到二十七八了,坐上了一个不大不小公司的主管位置,每天为了生计不停加班,根本没时间去谈恋爱。可日子那是过的照样充实滋润,忙的时候寄情于工作,闲的时候约闺蜜逛街看电影做spa。谁能说她过的不快活。
总的来说,郑绣觉得,自己日子过得好,那才是第一位的。而成家,有之锦上添花,无之也不会攸关生死。
她这么答应着朱氏,不过是怕了她的唠叨。
朱氏却还在喋喋不休:“二婶给你说的可不是什么不好的人家,镇上冯员外家的独子啊!多少姑娘做梦都想去当少奶奶呢!到时候你嫁的好了,还能带着你爹和你弟弟去镇上享福呢。”
镇上的冯家确实是殷实富裕的好人家,只是冯员外的独子,却是个膀大腰圆、看起来有两三百斤的大胖子!胖还不算什么,前不久下大雪,郑绣去镇上给她爹送冬衣,就遇上了冯员外的公子。那肥头大耳的冯公子,眼珠子都要钉到她身上了。一脸的猥琐相。
朱氏来给郑绣说这门亲,郑绣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郑绣性子也不软糯,甚至还有些泼辣。当下她就皮笑肉不笑问道:“这样好的亲事,二婶怎么不说给纤妹妹留着。”
郑纤,就是朱氏的宝贝女儿了。马上过年就十三了。
朱氏一愣,而后才磕磕巴巴道:“我家纤丫头还小,再说了,她上头还有你这么个没出嫁的姐姐,怎么着也不能让她抢在前头。”
郑绣都想哈哈大笑了。
她这二婶肚子里就那么点盘算,还都写在脸上了。摆明了就是想把他们家弄到镇子上,到时候他爷爷奶奶名下的田地,就都归他们家了呗!
郑家老头老太生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早些年闹饥荒,又兵荒马乱的时候,饿死了一儿一女,就剩下两个儿子。
就是排行老大的郑绣她爹郑仁,和她二叔郑全。
她爹是有个有出息的,考了个功名。早些年还在京城里做了个不大不小的京官。她二叔就有趣了,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早些年闹着分家。郑老头郑老太扭不过他,咬着牙把家分了。
没出两年,她二叔就把那点田地全败光了,又缩回去跟老头老太一起住着了。现在种着父母和大哥的地为生。
小儿子不出息,二老没少为这个生气。
郑绣也大概知道爷爷奶奶留下的那点田地,多半也还是要给二叔的。
那些东西是爷爷奶奶自己的,怎么分,权看他们自己的想法,郑绣没有意见。
可分到了自己家的东西,那她也没有再拱手送人的理儿!
郑绣就挑着眉,抱着手臂,不冷不热地看着朱氏。
朱氏被她看着有些心虚,口中还强辩道:“难为人家也不在乎你这‘克夫'的名头,你可得想好了,错过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
没错,郑绣前头订过两门亲事。
不过那是原来的郑绣了。
一门是郑绣她爹在京为官时,给她订的娃娃亲。对方也是官家。
后来她爹致仕回乡后,两家相隔甚远,渐渐减少了联系。
待郑绣十岁时,郑仁托人上京,方得知那家人卷入了朝堂争斗,满门抄斩。坟头草都半人高了。
于是郑仁又重新帮着物色了一家人。
是他的一个得意门生,少年英才,天赋极佳。
郑仁都谓他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那少年确实天纵英才,十几岁就考上了秀才,还受到一方大儒赏识,收为门生。
只是此后,那少年就变了副嘴脸,带着家人亲自上门退婚。
听说是要求取大儒家的姑娘了。
那吃相,可着实难看极了。
退婚回去的路上,少年一家却遭遇了山匪,一家子都搭上了命。什么天纵英才,什么飞黄腾达,都化成泡影。
就因为这么两桩婚事,郑绣的‘克夫’的名声就传得愈演愈烈了。
也因为这个,小姑娘忧思忧虑,没多久一场风寒,演变成一场不退的高烧,夺去了她的生命。然后就有了穿越而来的、现在的郑绣。
郑绣本要刺回朱氏几句,却看自己的弟弟——郑誉急吼吼地小跑着过来了。
她这天是来给二婶送东西的,马上就是腊八,家里不少学生送了腊八粥。郑仁就让她给送过来了。
郑誉跟二叔家的小子不对付,因此鲜少过来。
此时他匆忙而来,自然是有事。
隔着老远,郑绣就喊:“跑什么跑?后头有狗追你啊?!”
这弟弟七岁多,顽皮的不得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郑誉跑到她跟前,喘着粗气道:“姐姐,不好了,奶奶卖狗去了!”
“卖狗?卖什么狗?路边捡的狗啊?”
爷爷奶奶跟二叔一家住在一起,家里余粮人都快养不活了,更别说养狗了。
郑誉急的抓耳挠腮,“不是,是要卖咱家的狗!”
郑绣这下子就待不住了!
她半个月前在家门口捡了条通体乌黑,油光水滑的黑狗,立耳垂尾,目光如炬,看着有些像现代的狼狗。
初时她当时还有些害怕,还叮嘱郑誉出入时一定得多加小心。
那狼狗趴在她家门口不动,也不知道是饿着还是怎么的。
郑绣就想着快点把它打发掉,从梁上摘了一节腊肠扔给了它。
没想到那黑狗吃完腊肠,更是不走了。每天就在她家门口盘桓。
后来有一天,郑誉同村上的小孩打架,一直打到家门口。
那黑狗不知从何处跃出,对着那几个孩子一顿狂吠,吓得那些孩子作鸟兽状四处逃窜。
有个孩子吓软了腿,根本没力气跑开。
眼看着黑狗就要扑上去,郑绣急急地从家中赶出来喝止。
那狗却通解人性一般,本来还凶神恶煞的,忽然就绵软地呜咽一声,又趴回门边去了。
不说郑誉,便是郑绣都要夸它是一条好狗了!
郑誉央着他姐养下黑狗,郑绣想着她爹在镇上教书,隔几日才回来一趟,家里就她和弟弟,虽说二叔家离这也就几步路的功夫,但打心底是不愿意同二叔多来往的。养条狗,的确是看家护院的不错选择。
郑绣就找了条麻绳,把狗系在了门口,每天用剩菜剩饭喂狗。
那狗也不挑食,什么都吃。没过几天,毛色越发黑的通亮。
有一回郑绣半夜起来解手,顺便去检查院门。却发现门口系在篱笆上的绳子空落落地垂在地上。绳子那头的狗不见了!
当时郑绣就骂了一堆‘没良心’‘狼心狗肺’之类的话。
天天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当然她也没觉得剩菜剩饭哪里不好了,村里大多数人家吃的还没有她家好呢),居然就这么给跑了!
她在门边站着腹诽了好一会儿,就看到月光下,那黑狗又抖着一身似乎会发光的黑毛回来了。
也不知道是没注意到黑暗处的郑绣,还是根本不在意她,就径自地在地上一滚,把头往那个绳圈里一蹭一滚,便又恢复了系着的模样了。
调整完绳圈,黑狗便趴在门边开始睡觉。
郑绣十分惊讶地想到,这哪里是狗啊!这绝对是狗精啊!
此后,她也越发对它好了,当做半个家人一般,还跟郑誉合力,在家门口用木板搭了个简易狗窝——起码给它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郑绣做人的准则就是,别人的东西随他怎么糟践,反正是别人的自由。但凡是她的东西,别人那是一根手指都不能染指的!
朱氏见她要走,忙上前拉住她的胳膊,“别走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要不是这时代长幼尊卑十分有序,郑绣才不想理她。
这时候自然什么都顾不上了,一下子抽回自己的手臂,拉着郑誉往自己家的方向快步走去:“奶奶往哪个方向去了?快带我过去!”
郑誉人小,但腿脚灵活,扯着郑绣一路飞奔,两人很快就到了村口。
郑誉解释道:“奶奶腿脚慢,估计刚到路边,走了不远,咱们顺着往镇上的大路追,应该马上就能追到的。”
这日镇上有赶集,来往行人也多,而他们所住的槐树村,就在去往镇上的大路旁。
郑绣想老太太那腿脚,没个把时辰是走不到镇上的。可就怕老太太在半路上就把狗卖给行人。
他们走了没多会,远远的,就瞧见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瘦小身影。
郑老太慢慢地走着,手里握着一根长长的绳子,绳子那头,自然就是郑绣家那条威风凛凛的黑狗。
黑狗走的快,没走上几就停下,等郑老太赶上了,才继续向前。乖巧极了。
郑老太也是很喜欢这条黑狗的,早前听说郑绣捡了条黑狗来养,郑老太曾经亲自上门来看了。郑绣听她回忆说,她小时候也养过一条黑狗,喜欢得不得了,只是那时候世道不好,那黑狗最后被杀了吃了。过了这么多年了,郑老太这么大年纪了,却一直都记得那种酸涩难明的心情。
没回郑老太赶上黑狗的时候,她都会轻轻地抚摸着黑狗的头。
郑绣姐弟走的近了,依稀能听到郑老太对着黑狗道:“把你卖给好人家,不会让你吃苦的。你往后好好的啊。”
说着话,恰好有行人经过,看见了,便问:“老太太,这狗卖不卖啊?”
郑老太忙点头,道:“卖的卖的,卖半两银子。”
那人惊诧道:“怎么卖这么贵?”
一钱银子可够村里人家一个月的嚼用了。
郑老太道:“这狗通人性哪,很乖巧的,也会护主。我也不是见钱就卖,要你确定能对它好,我才肯卖哩。”
他们这说着,也吸引了不少行人的注意。
只是问的多,真心能买的人就寥寥无几了。
郑老太也不着急,慢悠悠地牵着狗继续往前走,有人询问,便耐心地说上两句。
郑绣看的眼睛泛酸。
她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记忆中她曾经跟奶奶闹矛盾,非要一个新玩具。当时家里交过学费已经没什么余钱,可她哭闹不止,眼睛半瞎的奶奶带着家里养了许多年、她十分钟爱的白猫摸索着出门了。
后来奶奶就带回了钱,给她买了新玩具。只是那只白猫,再也没在家里出现了。
大概那时候,奶奶也是像眼前的老太太一样,一个人一个人地问,一个人一个人地兜售,最终把心爱的白猫卖了出去,换回了一笔给她买玩具的钱。
郑誉虽然年纪小,却也早慧聪明,看着郑老太这样,他心里也颇为心酸。
此时再看她姐姐要哭不哭的样子,他犹豫道:“姐姐,你没事吧?咱们这狗……”
郑绣抬起袖子一抹眼睛,“必须要回来啊!”
转折太快,郑誉一时接受不来。
郑绣已经快步上前,呼道:“奶奶!”
郑老太有些耳背,郑绣这一声喊可是卯足了劲儿。
一时吸引了不少路人回头。
却见喊人的是个俏丽的年轻少女,便不由多看了两眼。
郑老太迟疑地转过身,见到来人是郑绣,一时手无足措地慌乱起来。
“绣、绣丫头,你怎么来了?”郑老太仿佛做错了事一般,下意识地就把手上的绳子往身后藏。
郑誉赶紧跟上了她姐姐的步伐,一起走到了郑老太的身前。
“您这是带狗出来散步了吧?”看到郑老太这局促模样,本是有些恼怒的郑绣也不忍心苛责她了,便这么说道,给她个台阶下。
郑老太垂着头,不说话。
“快过去扶着奶奶啊!”郑绣横了郑誉一眼。
郑誉上前扶住了郑老太,郑绣顺势就接过绳子,牵回了黑狗。
他们也到了,自然不会让郑老太再往镇子上去。而是一同相携着往回走。
郑老太嗫喏着,终于开口道:“你二婶说,你以后是要嫁到镇子上去当少奶奶的,这狗往后待在咱们家也没个活路……这两天,阿荣闹着要一套什么斋的文房四宝,还说没那个就不肯去学堂。我就想着……绣丫头,别怪奶奶。”
郑老太口中的‘阿荣’,就是二叔家的儿子郑荣。也是家里他们这辈几个孩子中年纪最小的,郑老太格外偏疼。
郑绣能说什么呢,她肚子里把二叔一家人骂了个遍,却也不能苛责郑老太什么。
“阿荣说的是‘致和斋’吧。那一套文房四宝要好几两银子,您卖这狗的银子可远远不够。”
郑老太惊讶道:“竟这样贵?”
郑绣道:“可不是么,要是真差这么半两银子,我身边有,也就拿出来给您了。”
郑老太颇为局促:“怎么好再从你们家拿钱。”
这几年小儿子回来后,老头老太的日子可就过的越来越紧巴了,时常靠着大儿子接济。卖一条郑绣捡来的黑狗,老太太可能还觉得没什么,可再从他们家拿钱,老太太心里可是过意不去的。
郑绣和郑誉把郑老太一路搀回了村里。
郑绣让郑老太略站了站,然后转头吩咐了郑誉几句,郑誉迈着小短腿往家飞奔,没多会就回来了。
郑绣是让他回家拿银子的,不多不少,正好拿了半两。
郑老太不肯要,郑绣硬塞给她。
她自然不是为了郑荣,而是为了老实了一辈子,眼下被逼的没办法,偷偷摸摸来卖孙女的狗的郑老太。
要是不带些银钱回去,想来二婶不会给老太太什么好脸色。
把郑老太送到家门口,郑绣姐弟也没进去,就回家了。
路上郑誉撇着嘴道:“郑荣那是自己不想学堂,才闹着要那么贵的文房四宝的吧。咱们这儿,除了咱爹,谁能用上那么贵的东西。”
郑绣十分认同弟弟的看法,点头道:“马上过完年,你可也是要上学堂的人了。可不能跟那浑小子学!”
郑誉缩了缩脖子没应声。
像郑荣那样胡闹?他也要敢啊!
二叔二婶那对孩子多纵容啊,到他家,他爹和他姐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两人走到家门口,郑绣突然猛地转身。
郑誉都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姐,你干嘛啊?”
郑绣狐疑道:“从大路上回来,就好像觉得有人跟着。”
郑誉也跟着回头看。
他们身后一个人都没有,不远处的倒是看着有人走动,不过都是熟悉的村民。
“不会吧,是不是正好有人顺路回村啊?”郑誉道。
郑绣点点头,想来是她多心了。

《三嫁新室》作者:西西米兔 种田

《三嫁新室》作者:西西米兔

文案 霍香梅来到这时,正是原主霍三娘第三次婚礼。在这个乱世似乎刚刚过去,百废待兴的时代,蕴含着许许多多的机遇与磨难。然而治天下不如安天下,安天下不如与天下安的士大夫情怀,与霍香梅没有半枚铜钱的关系。看...
《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作者:使魔幽梦 种田

《异世界与人外的种田日常》作者:使魔幽梦

文案 拯救世界?天赋异禀?魔法奇才?贤者之孙?不,这些其实都和我的女主瑞瑞没有任何关系作为一个奉行平平淡淡才是真的佛系人类,让她困扰的从来不是“我该如何拯救世界”老鼠兵偷走了她的两块金币给蛋奶施的冰冻...
《灵素入凡记》作者:木天道境 种田

《灵素入凡记》作者:木天道境

【文案】 修界一对孪生兄妹,哥哥是修道天才,妹妹却是个废材。 神识卡壳灵力难修,那你倒是想办法啊!你苦修啊!你得空就跑去凡人界骗吃骗喝算怎么回事?! 报应来了吧,十世一轮回的下凡令到了,除了你还有谁?...
《那村那人那傻瓜》作者:福宝 种田

《那村那人那傻瓜》作者:福宝

简介 这是一个发生在小乡村的故事,村西的李家大丫头荷花,嫁给了村东的傻子长生…… 书评查看 正文 第一章荷花知道她爹收了邻村刘福贵三袋谷子把她换去做填房,她知道自己二十一岁了,容貌又不出众,大抵就是这...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